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该反抗「资本」毒打吗?

12 评论 4741 浏览 0 收藏 12 分钟

编辑导语:当代人,喜欢骂资本家,讨伐资本家的声浪就没有消停过。而大厂们也在配合着他们表演,可如今时代在变化,大厂姿态越来越低,变得温顺。逃离得了资本,却离不开雇佣关系。本文对年轻人在资本的压力下所做的反抗进行解析,一起来看下。

01

当代年轻人,喜欢骂「资本家」。几大后浪本营里,讨伐资本家的声浪就没消停过。

前些年,有些大厂似乎也挺配合许多年轻人的「仇资情绪」,生怕他们没槽点可喷、没素材可发挥——你骂我「压榨员工」?996、007、715的素材,我给你奉上了。

你骂我「助长内卷」?360度环评考核、敏捷绩效管理,了解下?

你骂我「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优化35岁员工」的黑料,你要不要?

▲日剧《我,准时下班》剧照

但时变,势变。

这两年,在监管和舆论的「调教」下,在某些人的「就让14亿监督1.4亿吧」呼声和「天天锤大厂」口炮下,大厂姿态越来越低。

求生欲让它们挨打站直,峥嵘保留,锋芒尽收,宁做小透明,不要镁光灯。

怕的就是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多必过,言多必失。

就像我之前说的,大厂正在「去大厂化」

说它们搞垄断,它们立马「诚恳接受,坚决服从,全面整改」。

说它们太内卷,它们取消大小周、推出养老方案。

说它们带偏产业资本,它们一头扎进产业互联网、变成新型基础设施、变身「新型实体企业」;

说它们缺乏社会责任,它们的清单上写着乡村振兴、共同富裕、节能减排……

它们渐次脆弱的神经,恨不能跟那些言必称「打倒」的声音举白旗,向「互联网公司一线领导黑名单」的敲打求饶。

02

大厂变得越来越温顺,但仍有些「铁拳覆盖区」以外的企业,还在念叨着「盘剥大法好」。浪潮集团办公室贴满「大家加才是真的加,加班真好」之类的标语;

国美通报员工上班摸鱼,「非工作流量」细到用了什么APP都公开;

比亚迪36岁员工猝死出租屋,死前1个月连续夜班、每班12小时……

都在揽过从互联网大厂那转移过来的舆论炮火。

▲国美通报截图

「资本」的毒打,又有了实证。

打工人的不忿,又有了出口。

现实地貌就是:比起能见度较高与激励机制更完善的大厂,很多制造业、服务业的中厂小厂用起人来,更不把人当人。

只是落在这些中厂小厂员工身上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03

很多人又调好了瞄准镜。但其实该省思的,不是资本毒打,而是系统驯化。

「资本真是好手段」,可资本也供养着我们的饭碗。

用阶级论统摄下的「敌我思维」去解释劳资博弈场景,往往只会用火力凶猛的「打倒」牌枪炮砸掉他人或自己的饭碗。

某种程度上,「反资本」是「反市场」思维丛束上长出的藤蔓。

如果我们能够摆脱衣食住行娱教医养需求,离地飞升活在幻境,那资本什么的,于我们就是浮云。

可我们没法挣脱地面。

将矛头引向资本,不如将箭头对准系统。

我们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系统之中。

▲日本「社畜」博物馆中的雕塑

这里的系统,就是规训框架,它既是塔勒布说的现代大公司创造出的「员工心甘情愿接受的‘奴隶制’」,也是新型摩登时代工厂里的生产关系。

被困在系统里的,不只是外卖员,更是所有打工人。

系统操控者,则是那些创造了「微型宇宙电池」的人——美国动画片《瑞克与莫蒂》里,科学狂人瑞克就是以此方式替自己供能。

04

尽管系统会将一套内生于资本本位逻辑的「现代工作伦理」,贴在每台机器上,上面写着「work hard,play hard」「努力打工,方为人上人」等,还会描绘出一张福报梯度图——「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但这改变不了一点——卷是系统的出厂设置,「利润导向」是系统的自动生成目录。

系统会将我们的「人格化」一面格式化,将我们的职场价值压得又扁又平。

与之伴生的,是劳资关系必然性的内在紧张。打工人在系统内,往往就是:得其所得,必受其累。

我们得接受各类公司守则,喝下各式职场鸡汤。

我们不只是要「卖能力」给公司,即对职责范畴的事情负责,还要「卖身」给老板,也就是被考勤机制绑定在工位上。

▲日剧《我,准时下班》剧照

如果说,摸鱼是对系统的迂回反抗,那时至今日,精准计时系统、技术化监控措施、实时任务进度汇报制度等,完全可以消灭这样的可能。

你想早走?基于LBS的人脸识别打卡,感受一下?

