数字科技的“弯路”

0 评论 1684 浏览 0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读:互联网让金融科技时代的金融行业的确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但是,回归实体,才是金融进化的根本底线。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契机。本文作者对此展开分析,与你分享。

金融科技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并未真正让金融回归实体,而是依然让金融处于一个自我设定的“独立王国”里。尽管相对于互联网金融来讲,金融科技时代的金融行业的确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但是,如果金融并未真正回归实体,所谓的改变便失去了最初的意义。换句话说,回归实体,是金融进化的根本底线。

当我们在思考金融的未来方向,探讨互联网金融后时代的发展变化时,真正需要的角度和方向应当是站在金融与实体结合的角度的,而不是站在金融本身的角度的。只有这样,金融才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是变成了一个与其外部产业有着深度联系的存在。这才是金融行业的本质所在。

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的深度且全面的融合,仅仅只是依靠互联网的手段是难以实现的。因为互联网仅仅只会提升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对接效率,仅仅只会撮合和中介,而不会去改变金融行业本身。在这种情境下,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融合非但无法深入和全面,甚至还出现背离的情况。所以,我们需要互联网之外的新方式,才能达到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目的。

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契机。

01

相对于互联网时代仅仅只是依靠撮合和中介来实现金融和实体经济的结合,这个时代的结合更加关注的是金融与实体经济底层的改造,以此来达成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在数字经济时代,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生产元素和生产资料的深度改变以及基于这种改变所导致的原有行业壁垒的弥合。

这一点,在金融领域的表现尤为突出。

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在传统时代,还是在互联网时代,金融行业的生产元素和构成成分都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形式出现的。当数字经济时代来临,这种情况正在被打破。以数字化的生产要素为代表的新元素,正在成为构成金融行业的新要素。在金融行业的日常运行过程当中,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新元素开始发挥作用。

基于大数据的风控模型,基于人工智能的客服体系,基于法定数字货币为代表的货币系统……这些以数字化为代表的全新元素,正在取代传统的元素,成为驱动金融行业发展的新引擎。

与此同时,这场一次以数字化为代表的新进化,同样在其他行业当中发生着。零售、制造、农业等诸多行业,正在发生一场以数字化为主导的全新革命。在这场全新的革命里,传统的生产要素同样正在发生一场深度且全面的改变。

金融与实体经济的河流,在数字化的海洋里实现了汇流,并且最终融为了一体。同互联网时代依靠撮合的方式来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不同,在数字经济时代,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更多地源自于一种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内在改变。

可以想见的是,这才是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的最佳状态。

02

然而,很多人依然没有放弃金融的迷梦,依然抱着互联网金融时代的思想不放,试图通过拥抱金融的方式抄近路,走捷径,甚至开始用数字科技的方式行金融之实,最终又将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带入到了一种二元的结构之下。在这种情况下,数字科技彻底沦为了一种概念和噱头。

可以确信的是,这种方式可以暂时缓解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上难以破局的问题。但是,如果因此而忽略了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在数字经济的海洋里合流的现实,那么,所谓的金融进化或许有陷入到了新的死胡同里。因此,我们需要站在新的角度来看待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合流,而不仅仅只是把数字科技仅仅当成是一个概念。

从这个角度来看,以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为代表的玩家仅仅只是看到了金融与实体经济在数字经济时代回流的大趋势,却并未真正把这样一种合流看成是自我发展的真正目的和方向。一句话概括来讲,他们依然在用传统意义上的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运行逻辑,实现数字经济的真实操作,并未真正找到数字科技的破局之道。

后来的发展同样印证了这一点。以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为代表的数字科技玩家最终开始选择以金融为切入点来寻求突破,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在用数字科技之名行金融科技之实罢了。尽管从短期来看,这种方式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效果,但是,等到问题暴露,特别是等到人们真正了解他们的操作,所谓的光鲜最终必然会落得个一地鸡毛。

03

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的前车之鉴开始让越来越多的人反思,反思金融进化的正确姿势,反思金融与实体结合的正确方式。笔者认为,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们之所以会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无非是侥幸心理作祟和坐享其成的心理使然。

互联网式的侥幸心理。我们都知道,在整个互联网时代,只要我们有好的商业模式,便可以赢得资本的关注,进而通过获取流量的方式来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壮大。这就给人们造成了一种错觉,即只要能够不断“创新”出新的概念,只要能够不断“孵化”出新的商业模式,他们便可以获得资本和市场的关注,从而实现壮大自我的目标。

这一点在数字科技上,同样有所体现。我们看到,真正提出数字科技的,正是那些互联网时代的玩家,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深度洗牌下,寻找新的发展机会的玩家,他们之所以会提出数字科技的概念,仅仅只是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有新的概念,便可以获得新的发展,躲避监管。

这其实依然是互联网式的思维使然。

尽管这种方式的确可以让他们躲过监管,甚至还能够赢得资本市场的注意,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停留在概念的层面上,但却无法找到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方式和方法,真正让金融回归实体,那么,纵然是再光鲜亮丽的概念,都只不过是一个柏拉图式的理想国而已。

因此,我们要抛弃概念思维,真正找到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的方式和方法,真正让金融回归实体经济。最为根本的一点,就是要让金融真正成为助力实体经济发展的“引擎”,让金融与是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而不仅仅只是将实体经济看成是收割的“韭菜”。

从这个角度来回看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们的操作,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不合适的地方。他们口中的数字科技仅仅只是收割B端流量的概念和工具而已,并没有真正让金融回归实体经济。说到底,他们依然还抱有互联网式的侥幸心理,这也就注定了他们必然会被时代抛弃的命运。

平台式的坐享其成。平台思维的根深蒂固,同样影响到了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进程。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口中所谓的金融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其实变成了一个获取金融和实体经济流量的过程,最终,所谓的数字科技,只不过是从互联网金融时代的以C端为主的平台,转变成了新的以B端为主的平台。

很显然,这样一种坐享其成的方式,并不能够带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仅仅只能带来更大范围的,新的角度的流量收割。我们看到的以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为代表的数字科技玩家遭遇滑铁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

抛弃平台式的坐享其成,归根到底就是要抛弃流量的思维,真正从新的角度来看待金融的进化。

笔者认为,最为根本的一点开始要深度改变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内在元素,特别是让数字和数据成为它们新的内在元素。

首先,我们要将金融和实体经济看成是一个可以相互流通的存在,而不是相互分割的存在。当金融与实体经济可以相互融通,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才不是割裂的,而是可以相互流动的,这个时候,他们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专注于解决金融与实体经济表达方式不统一的情况,真正让金融与实体经济变成一个统一的存在。

其次,我们要将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方式再度丰富,用新的产品和服务来桥接起彼此,告别传统时代仅仅只是以资本、投资为主导的桥接的现实。很多人在这一点上,通常会以赋能和改造入手,其实这是不对的。笔者认为,更多的应当是对于金融与实体经济互补方面的探寻,最终让金融与实体经济告别仅仅只是依靠传统逻辑联系的现实,从而实现两者之间的协调发展,并且完成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终极融合。

当金融科技被越来越多人认识,它的阶段性开始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数字科技开始被人们提及。然而,玩家们始终都没有找到落地和实践数字科技的正确方式和方法,而是仅仅只是把数字科技当成了概念,这就导致了它必然会洗牌的宿命。认清了这一点,并且真正找到破局之法,才能让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进入到新阶段,金融回归实体,才不是一种妄谈。

#专栏作家#

孟永辉,微信公众号:menglaoshi007,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资深撰稿人,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