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大小周后,我患上了加班后遗症

3 评论 5264 浏览 0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国家定义“996”,“007”违法,看似能收获周末自由的背后却是无限加班,年轻人的焦虑似乎并没有得到缓解。本篇文章中,将举例几个例子,带大家探讨取消大小周后打工人的生活。

互联网大厂“狼”不动了,但员工还在被迫或主动“内卷”。取消大小周后,一些人非但没有迎来周末自由,还患上了加班后遗症。他们休息日的安排:熬夜到头秃、干家务到淌汗、每到周日就极度焦虑、报复性休息、报复性消费到心痛……

996、大小周、007这些曾被互联网大厂称为“福报”的工作模式,正经受着严厉的打击。

6月初,腾讯旗下光子游戏工作室试点强制6点下班以来,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vivo等不少互联网公司纷纷宣布取消大小周。

另一边,人社部和最高法也定调,996、007违法。

8月25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布了10个超时加班典型案例,提示用人单位违法行为风险,促进依法规范用工,明确劳动者维权预期,引导劳动者依法理性维权。

违法、赔钱,看似一个996、大小周的时代即将过去,但从我们采访的情况来看,取消996和大小周后,大厂年轻人的休息权暂时还可望不可及。这并非危言耸听。

一个周三的早晨,夺命连环call,让阿浩从睡梦中惊醒,前天上线的一个游戏项目出现Bug,小组成员需要集体快速复盘和寻找漏洞并修复。他已经连续两天凌晨1、2点到家,而入职时公司承诺的双休,用一种“申请加班”的形式替代大小周。

小帅所在的某外卖平台,作为加班重灾区,日常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在大小周取消后,获得了周末自由,但平时加班反而更多了。

而黄宇自从大小周后,出现了报复性消费,一到周末就不受控制地想狂吃狂买来补偿自己。一个人在家吃800多块钱的外卖,水果只挑最贵的买。大小周取消后,出去玩也开始使劲花钱。

陈颖则在实现双休之后,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报复性休息的状态,不管下班多晚也要玩痛快才睡觉,周六坚决不干活,周日动弹一下,以方便提前进入工作状态。

互联网大厂“狼”不动了,但员工还在被迫或主动“内卷”。

一、被挤压的时间,被掏空的人

在得知公司取消大小周的那天上午,小帅回忆到,他们所在的办公区,大家都很平静。

“领导之前有在开会时提过,还问过大家的看法。但都没当回事儿,第一反应是,这就是个形式,反正该干的活,该加的班,一点儿也不会少。”小帅告诉盒饭财经,他所在的事业部是公司公认的加班重灾区,长时间的加班状态,几乎让他们变得十分麻木。

据小帅的描述,公司规定的工作时间是8小时,但实际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而在大小周取消后,平时加班反而更多了。“之前是996,后来调整为大小周,现在是995,但实际下班时间都到了11点,遇到工期比较紧张时,干到凌晨3点,都是正常的。”

理论上,周末可以按需提出加班,但一般领导不会轻易给批。小帅称因为项目都需要团队配合,尤其是遇到跨部门协作时,在时间、效率上都需要配合上下游业务部门,当天的工作完不成就会耽误其他人的工作进度。“而且,现在大小周刚刚取消,上面传达下来不提倡周末加班。”

小帅算了一笔账,取消大小周前,他一周工作时间大概73小时,上周的工作时间75.4小时,“我这是用命换来的周末自由,想想都觉得心酸。”

抱怨休息时间被进一步压缩的还有来自某节的陈颖,“大小周取消?认真你就输了。”

陈颖回忆,上周六的早上,她原本计划出去遛狗,但看见飞书的信息提示后瞬间不淡定了。“直系汇报的总监,凌晨5点在群组@我的员工,要日报、周报和数据表。重点是让中午前发他邮箱。我就在群里建议说明天发。5分钟后,总监打来电话教育了20分钟,说赶不上进度,我不赞成加班。”

陈颖说,现在的问题是,公司规章制度都合法,也公开表示不提倡加班,但领导在布置任务时明显超额,平时或者周末不加班根本完不成。到了绩效考核、年终考核环节时,你的评分自然很低,各种奖金奖励也没有。最后为了考核高分、奖金奖励,你自愿加班,而领导还会在你加班时说公司不提倡加班。

