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增长第一要义”之后,互联网的方向在哪?

0 评论 1672 浏览 2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读:自从互联网发展以来,互联网行业就一直在谈增长。获客、拉新这些都是增长需要考虑的问题。长久以来“增长第一要义”占据互联网从业者的心智,但是当这句话失去它的地位,互联网的方向又将归向何处?我们一起来看看。

1000亿投入,鹅厂真正给大家翻译了翻译什么叫“惊喜”。

8月18日,腾讯宣布投入500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

今年4月份,腾讯就已经宣布投资500亿元启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项目,这500亿资金主要用于科技研发,其中包括基础科学、碳中和、教育、养老和公益等方面。

千亿资金投入,透露出的不单单是作为互联网巨头的“觉悟”。

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也似乎有着更多寓意:在资本催动下快速增长近30年之后,互联网行业是不是该到了“停一停,想一想”的阶段了?

一、增长不再是互联网的“第一要义”

过去这几年,提到互联网就必然会提到另一个词儿:增长。

2018年腾讯巨轮转向,阿里发力云计算赋能产业端,百度加速AI技术产业应用,长期主义成为行业共识。

但总的来看一个大的基调是消费互联网增长发力,政策导向下,产业互联网成为新的蓝海。

但在2021年,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接下来,至少对于巨头们来说,增长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在于,在享受过制度红利、庞大规模的人口红利以及基础设施红利之后,对于整个社会能够产生怎样的价值。

从2020年开始,增长之外,社会价值成为互联网发展的一个关键词,增长的长期主义逐渐演变成为了生存和发展的“长期主义”。

于是,我们看到,疫情、雨灾之下,互联网企业们踊跃捐款,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直接的、间接的方式,开始做公益。

不过,对于社会的发展来说,公益是“补丁”,而不是“免死金牌”。

当大家都开始做公益,“公益通胀”就显现出来:

相比互联网商业模式带来的超额收益,捐款本身并不能引起社会中大多数人的共鸣,公益对于巨头来说成为了一种应尽的责任。

于是,我们看到反垄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资本催动下的在线教育行业迅速陨落。

事实上,疫情之后,消费、出口、投资三驾马车缺乏足够的动力,海外疫情肆虐。

全球贸易摩擦升温的现实下,消费拉动增长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

因此,攻克医疗教育房产三座大山变得更加急迫。

这也就不难理解政策上把“共同富裕”作为重点。

从宏观经济的视角来看,“共同富裕”意味着消费能力的深度释放,是落地“双循环”战略的重要一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共同富裕”也是人民追求的整体目标。因此,它不仅意味着互联网风向变革,也意味着接下数年中一个不可逆的历史趋势。

这对互联网企业来说,意味着做公益不再只是关注细节,公益也是大局观。

其实,这与近段时间碳中和成为行业风口是及其相似的。

为什么很多企业把碳中和作为长期战略,因为从本质上来讲,碳中和的实质是碳排放权的分配问题,而碳排放权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发展权。这也谷歌、苹果在十多年前就碳中和领域重点布局的原因之一,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经济价值之外,社会价值本身也可能会决定未来企业的发展空间。

事实上,互联网商业高速发展不是没有成本的。

规模效应下,互联网平台的经济有天然的垄断趋势,这意味在促进商品流通效率的同时,产生了大量的治理成本。

而这些成本最终由整体社会买单。

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大数据杀熟,以及,P2P行业快速兴起、暴雷,最终在政策引导下出清,这都带来了治理成本。

其中典型的是网约车,滴滴的出现确实带来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可能需要考虑更多社会治理成本的问题,这可能也是拓展企业社会价值的一个重要维度。

二、第三次分配中,业务基因决定社会价值阈值

从当下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来看,以空间换时间的“速度战”可能成为历史,接下来很难再出现大的机遇期。

因此,整体上会在商业上进入一个“战略收缩阶段”。

当下阶段,对于互联网巨头企业来来说,接下来的方向在哪?

