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渴望微信自由

2 评论 4238 浏览 2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社交产品逐渐被吞噬化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深陷社交产品当中。对于互联网人而言,微信不仅仅是社交工具,还是一个工作沟通工具,勤劳的打工人不敢错过任何工作消息。本文作者介绍了互联网人与微信的“爱恨情仇”,一起来看看吧。

社交产品逐渐被吞噬化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深陷社交产品当中。而对于互联网人,微信不仅仅是社交工具,也可能是工作沟通工具。

  • “我一听到微信的声音我就必须打开看一下是不是上司的信息让我处理事情。”
  • “当飞书来消息了,在5分钟内就必须回复。”
  • “我有两个微信,一个工作,一个生活,工作号被工作信息填满,甚至到了深夜都来不及切换回生活号。”
  • “凌晨两点半,客户发了第N版的需求方案修改意见,凌晨三点半,我起床修改。”
  • ……

互联网人的常态是996,上班被同事消息支配,下班被领导消息支配;与其说渴望微信自由,但其实微信只是一个工具,内心其实是渴望消息自由(不上班)。

什么时候可以随心所欲回复消息,什么时候可以把决定回复消息的选择权交由自己处理,什么时候可以发朋友圈不屏蔽领导,什么时候可以把手机调节静音有专属自己的时间。

作为PM的你,如果工作沟通工具是以微信作为媒介,那“恭喜”你,微信不是很自由。

如果沟通工具是飞书、企Q、企微等其余工具,那么微信可能自由点,但偶尔可能会收到领导消息“看下飞书”。

今天阿境不谈产品岗硬知识,来聊聊产品经理日常以及产品经理所渴望的微信自由。

阿境找了6个互联网产品经理进行深入沟通,做了一份问卷调查,回收了1084份数据进行概览。

一、用户调研

阿境做了一份小问卷,内容不多,总共仅有5个问题:

  1. 平时使用什么工具进行工作沟通?
  2. 一天打开微信的频率是多少?
  3. 是否曾经试着将微信关掉一整天(24h以上)?
  4. 第三个问题,如果没有,是因为什么原因?
  5. 是否渴望微信自由?

回收了1084份问卷结果。

其中第五个问题,94%的用户渴望微信自由,而绝大部分(97%)用户没有试着将微信关掉的原因,“担心接不到工作中紧急的消息”占了67%。

二、朋友故事

什么?说到微信自由,厦门吴彦祖阿境(划重点,这个名字要考!)可有得说了。

但一人之言不可服众,于是,阿境从众多粉丝找了6位朋友来聊天,他们有的深居大厂,也有的身处外包,有的自行创业

与他们聊聊对于微信自由的看法。

注:以下内容均以第一人称形式阐述。

1. “我离开工位10分钟,微信消息问我在哪”

24岁,小A,某厂产品经理。

“从我当了产品经理,我跟你说,毫不夸张。”

前与交互辩驳,后与设计争锋,上与运营battle,下与市场交织。

日常处理事务已经够繁忙的了,且不说偷偷划水摸鱼,在项目进度赶的时候,离开了工位不到10分钟,领导微信消息问我在哪,需要赶紧回来核对下需求细节确认下需求方案。

好不容易在离开了工位之后能够呼吸下新鲜空气,摆脱了各类的评审,无效的会议,连绵不断的对接之后,还是没能摆脱微信那头发来的一句“你过来一下”

有一次我在离开工位之后,用微信给同事点了个赞,被领导看到后叫过去训了半小时,“你这一点都不像上班的状态”,从那以后,在离开工位的10分钟,我只想摆脱手机

谈什么微信自由,当了产品经理,我人身都不自由了。

2. “凌晨两点半,甲方发来修改意见,凌晨三点,我在改需求方案”

28岁,小B,外包产品经理。

“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项目外包型的公司,996已经不能够形容了,简直007”

通常我们是接一些甲方的项目,拿到自己公司开发,作为产品经理,跟着销售去跟客户对接需求,输出产品功能表,与客户反复确认需求内容及排期。

从此你就开始了无止尽的画导图→甲方确认→画流程图→甲方确认→画原型→甲方确认,沦为客户的产品机器。

“没有用户需求,只有客户需求。”

