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声音主播的日子:从安慰自己到帮助他人

4 评论 1255 浏览 1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声音主播出现。忙碌了一天,在最轻松的那个时刻打开自己喜欢的节目,带上耳机,便可享受这时刻的安宁与舒心。但声音主播是否也从中收获了不少,本文围绕声音主播的故事展开了讲述,推荐对此感兴趣的伙伴阅读。

当人们进入汽车,走入地铁,打开播客,选上一档喜欢的节目。一天中最为轻松的那个时刻便会被直播的声音迅速笼罩。

如今,在文字、图片、视频以外,声音正在成为被受众喜爱的关键介质。而当声音穿越网线,连接主播和听众的同时,一些美妙的故事也在酝酿。

对于听众而言,这是一个放置心灵的宝地。对于主播而言,通过声音传递信息、情绪,在释放自我的同时,也会在与他人的交流中获得满足,持续地滋养对方。

近日,和三位声音主播聊了聊,他们中,有人致力于为盲人用声音搭桥。有人在声音中寻找了自我,又持续散发能量去治愈他人。还有人在身体力行的以自己的经历为他人提供了成长的范本。

在他们背后,由声音交织的故事正在以坚定、温暖的底色铺开。

一、盲人世界的一盏灯

在面向盲人群体开启一档声音播客之前,何川已经在为盲人提供专业的服务。

作为中国盲文图书馆信息无障碍中心主任,何川在线下为盲人举办各类活动。他说:“我们会在图书馆里做一些文化活动,大概一年八九百场。”而在在北京以外,何川每年也会带领团队去到全国各地,开展各式各样的活动。

不过,在多年与盲人群体交流的经验中,何川也逐步看到了线下活动的局限性。“这些活动虽然很丰富、很精彩,但是它能够辐射的人群毕竟还是非常少的。”

何川表示,活动局限在一些较大的城市,这就导致遍布在全国各地的盲人群体,只有冰山一角可以接触到盲人讲座和知识分享。

通过专业能力为更多的盲人带来帮助,这是何川和团队一直想去做的事情。

直到播客出现在他的眼前,何川开始意识到机会来了。他表示:“声音是盲人群体天生喜欢的介质,如果能够通过播客传递信息,对于盲人群体而言,这是一个极易接受的形态,而且也能实现效益的最大化。”

何川组织了多种类型的直播。当亲切的声音传入盲人群体的耳中,不仅让盲人拉近了与世界之间距离感,也让他们开始触摸到更为丰富多彩的生活。

为了保证盲人群体对内容的满意度,在播客内容的搭建中,何川一直基于盲人的角度思考。

“以前盲人听收音机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认知,现在播客能提供的内容远远不止于此。”而在何川的构想中,他希望通过诸如喜马拉雅这样的平台为盲人传递更多的信念。“比如,我们会给大家介绍各类适合盲人的职业,希望这个群体认知到,原来在常规的生活状态以外,我还能有更多的选择和希望。”

在何川看来,盲人和正常人一样,可以上学,可以工作、可以社交。

在他记忆深刻的一个故事中,一位来自安徽安庆盲校的女教师田甜考上了研究生,而且她考上的学校从未接收过任何一个盲人。何川告诉新眸,对于盲人群体而言,这件事是一个极大的激励,只要有一个人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也将推动这个群体慢慢发生改变。

在把世界通过声音传递给盲人的背后,何川最希望的依旧是盲人群体走出心理的障碍。在他看来,只有当盲人群体重新认知世界时,生活的可能性才会不断迸发。

从2017年开始,何川和一些声音平台开启了密切的合作,在何川看来,合作本身的意义正在伴随着覆盖群体的增加而无限延伸。在他所期待的未来中,每一位盲人终将在社会生活中寻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

二、声音之下,体验人生百态

从2018年加入声音主播的行列,3年时间,了了已经收获了二十多万粉丝。对于这个曾经在工作中持续碰壁的女孩儿而言,这种成就感的到来异常明显。

“在成为声音主播之前,我做过房产中介。”对于性格相对内向的了了而言,这是一份有难度的工作。

不过,既然选择了,就要做好,这是了了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不过,也是在这段工作经历中,她逐渐磨练了自己的心智,当这种心智投射至后续的全职主播生涯中,了了在声音主播这条路上开始走的更为顺畅。

如今的了了已经成为了一名全职声音主播。而从初生牛犊到一个成熟的主播,在面对如何对内容进行选择的路径中,她其实也经历了一番持续的磨练。

“最早我是在做情感领域的内容,有一次,很多听众告诉我,我讲的内容会相对沉闷,那时,我才发现,原来大家对内容的需求和我讲的素材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

