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0 评论 4327 浏览 0 收藏 22 分钟

编辑导语:今日,部分主播在Twitch上进行直播时收到了大量的仇恨言论,一些主播也由此发起了反对仇恨言论的抵制活动。其实不只是Twitch 平台,仇恨言论是所有网络平台的共同敌人。本篇文章汇编诸多海外文章,梳理了这场旨在反抗网络仇恨言论的活动以及事件背后积累已久的网络仇恨言论问题。

8月份的一天,少数族裔主播Raven像往常一样在Twitch上进行直播,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却让她倍感不适。大量关于种族歧视的言论弹幕,几乎是在一瞬间涌上了这位主播的屏幕。

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受害者也不止Raven一人。在Twitch上,和Raven有着同样遭遇的少数族裔主播还有很多很多。

几周后的9月1日,一些忍无可忍的主播们决定在这一天不上线、不直播,以示对Twitch平台治理仇恨言论不力的反抗。最终,这演变成了一场名为“A Day off Twitch”的活动,在美国互联网引发热议。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汇编海外文章,梳理这场旨在反抗网络仇恨言论的活动以及事件背后积累已久的网络仇恨言论问题。

一、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Twitch是一个专注于电子竞技和视频游戏的流媒体视频直播平台,于2011年6月推出。Twitch上的直播所覆盖的游戏种类非常广泛,几乎涵盖了市面上所有游戏种类。

在正常的直播中,当某个主播将要结束当天的直播时,他有时会鼓励观众继续观看另一位主播的直播。因此,会有大量的观众在同一个时间段突然涌入某个主播的直播间。

这种“突袭(raid)”是Twitch文化中的一部分,通常用来表达一位主播对其他主播的支持。用我们熟悉的话来描述,就是主播之间的引流。

在Twitch上,每一个主播都试图去争取更多的观众,“突袭”就成为了传播人气的一种常规手段。

但Raven所遭遇的却不是“支持”,而是一种恶意的“突袭”或者说是“仇恨袭击(hate raid)”。

“仇恨袭击”几乎不会有任何的预警,主播只会收到一条关注通知,然后直播间中的聊天内容就开始被各种仇恨信息填充。这些言论往往不是针对直播的内容,而是直接针对于主播本人进行人身攻击。

这些言论非常难处理,因为这些聊天内容可能来自于人为创建的机器人账号,正常观众的聊天往往会被这些机器人账号淹没,而主播如果想采取禁言措施,往往也禁不过来。

Raven抱怨,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6月份以来频率不断增加,她已经不堪其扰。为了寻求帮助,7月份时,Raven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则直播录屏,画面中直播间的评论区被种族歧视的言论占据:“Hey, are black goths called Giggers?”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Raven直播间中的种族歧视评论。图片来源:Twitter@RekItRaven

这个视频很快引起了其他主播的共鸣。显然,受到“仇恨袭击”困扰的主播并不止Raven一人,Raven也从其他主播那儿听到了类似的遭遇。尽管主播们试图在直播中缓和这些过激的言论,但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一整个夏天我都不得不面对这些令人作呕的仇恨言论,现在它们变得越来越频繁。我觉得我得站出来,其他主播也已经这么做了。”Raven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最初,主播们只是在平台上发布一些呼吁Twitch做得更多的内容。当意识到这些仇恨言论所针对的主要都是边缘群体或少数族裔的主播时,Raven和她的朋友们决定采取更加主动的措施来应对这一切。

8月底,Raven和另外两位主播Shiney Pen以及Lucia Everblack决定,在9月1日这一天发起一场名为“A Day Off Twitch”的抵制行动,集体拒绝在Twitch上进行直播。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停播行为引起人们对于边缘化主播所遭受的仇恨言论的关注以及对平台的不作为行为表示抗议。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三位主播发起的活动。图片来源:Twitter@RekItRaven

二、不同主播的选择

然而,当这样一场抵制行动真的要开始时,不同的主播之间却难以就是否行动达成一致。这就牵扯到这场行动背后更为复杂的原因以及利益关系。

饱受“仇恨袭击”骚扰的往往是一些边缘化的主播。对于他们而言,这场抵制活动不仅是为了让他们能够继续在Twitch上继续正常直播,也涉及到关于身份认同等诸多问题。

抵制活动发起者之一的Shiney Pen是一名来自菲律宾的跨性别主播,她早就认为可以通过停播一天的形式来主张自己的利益。她认为“停播是我们为了实现改变所采取的诸多步骤中的一步。”

Raven也发表了相似的言论:“我认为重要的是,大家能够为了每个受到影响的人的利益团结起来,表明我们是不会退缩的。”

这些“仇恨袭击”似乎都是针对黑人主播或者是LGBTQ群体。虽然有些主播还尚未受到“仇恨袭击”的影响,但是目前的情况已经让他们有了唇亡齿寒的感觉,他们认为被仇恨言论攻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活动海报。图片来源:Twitter

尽管之前零星的仇恨言论一直存在,但是当这些充满敌意的言论铺天盖地出现时,情况就和以前不再一样了。面对这些让人无法忍受的仇恨言论,许多主播甚至开始考虑是否要退出直播业。