“甲方就是爸爸。”

小B感慨了一番。

你能够经历的便是负责的项目从0到1上线,不到几个月便“查无此人”,产品上线即死亡,不知道作为产品经理的意义何在。

日常与客户对接用微信,一个项目≥2个群,当几十个项目并行的时候,外加客户的联系方式,将近一百个微信对话框简直毫不夸张

朋友发来的微信消息“晚上一起吃饭吗”,甚至都还没在聊天列表待够5分钟,便被各种项目群里对接的消息刷到第二屏、第三屏去。

“微信中没有把想要联系的人置顶,简直在列表中都找不到。”

日常有十来个项目并行的情况已经是常态,规划完了A项目,B项目接踵而至,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更有甚者,紧急的时候,今天刚接到的项目,两天后就要交付需求方案,好不容易赶工完了,自信的微信一键发送,结果,凌晨两点半,甲方微信发来修改意见,凌晨三点,我在改需求方案

现在许多公司都要求有运营、数据分析等方面的经验,在这里待久了,甚至都只学会了跟客户砍需求,画原型,面试其他公司也不被看好。

在外包的这两年,我觉得,如果微信不被置顶,则消息永远看不到;凌晨12点都担心微信的消息提醒音。

3. 微信关掉三天,我收到了999+

35岁,小C,saas产品总监。

“我算是比较早进入互联网的这批人”

10年前,作为一名产品经理入了互联网,当时是蛮荒时代;10年后,依然是产品经理,年轻时在大厂,30岁跟朋友一起创业,技术入股,成为公司产品总监。

薪资高了,title上去了,微信却不自由了。

公司日常通过企业微信进行工作沟通,原以为在微信上能够有个人的空间,但客户、供应商、领导等沟通却用的是微信。

到了这个阶级,其实已经不用再画原型写PRD做调研了,但随之替代的是产品发展方向变动,用户流失严重,产品线扩展的问题。

在创业公司有一跃成龙的希望,同样也有失眠脱发的惊喜。公司高速发展的时刻,每天要对接的虽然不是琐碎的需求细节,复杂的技术方案,但替代的是每天微信不断地沟通产品方向,业务扩张的增量问题。

两点入睡七点起床,007,肉体的辛苦能够支撑,精神的劳累却是没办法修复。这样子的日子持续了半年,终于撑不住病倒了,微信关掉了三天专心养病,打开后是999+的消息。

“张总,虽然你生病了,但是这个方案需要你来拍板决策下,关系产品后续发展方向。”

回望职业生涯,还是很怀念当初单纯地做调研写需求的日子,起码微信是自由的。

4. 设置了工作号跟生活号,23:59分在处理工作号,00:01用来生活号

27岁,小D,社交产品经理。

在第一份工作的时候,我使用微信进行工作,工作与生活交织在一起的感受让我此生难忘。

在第二份工作时,学聪明了,创了个工作号,专门来处理工作上的事项。

“果然还是我太天真了。”

理想是美好的:在生活号上与朋友进行联系,工作号上进行工作沟通。

然而现实是:设置了工作号跟生活号,23:59分在处理工作号,00:01用来生活号。

iphone没办法双开,当我在工作号上与开发小哥进行激烈battle后,一看闹钟已然接近12点,忙完了一整天的工作内容,已经没有精力切回生活号了。

妈妈发来问候“忙完记得吃饭。”

朋友发来邀约“晚上一起吃饭吗,有家很不错的日料。”

只能尴尬地回复“不好意思刚忙完。”

原以为区分了工作跟生活,但是作为一名产品经理,还是没能逃过工作的忙碌。

甚至同事在微信号上还时常转发一些关于产品经理的文章,发表产品经理的想法;终于忍不住好奇问起原因,同事答“如此能够引起领导注意,今年绩效及年终评定优秀能够有希望点。”

“没想到产品岗也已经内卷到这个程度,微信不自由就算了,朋友圈也被绑架。”

5. 微信设置静音,漏掉了消息导致产品事故

30岁,小E,策略产品经理。

“我是一个策略产品经理,我最想优化的就是微信消息通知策略。”

阿境:“怎么优化?”