也是这时,当相关领域的话题不能引起听众共鸣时,了了及时察觉到了受众需求与平台内容本身选择存在的脱节状态。

于是,在2018年5月份,了了重新选择了方向,由情感转向了娱乐方向,并创建了《幽默段子》专辑。

回忆起最初换内容的时期,了了说:“我不是一个天生幽默的人,甚至也不知道该怎么讲段子。”

但是,也许是做房产中介时期形成的那股坚定的劲儿,了了选择坚持从0到1,一步步地去靠近听众的喜好。听脱口秀、坚持写稿、向专业人士取经……一步一步,谨慎而用心,通过不断地去探索用户的听感,并基于听众的意见持续去迭代自己的内容。

在察觉到自己逐步摸索到用户的兴趣后,2019年2月份,了了在专辑《幽默段子》之外又建立了节目时长较短的《幽默段子笑话版》。

也是在她的步步坚持中,了了的听众和收入实现了正向的反馈。当然,在我看来,对于了了而言,这种更深层的满足则来自于突破自我的快乐,通过自己的努力,成长到另一个维度。

“以前我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在和朋友出去时会躲在他们的身后。”这种经历让她记忆尤深,害怕社交、恐惧交流,让了了的生活曾经处在一个模糊的时期。

“做声音主播可以说是治愈了我。”了了表示,让她记忆深刻的是,在2018年初做之时,和一个听众相识,后来在2019年的直播间又遇到了他。他告诉了了,在外打拼的日子里,节目带给了他很多快乐,也陪伴他每一个夜晚。“那个时刻,感觉到自己被重视了。”

在短短的三年中,无论是自己在探索声音主播的路途中,又或是在工会中与其他朋友的交流中,她都在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标。

如今的了了已经在青岛定居,在经历了人生百态后,她依旧坚持在声音主播的路上探索。

三、生活的乐趣,在声音中迸发

在泰国留学时,尧阿尧爱上了声音播客。这个人前容易害羞的女孩儿开始将自己的时间倾注。

而从兴趣爱好转到自己入局,这个想法的落地就在尧阿尧的转念之间。

“当时我还在上学,时间上比较轻松,课业也很自由,所以一天会播三四个小时,有段时间不播了,还会觉得不习惯。”

这个行为在大学期间逐步沉淀,在尧阿尧进入到社会工作的时候,声音筑造的小小空间也已经成为了其释放的一片净土。

选择在碎片化的时间整理素材,按照自己的想法形成一个话题,然后再拿到直播间和听众分享,这已经成为了尧阿尧的本能性动作。

尽管是一家声音平台目前的签约主播,但对于尧阿尧而言,她去直播的动力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来自于收入的激励。相较而言,更为珍贵的背后,是其与观众之间形成的情感交流与默契。

尧阿尧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在自己最初开始直播时,曾经被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听众关注。“当时我们聊了非常多,关于生活、家庭、学校。”最近一年,这个听众又找到了尧阿尧,告诉了她自己做出了去泰国留学的决定。

用自己的经历给他人带来指引,这让尧阿尧第一次感觉到成就感的袭来。而更让她开心的是,这个原本在生活中内向的女生,在两个人持续且紧密的交流中,性格开始愈发活泼、开朗起来。

“在不经意间影响到他人,为他人排忧解难,这些带来的成就感超乎想象。”或许是在这样正向循环的周期中,尧阿尧也在一步步中得到了滋养。

如今,尧阿尧生活在深圳,在这个四季温暖的城市中,她生活也跑在一条向前的轨道之上。工作、运动、直播,填满了她的生活,又让她觉得妥帖温暖。

目前尧阿尧已经有了数千的粉丝,在这个以“情感”为主题的播客之下,她带给听众快乐,也从听众处汲取养分。

不难看出,声音主播是一份主动展露个人情感世界,并让他人那些被压抑在社会、生活之下的情绪去释放的职业。

当成就感和倾吐的满足充盈了主播的生活,带来正向反馈的背后,更为正面的表达也会在听众之间蔓延,在这里有爱、有关心、有成长、也有生活。

 

作者:桑明强,微信公众号:新眸(ID:xinmouls)

本文由 @新眸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声音是最直接的传递媒介之一,会想很多孤单失意的时候,都有被声音治愈过。

    回复
  2. 在我个人感受上,比起可以互相看见整个人的状态,单纯的声音更能让人放松。

    回复
  3. 光是看了这篇文章对于声音主播的描述,我就被治愈了

    回复
  4. 他们中,有人致力于为盲人用声音搭桥。有人在声音中寻找了自我,又持续散发能量去治愈他人。还有人在身体力行的以自己的经历为他人提供了成长的范本。
    他们值得我们学习。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