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主播迎来颠覆者

7 评论 4588 浏览 0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双十一预售已经开启了,意味着大型流量争夺战也拉开了序幕,面对腰部主播的崛起、品牌自播的优势,头部主播该如何站稳自己的地位?本文对此进行了分析,头部主播势必会寻找新的退路,我们一起来看下。

面对腰部主播的崛起、品牌自播的优势、大型流量争夺战,头部主播该如何捍卫自己的领地?

01

“脸干的已经起皮了,我仍然坚持等(十月)20号付定金,再等等,双十一近在眼前了!”

今年双十一品牌付定金的时间提前到10月20日,距离付定金的时间越来越近,不少准备购物的顾客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各种双十一购物攻略被网友炒高热度。

但是,跟着主播过节还是锁定品牌拼手速,成了今年很多人的选择难题。

往年,跟着“一哥一姐”绝对是省钱首选,而今年以来,主播们,特别是头部主播在选品,砍价等方面的优势逐渐被挤压,头部主播在奋力爬升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各种渠道的压力。

腰部主播的崛起,品牌自播的优势,大型购物节的流量争夺战,明争暗斗之下,“颠覆者”们正在蚕食头部主播的领地。

几年前,直播带货刚刚兴起的时候,在直播间抢货抢的是“便宜”,因为带货主播有着强大的粉丝群体,有粉丝购买力做支撑,主播可以背靠粉丝的支持去跟品牌方谈。

“我们如果做到XX价格,应该(卖)20万套没问题”,面对来谈合作的资生堂老板,李佳琦正面开出自己认为的最低价格。

而老板听到这个价格,一连说了三个“那不行”。

面对面露难色的老板,李佳琦退一步,要求对方“不动价格”,增加赠品,而面对李佳琦的谈判,老板给出的结果是:待定。

价格谈不下来,只有在赠品上下功夫,是如今很多带货主播的惯常操作。

而对比几年前电商直播刚刚兴起的时候,带货主播最大的优势却不仅仅是赠品,而是“超低价”的价格优惠。

如今,头部主播带货的价格优势正在逐渐被压缩。

“我在薇娅那里买的永和豆浆,直播间的价格比品牌官方还贵,这是怎么回事?”论坛上,有人吐槽薇娅直播间卖货的价格问题,而对于这样的问题,在主播这里已经不是什么罕见事。

在黑猫投诉上,一位消费者对薇娅售卖的一款卫衣提起投诉,据这位消费者称“2021年9月8号薇娅声称‘这是她的手速节全网最低价,不可能有比这次直播更低价、更划算的了,并在直播间要求大家要抢的赶紧抢,一款红袖卫衣价格159,领80元优惠券到手79,只有在她直播间才能买到的价格,并且低价!薇娅手速节的第二天,这款卫衣仍旧在卖,并且有满81-80的优惠券,到手价格也是79!”

这位消费者认为,薇娅的低价营销手段是在给观众洗脑,以达到“一哄而抢”的目的,并投诉薇娅“虚假宣传”。

一款卫衣,品牌给到了薇娅低价,但很显然,薇娅并不是唯一的低价。

时间倒退回两年前,“李佳琦被百雀羚放鸽子”事件曾经引起一针轩然大波,当时李佳琦提前两天预热一款百雀羚的礼盒,结果在直播当晚百雀羚品牌并未出现在李佳琦的直播间,而是出现在另一位主播薇娅的直播间。

对此,李佳琦方面称“百雀羚,他们可能不来了。”“不来就算了,没有关系。百雀羚,以后合作就靠缘分好不好。”

这次事件之后,有专业人士分析成,有可能是主播方面砍价太狠导致品牌临时放鸽子。

低价,最大优惠,这样的焦虑围绕着每一个主播,对于主播来说,如果没有了低价这个优势,如何更大程度的维持粉丝粘性是最直接的问题。

毕竟在直播卖货这个问题上,主播站稳地位的根源,除了便宜还是便宜。

02

背靠千万级粉丝的头部主播,面对品牌方有很大的议价权,而在品牌眼中,和主播合作的目的不是卖货,而是品牌的营销。

几次三番出现在李佳琦直播间的国货彩妆品牌花西子,和李佳琦的深度绑定可以说是吃尽了主播红利。

据此前盒饭财经报道,2020年,花西子超过30%的流量均基于李佳琦直播间和李佳琦抖音号。在双十一等关键周期,李佳琦直播间贡献的GMV甚至占花西子总GMV60%以上。

“人间唢呐”把名不见经传的国货品牌吹上了美妆热榜,公开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18个月内,花西子的成交总额位居天猫彩妆类目排名第一。

