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讨论:在线教育要如何抓住用户的“痛点”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在科技发展到今天的背景下,人们除了利用科技方便自己的生活,更多的人开始用科技的手段来进行自我的学习和提升。与传统线下学习不同的是,学生不再是被动的接受内容信息,而是按照自己的需求去主动的寻找相应的需要的知识。这一行为也代表将线下教育直接搬到线上是不可行的,需要抓住这些用户的“痛点”,更好的引导他们如何做出自己关键的选择。SYNC上的本场圆桌讨论,来自有道云笔记的蒋炜航,极智批改网的韦晓亮,第九课堂的马源以及英语流利说的王翌,一起讨论了这个问题。

以下为访谈实录,我们精简了他们的对话:

(R=Ray 陈粲然,PingWest编辑总监;J=蒋炜航,有道云笔记负责人;W=韦晓亮,极智批改网联合创始人;M=马源,第九课堂创始人;Y=王翌,英语流利说创始人)

R:先从蒋炜航开始聊,有道做了很久了,这种服务国内外也有类似的平台。在你看来,用户获取知识和整理知识,对比些差异化?你怎么针对中国本地化用户的知识管理特性去设计产品?

J:对于云笔记这款产品应该三个环节最重要,一个是获取信息,获取知识,一个是管理信息,一个是帮助用户使用信息,基本功一定要做到。对于云笔记这样一款概念相对比较新的东西,相同之处是多于不同之处的。我们所发现的一些不同之处,一个是中国用户对隐私保护会更重视,在国内,大家一起工作的时候,很多时候电脑是共享的,其他人过来瞄一眼你的手机,看一下电脑屏幕都是很常见的,我们做了一个同类产品都没有的阅读密码的功能,能够比较好的把私人的在云笔记上的信息和工作的信息给隔离开来。这个功能使用程度非常高,将近2、3成的用户在使用这个功能。

另外一个例子跟国内的网络环境有关,由于例如地铁中的信号问题,离线阅读变得非常重要,要能够把你自己的资料离线到本地来。虽然我们发现不太容易做,但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把这些因为不断了解用户而抽取出来的信息,对于他们有帮助的功能找出来,提高体验。

R:说到这种本地化,英语在中国是更本地化的产品,在欧美、硅谷找不到一个参考的产品。韦晓亮和王翌都在做这样的尝试,他们两个的产品都是用了机器学习,用算法帮助人们,但是大家都知道,就算是像Google还是微软这种大公司对于机器学习技术并没有太成熟的形态,现在在产品中如何把技术和产品融合在一起?

W:我们做的是在线学习和服务,所有机器学习的时候是补充人工的服务,因为机器是不能代替人的,语言的背后是思想,语言的背后是环境,语言的背后不是语法。对于学习我提出了一个3-3-4的模型,因为在新东方待过一段时间,我深深感觉到一点,在上课和练习之后,如果没有给他及时并且专业的反馈,也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此30%在于教,30%在于练,最重要的40%在于老师专业人士给学生的反馈。

极智批改就是学生提交完任何一篇作文,老师24到48小时进行服务,给他进行文章的整个诊断。而机器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就是后台整个的统计,提了多少问题,做了多少笔记,关注了哪些知识切片,以及各个知识切片他的进步。因此永远是人来服务,机器做辅助性的推送和统计,我做了九年老师,我非常清楚机器在教育行业里面根本是不能代替人的,即使是在批改上来说,如果没有语言库在后台做支持的话无法做到精确,更不要提立体式的教育服务了。

Y:韦老师说的我非常同意,学语言,关键在于练习。

我刚回国的时候在一家公司里面工作,工程师团队里面一半的人自己要花钱去学语言,有的人是为了未来用得到有的人时只想提高一下能力。但是效果甚微,后来一些口语专家告诉我,中国同学口语是最痛的痛点,是因为没有环境。但是环境这个门槛太高,花几千、几万块钱上个班,也许花了这些钱也不一定能坚持下去。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门槛降低,低到跟发个微信、唱吧上唱首歌一样。大家的生活方式在改变,很多东西在碎片化。为此我们做了很多有意思的的题材,用碎片化、游戏化的方式,闯关游戏的形式给你打分,给你反馈。我们在应用周有一个单人录音榜,上面排名前50的用户有些录音每天时间达到了7、8个小时,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觉得有意思。我们希望用那种好玩儿的形式把这个门槛降低,让更多的同学来练习。

R:刚刚几位都提到了数据和观察用户需求,马源之前做技能交换平台,可能现在第九课堂在转型,转成一个相对更垂直的平台服务,这个中间您是怎么考量的?

M:第九课堂最早是做分享教育的平台,比如韦老师英语讲的好,他就说我想讲一个课,去哪讲?第九课堂发布。其他人想学英语,那么我们可以去第九课堂平台上看到韦老师在讲课,然后付费,线下听课,然后给一个评价。后来我们觉得这个模式短期内赚不到钱,而且在亏损,长期内我们又看不到爆发式的增长。原因就在于没有抓住用户真正的痛点。我们经常发现一些用户在报名课程之后因为一些自己的事情即使缴费了也不来参加,这背后是什么?其实他是不痛的。为了找到用户的痛点我们才进行转型,我们服务的用户叫做非专业技术型的智力劳动者,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产品经理,如果你现在想做一个产品经理,你有一些什么样的渠道或者通路去学习、进步?可能就去网上找一找或者参加一些什么活动或者会议,这样的方式很不系统,没有什么体系。所以我们现在做一些很体系化的东西,请到一些比如百度、腾讯、阿里的老师,系统化的出一些针对入门级的培训产品,放在短期内进行培训。现在课程是原来费用的十倍,但是客户愿意从新疆、济南飞过来。我们的报名也是每次到了开课前几天满班。

我们现在发现教育这一块不是说有一个平台、说有一点流量就可以,关键的是教育服务的产品本身。从上课到反馈这一块都是我们着重要做的,力求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R:韦晓亮那边我知道已经盈利了,能不能分享一下在线教育,怎么在给用户提供服务和自己的盈利模式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W:因为极智批改是做口语和写作批改的,模式非常清楚,服务的质量和服务的速度,因为我们是人工服务。我们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录音的批改。学生录完音之后,录完口语之后提交到外教,外教在Web上进行修改,作为有一定教学经验的我来说,非常清楚怎么样提供给学生他们愿意花钱的服务。另外在速度上,极智批改网24小时服务,我们的外教分布在全世界各地,时差成为了我们的优势。批改网的盈利模式,就是靠高品质高品质的服务才能收到钱,也只有高品质的知识才能分享。这就是我们盈利的原因。

J:有道云笔记云第一个目标还是希望把产品模式在国内推广开,另外一方面我们想走免费的模式,那么免费模式用户为什么给你付钱?需要他们认为你有价值,这个价值并非来自于我们提供的功能,而是来自于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内容。当用户将使用我们的产品编程了生活的一部分,记录了更多生活、工作的东西,这个产品对他们来说就是有价值的。

当然对目前的模式来说,先把这个台子搭起来再唱戏,开始先唱一点小曲儿,背后应该有蛮多想法的,看能不能来提高。

来源:PingWest  作者:jaxlee

文章链接:http://www.pingwest.com/sync-2013-online-education-2/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