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停相互宝,网络互助大结局

3 评论 1692 浏览 0 收藏 11 分钟

编辑导语:蚂蚁金服旗下的相互宝近段时间关停了,还引起的一阵大风波。关于支付宝关停相互宝我们可以从中获取些什么,给我们带来哪些警示,以及对于哪些相互宝用户有哪些影响,本文就来为大家说说。

2021年12月28日,相互宝宣布将在2022年1月28日24时正式停运。

数据显示,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成立以来,分摊总金额已达到233.55亿元。从最新公示分摊的信息看,目前相互宝的成员规模达到近7500万人,累计完成71期互助,救助超过17.9万名患病成员。

对相互宝的关停,舆论有两种态度:

  1. 一种是惋惜,低门槛互助平台,为低收入群体提供了低价的重疾保险服务。
  2. 一种是愤怒,冠以慈善之名,分摊费用不断上涨,在运行中给用户带来实际上的风险。

当然,因此雀跃的还有部分保险销售和保险公司股民。

一、难以持续的相互宝

2021年,包括小米互助、美团互助和腾讯投资的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在内的多家网络互助平台先后关停。

2021年10月,银保监发文,对互联网人身险产品的经营门槛、产品范围及费用控制都有了更为严格的界定,被业内称为互联网人身险“最严”新规。

监管常态化只是催化剂,用户的陆续离开才是根本。在相互宝用户的弃用理由陈述中,分摊金额不断上涨占比最高。从开始的3分钱一期到近7元钱,3年时间,暴涨200倍。

根据蚂蚁集团披露的数据,近70%相互宝成员年收入低于 10 万元,61%成员表示 10 万元以内自担费用带来较大经济负担。这些成员并非传统重疾险业务的目标人群。

以低价甚至免费吸引用户参与,随后逐渐提升费用,这是互联网平台屡试不爽的手段。在相互宝早期,0元加入的宣传铺天盖地,短时间内即获得传统保险难以想象的用户规模。

相互宝以“先保障后分摊”模式运营 ,本期用户分摊上期费用,平台仅收取管理费用。外卖等平台模式之所以得以成功,在于前期烧钱竞争中,薅的是投资人的羊毛,但在相互宝等网络互助平台,被薅羊毛的是用户。

该模式得以成立的前提是:参与人数,尤其是年轻成员的参与人数保持增加。

然而,现实很骨感。相互宝初始阶段的成功,得益于低门槛参与。凡是符合健康告知要求,年龄为出生满30天-59周岁的芝麻分650分以上的蚂蚁会员都能参加。而参加互助的人,每月只需要参与分摊数元费用,就可以享受一定程度的保障。

在传统保险业务中,不同群体的风险系数不同,保险费用也是不同的。该模式得以运行,建立在将风险不公平地分摊在所有用户身上。

当现存用户认识到这一不公时,就会选择退出,分摊用户减少,直接导致分摊金额越来越高。至此,恶性循环形成,这也是该模式难以持续的根本原因。

相互宝也先后推出大病互助计划、老年防癌计划、慢病互助计划三个独立的互助计划,以实现网络互助分人群,但并没有实现预期目标。

二、平台模式不能在各个领域复制

当互联网进入并重洗各个行业,降低准入门槛,首先被吸引进来的是价格敏感群体。

相互宝在宣传推广中,不断给用户的心理暗示是:便宜的保险。这给用户带来巨大的心理偏差。一边是难以兑现的超高预期,使得骗子之类的骂声不绝。另一边,则是依靠低门槛吸引进来的价格敏感用户,对不断上涨的费用日益不满。

做惯了撮合生意的阿里,选择相互宝这一吃力不讨好的模式,也是想要在互联网保险业务中切下一块蛋糕。

互联网保险行业市场较为分散,市场份额第一的蚂蚁保险近一年促成保费518亿元(2019年7月—2020年6月),在同期国内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中占比不足20%。