尽管如此,在花西子的天猫旗舰店,在售的67款商品种,只有16款销量过万,除了主播力推的爆品外,其大部分产品销量在1万以下。

依靠主播得来的销量,对于品牌来说并非完全的成功,没有了李佳琦,花西子的10W+销量还能延续吗?这个问题谁也给不出答案。

但对于品牌来说,借助主播作为宣传自身产品的跳板,进而全力推进自身直播间的建设,成了越来越多品牌的首选之路。

知名艺人吴亦凡爆出丑闻后,韩束品牌第一个公开表态与其解约,此事一出,赚足了网友好感,大量网友第一时间选择进入韩束品牌直播间,上演了一出“野性消费”。

不仅如此,直播间一男一女两位主播还因耿直发言圈粉无数,被网友封为“韩束夫妇”,借助此事,韩束官方直播间人气暴涨,曾经只有几万人的直播间人数冲过300万。

借助此事带来的影响,韩束官方力推“韩束夫妇”为粉丝提供“售后”,两位打工人主播一时间成为自家品牌的小网红,卖货能力丝毫不输一些主播。

而对于品牌官方而言,自家打工人营销出圈卖货得力,比砸重金给大主播付坑位费要划算太多。

事实上,韩束的成功不是偶然,随着直播带货的成熟,平台对直播的流量分配也在进行调整,扶持官方直播渠道已然成为新趋势。

在抖音平台,除了头部带货达人外,对品牌自播的扶持也在日见成效。

据了解,抖音规定自播品牌的GMV达到3000万后,不仅有年框合同基本返点,还有额外的20%的返点。

据抖音电商官方数据,“818抖音新潮好物节”种,商家自播总时长1185万小时,占比已超50%。在抖音电商发布的6—8月美妆品牌官号TOP12中,花西子排名第一,累计销售额高达1.3亿,人们熟悉的完美日记、薇诺娜、珀莱雅等也都紧随其后,销售额达到3000万以上。

品牌尝到了自播的甜头,对于达人来说是赤裸裸的流量威胁。

自播少了“中间商”达人赚坑位费的“差价”,品牌自身投钱买流量带来的销售效果也显而易见。

但是,达人卖货和品牌自播之间横亘的,不仅仅是低价,还有对品牌的认知,这一点,达人主播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

03

主播和品牌之间的关系微妙,博弈之间,想要“砍价狠”的同时还能保证“感情稳”,这一点十分考量主播团队的能力。

品牌,主播,平台,各自凭优势制约彼此,同时,也在互相寻找新的竞争筹码。

自从开始在抖音直播,罗永浩考卖货赚得盆满钵满,短短两年多便还上几个亿的欠款,不仅没有把直播带货这行送进坟墓,反而越做越风生水起。

在抖音,越来越少人调侃罗永浩是“行业冥灯”,转而被他的带货能力所影响。

但是今年双十一,罗永浩背后公司“交个朋友”方面却放出话来,表示没有设置特别的目标,因为在双11、618这样的节点上,淘系和京东会花很多钱来做流量投放。

交个朋友科技创始人黄贺直言“超级多的流量都被他们(淘系和京东)买走了。到双11的时候,我们的流量是很少的。很多人说双11的时候薇娅销量是多少,李佳琦是多少,老罗怎么才这么少,有一个内部原因在的,我们没有流量可以用。”

流量竞争不过平台,带货一哥罗永浩很明显不愿意去以卵击石。

而黄贺则给出了更明确的说法:“现在有一些声音说品牌越来越强势,更具有话语权,是因为品牌方能够提供的东西更多,后来达人越来越多,品牌方选择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对普通达人就不够重视了。”

事实上,这正是官方重视品牌自播带来的结果,达人的能力有限,利润的压缩和价格的探底权都在品牌手中,作为达人,想要在双十一这样的节点玩出新花样,即使罗永浩这样的大网红都觉得难上加难。

而低调“过节”之外,罗永浩和背后公司的动态则耐人寻味。

面对媒体时,黄贺多番强调,服务于罗永浩直播业务之外,交个朋友两年来还拓展了主播培训、自有品牌、SaaS系统和多平台营销业务。

作为一家MCN机构,交个朋友还会做代运营以及整合营销方面的业务。

黄贺告诉媒体:“我们最终目标就是MCN机构最后只占到大概40%,其中老罗的收入占总公司的大概10%,是最后理想的状态。”

从罗永浩个人到交个朋友这家公司的壮大,再到淡化罗永浩对公司业务的比重,从交个朋友的变化可以看出,直播带货行业面临的外部环境变化,特别是头部主播自身流量优势迎来各路围攻的时候,背后主体公司早已开始新的业务增长布局。

04

双十一将至,头部主播们的寒冬真的到来了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无论对于平台还是品牌,主播本身就代表着流量。