在陈颖看来,核心在于取消“大小周”后,工作量是否有相应减少。从目前情况来看,小帅和陈颖遇到的问题基本都是,大小周取消了,收入下降了,工作量也没有改变。

知乎用户AliceDiana则更加一针见血:“在公司不招人,不解决工作量问题之前,一切形式的改组都是表面形式的文章”。

“对于有些岗位来说,加班,无尽的加班,就是一种使命。”陈颖无奈的说道。

“回家就睡觉,起床就干活”,一短视频平台技术岗位的王新称,一般情况下,早上十点到晚上9点下班,晚上12、1点能睡觉。但如果项目紧,可能会忙到没有时间吃饭。规定工时之外的加班有加班费。“好在自己喜欢这份工作,不然真的没有生活。”

他还把大厂员工做了一个简单划分:一种是生活压力大;一种是生活压力小,工作不忙,但没有太多个人生活;一种是生活压力小,工作很忙,但想要个人生活。

前两种员工基本都是反对取消大小周,因为他们更想赚加班费。第三种员工就会更加在意生活。王兴说自己就是最后一种,所以他非常赞同取消大小周,还给自己一个周末。

还有更奇葩的。阿浩告诉盒饭财经,7月初他拿到两家游戏公司的offer,一家是弹性工作制,一家是大小周,但马上就会取消,考虑再三他选择了后者,还特地卡在最后一个大周之前的小周入职,结果入职当天部门通知取消大小周后,统一申请加班。

“我当时就炸了,说实话,加班工资越多的人,那4天的加班费越匹配不上他们休息时间创造的价值,更加不用说base本来就低的人了,打发叫花子的加班费,横竖都是亏。”

隐形加班的形式,还有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开会、搞团建。某短视频平台的一位员工称,公司取消的最后一个大小周,领导拉着团队,周末跑到北京密云区的一个深山老林去团建了,回来的第二天已经临近晚上6点,“洗漱一番,就到了令人忧心的周一,真是裂开了。”

生活中80%的痛苦来源于加班,但如果不加班,就会有100%的痛苦来源于没钱。所以在加班和没钱之间,年轻人只能选择加班,牺牲休息时间。

用来“续命”的周末,什么时候能真正还给年轻人?

二、加班后遗症

取消大小周后,一些人非但没有迎来周末自由,还患上了加班后遗症。

总结一下采访到的这几位年轻人,他们休息日的安排:熬夜到头秃、干家务到淌汗、每到周日就极度焦虑、报复性休息、报复性消费到心痛……

小帅称,最近的忙碌,让他几近到崩溃边缘,甚至有好几次都想报复性消费。“我就是想证明:忙碌不就是为了赚钱吗?赚钱不就是为了消费吗!”

因为高强压的工作,小帅出现了轻微的颈椎病,需要每周做一两次按摩。当遇到很多事情交织在一起需要同时解决时,DDL让他心跳加速,喘不过气,入职3个月时进行个人工作述职,为了缓解紧张情绪,他甚至服用了一颗盐酸普萘洛尔片,他说这是同事给他支的招。

说明书上,盐酸普萘洛尔片的适应症是:

  • 作为二级预防,降低心肌梗死死亡率;
  • 高血压;
  • 劳力型心绞痛。

而黄宇自从大小周以后,到了周末就不受控制地想狂吃狂买来补偿自己。“一个人在家吃800多块钱的外卖,水果只挑最贵的买,等买完吃完躺在床上,只剩下无尽的空虚和悔恨,以及第二天要上班带来的绝望。大小周取消后,我现在出去玩,都使劲花钱,住贵的,吃贵的,因为感觉时间更值钱。”

陈颖在实现了双休之后,整个人则陷入了一种报复性休息的状态。

百度百科的解释,报复性休息,是指不管下班多晚也要玩痛快才睡觉,不然总不甘心,甚至第二天醒了都会难受,绝不把玩的时间浪费在睡觉上。

“哪怕平时11点到家,也会玩两个小时才睡觉,现在周六坚决不干活,哪怕周五有没完成的工作,周六也坚决不干,一定要歇够。最多周天晚上动弹一下,提前进入状态。”陈颖说道。

王新称,之前的“大小周”让他原本就不够广泛的社交圈进一步缩小,没时间交新朋友,没时间谈恋爱,和家人的亲密关系也受到了影响。而现在周末,他除了躺着休息,也不想再做别的事情。很多人羡慕他工资高,他却觉得,加上自己失去的这些,再算时薪,几乎得不偿失。

知乎上的一位网友moopook,则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

据她描述,以前单休时,周五的心情很差,因为知道第二天还要上班。朋友恋人约吃饭也不是很想去,因为一想到第二天还要工作,要早起,喝酒也不敢敞开喝,不尽兴,索性就不去。

