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互联网大厂福利:每月工资蒸发几千元,从小套间搬到合租房

7 评论 5380 浏览 3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语:福利下行的背后,是互联网大厂人才超配的反映,也是高速增长时代结束的一个注脚。而逐渐消失的互联网大厂福利,带给我们的是温床,还是枷锁?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话,那就一起看下去吧。

互联网大厂的福利魔法正在消失。

近日,阿里巴巴旗下飞猪宣布独立后,福利体系也从集团剥离。据媒体报道,其内部已取消打车补贴、陪伴假、购房贷款、商业保险等福利,以及阿里集团员工权限、职级对标等。

无独有偶,快手此前也取消了下午茶、住房补贴福利,改为生育礼金。“在公司附近都租不起房子了。”一位快手员工向时代财经感叹道。爱奇艺福利缩减得更为极致,有员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已经取消工位垃圾桶,甚至领取的纸巾标准也在降低……

过去十年,凭借着高额薪资、福利待遇以及自由开放的职场关系,大型互联网公司一度成为年轻人心中的理想国,即便今天,大厂工牌仍是不少年轻打工者在社交平台炫耀的资本。

而大厂福利就像一面镜子,折射着一家公司的生存状态。福利下行的背后,是互联网大厂人才超配的反映,也是高速增长时代结束的一个注脚。

一、曾被员工餐养肥,三个月胖10斤

筱筱在离开字节跳动1年多后,依然怀念免费的员工餐厅。她形容其可以对标五星级酒店水准,专属餐盘能放下五种菜品,满足来自五湖四海员工的味蕾。

智联招聘《年度福利企业评选问卷调查》数据显示,有42.8%的求职者最关注的福利是“食堂管饭”,这一比例深刻诠释了打工人的“干饭”之魂。

“上班基本上不需要花钱,有打车补贴、吃饭是免费的,零食、下午茶也是不限量的。”筱筱向时代财经说道。

在她看来,字节跳动是一家人性化的公司,会收集员工们的意见。“本来餐厅没有酸辣汤这道菜,后来我把它列入心愿名单,一个月后,它就惊喜地出现在菜单上,我的胃口就是被食堂养刁钻的”。

筱筱算了一笔帐,大厂福利让自己每年省下了上万元费用:包括各大外卖平台的会员费、一个月超过2000元的餐饮开销,这还不包括健身房动辄上万元的年卡费用。

和大多数毕业季涌向字节跳动的员工一样,筱筱也在进入公司3个月后,胖了10斤。好在距离员工餐厅不到100米就是健身房,为日后运动瘦身提供了“一条龙服务”。

在另一家大厂上班的晓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随着福利缩减,她必须承担一日三餐的开销。去年年底,公司传出取消三餐以及下午茶,曾经被视为刚需的福利不再是互联网行业的标配。今年2月,晓婷在社交平台上记录了入职以来拍下的下午茶图片,她试图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和大厂福利“说再见”。

尽管大厂残酷的一面逐渐被撕开,但以此为起点的晓婷依然跑赢了不少同龄人。

第一天入职,双非院校毕业的晓婷曾把下午茶秀在朋友圈。为此,她几乎成为全班同学关注的焦点人物。

现在,留给晓婷的只有加班到20点以后30元的“能量券”,而北京办公地区的一顿正餐就要花费20-30元。晓婷每个月要多支出近千元用来填补福利的缺失,“本来下午茶就是晚餐的一种替代,福利减少后工资没有变化,等于是一种变相降薪了”。

二、没了房补,失去了整租资格

一个成熟的大厂,可能有幼儿园、健身房、员工餐厅,自然也会把员工的住房压力考虑在内,衍生出住房补贴以及房贷免息政策……这几乎承包了员工一切日常需求。

自从进入大厂工作,文强果断把新家安在距公司只有两站地铁的地方,通勤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把家搬到离公司更近后,他也能在工作上投入更多的时间。

文强的房子位于上海内环内,平均每个月的房租接近4000元。他的底气,是公司每个月1000元的住房补贴,一年下来,这笔额外收入超过1万元。

为了吸引更多优秀人才,互联网后起之秀往往更愿意付出真金白银,字节跳动引领了住房补贴福利内卷,“节区房”顺势而出。

2018年-2021年,字节跳动员工规模从5000人扩大到10万人,仅在北京就有超40处办公地点,每逢字节选定新的办公地址,周边租房市场的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晓婷也享受过住房补贴带来的快乐,每个月工资卡上多出的2000元,足以让她自由地挑到心仪的房子——一套30㎡的一居室,月租5000元,步行30分钟就能到公司。

“住房补贴和三餐免费都可以考虑到工资里”“优秀员工还能拿到高额奖金”招聘时,HR曾不断向晓婷鼓吹公司福利的优势。

两个月前,住房补贴也跟着免费三餐和下午茶一并消失了。晓婷发觉有一批同事纷纷搬离了西二旗,这里是北京互联网大厂的聚集地,员工们大多在公司附近安家,也悄悄抬高了房租的整体水平。

