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打车难、打车贵,这真的是产品及其运营的原罪?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不管是不是做互联网行业,认清物理世界的现实,让文化、理念来首先适应现实、然后再来进化、改造、重塑现实,应该是东西方都应有的入世准则吧。

2017年春运,为什么用APP叫车变得很难、很贵?这个问题最近在网上炒的很热,甚至有人用了中美的文化理念差异,以此来分析中美APP产品和运营思维的不同,从而说明中国的网约车APP叫车变得困难、变贵的原因。

这样的分析,首先,完全忽视了2017年春运,中国网约车行业物理世界的巨大变化,逻辑上存在难以忍受的漏洞。

第二,中国多数出租车司机师傅的订单仍主要来自扬招,滴滴只是补充,因此需要实行抢单模式。吸引由于牌照管控而严重供不应求出租车运力接单,与调度全部订单来自网约的专快车司机是大相径庭的。这才是差异的核心,不是中美产品经理文化不同。从Uber加州找个产品经理来中国做出租车,他也没法用强势派单+系统定价搞定的。没有仔细思考商业模式和司机生态的本质不同,贸然发挥到中美两国过马路方式不同、中西医等等等等,这不是不接地气,而是不懂装懂。

我们先来溯源,说一说互联网的产品和运营思维的本质。

任何互联网产品在设计之初,都需要上帝的视角,这个视角将通过看清产品每一个相关方的角色,然后赋予每个角色相应的功能和权限。

具体到网约车产品,上帝视角主要是要看清车辆、乘客、平台方,规范这三个角色在产品中的定位、功能,以及相应的权限。

网约车产品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平台能够撮合乘客与车辆,让尽可能多的乘客能够出行,同时让车辆尽可能少地空驶。因此,不管在产品原创设计理念,还是日常运营规则设置上,是抢单还是派单,加价是用户可选还是平台设定等等,都应该是为了达到以上最终目标。

如何达到终极目标?网约车的产品和运营,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弄清楚物理世界中车辆和乘客的实际情况。其实,这一点对于包括网约车在内的所有O2O行业都适用,要连接online与offline,首先得要把offline实际情况弄清楚,物理世界的痛点在哪里、真实的需求在哪里等,然后才能用互联网切入改造、进化、重塑。

乘客、车辆的真实现状(Offline),最终决定了网约车的产品和运营(Online)。

现在回到之前的问题,为什么2017年春运,在中国用APP叫车变得很难,而且很贵?到底是online产品和运营出了问题?还是offline出现了巨大变量?

此前,网上有人分析,主要是以滴滴为代表的网约车APP出了问题,产品底层设计理念、运营思维上存在“原罪”,比如,抢单而非派单的原始产品设计,最终导致今年春运期间,网约车无法经受大考,变得很难叫车,而且很贵。

今年1月以来,在上海等一线城市,确实用APP叫车变得很贵。在上海等一线城市,不仅是滴滴,神州、易道,就连“地头蛇”首汽约车等,大量乘客都遭遇了一不好叫车,二叫车往往就会遇上动态调价,变得很贵。

从逻辑上来说,如果中国网约车APP在产品设计理念上存在“原罪”,既然是“原罪”,应该只要遇上乘客需求爆发的春运,都会发作才对,但是,为什么中国的网约车在2016年春运,不管是产品还是运营上都好好的?而独独在2017年春运发挥失常了呢?

对比2016年春运、2017年春运,中国网约车APP,产品还是基本同样的产品,运营策略上动态调价也都客观存在,这说明Online端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既然Online端找不到原因,对比2016年春运、2017年春运,Offline端是否存在变量?

首先,我们来分析乘客出行需求,较之2016年,2017年春运乘客出行需求更加旺盛。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春运期间道路交通承载25.2亿人次出行,铁路3.56亿人次;民航5830万人次;水运4350万人次。道路交通占据春运运力的84.6%,压力最大,也最为分散。

第二,我们来分析车辆供应,较之2016年,2017年春运,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网约车运力呈现大幅下降。

这是媒体报道中的一张图,从这张图不难看出,上海等一线城市网约车运力下降的节点,一是网约车新政出台,一是春节来临。

上海等一线城市网约车新政尘埃落定之后,本地户口、本地车牌的要求,让很多司机萌生退意,谋划着回到老家,或者去别的城市开车。2017年年初以来,新闻报道上,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交通运管部门,加大了在交通口岸对于网约车的抓车力度,更让许多外地司机坚定了离开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念头。而随着春节来临,很多司机趁着回家过年,也就顺其自然地离开了上海等一线城市,这让网约车运力陡然下降。

在乘客需求呈现爆发增长,而车辆运力陡然下降的情况下,Offline出现了巨大变量,而Online端没有变动,自然就导致了今年春运以来,中国网约车APP叫车变得困难,而且动辄就遇上高倍数的动态调价。

相比而言,成都、深圳等网约车新政相对宽松的城市,今年春运并没有出现上海等一线城市这样的打车难、打车贵的情况,也从侧面应证了上海等一线城市打车难、打车贵的主要原因。

而且,对于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乘客而言,只怕今年春运过后,未来出行打车难、打车贵,将成为一种生活新常态。

在政策的高压之下,中国网约车运力刚性不足。在这样的情况下,用文化、理念差异分析Online端的产品思维、运营策略,是不是让人感觉非常Simple、Naive?!

正所谓,温饱都成问题了,有人却在高谈阔论如何让饭菜色香味俱全。

每个人都希望出行能够便捷、便宜、服务好、有尊严,但是首先,最重要的,得有车来接上你对不对?

虽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但是,经过数轮较量之后,Uber中国最终被滴滴收购,已经是中国网约车行业中,Online一端绝对不能忽视Offline一端的最好例证。

至于,中美文化、理念差异,也不是不能谈论。美国人崇尚精英治国,其他人快乐盲从即可;中国人普遍认为治国尤如小烹,每个人都有治国的雄心壮志。两者之间孰优孰劣?放到上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东西方的文化、理念差异,东风拂面、西风渐进,每个阶段都有强者和弱者,并没有绝对的谁好、谁坏,谁更先进、谁更落后。

不管通过和平贸易还是战争掠夺,在持续交流当中,东西方一直都在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相互进化当中。不管是不是做互联网行业,认清物理世界的现实,让文化、理念来首先适应现实、然后再来进化、改造、重塑现实,应该是东西方都应有的入世准则吧。

 

本文由 @首席发言者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3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在扯蛋呢,说了那么多都不在点子上。在杭州打车最难的是,随便打开滴滴非溢价的情况下显示的价格都比出租车贵好多!下雨或者晚上更不要说了,能上天。滴滴口号是解决打车难,其实现在这样,除了把私家车沦为网约车司机以外,依然打车难,打车贵,司机不接单,拒单!那还玩个毛?

    回复
  2. 自己画个图都能成为论据,也是厉害啊…….我几乎都信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