也有许多主播开始自发地对“仇恨袭击”进行应对。如一位名叫Bee的主播就为自己设置了“紧急按钮”,通过这个按钮来对抗“仇恨袭击”。只要按下这个按钮,Bee能够在一瞬间实现禁用警报框、禁用在线聊天、清除广告、减慢聊天速度和播放广告等一系列命令。“我还有一个反向按钮,可以在事情平复后撤销这些指令。”Bee说。

那如果没有这些复杂设备和技术能力,又怎么办呢?主播Earthto Bre创建了一个类似的程序,能够对聊天内容进行管理,为了让这个程序能够被更多的主播用到,Earthto Bre还特地做了一个教程。

主播Hackbolt则创建了一个电子表格,使用它能够不断更新已知参与过“仇恨袭击”的机器人目录。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主播们能够对“仇恨袭击”的机器人账号采取反击手段。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直播间抓取到的大量攻击性账号。图片来源:Twitter@n_lasouris

就整体而言,主播们在这场博弈中还是处于守势。他们只能被动等着对方出招,然后尽量去化解“仇恨袭击”所带来的影响。而这次的停播行为则是一种更加主动的姿态,一方面这些边缘化的主播们希望更多的人们关注到自己所遭遇的经历,另一方面也是表达对Twitch的不满。

Raven表示,“我希望Twitch能够认真对待我们,我们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会呼吸的、有在努力工作的普通人。”

另一方面,对于某些主播而言,这样的停播抵制活动是他们所不愿意或者无法接受的。

对于Twitch上的许多观众数量较少的主播而言,停播一天的代价将会是巨大的。由于他们的观众数量本来就不多,停止直播就意味着这些观众可能会去寻找新的主播,那么这些观众就有可能会成为其他主播的粉丝而不再关注原本的主播。

更为棘手的还有广告和合同的义务,停播一天也就意味着无法履行合同。违约行为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直接的经济损失。而且对于一些主播而言,直播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如果无法保证正常的直播,就可能会给他们的生计带来影响。所以对于一部分小主播而言,尽管他们是受到“仇恨袭击”最为严重的一群人,依然对停播抵制的行为有所犹豫。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一些无法停播的主播也表达了对活动的支持。图片来源:Twitter@MotherlandsRPG

更受人关注的则是一些大主播的态度。因为大主播有庞大的观众基础,他们能够影响到更广的范围,如果他们也能够参与到这次行为中来,无疑会给平台更大的压力同时也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但遗憾的是,许多大牌主播对于此次的停播行动都保持了沉默,他们似乎对于这个行动的预期并不是很乐观。

Asmongold曾经是一位《魔兽世界》的主播,他在Twitch上有240万的粉丝。对于9月1日的行动,他并没有太多正面的评论。在直播中,他坦言:“如果你休息一天,没有人会在乎发生了什么。甚至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但他随后又说道,如果其他的大主播都参与本次的行动,那么他也将会参加停播。

Sodapoppin也是Twitch上最著名的主播之一。尽管他本人也受到“仇恨袭击”,但他对于这次停播行动是否会奏效并不乐观,甚至认为这会让整件事变得更糟。

他抱怨道:“为什么我们要停播一天……我的意思是我们所有主播确实应该抽出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只是这样(指停播行动)的话,这不就是给了它更多的关注吗?”Sodapoppin对遭遇到“仇恨袭击”的主播表示同情,但是他觉得这次的抵制行为并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反而表示仇恨言论的发起者暂时得手了。

Shiney Pen对这些大主播的态度作出了回应,她认为是因为他们没有受到仇恨言论的影响,所以能够置身事外。Raven则并不在乎他们的态度,她觉得“起码我们在做的事已经产生了影响,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着。”

、“不知所措”的平台

当然,同样感到苦恼的还有Twitch平台,面对这些日益猖獗的“仇恨袭击”,平台方知道应该要有所作为来保护主播们的利益,但具体实施什么措施却比想象中复杂。

早在2月份时,Twitch就注意到在直播过程中存在着大量仇恨言论。但Twitch低估了实际情况的严重性,以为发表这些言论的是真实的观众,仅仅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对这样的行为进行谴责并会追究责任。但后续的发展表明,仇恨言论来源于大量利用机器人批量注册的账号。

在Twitch上创建一个账号的确非常简单,利用机器人更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创建大量账号。除非Twitch采取注册需要电话验证等方式,否则极端言论现象将难以避免。

而直播中所采用的标签也为这些“仇恨袭击”提供了便利。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Twitch扩大了它的标签列表,包括了性别、性取向、种族、国籍、心理健康等350个标签。平台的本意是希望不同的群体能够更快速地寻找到各自的社群,但这也为仇恨言论寻找其潜在的受害者打开了方便之门。

Twitch的一位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平台正在研制对付这些仇恨言论的工具。Twitch在此前一则声明中也表示可能会采取改进账号验证或者禁止规避检测器等方式,甚至将会专门开发一个页面为主播提供工具来对骚扰进行回击。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Twitch发布的打击骚扰公告。图片来源:Twitch官网

这位发言人表示,“平台对于主播表达自己的权利是完全支持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他们是谁或者他们代表什么而遭到仇恨和恶意的攻击,我们正在努力改进平台的安全机制,使Twitch成为一个安全的地方。”

当弹幕上布满了仇恨言论,这些主播是如何反击的?