你想偷懒?AI监工软件教你做人。

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碰头会。

你想趁机摸个鱼,却发现,只要老板有「芯」,哪里都是格子间。

你以为熟练掌握切换桌面和关闭浏览器的快捷键,却发现,人力拿起了「AI新皮鞭」。

换句话说,系统可以迭代为「数字圆形监狱」,重构企业和员工的关系。

05

说这些,不是要导向跟系统叫板,而是希望打工人的主体性不在系统驯化中磨灭。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要驾驭系统,而不是只被系统驾驭;要让自己为自己指路,而不是系统为自己导航。

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有「系统内惯性」:跳出是不可能跳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跳出的,把自己做成独立思考者又不会做,就是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系统虽然动辄开启Hard模式,却那也是舒适区,毕竟跳出系统更难。

舒适久了,就螺丝钉化了。

有些打工人原本是有思维有主见的「价值终端」,工作只是价值输出与变现的途径。

但螺丝钉化的结果就是:人就是服务于工作,是庞大工作机器上的标准化组件、无棱角零件。

零部件生锈后,通常就是成废置品,最好的「命」不过是被回收再利用。

借用流行句式:离开平台,你什么都不是。

▲韩剧《Melo体质》剧照

尽管很多企业都标榜「以人为中心」,但系统驯化难免会将员工许多个性化的东西「烘干」,再粘合成组织化结构。

而身在其中的打工人,区别也只在于代号是「是9526还是是9527」。

总窝在系统里甘于做个已被格式化的「打工人」,没准得到的「打工人」现实注解,就不是「打工+人」了,而是「打+工人」——自己就是那个工人。

那该怎样跳脱出来?

我能想到的,就是克莱·舍基在《未来是湿的》里一再提到一个词:湿件。意即才能、才艺等有生命的东西。

我们需要足够的「湿件」——越湿越好。

就在这两天,欧莱雅跟李佳琦「杠」起来了。欧莱雅客服还抛下了一句:李佳琦就是个打工人,他说了不算。

但李佳琦用一记封杀,对此进行了回击。

李佳琦的底气,就在于解锁了硬核「湿件」——用老喻的话来说,就是可复制的能力内核。它可以摆脱某个组织体而存在,能否自造体系。

▲日剧《我,准时下班》剧照

有了足够硬核的「湿件」,当系统给我们的赋能已经到顶时,我们就可以自己给自己赋能,最终用「湿件」支撑自己的个性化操作OS,抵御系统的同化之力。

在强依附性雇佣关系在松绑、自主灵活就业成趋势的未来,我们也能有更游刃有余的空间。

06

说到底,我们该反的,不是「资本」的毒打,而是「系统」的驯化。

只要深陷于系统囚笼,就算没有「资本」,我们也会感受到各种不自在、无意义。

改用尼采的话说:被困于系统的现代人都是奴隶,而所谓「工作的福祉」不过是奴隶们的自我崇高化——他们无福消受很多东西。

 

作者:佘宗明

本文由 @数字力场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长期的驯化会对年轻人带来许多不利的影响,我觉得要适度

    回复
  2. 该省思的,不是资本毒打,而是系统驯化。说的对

    回复
  3. 加油!压力越大动力也越大!大家共勉!

    回复
  4. 当代年轻人的压力太大了呀,资本的力量实在是强大

    回复
  5. 文笔不错,但也是“毒鸡汤”一碗。
    对抗资本,没有资本,何来超量的岗位?对抗系统,这些系统又是多少产业互联网的“打工人”的饭碗?
    灵活就业,多少“枯骨”造就一个李佳琪,多少机遇才成就“薇娅”?上亿的国人,多少人仅是“外卖军团”的一员?
    美国“躺平”如何?日本的“躺平”如何?国之危机,全民遭殃?哄抢,“环保女孩儿“仅是不想工作,以此生?
    不提倡无人性的“福报”论,不提倡无意义的“加班”,但仍旧倡导“趁青春,为未来多攒些硬核能力,而这些是要做实践的,是要试错的,是要探自己的底的”,不付出,等回报,拖垮的不是资本一人,还有全体。
    我也是打工人,但更相信,所劳所得,得现在,赢未来。

    回复
  6. 感觉现在想安稳过一个小日子就得拼命努力,不知道做成自己想成为的人,还需要努力成什么样子;加油💪🏻

    回复
  7. 随着时代的进步,现在的年轻人压力是真的越来越大,很多东西都能被智能取代。

    回复
  8. 太难了,虽然目前我这个行业还不容易被AI取代,但还是感觉到满满危机感啊

    回复
  9. 现在年轻人压力太大了,不论是内卷还是公司加班,还贷等等,真的压得喘不过气了

    回复
    1. 确实是,但是会好的!加油呀💪🏻

      回复
  10. 灵活就业真的灵活吗?灵活就业的不稳定性,五险一金,谁来付呢

    回复
    1. 是真的灵活,也是真的不稳定,笼统一点你可以将除全日制劳动关系以外的所有其他用工形式理解为灵活就业。派遣和外包这两种形式目前还好说,劳动法里明确规定社保是由第三方机构也就是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承担。但是,像外卖小哥、非签约的网红主播这一类的,社保就需要自己承担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