“不管消息有多少,让它别再通知(微笑)”

在一个策略调优的项目上,没注意数据边界情况,导致产品事故。

致命的是,微信我设置了静音,手机也设置了静音,产品上线后没多久便因为策略决策失误,损失略微惨重。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不情愿打开微信通知开关。

当我打开微信的通知提示,好吧,即便是只打开振动,一天86400秒,不夸张的说,振动400次是最少的,平均216秒就得振动一次,不定时振动,且无规律可言。

微信是我与朋友建立沟通联系的基石,但是产品经理的工作,使这个基石有点脆弱了。

6. “从那个公司离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工作微信群都退了”

28岁,小F,支付产品经理。

“刚毕业第一份工作,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工作日的时候,是微信需要我,假期的时候,是我需要微信。

甚至有时感觉:我没了微信真的可以,微信没了我真的不行。

我在工作日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强烈,“服务商挂了,某个网关出问题了,迫使我没办法把微信关闭掉”。

虽然我也会受困于微信沟通的问题,但对于我来说,没有达到非常痛的地步,换句话说,没有微信我照样能够沟通。

上家公司我是很崩溃的,对于业务数据均有监控,当数据低于自身的阈值,你就必须要马上去看,不论白天黑夜。

“一拿起手机,数据系统整个屏幕爆红,一看都是超过阈值”,促使我在假期不得不时刻关注。

领导会经常打电话过来,让我去处理,让我去看,其实是很崩溃的一件事。

我做产品实习的时候,我当时是在某零售巨头,那时候很烦微信,那时候我们工作都用微信交流,微信里面有各种群,当时我就非常痛恨微信,我都没几个微信好友,但是工作消息很多,把仅有的朋友消息都顶下去了。

“我从那个公司离职的第一件事,我就把所有的群都退了,那一瞬间简直太舒服了。”

三、写在最后

我们都渴望消息自由,但你是否思考过,消息自由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没有责任不谈自由,没有限制不谈自由”,真正的自由其实是不存在的,但消息合理地过滤、使用、吸收,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作为身处互联网时代,我们每天都接受着来自各方各面的消息,好的坏的长的短的,络绎不绝。诚然,消息虽多,内容虽杂,但万物两面,消息的干扰与否取决于在这当中我们能否过滤无效信息。

以上访谈的朋友,在工作时期都恨不得将微信关掉,将手机关掉。但真正到了周末,却又迫于工作原因不得不微信24小时待命,手机常年无休。

但可曾想过,当真的有一天,我们实现了微信自由,没有工作消息来使我们烦恼,我们是否也会活于线上,而非线下?

尤其是独处的人,当他无聊的时候,他会打开微信,聊天沟通,刷朋友圈,看资讯。到底是人被迫使用微信,还是说当前的人焦虑浮躁,大家都想通过微信来链接人与人的关系?

微信浮躁是一个现象,是一个事实。不可否认,我们没办法去改变,如何利用好微信这个工具,是作为一个互联网人应该学会的第一课。

阿境曾一度困惑于消息繁琐的怪圈中,甚至一看到一整个列表的未读消息就会有习惯性地心理恐惧;

后来也不断尝试着与消息和解,养成自身对于微信、手机、社交软件的使用习惯。

希望有一天,当我们微信自由的同时,也希望你,人身自由,不被互联网捆绑,活得线下。活得自由。

#专栏作家#

阿境,微信公众号:梦想家阿境,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遇到过三位数的DAU,也有八位数DAU的经历;擅长产品面试的指导,用户需求的洞察,对社交领域有深入的见解。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pixabay,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只有穷到极致或者腰缠万贯的人才有资格说自由

    回复
  2. 现在不是有企业微信了,什么事情企业微信交流,私人微信只说私人问题,企业微信对于自己的假期处于关闭不回状态,哈哈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