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的危与机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第三方支付们被局限在自己固有的传统优势项目互联网支付里,然后自相残杀,没有更多发展。第三方支付此刻必须快速实现在传统金融领域的渗透,并拓展自己的业务范围实现平台化,“唯有建立起根据地,而不是游击区,才可能对抗外资的第一轮强势冲击。这是生存之战,而不是业余爱好。

据国家互联网中心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底,我国互联网用户已超5亿,网购交易规模超过了5000亿,网络平台逐渐成为传统企业的主阵地。

然而,羽翼已经丰满的第三方支付们却不甘心只是做一个“中间商”,它们已经开始向更多领域出击。“平台化”对于第三方支付来说,不仅仅是盈利的需求,更是求生的本能。

绞杀战 传统金融正在入侵

8月27日,中国最大的在线支付公司支付宝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消息:“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对原有合作商户我们会妥善处理,不会影响商户的正常业务。由此给用户和合作伙伴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但在支付创新的探索上,我们永远不会止步。”

表面上看,这是拥有线上支付绝对优势的支付宝在线下支付探索中的一次撤退。但业界对其真实目的的解读则是“示威”。

今年7月初,央行颁布了《银行卡收单管理办法》,向市场释放出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的信号:原来在征求意见稿中的第29条——“涉及到所有结算支付都必须通过央行批准的合法的清算机构来进行”被拿掉了。然而在此之后不久,银联又出台了一个内部规定,准备收编线上、线下第三方支付机构,要求所有成员银行在今年底之前全面完成非金融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迁移,统一上送银联转接,到2014年上半年,实现非金融机构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

支付宝为求自保,选择了“以退为进”的战术和银联玩上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而更大的危机在于传统金融对第三方支付的侵袭,尤其是在第三方支付尚未发挥战力的移动支付市场。

据媒体报道,某银行刚刚推出的一款APP手机客户端,除了可以使用自己的银行卡进行业务处理外,通过该APP平台,各大银行的银行卡都可以直接进行缴费,这也是国内首个由银行推出的类支付平台的手机客户端。

据了解,该软件的缴费功能目前涵盖了水、电、燃气、加油卡、手机充值、有线电视、通讯费等共8大类、约300余项日常缴费所需的项目。而这一领域,正是传统支付平台,如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早也进入的市场。

但对于第三方支付平台来说,尽管早已进入,但总归不如银行那样资源丰富,如推出该类支付平台的银行,其缴费种类很全,目前基本已经实现和全国各大省份相关平台和运营商直接对接,且推广期间不收手续费。

这使得第三方支付在偏重于生活服务方向的移动支付领域的优势一下子降低了许多。而传统金融行业,也开始真正重视起网络支付市场,过去因为让出市场而让第三方支付野蛮生长的时代彻底过去。

生存还是毁灭,现在已经成为摆在第三方支付们面前的一道难题,特别是那些本身还在吃力的活着的三流第三方支付平台们。

反渗透 第三方支付的机遇

7月5日,金融国十条明确提出,扩大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9月27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2013中国金融创新论坛上表示,第三方支付最有基础成立新型的银行。她指出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单独成立线下银行的成本高,难度大,但是基于互联网基础上的银行可以是一种新型的银行,可以差异化竞争。

历史给了第三方支付一个选择,而站在十字路口的第三方支付们,也面临背水一战,哪怕是支付宝、财付通之类的一线厂商。

“环境已经变了!”业内人士许先生指出:“10年前,中国的网络购物远不及今日繁荣,线上交易的规模只是线下的一个零头,因此传统金融业压根没当回事,而第三方支付解决了信用担保问题,在解决了电商瓶颈之时也实现了自己的发展。但问题是,现在仅仅继续用信用担保这一个项目来活下去,已经不行了。光是百余家有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互相之间的竞争,就很是可怕。”

