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推文 20 万,这些「NFT 带货网红」先发家了

2 评论 1229 浏览 4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近两年来,NFT产品的发展愈演愈烈,NFT带货MCN也已经出现在人们眼前,本篇文章作者分享了有关网红带货NFT的相关内容,分析了NFT带货产业的境况,一起来看一下吧。

「NFT 带货」MCN 已经出现,「营销生态」先于行业成熟了。

NFT 在去年出圈大火,一脚横跨艺术、游戏、头像、金融各领域。根据数据公司 Nonfungible 发布的报告,2021 年 NFT 的交易额接近 177 亿美元,比 2020 年的 8200 万美元增长了约 210 倍。NFT 的高热度吸引了全球目光,但热闹终究只属于少数人。

除了极少数的项目方和早期押中蓝筹项目的投资人赚到了钱,大部分人不过是买了一张「JPG」,换了个头像。但也有一群人,他们因为 NFT 赚了个盆满钵满,但还不像知名项目方或加密艺术家那样树大招风,是典型的闷声大大财。他们就是 NFT 加密网红群体。

最近有一份名单价目表在网上流传。一些加密网红发一条推文推广某个 NFT 项目,收费超过 2 万美元。

网红带货 NFT 已经成为一项经济产业。那么,这些网红是如何通过「带货 NFT」发家致富的?

一、原创比转发贵,套餐更优惠

Ashley Duncan 的名字在这张价目表上。她原来是一家软件公司的商业分析师,还做过房地产经纪人,也在银行工作过,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喜欢自己的新工作——在 Twitter 上发文,付费推广 NFT。这份工作的收入比她之前任何时候都高,她在两个月内赚的钱比原来一年都多。

「我可以靠发 Twitter 和与人交流来谋生,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她说,「这太疯狂了」。去年早些时候,Ashley 开始活跃在 Twitter 上的加密货币社区,最初靠发表情包和笑话给自己积累了关注者。

她很快发现,可以通过向不断增长的关注者推广 NFT 来赚钱。到去年 10 月份,她赚到的钱足以让自己辞掉原来一板一眼的工作,全职做 NFT 加密项目的付费推广、咨询。

根据流传出来的价目单,Ashley 这样的 KOL 发表一条原创推文的价格从几百到上万美元不等:咖位小的博主一条收费一百多美元,女明星 Lindsay Lohan 一条推文的价格是 2.5 万美元。

一次性支付 8 万美元可以买下名单上全部账号的原创推文。转发的报价较低,大概是原创的一半价钱。

一条推文 20 万,这些「NFT 带货网红」先发家了

网上流传的加密网红带货价目单。| 来源:Twitter 账号 @zachxbt

购买「套餐」会更划算一些,一个「套餐」包含两条原创和一条转发,价格算下来基本是两条原创的数额,转发相当于赠品。

金主是 NFT 或者加密货币的项目方,他们愿意为这种推广模式掏腰包。与 Ashley 合作过的初创公司 Dank Bank 最近筹集了 400 万美元,要打造一个专注于表情包和精彩小视频的 NFT 项目。创始人兼 CEO Harry Jones 愿意把钱花在 NFT 带货网红身上,因为传统的广告在加密领域不起作用,加密社区的人不会被传统广告激发购买欲。

相反,这些加密项目的潜在消费者更愿意向他们信任的网红KOL寻求意见。

网红群体是加密世界「有影响力的人」,而他们的影响力大多来自现实世界的延伸,在社交媒体上向数十万或数百万人推广加密项目。

而 web 3 世界的消费观念也没有摆脱 web 2 的购买习惯——在去中心化的生态下,人们更愿意购买中心化推荐机制下的产品。

这也是 Ashley 们如此狂热的原因。所有加密项目都需要他们来背书,收入会源源不断。

除了 Ashley,报价单上还有数百人,包括 Instagram 模特、职业曲棍球运动员、电竞运动员、说唱歌手,世界各地有影响力的人正在 Twitter、YouTube 和 TikTok 上推广 NFT 或其他加密项目。

加拿大唱片艺术家 Kyle Fortch 已经转向兜售 NFT 项目来获取报酬。来自尼日利亚的前 NGO 工作人员 Udeme William 现在整天都在协调加密项目的交易,向公司提供营销脚本、图片和信息。