周六上班精神不好,愤怒,一点就着,工作效率不高,外联其他公司时,常常被搁浅,因为别人周末休息。

周六晚上到家,一点放松愉快的心情都没有,躺平很久起不来,躺到很晚起来凑合吃个饭,洗个澡,带着郁闷入睡。

周日睡到很晚,醒来也没有神清气爽的感觉,浑身很疲惫很沉重,心里焦虑,害怕一天调整不好状态,周一去到公司又是疲惫。

“不敢想找娱乐项目,不敢审视自己的生活,不敢去体检。就这么捱了两年,实在受不了了,裸辞了,身体的疲惫是其次的,主要是情绪上的伤害,严重的焦虑、抑郁、恐慌,躯体症状的折磨。常常有濒死的感觉,觉得自己变成公司的工具,需要把自己从头到尾掏空,置换成公司的思想。”

花了大半年时间吃药、修养、调整,重新找工作,薪资不再是她首选。“首先看有没有双休,不然有命赚钱没命花钱。”

三、年轻人真的不爱奋斗了?

先说结论,不是。

而是在互联网大厂996、大小周加班氛围烘托中,加班已经被默认为奋斗和拼搏的文化符号,许多人不得不自愿加班。

中山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的全国调查数据显示,年轻人加班现象普遍,53.3%的年轻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0小时。

在加班群体中,近7成的人认为自己是自愿加班,其中约一半人加班是为了增加收入,14.9%是为了给企业分忧加班。而非自愿加班的人群中,近五成是因为“公司潜规则”,担心不加班会受罚,甚至会被炒掉。

在病态的加班文化下,为了加班而加班的朋克摸鱼、低效率工作,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互联网大厂从来不会明说加班,但免费餐券、免费班车、免费打车的福利一步步套路员工自愿加班。

“晚走两小时能坐上免费班车,再忍一小时还能报销打车费。几乎没有人不加班,甚至看起来我们还很乐意加班。”黄宇称,几乎没看见自己组里有人提前下班。

《时间的暴政:移动互联时代青年劳动审视》这篇文章则给出了解释,时间的暴政无不赞美超长工作,无不推崇速度文化。

在劳动的过程中,青年们感受到的不是资本如何对自己的未来负责、如何保障自己的健康和维护自己的权益,而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一种“奋斗者的荣耀”、一份“本不该给予的恩赐”,好像能有这样的辛苦工作,能有机会让你加班,是劳动者修来的福气。但这些是年轻人真正需要的福报吗?其实值得思考。

此外,向年轻人强调不虚度光阴和奋斗拼搏的重要性,无可厚非。但同时也要警惕打着奋斗反奋斗,透支青春,榨干青春的功利主义行径。

那么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个人自由在很大程度上是虚幻的,毕竟只有少数人能通过奋斗达到理想目标,过劳不过是被资本支配的一种表现,年轻人应该如何自处呢?

艾里希·弗洛姆在《健全的社会》一书中言简意赅:“社会需要的是在大团体中能与他人顺利合作的人,想要消费得越来越多的人,以及趣味标准化、易于受到影响、其要求可以预测的人。”

日本经济学家森冈孝二在其著作《过劳时代》中也认为消费主义的盛行是过劳时代形成的一大主因——消费资本主义让人们不得不通过延长工时、加大工作强度,以获得高收入、满足攀比心理,这种炫耀性消费启动了一场无止尽的过劳循环。

不要996,拒绝007,在激烈的竞争中,年轻人并非不想要奋斗,他们所追求的不过是微小却又平稳而温情的幸福,并始终都能坚持自己内心的正义。

王新说,他现在正在学着享受生活,并且约了同事出去吃饭、打球;阿浩已经递交了离职申请书,下一个待入职的公司是“真的”双休;知乎上的那位网友moopook,很幸运找到了一家双休的公司,上了一段时间的班后,以前的情绪毛病再也没有回来过,不愤怒了,赚了钱也有心情娱乐自己了,有忙有闲,有心情好好照顾自己,主动联系朋友家人。

而小帅、黄宇们,还在纠结中努力前行,他们才是多数大厂年轻人的现状。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小帅、王新、陈颖、阿浩、黄宇均为化名。)

 

作者:赵漫;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本文由 @盒饭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来干旅游吧,9月份 刚休息了3周

    回复
  2. 虽然很想“躺平”,但是内心就是会很焦虑啊

    回复
  3. 加班真的好累,我只想佛系的摸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