竞争残酷到一家今年初刚刚获得互联网支付牌照的企业欲转让其100%股权,且报价只有4000万元。

选择进军传统金融领域,并发挥第三方支付机动灵活的特征成为了必选。近期一则引人注目的新闻是中国人保财险日前对其微信公众号“人保财险网络直销”进行全面升级,并且接入第三方支付快钱公司的支付功能,人保财险在微信上实现了投保交易闭环。“表面上看,这样做的效果并不会给人保带来多少订单,起码短期内。但这代表了诸如保险和第三方支付这样微利且危机并存的行业,正在联手找蓝海。”许先生如是说。

类似的探索,第三方支付们已经进行了许多。除早前一度被热炒的余额宝等第三方支付推出的理财服务外,支付宝等17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已获得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资格,相关业务已开始悄然推进。而且此刻,是得到了正规准入许可的,较之2007年时支付宝开始在没有政策支撑的背景下,和银行合作或者和境外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将货币兑换和付款流程由其托管银行完成,曲线实现跨境支付的“灰色突围”不可同日而语。

且垂直化的金融服务也在显现。易宝支付CEO唐彬就指称:“2005年,当时网络游戏行业在互联网的带动下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易宝支付看重了这个时机,开始布局数字娱乐行业,为游戏运营商提供支付服务,满足网友多种多样的支付需求,从此开始涉足行业支付。”这成为了易宝能够进入一线阵营的关键,也成为了近来第三方支付们拓展的新领域。

尤其是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支付宝、汇付天下、快钱、阿里金融、快付通等第三方支付企业,均已涉足这一领域,通过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或者自立门户成立小额贷款公司,正成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新锐力量。

第三方支付在实现了政策解套之后,其平台化脚步将更快,其布局也将不会如过去那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国际化 最大的敌人在门口

第三方支付和传统金融业的互相攻守,其实都只能算“内战”。真正对其生存威胁最大的敌人来自大门之外。

据媒体报道,2012年7月16日,世贸组织针对两年前美国贸易办公室起诉中国银联垄断而发布的专家组报告称,中国银联并未形成市场垄断地位,但同时要求中国应允许外国服务提供商可以通过跨境方式提供电子支付服务。中国并未就此裁决上诉,而根据WTO的相关规则,如果一方放弃申诉,就意味着接受裁决,也意味中国将有义务将电子支付服务市场逐步对外开放,银联以外的其他卡组织将被允许在中国境内发行人民币支付卡。届时,银联面临的不仅仅是支付宝等国内民营的挑战,还将与营收规模约为其10倍的VISA面对面竞争。

光是这一点,不独银联有难,第三方支付们也将有难。因为国内的第三方支付们太多了,据了解,自中国人民银行2011年5月首发第三方支付牌照,迄今已有250家机构获颁支付业务许可证,而从央行官员的公开言论看,央行还将继续发放。这使得为了争夺有限的市场,国内互联网支付价格战打得很凶,手续费率通常低至千分之五以下。而在境外市场,以支付巨头Paypal为例,其费率可达到3%-4%。这样的结果使得尽管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超过10万亿元,但即使是一线的第三方支付巨头的原始积累也极为有限。

“第三方支付企业看起来壮的象头牛,但只是样子货,其资本实力和抗冲击力,全行业打包在一起,也无法和银联比拟。”业内人士称:“一旦放开,别说好不容易到手的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将很快在国外对手的挑战下沦陷,就连其目前想要拓展的传统金融业务,也将全面被遏制。因为外资第一个想击败的,决不是国字号的银行们,而是机动灵活的民间队。”

该业内人士描述了一个最可怕的“末日景象”:第三方支付们将因此被局限在自己固有的传统优势项目互联网支付里,然后自相残杀,没有更多发展。也因此,第三方支付此刻必须快速实现在传统金融领域的渗透,并拓展自己的业务范围实现平台化,“唯有建立起根据地,而不是游击区,才可能对抗外资的第一轮强势冲击。这是生存之战,而不是业余爱好。”该人士指出。

文章来源:《创新时代》2013年11期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