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小猪短租的分享经济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过去的分享实际上是在物质短缺的基础上进行的,而今天我们在人类生产效率极其高、经济富饶的条件下去分享,和以前熟人之间的分享、短缺经济基础上的分享完全不一样了,而且涉及到全网络经济。

分享在工业化时代之前、之中都会发生,但是工业化时代之前只在小范围里面进行,在一个小区、小县城或者一个小胡同里面进行分享。过去的分享实际上是在物质短缺的基础上进行的,而今天我们在人类生产效率极其高、经济富饶的条件下去分享,和以前熟人之间的分享、短缺经济基础上的分享完全不一样了,而且涉及到全网络经济。

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陈驰说:我认为主要是现今互联网的连接,把人和人连接在一起,对个人进行基于互联网的赋能,可以基于自己存量的资产,比如闲置的车、房子或者其他闲置资本,参与到全域经济活动中。可以在去中心化的网络里租两套房子,做一个小微的经营,或者做一个司机,利用自己闲着的时间换成钱。

分享经济有三个特点

第一,去中心化。

参与者的颗粒度从机构降到个人,从大的工厂、流通机构、银行,降解到了单个个体,只要身边有一辆空的车子,有一个闲置的房间,有一点点钱就可以参与到传统工业化时代大的机构在参与的事情。

第二,成本重构。

从短缺经济到富饶经济,所有的过程都是在做增量,到现今生产效率如此之高,很多国家都开始说去库存、去杠杆、去产能,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可以利用分享经济去基于存量重新做资源配置的时候,这个成本会得到一次非常全新的重构。在生产效率极高过后,有大量的时间和认知的盈余,我们的父母那一代每天在工厂或者机关工作,非常忙,而今天我们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做第二件、第三件事情,所有的社会成员受到的教育程度之高,认知之充盈,也是前所未有的。

第三,去工业化。

工业化的特点是规模化、标准化、流程化,但是如果形成所谓的点到点的网络,人和人之间去做分享的时候,就会有无穷的多样性。每个人都会基于自己的资产、审美、教育背景、工作经验等因素,做出个人的判断和选择。比如对生活、居住的理解不一样,最终产生出来的体验也千差万别,尤其是房东和房东住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的个性,内向和外向程度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每次住宿的体验都不一样。

对中国来说,四年前小猪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受到很多质疑,原因是中国好像没有这个业态,没有人愿意把房子打开,让陌生人住进来,但是当时我们有一些不同的洞察,我们看到中国经过30年快速的工业化发展,也进入了相对后工业化的时代。今年政府也在说供给侧改革,要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

基于互联网的观察,我认为信用体系逐渐在成熟,利用互联网形成所谓的实名的闭环、信用的闭环,能够解决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交易的环境,降低信息不对称产生的风险。无论分享房子还是其他的什么,信息的闭环都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来完成。所以我认为信息条件在十年前具备,只不过在中国市场需要从零开始,构建这样一个生态的体系,当然它的挑战是非常大的。

2012年,这个市场还是空白的,很多欧洲的朋友享受旅行的时候都是通过Airbnb来解决住宿的问题,在中国的市场里面几乎没有人把自己家门打开,让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住进来。随着后工业化、移动互联网、信用体系的逐渐发展,很多房子可以拿来分享,变成一个全新的社会。

中国是通过后发优势,30年快速工业化的一个国家,我们从熟人社会变成陌生人社会,新的信用体系在全社会范围内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所有人都会担心把自己家门打开或者住到别人家里的时候遭遇一些道德风险的问题。所以从共享经济到分享经济看起来很美好,但在中国做有很大的挑战,主要挑战是四个:

  • 第一,没有人跟你去分享房子,早期房源获取较难。
  • 第二,解决一个市场中的交易环境问题。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在进行交易,解决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的问题。
  • 第三,这是一个全新的生态,全新的连接,全新的服务,所以它的用户体验都需要去重建、重构、净化,所有的服务链条都需要拼接,甚至每个环境都是新的,里面连接的逻辑和传统的都是不一样的。
  • 第四,面临很大的法律监管挑战。

关于小猪做事的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房源获取。

我们基本无法只用一个方法把所有的房源问题解决掉,必须从持房这个人逐渐过渡到普通的人群,这个过程很漫长,早期的房源获取难度很大,传统的地推方式、销售方式都不管用,说服门槛太高了,说服一个人把门打开,让不认识的人住进去,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社交关系,第一批房东就是我们社交关系的发展,在创新传播扩散的曲线里面来做。

第二阶段,交易环境的问题。

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交易,所有的特征和信息都是遮蔽的,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平台需要花很大的精力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帮用户做筛选,甚至比第一个障碍还要大。

第三阶段,用户体验,愿意分享房子。

交易可以在平台上进行的时候,用户最后要的还是体验,这个体验在前两个问题解决过后,形成了一个自由市场。所以平台需要制定很好的平台生态规则,让体验逐渐净化,还要为生态搭建服务,搭建很大的众包网络,做智能硬件帮助房东解决接待门槛的问题、效率问题,做众包管家服务,帮房东解决保洁的问题,也需要做一些很重的底层服务链的建设。

第四阶段,法律监管问题。

工业化时间很长,200多年,现在的监管思维体系以及相应的法律体系,都是为工业化的进程服务的。但是分享经济实际上是逆工业化的过程,它会出现诸多的问题,不仅是法律和监管的问题,还有工业化进程里面沉淀下来的这些既得利益团体之间的冲突。我觉得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为去工业化应该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无论从工业化前还是到工业化后,去工业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长远来看,监管思路和法律体系为之做适当的改变,不意味着企业不会面临实际的问题,我们需要长期维护这个关系,做沟通、研究法律法规,做一些相互妥协和调整,在后工业化时代伴随着这个过程去生存、去成长。

2016年,空白的市场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看得到的市场,逐渐由小变大,有供给、有需求,这个市场可交易,这个市场的水电气、道路基础设施逐渐完善,从一个体验毛糙的市场变成繁荣的、多样性和兼容性很强的市场,这个市场能够解决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

我介绍一下小猪——“居住自由主义”,我们从去中心化角度来看,对个人赋能,把个人释放出来,赋予一种居住的自由。为什么叫小猪?中国人的家里面有一个猪的,我们和家的理念能够非常好地契合。我们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去居住、去旅游、去结交朋友,探索不一样的住宿空间,而不是大床房。我们现在拥有超过10万套房子,覆盖了300多个城市,1000多万用户,鼓励用户去分享,相互激发和信任。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社区》内容编辑@理理V 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3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把共享改租赁,更加准确吧

    回复
  2. 共享经济,在信用体系完善后,会有很大的空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