外界想象中,网红博主依靠发推内容来赚钱,是创意型工作。事实上,NFT 带货的一部分工作内容是机械性的,甚至是自动化的。

给这些博主留言,通常几秒钟内就能得到像机器人客服一样的回复:输入「促销」或「价格」来查看我的价目表。

二、NFT 界的 MCN

在成为加密网红之前,William 每个月只能赚到两三百美元,由于通货膨胀越来越严重,他的工资有时甚至无法支付食物、交通、住房等基本生活需求,要靠高息贷款才能维持生计。

生活惨淡的他迷上了入加密圈,开 Twitter 账号分享心得,收获了一波关注者,甚至币安的创始人兼 CEO 赵长鹏也关注了他的账号。

William 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优势,开始做 NFT 项目推广。他供职于一家非洲的 NFT 公司,并与另一家公司 Nabox 签约,帮他们联系其他加密网红,让网红们每天发 Twitter 谈论某个项目,并在其他社交媒体上推广,给项目带来曝光度和潜在的投资者。公司的推广费用一部分拿给那些网红,其余部分归 William 所有。

Nabox 公司的业务类似加密世界的中介机构或 MCN。NFT 项目方与其挨个去找愿意接活的网红达人,不如直接去找有达人资源的经纪公司,让他们从中协调交易。

Dapp Centre 是一家主营这类业务的市场营销公司。团队自称拥有一份包含 200 多位加密网红的合作名单,可以举办大型活动。

价目表泄露事件发生后,Dapp Centre 官方账号发了一条 Twitter:「你要做的就是给我发私信,拿到我的报价单」。

他们开出的价格并不便宜,一项名为「LFG!」(Let』s fucking go!)的套餐价值 3000 美元到 15 万美元不等。这些推广信息会发到 Instagram、YouTube 和 TikTok 上。

还有更贵的套餐要价 30 万美元,包含 200 多个 Twitter 账号,每个账号发两条原创和一条转发。其中每位网红都有账号评分,个人收入高达 3.5 万美元。

一条推文 20 万,这些「NFT 带货网红」先发家了

Dapp Centre 向潜在客户提供了一些营销套餐选项。| 来源:VICE

这份名单上的网红有人表示这家公司的报价虚高,有人根本不知道 Dapp Centre 是谁,甚至有人说自己完全不做加密付费推广。

目前,Dapp Centre 的官方 Twitter 账号已经被暂停使用,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公司官网上关闭了「网红」栏目,上述的套餐报价曾在这里展示。

网红们对市场营销公司的态度不一,有人更喜欢直接与加密项目方合作,也有人愿意和中间商营销机构绑定。

Crypto Bri 是名单上的美国加密网红,但她忘记自己曾经与 Dapp Centre 合作过。她的收费价格比公司列出的价格低得多,但她能理解营销机构从中赚差价的心思和操作。「营销公司通常向我支付一条推文的价格,然后向项目方客户收取两到三倍的价钱」。

如果 NFT 项目方想做一个为期两周的营销活动,他们大概率还是会选择找中介公司,可以免去自己寻找、联系网红的麻烦,签约环节也更省心。

现在全球市场上知名的 NFT 项目,例如无聊猿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BAYC)、加密朋克(CryptoPunks),也有自己的营销推广公司 NFT Community。

公司在了解项目想法之后,会制定适合的营销策略和预算,在各大社交平台铺开推广,KOL 们每天至少发布三次,还可以登上繁华都市街道的巨型广告牌。

网红和营销公司合作算是一种薄利多销的手段。Dapp Centre 还会为网红们审查项目方的靠谱程度,提供原创推文的内容模板。

加拿大唱片艺术家 Kyle Fortch 成为一名加密网红后,非常欣赏 Dapp Centre,认为他们是「比项目方更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三、「网红」也怕监管

Fortch 算是一位比较谨慎的加密网红,很看重自己在圈内的声誉。他在接项目的时候,只用固定价格的形式来收费,不接受项目的代币。

项目的代币是币圈在找人推广或站台时的常见酬劳,如果代币的价格被炒高,背书人可以收获额外的高额利润,就像当年风靡币圈的「站台首富」李笑来。

Fortch 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担心项目方在项目火起来之后卷铺盖跑路。如果有粉丝来兴师问罪,他可以坦然地说自己没有助推炒作:「我甚至都不是代币的持有者」。Fortch 在与营销公司签约合作之前,还会对对方进行背调,确保公司不会利用他炒作完之后携款消失。