成立于2003年的国货药妆品牌玉泽最近因为与李佳琦的风波被刷上热搜,因为李佳琦的大力推荐,玉泽品牌的知名度很快打响。

据国信证券估算,玉泽在2019年双11销售额同比增长超150%。另有数据显示,2020年6月,玉泽直播渗透率已达到33%。

网友们几乎认定,成立将近20年的玉泽是在李佳琦的直播间被带火,而近期,因为品牌与李佳琦方面暂停合作引发争议,很快,玉泽的产品出现在薇娅的直播间,而此举也引发了大量网友不满,认为玉泽忘恩负义,更有传言称,玉泽把最低价给到了薇娅,导致与李佳琦的合作终止。

事件发生后,玉泽品牌遭到了大量网友攻击,被骂“绿茶”“忘恩负义”。并引发了不少网友抵制,最终逼得品牌方出面道歉澄清。

因为一次合作的失利而引发消费者围攻一个品牌,这样的情况任谁也无法想象,但这背后,是李佳琦的“所有女生”们强大的支持力,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对于平台而言,主播和粉丝的深度绑定足以影响一个品牌。

当主播面临低价议价困境的时候,背后更深层次的矛盾,来自于平台的白热化竞争。

据阿里巴巴财报数据显示,2021财年,淘宝直播的GMV超过人民币5,000亿元,平安证券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抖音直播GMV在5000亿左右,快手直播GMV为3812亿,抖音的增速高于快手,与淘宝直播不相上下。

对于淘宝来说,抖音电商的崛起已经明显威胁到自己的江湖地位。

快手主播大多把目标对准下沉市场,以辛巴的徒弟蛋蛋为例,其在10月9日一场持续13个小时的直播中,创造了带货12亿的销售记录,在去年一整年,她累计带货80亿,全网排名第四,仅次于薇娅,李佳琦和辛巴。

显而易见的是,尽管主播和品牌的关系微妙,和平台之间的博弈突出,但主播离不开平台,平台更不能失去主播,三者之间在互相制约之间寻找着平衡。

淘宝直播被抖音快手赶超明显,抱紧李佳琦和薇娅不能放松是当下唯一的出路,但是,假设离开一哥一姐,淘宝直播势必会元气大伤,平台虽大,流量密码却牢牢把握在主播手中,淘宝的恐惧和焦虑已经摆在明面。

“今天就你们两个来?你的老板呢?你觉得你们两个能搞定我?”面对来谈合作的知名护肤品牌资生堂代表,李佳琦底气十足的给对方这样一段话。

有趣的是,在抖音平台,李佳琦最新参与的节目《所有女生》官方抖音号已经有20万粉丝,但单条短视频的点赞量仅有四位数,影响力甚至不及一些私人小号。

没有“一哥”的抖音和抱紧“一哥”的淘宝,在新一轮电商争夺战中各自抓紧筹码,抖音把手伸向源头的品牌,淘宝则给足了自己旗下的天猫超市和聚划算流量支持,从内部品牌支持出发,争取更多的机会。

主播们自然不愿沦为平台竞争的牺牲品,罗永浩、李佳琦、薇娅、都在寻找新退路。

“头部主播围剿战”之后,无论抖音淘宝还是快手,都希望拥有更多安分踏实的“打工人”,而不是手握筹码的“谈判者”。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本文由 @探客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头部主播的选品越来越高档,价格也越来越高,买不起只能看个热闹

    回复
  2. 赞成楼下的,哈哈哈,忽然就想到了excel,现在直播带货就是一个尴尬的局面,希望能够真的迎来第二个春天

    回复
  3. 对于平台而言,主播和粉丝的深度绑定足以影响一个品牌。尽管主播和品牌的关系微妙,和平台之间的博弈突出,但主播离不开平台,平台更不能失去主播,三者之间在互相制约之间寻找着平衡。

    回复
  4. 对于平台而言,主播和粉丝的深度绑定足以影响一个品牌。尽管主播和品牌的关系微妙,和平台之间的博弈突出,但主播离不开平台,平台更不能失去主播,三者之间在互相制约之间寻找着平衡。

    回复
  5. 对于平台而言,主播和粉丝的深度绑定足以影响一个品牌。尽管主播和品牌的关系微妙,和平台之间的博弈突出,但主播离不开平台,平台更不能失去主播,三者之间在互相制约之间寻找着平衡。

    回复
  6. 确实,没有了李佳琦,花西子不知道会怎么样,大众的口碑其实也是一般般。没有了韩束夫妇,韩束这个牌子会不会又背上前几年”过失品牌“、”老年品牌“的标签呢

    回复
  7. 双十一到,李佳琪和薇娅纷纷的直播间如过年,今年的两家流水简直是神仙打架哈哈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