图片来源:Twitter@Twitch

但平台也承认,打击这些仇恨言论并不简单。双方的博弈呈现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趋势,仇恨言论的发起者也紧密关注着平台可能采取的措施,这也是为什么Twitch始终不愿意透露太多应对细节的原因。

另一方面,平台也不是非常愿意采取主播们自发使用的限制方式,因为这样的限制会抑制直播间的发展活力,它会让自然观众与主播之间的正常互动也受到影响。但对于本次的停播活动,Twitch表示了大力支持。

对于Twitch来说,危机不仅仅来自于内部,也同样来自外部。

“仇恨袭击”越来越频繁的结果之一,就是主播们加速向其他平台转移。对于直播平台而言,其生存发展依赖于基数庞大的观众群体,而观众群体往往并不会对某个特殊的直播平台产生过高的忠诚度,他们更多是收看某个或者某几个特定主播的直播内容。因此,当主播开始流失时,平台也就可能失去大量的观众基础。

作为直播行业中的巨头,Twitch手中的蛋糕一直被其他竞争者所觊觎,Facebook和YouTube可能会是这些主播的潜在下家。

以Facebook Gaming为例,其提出了黑人创作者项目,该计划为黑人主播提供基础月薪、早期的流量引导以及发展指导等帮助。

当然,停播行为本身并不意味着直接跳槽。Shiney Pen表示:“我暂时还没有寻找下家的打算……但是有一个替代品总归也不是件坏事情。”只能说,其他直播平台的存在,给了主播们与Twitch谈判的底气。

显然,Twitch不得不采取行动。但直播间的讨论自由度和主播的权益保护之间已经构成了一组矛盾,Twitch必须在两者之间做出抉择。

四、Twitch并非唯一受害者

仇恨言论其实是所有网络平台的共同敌人,最近几个月Facebook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超过1000个组织在七月份停止了对Facebook的广告投放,而事件的导火索就是Facebook被认为无力处理其平台上的仇恨言论。

与Twitch陷入“仇恨袭击”一样,Facebook也陷入了仇恨、种族主义、反犹主义以及虚假信息的泥淖。或许也是因此,Facebook一直是应对仇恨言论最高效和响应最快的平台。

面对这些日益猖獗的仇恨言论,科技巨头们开始采取一些措施。如Facebook开始标记潜在的危险言论并开始处理广告中的仇恨言论,Twitter更新了它的管理办法并暂停了某些账号的使用,Reddit自上而下删除了许多充满仇恨言论的账号。

下一个问题是,平台是否有责任和义务去删除用户发表在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如果有的话,平台应该做到哪一步呢?

法国国民议会在2020年5月1日通过了一项关于仇恨言论的法案。该法案明确规定平台有义务删除用户发布的仇恨内容,对于涉及恐怖分子和儿童性侵的内容,平台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删除。如果平台未能及时应对,将会面临高达125万欧元的惩罚。

欧盟也已经开始着手制定一项《数字服务法案》,该法案或将规定平台在应对用户面临的风险和保护他们的权利等方面的责任。

显然,科技公司有义务对在其平台上所发布的仇恨言论进行管理,但仅仅要求平台自己独立解决问题依然是很困难的。

例如,平台很难就仇恨言论的判断标准达成统一:一旦对仇恨言论的治理标准过于宽泛,平台就会被认为是执行不力;而一旦对仇恨言论的治理标准过于严苛,平台则又会被质疑在压制正常的言论自由。

也许和政府以及第三方研究机构合作,并且充分听取创作者和用户的意见,方能汇聚更多共识和智慧,进而缓解仇恨言论肆虐这个老问题。

参考链接:

  1. https://www.theverge.com/2021/8/31/22650578/twitch-streamers-walkout-protest-hate-raids
  2. https://www.theverge.com/22633874/how-to-stop-a-hate-raid-twitch-safety-tools
  3. https://kotaku.com/twitch-streamers-are-boycotting-the-site-for-a-day-to-p-1847538808
  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video-games/2021/08/11/twitch-do-better-hate-raids/
  5. https://www.sportskeeda.com/esports/day-off-twitch-picking-steam-sodapoppin-big-streamers-feel-will-make-worse
  6.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5dbezb/twitch-streamers-plan-boycott-in-response-to-hate-raids
  7. https://www.cfr.org/backgrounder/hate-speech-social-media-global-comparisons
  8. https://www.inlinepolicy.com/blog/platforms-actions-against-hate-speech
  9. https://humanrights.ee/en/2020/05/how-effectively-do-social-media-platforms-remove-hate-speech/

 

作者:法夏;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

本文由 @全媒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