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3 评论 3326 浏览 4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近日,一条短视频就让柳夜熙这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火了!这样成功的例子孵出,后续是否会有大量的MCN机构复制更多的“柳夜熙”?虚拟人制作方是否会投入短视频赛道?本文带大家一同探讨这几个问题,看看不一样的柳夜熙。

又一个“头号玩家”来了。

10月31日,抖音账号“柳夜熙”发布了一条视频,视频中,一群人在围观一位古装女子对镜化妆,女子转过头后,独特妆容吓坏众人,只有一名小男孩上前问道:“你是人吗?”随后,这位自称是“柳夜熙”的女子,用手上的笔为小男孩开启天眼,小男孩看到了浮现在人群上方的鬼怪。

在这条两分钟的视频里,画面、剧情、特效都有电影质感,虚拟人和现实人流畅交互,亦幻亦真,兼具“赛博朋克和中式奇幻”风格的故事就此展开。

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由于账号在视频下方打上了“元宇宙”的标签,正赶上Facebook更名为“Meta(元宇宙英文MetaVerse的前缀)”,一时间,网络争论声四起。

一派观点认为柳夜熙并不值得外界如此追捧,只是在蹭“元宇宙”的热度,“这不就是假人吗,有什么好看的,看来大家对元宇宙的认知还是有点浅显”,“电影和游戏里的建模人物而已,旧瓶装新酒,没什么新概念”。

另一派则看到了柳夜熙破圈,为整个虚拟人赛道带来的转机。短视频创作者和虚拟/数字人行业人士是典型代表,他们认为,“当把电影质感的特效画面搬到短视频平台上,产生的是降维打击”,“在抖音做虚拟偶像短剧,是提高公众认知度最容易也是最快的办法了”。

柳夜熙也不负众望,视频上线4天,账号涨粉300多万,甚至已经接到了多个品牌和科技公司的“礼貌询价”。

有行业人士预测,柳夜熙身体力行地证明“今年是虚拟偶像元年”,虚拟偶像卖货时代马上就要来临,头部科技大厂也将参与虚拟形象的制作和推广。

柳夜熙这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火了,MCN是否会大量复制“下一个柳夜熙”?一直服务于影视和游戏的虚拟人制作方,又能否在短视频平台找到新机会?本文将带你认识一个不一样的柳夜熙。

一、4天涨粉300万,柳夜熙为什么这么火?

10月31日,虚拟人“柳夜熙”横空出世,仅用一条视频便火出了圈,被网友称为“短视频界的降维打击”“抖音美妆达人天花板”。

柳夜熙在视频中是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在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的加持下,单条视频点赞量已经超270万。第二天,柳夜熙又发了两张“概念照”,热度不断攀升,截至目前已经斩获300多万粉丝,并且粉丝量依旧在高速上涨

这条仅2分钟长的视频,更是引来众多大V的评论。粉丝191万的美妆博主“一一只是黑猫”留言:“你干美妆博主吧我不干了”。粉丝286万的抖音音乐人“JF”评论称:“太卷了,以后你拍短视频吧,我不拍了。”这两位大V在留言后的几天里也在持续涨粉。

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图源 / 柳夜熙短视频评论区

美妆博主们也跟着柳夜熙连夜加班“赶作业”。目前,抖音上的“当美妆遇上元宇宙”话题已有1.2亿次播放,“挑战柳夜熙仿妆”话题也有近9200万次播放。

柳夜熙为什么这么火?不少业内人士的答案是,踩中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是很多种情绪组合在一起爆发的结果

先来看天时。柳夜熙的火,有时代的必然性。

“明星艺人接连人设崩塌,安全性、可控性更高的虚拟偶像的出现,符合市场需要。”直播行业从业者霏霏称。

同时,视频的技术含量令人自行联想到当下最火的“元宇宙”,账号本身也打上了“元宇宙”的标签,进一步引导观众。

对于柳夜熙能否归属到元宇宙范畴,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表示,她至少可以帮助更多的大众用户理解元宇宙,她就像一张门票或通行证,“启蒙”大众的元宇宙世界观