在文案内容上,Fortch 也坚持原创,他真的很讨厌别人往他嘴里「塞东西」。所以很多加密项目方希望 Fortch 可以用自己的风格来写推文或做视频,这样的内容看起来不会太像商业广告。

Fortch 现在专注于每月接手一两个项目,让产品多样化,不仅是发布一条推文,还通过播客来推广,并帮助项目进行幕后营销。他希望有一天能融合自己的兴趣,制作一个「加密音乐视频」。「我正在努力扩大我的价值,而不仅是发一条推文」。

「这是一个梦幻般的造富场景」。全职做加密网红带货的 Ashley 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Ashley 找到了一个由网红达人组成的在线社区,大家在里面交换意见,希望把社区打造成更加专业和值得信赖的空间。

她不喜欢「网红达人」这个称呼,尽管她自己偶尔也会这么说。她觉得这个词很容易和「骗子」联系到一起。

她现在选择合作方也更加谨慎,并试图找到长期的合作伙伴,建立彼此的信任。William 也不喜欢为一个项目匆忙发条 Twitter 来获得报酬,他在寻找能持续六个月到一年时间的工作。加密项目方 Jones 支持这样的行业生态变化。他认为网红KOL对加密行业和市场的发展至关重要,仅靠一条推文来对他们定价,是「奇怪的」和「不尊重人的」。

加密网红们靠付费推广获取了不菲的报酬,小心翼翼经营自己的人设,也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他们已经进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监管视线。

争议焦点在于如何认定一条涉及项目推广内容的 Twitter 属于付费促销,适用什么标准。

梳理泄露名单上的 Twitter 账号,其中有一些人在个人资料中表明自己在推广加密项目,列出了商务合作的联系信息;一些人说自己受雇于某个加密项目;一些人自称是「加密推广者」或「加密网红」,但强调自己的推文「不是财务建议」。

按照 FTC 规定,网络付费推广必须在促销推文中做出明确的披露,而不能只是在博主的个人资料页面上标注。如果是在 YouTube 或 TikTok 上做付费推广,博主必须在整个推广视频中进行全程披露,不能只在片头或片尾等某一时段添加标注。信息披露必须在付费促销内容旁边「清晰且显著」地展示。

一般规则下,如果代言人和营销机构之间存在消费者意料之外的联系,并会影响消费者对广告的评价,那么就应该公开这种联系。FTC 技术事务发言人表示,加密项目适用一般规则,并不例外。

网红在售卖加密产品时,如果不公开声明自己与项目公司或营销机构存在财务关系,可能会违反《联邦贸易委员会法案》,理论上可能面临罚款甚至禁令,禁令或许会禁止他们在未来继续推广产品。

研究互联网营销和广告法的律师 David Klein 指出,如果加密公司的总部设在美国,情况尤其如此。FTC 的法规适用于任何规模和行业的公司,甚至适用于社交媒体平台。网红达人、营销公司、加密项目方都是 FTC 的监管目标。「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各方应该签署书面协议,共同遵守 FTC 的法规和披露指南。协议签署后,公司有义务持续监控项目推广活动。「把头埋进沙子里装看不见是没用的,判断的标准是你是否知道或应该知道」Klein 说。

Fortch 反对这种监管。他认为加密 KOL 的职责是告诉关注者们,发文推广是基于个人意见,而不是财务建议,关注者应该自己去做研究。「这比告诉他们我发软文赚钱更重要。」Fortch 有时会在他的推文中加入主题标签「广告」,但他并不认为这是必须的。

「我讨厌别人认为我可以影响市场,没有人应该拥有这种权力」。Ashley 说,「但有些人说我有」。

据 Cointelegraph 报道,美国市场研究公司 MarketsandMarkets 预测,未来五年,左右全球 NFT 市场的关键因素之一仍然是主流网红。估计大概率还是这些「榜上有名」的KOL。

参考资料:

  •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pkp9wg/leaked-shill-price-list-shows-wild-world-of-crypto-promoshttps://www.vice.com/en/article/xgdbx3/buying-authenticity-inside-the-world-of-the-paid-crypto-shills
  • 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nft-market-well-positioned-to-grow-35-into-a-13-6b-industry-by-2027
  • https://nft-community.org/about/

 

作者:雪小顽;编辑:靖宇;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本文由@极客公园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感觉不稳定性的因素存在很多,优质内容很重要!

    回复
  2. NFT中的网红生态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很好奇也很期待hh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