互联网江湖认为,核心在于八个字:时代共频,政策共振。

下个时代的主题是“再分配”,实际上互联网巨头要做的是,通过深度参与再分配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去参与的社会治理中去,解决一系列的社会矛盾。

比如人口矛盾,再比如劳资矛盾。

最基本的的底线是要做到避免添麻烦,比如资本增长导向下在C端消费业务以及B端产业方向上的激进探索,因为这不可避免的会带来过多的社会治理成本。

发展重要,但是路线更重要。

再分配是接下来数十年的主旋律之一。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互联网企业需要慎重处理资本、劳动者、投资人之间的关系。

比如,实质性解决996的问题,通过扩招增加就业率,在合理的范围内提升普通员工收入。毕竟看不见的公益,才是公益最高境界。

怎样深度参与“再分配”?一方面发力三次分配,另一方面优化业务结构。

根据《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20)》显示,我国2019年捐赠总规模为3374亿元,相较之下根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2019年100多万家慈善机构的捐赠总额为4500亿美元。

换句话来说,二次分配之外,在第三次分配上国内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从腾讯的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的速度来看,腾讯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可能还是有带有一点焦虑,但500亿资金投入至少表明了态度。

实际上,政策层面上也提到要在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共同富裕。

这就意味虽然在方向上要推进三次分配的作用,但数字化、智能化的产业升级的节奏不能放缓,核心的工业增长、科技创新不能放缓。

这也腾讯投入500亿到产业基础创新领域的核心原因之一。

实际上,在参与“再分配”的过程中,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基因可能决定其所能产生的社会价值阈值。

所谓社会价值阈值,其实可以理解为是在高质量发展前提下,对社会共同富裕的贡献度。

具体来看,在BAT之中,一开始,腾讯的社会价值阈值可能是相对较低的。因为腾讯一直以来的广告、游戏业务不能成为支柱行业,传统制造业才是核心。广告对传统企业来说是成本而不是生产资料。

存量市场下,广告带动增长会导致剧场效应:陷入流量获客的恶性循环,大家争相恐后的购买流量,导致流量越来愈贵,留给产业的利润空间就会越来越少,就像在线教育最终营销成本不断攀升,不得不依赖融资续命。

换言之,现在的腾讯可能比2018年更需要深入调整业务结构。

阿里方面,金融业务与广告业务是两大核心,一方面载着更多小B的收入来源,且客观上电商的发展对实体经济造成了冲击,也增加了很多社会治理成本。

实际上,这两年电商的发展对于制造业是有一定促进作用的,比如C2M模式对于制造业带来的降本增效。

阿里面临的挑战是金融业务,公益之外,如何更好的用自己的技术和金融上的优势,真正赋能中小企业以及产业升级,可能是一个重要方向。

从当前来看,BAT中百度自身风险相对最低,当下的社会价值阈值也更高。一方面是因为百度押注AI与国家战略层契合,另一方面AI技术本身也对产业的发展有长期的促进作用。

不过,当无人驾驶技术发展的L5级以后,也可能会带来社会治理问题。更长远来看,当人类进入真正的AI时代之后,也会进一步衍生社会矛盾问题,这对开发应用AI技术各方来说,都会是一个挑战。

三、结语

事实上,就在腾讯官宣“共同富裕”计划两天后,高瓴集团与杭州资本签署《战略合作》,加速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这也同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从企业价值判断的角度来看,企业处理商业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能力,也可能会成为未来国内二级市场判断企业价值的标准之一。

这可能会意味着,未来一、二级市场对公司的评价、估值体系都要改变,资本价值之外,企业的社会价值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维度。

对于企业而言,也意味着不仅要有发展观,更需要有治理观,社会价值不再是企业形象的改善型口号而是一种刚需性使命。

从这个角度来看,“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以及“共同富裕计划”的意义,可能不亚于当年3Q大战之后腾讯转型的意义。“连接一切”的使命之后,“帮助一切”会不会成为腾讯新的愿景,我们拭目以待。

#专栏作家#

刘志刚,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36氪/钛媒体等多家专栏特约撰稿人,TMT领域深度报道。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