高出周边的房租,很快变成了压在员工身上沉重的负担,晓婷必须从已经减少的工资中支出5000元用于交付房租。由于租房合同临近,考虑到续约成本,晓婷不得已降低了房屋配置,从单人间换成了三个卧室的合租房。由奢入俭难,蜗居合租房之后,晓婷觉得生活的幸福指数直线下降,房间面积只有10㎡,家里的卫生间、厨房都要和室友共用。

另一个残酷的现实是,福利的取消也伴随着裁员的号角,前者往往是后者的铺垫。晓婷见证了工位从满满当当到一排只坐下三个人,再到成片没了人影。

在裁员面前,福利的缩减也显得无足轻重了。

“一开始,大家都有怨言,得知有的部门面临着团灭的危险,就不敢吭声了。”晓婷向时代财经说道,“相比福利的取消,裁员或许才是更大的噩耗,两害相权取其轻,大家只能被迫接受公司的决定”。

三、是温床,也是枷锁?

在降低员工生活成本的同时,大厂福利也打造了一张温床,让部分员工舍不得跳出公司编织的“舒适区”。据了解,字节跳动员工人均一把近万元的人体工学椅,让不少员工难以习惯家里“简陋”的居家办公环境。

文强在隔离期间,收到了公司发放的价值600元的物资大礼包,还有1500元的抗疫特殊补贴和两天带薪年假,字节跳动再次被贴上“别人家的公司”的标签。

在不确定因素下,大厂实施的福利因素成了一种避风港。“疫情期间公司的表现成了评判一个公司的新标准,至少能看出公司的人文关怀。”不少受访者向时代财经表示。

刚从国内某头部大厂离职的紫藤,涌向了外企的怀抱,她在一个月内收到了两次抗疫大礼包。最让她满意的是每天6点钟准时下班的工作节奏,假期也不再随时被一条微信消息、一个工作会议打断。

在国内互联网公司福利减配的情况下,外企依然拥有最长的带薪休假周期。以微软为例,抛开员工食堂、下午茶、健身房等基本配置,微软中国有长达30天的带薪假期(包括年假和病假)。

去年10月,腾讯曾公布了颇具争议的员工福利——法定退休福利大礼包,只要在腾讯工作到法定退休年龄,就可同时享受公司为其提供的定制纪念品、长期服务感谢金、退休荣誉金三项福利。

其中,长期服务感谢金为6个月固定工资,退休荣誉金提供“服务年限金”和“50%的未解禁股票期权”两个方案,员工可自由选择其一。

不过,一些身经百战的大厂人看出了福利背后的“陷阱”。“以当下互联网的工作强度和淘汰率,有多少人能撑到退休?”

脉脉研究院数据显示,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平均年龄都在30岁以下,其中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的员工平均年龄为27岁,腾讯该数值为29岁,对于大多数员工来说,退休还是一个遥远的词汇。

在某种程度上,大厂福利也会成为员工背负的隐形枷锁,禁锢着大厂员工转身离开的决心。近期,有大厂员工在社交网站上发声,称公司以劳动合同到期不再续约的方式裁员,但是被告知要在3天内还清50万元全部贷款。

另一家大厂员工也向时代财经表示,其所在公司入职满两年的员工也可以申请50万元免息房贷,前提条件是离职前必须要偿还全额贷款。“大多数人不愿意启动,因为这等于把自己和公司捆绑在一起了,想离职都难。”

越来越多的员工意识到:福利就像是泡沫,一戳就破。“福利再怎么多都没有涨薪来得有安全感。”不少大厂员工坦言道。

“今年有很多求职者更看中公司开的实际薪资,不会把福利看的特别重要了。”互联网猎头罗婷向时代财经说道。

(文中筱筱、晓婷、文强、紫藤、罗婷均为化名)

 

作者:徐晓倩,编辑:史成超;公众号:噪点GlitchNews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5Bu2lBlzPArqbkMGluHnw

本文由 @噪点GlitchNews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哈哈哈,看来疫情期间就连公司也不好过啊,凡是遇事先淡定,后面把福利给干回来。

    回复
  2. 谢谢 代入感很强 看到标题我就已经开始叹气了

    回复
  3. 福利是隐形的,还是自己拿到手比较靠谱有效,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回复
  4. 快手也免了给日常实习的房补,少了很多福利。但还有很多最近都发了菜

    回复
  5. 果然还是能实际拿到手的薪资靠谱,毕竟福利会随时没有

    回复
  6. 福利就像泡沫,还是实际薪资最实际,互联网也没有那么有吸引力了

    回复
  7. 大厂的福利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变化真的是太快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