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图源 / 柳夜熙抖音账号

再来看地利。柳夜熙和AYAYI、翎LING等虚拟偶像一样,切入美妆赛道,并用悬疑的剧情引发观众“追剧”的热情。“如此一来,仅仅一条视频,已经为后续的剧情展开和商业变现,铺好了路。”霏霏表示。

作为同行,北京黄油猫文化有限公司CEO老木看到了柳夜熙作品里的诚意。“观众经常看好莱坞大片,对于虚拟人的画面精度、情绪渲染、剧情创意等要求越来越高,当他们发现原来在大屏幕上出现的东西,可以在短视频上观看时,自然觉得非常新奇。”在柳夜熙的评论区,不少用户感叹“不买票也能看电影了”?

柳夜熙能火起来,也少不了“人和”因素。“柳夜熙”的账号筹备期长达半年,背后的创壹视频成立已经三年半,团队人数达到150人左右,其中超过一半都是后期技术人员。

这支团队并非横空出世,前期已经孵化了“慧慧周(1392万粉丝)”、“非非宇Fay(321万粉丝)”、“宇航员小五(231万粉丝)”等多个以特效场景见长的短视频账号。柳夜熙账号也仅关注了上述4个账号,用以互相导流。

二、假人柳夜熙,带“活”虚拟人赛道

虚拟人,并不是个新鲜事物。在柳夜熙出现之前,虚拟偶像已经经历了几个阶段的迭代和变迁,填补着粉丝和品牌们的“潮酷且不翻车的偶像”需求。

虚拟偶像一词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早期特指虚拟歌姬,比如初音未来、洛天依,以及乐华娱乐推出的虚拟偶像团体A-SOUL等。因此,虚拟偶像在初期往往带着很浓的二次元文化印记,变现方式主要是发新歌、开演唱会。

随着技术迭代,虚拟偶像更贴近于数字人的概念,逐渐拓展到虚拟主播、虚拟偶像、虚拟品牌代言人等,商业化潜力也逐渐打开,涉及直播带货、品牌代言、综艺节目等领域。比如洛天依走进李佳琦等主播的直播间,AYAYI与耳机品牌Bose合作,翎LING和奈雪的茶、特斯拉等品牌联名。

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AYAYI和翎LING的小红书账号,就在贴近真实生活

过去几年里,许多品牌也都推出了专属的虚拟代言人,例如美即的虚拟代言人“M姐”,屈臣氏的屈晨曦,花西子的同名品牌虚拟形象等。

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从左到右:美即、花西子、屈臣氏的虚拟代言人

爆火的“柳夜熙”自然被不少品牌盯上了,虽然其仅发布了两条视频,但据创壹视频联合创始人兼CEO梁子康透露,已有不少品牌找来寻求合作,包括美妆护肤、食品日化品牌和互联网科技公司等。

老木则从柳夜熙身上看到了整个虚拟偶像的代际变化。“此前的虚拟人大多只是平面形象,柳夜熙作为‘能动、有故事’的IP,商业价值更进了一层。这也意味着虚拟偶像从造概念的时代,开始进入增强时代。”

“一时间,虚拟人市场更热了。”这是不少行业人士的共同感受。

老木就是“虚拟人制作”赛道中的创业者之一,半年之前,他曾主动联系过很多MCN机构希望合作,对方要么态度冷淡要么直接拒绝。

“我凭什么要把钱投入到这个小孩子玩的东西上?”老木时常收到类似的回复。他表示,在MCN机构眼里,虚拟人有诸多弊端,首先就不适合在当下的短视频平台传播,而且商业化路径不清晰。

柳夜熙的出现,向外界证明了,虚拟人在短视频平台也可以有漂亮的数据。”老木表示,现在人们都在谈柳夜熙账号的商业化价值,但他认为,柳夜熙最大的价值在于,她的出现,让很多原来看不懂“虚拟人”行业的人,一下子就看懂了。

“柳夜熙让虚拟人的概念破圈了。”杨歌也持相同观点,“她是一个全民都能接受的角色,没有那么二次元。”

最近,国内的娱乐公会、带货MCN机构、品牌方都主动找到老木,表示要启动虚拟人的内容计划。

三、一条视频成本百万,短视频难有下一个柳夜熙

但现实情况是,打造出一个虚拟人并非易事,过渡到带货更需要跨过很多坑。

不少人低估了产出一个“柳夜熙”背后的成本。根据创壹视频公布的制作流程来看,其中的拍摄和后期是主要的成本消耗环节。

元宇宙炒到短视频,你真的看懂柳夜熙了吗?