按照理论设想,保险行业具有明显的规模效应,未来市场集中度将会持续上升。

在蚂蚁集团,保险业务在营收中的占比不断上涨。在蚂蚁集团8月25日披露的招股书中,蚂蚁集团披露来自保险科技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稳步增加,从2017年的3.5%提高至2019年的7.4%,达到89.47亿元;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例进一步达到8.4%,即61.04亿元。

但蚂蚁保险本质还是个卖流量的撮合平台。一端连接 C 端用户,另一端与各家保险公司合作,代销各类互联网保险产品,通过从保险产品的成交金额中抽取佣金实现盈利。

2020年,相互宝收到的管理费用为7.29亿元。这在蚂蚁保险业务中占比并不大。难以实现收支平衡的相互宝,但是与其他保险业务结合,培养潜在用户,给商业保险引流,带来了整体的可持续性。

2019年底,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曾对4.2万名相互宝成员进行调查,发现51.5%的人在加入相互宝后,会考虑再购买保险来增强保障。而在非相互宝用户中,这一比例仅为20%左右。

蚂蚁推出的产品好医保使用人数已经突破3000万,很大一部分客群就是相互宝带来的转化。

网络互助是希望借助互助这种方式,快速吸引到大批量的客户,然后再从这些流量中,分离出有保险意向的客户,进而销售保险产品获利。

这也再次印证,我国互联网发展的尽头是卖流量。

三、没有了相互宝,然后呢

相互宝的存在对蚂蚁集团是一大风险。2020年10月21日,蚂蚁集团披露的科创板上市招股意向书显示“要么将相互宝整改得满足合规性要求,要么从蚂蚁集团业务中剥离”。

据业内相关数据,2019年大病网络互助金总额约为54亿元,对非医保大病费用保障水平的贡献度为6.7%。相互宝的存在,满足了用户的普遍需求:在当前社会保障体系下,普通人在遭遇重疾和大病之时,缺少风险抵御能力。

从2016年开始,水滴互助、轻松互助等多家互助平台陆续上线,高峰期达到近300家。该模式的潜在盈利空间吸引资本进入,更引发更多潜在风险和市场泡沫。

网络互助如其他互联网行业一样,对流量的渴求,充斥着注水、刷单等造假现象,在宣传上和运营上大量践踏监管红线。盈利模式与社会目标相冲突,随后,资本退潮,泡沫破裂,行业进入冷静期。

2018年11月,相互保改名为相互宝,从保险变成网络互助。分摊制,无资金沉淀,保证了产品的透明、公开。

更多巨头进入。

2018 年11 年,京东推出京东互保;2019 年初,滴滴推出点滴相互;2019 年4 月,苏宁推出宁互宝;2019 年6 月,360 推出360 互保;2019 年6 月,美团推出美团互助;2019 年11 月,百度推出灯火互助……

相关数据显示,传统的商业保险中,100元的保费中通常只有30元是风险保费,即最后落到投保人的理赔成本仅占30%,其他成本则分布在营销、渠道、管理费用等方面。

相比之下,相互宝每期分摊只收取约8%的管理费用,省去了销售费用、精算费用等成本,看上去是一种效率更高的形态。

但效率不是保险业务的最高追求,保险不能简单地追求销量的业务。

2021年,包括小米互助、美团互助和腾讯投资的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在内的多家网络互助平台先后关停。之后,相互宝关停。

网络互助明确了市场需求,也从客观上帮助中国的广大民众培养了保险意识。

互联网平台已经进入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购物、出行、饮食、社交,甚至教育。从一开始的野蛮生长,互联网平台一如脱缰的野马,越来越超出人们的预期。在给我们带来便捷生活的同时,也越来越为人诟病。

互联网平台再一次承担起教育市场的工作,只是这一次,教育完市场之后,互联网平台选择撤退。

 

作者:蓝莓财经,财经自媒体

本文由 @蓝莓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1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对于这类产品好像都没有过多关注过,所以都不是太了解,突然停止还有点惊讶呢。

    回复
  2. 晕๑_๑现在的水滴筹什么的,真正的又帮助多少人呢

    回复
  3. 相互宝类似于理财中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嘛?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