图源 / 创壹视频

老木算了一笔账:按照最低的成本估算,要做到像柳夜熙这样精度的虚拟人,估价在50万元左右。“这还仅仅是基础的3D建模,后期还要对人物的细节进行调整和渲染,虚拟人背后还有动捕演员,动画师要对每一帧动作进行优化,其中耗费的人力工时很难估量。”

每条视频的拍摄制作成本同样不菲。梁子康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柳夜熙每期视频的创作周期仍然需要一个月左右,幕后创作团队包括导演、策划、制片、三维、运营等人员。“如果算上前几年的投入,投入可能早已过百万。”

由于用短视频的形式做虚拟偶像,有较高的成本和技术门槛,这不是一个普通MCN机构所能担负的。因此,杨歌建议,一批此前给游戏和电影公司提供虚拟人制作服务(to B端)的团队,可以逐渐转为制作短剧内容(to C端),抢占视频类赛道,缩短变现路径。“短视频行业的虚拟人,并不需要达到电影、游戏一样的高精度,可以把成本控制在相对合理的区间内。”老木称。

但有业内人士并不看好。专业的虚拟人制作公司,虽然有技术,但不一定有内容策划能力,也不一定理解短视频的玩法和节奏。

老木却较为乐观,他认为,接下来,要靠行业链条上不同类型的公司,一同推动虚拟人的应用性和拓展性,吸引更多人参与其中做PGC、甚至是UGC,做大行业,降低成本。”

在短视频平台,虚拟人变现的下一环就是带货?

目前,柳夜熙团队并未透露直播计划,不少人猜测她是否会通过带货变现。梁子康表示,柳夜熙”尚处于起步阶段,等2-3个月之后,账号发展进入稳定期,再考虑商业合作

对此,业内人士都指出,如果柳夜熙直播,粉丝粘性和商业价值会增加,但各方面成本也会进一步增加。杨歌表示,虚拟人直播要用到AIGC技术,即用人工智能,让虚拟人能够像真人一样,进行有逻辑、有个性的反馈和交互,技术难度非常大,成本也高。

不少行业人士认为,虚拟偶像直播带货的门槛主要是三方面。第一,虚拟主播的受众群体和数量,不如真人主播的用户群体广泛,不少用户对于虚拟主播还处于看不懂和看热闹阶段。第二,虚拟主播带货有局限性,试色、试吃、试穿都做不到,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需要有真人出镜配合虚拟主播,一些汽车、家居等场景,需要虚拟人去触摸真实物体,也有一定的技术门槛。第三,更多人对虚拟偶像的诉求是陪伴,一旦开始带货,势必会进一步打破这种陪伴感。

在带货之前,柳夜熙还有更紧迫的“人设和更新”问题要考虑。“一方面,柳夜熙目前的元素比较杂,既有《银翼杀手2049》的元素,又有宫崎骏电影《千与千寻》中无脸鬼的影子,而柳夜熙本人的额头上的花钿、身后的仙鹤,又是中国风元素。另一方面,柳夜熙以悬疑风赢得了开门红,但如何能一直持续下去、丰满人物形象,十分考验这支主打特效团队的内容能力。”对此,霏霏持观望态度。

不能否认的是,柳夜熙的出现是短视频领域在元宇宙的一次漂亮的抢跑。“我相信《头号玩家》中展示的那些未来,真的会实现。等元宇宙系统形成,柳夜熙肯定是其中的前浪。”老木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霏霏为化名。

 

作者:苏琦,编辑:吴娇颖;公众号: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

本文由 @开菠萝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柳夜熙和元宇宙这两个词最近真的是太火了,一直都有听说

    回复
  2. 确实。柳夜熙的视频成本太高了,是很难复刻的,不过最近倒是有很多仿妆,且看有没有新的惊喜出现吧

    回复
  3. “元宇宙“最近热度真的好大啊,看完这篇文章我对它才有所了解。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