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如何做可穿戴设备?小米会做可穿戴设备吗?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创业公司如何做可穿戴设备?小米会做可穿戴设备吗?

主持人:蔡钰
对话嘉宾:王川、戴若犁
互动嘉宾:张向东、申波

蔡钰:王川所在的小米科技大家很熟了,戴若犁的诺亦腾大家可能不太熟悉,诺亦腾用作动作捕捉技术,在游戏、电影场景里面做一些真实场景的模拟。两家公司都是在软硬件搭上做的很出色的公司。

可穿戴设备的门槛是什么?

在软硬件结合市场,今年可穿戴设备引起热议。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一些门槛?有没有一些核心技术?还是大家只要有想法都能做?

戴若犁:对于软硬结合的产品,我们是理解为可穿戴浪潮,这里的核心技术,退一步来讲,就是信息流转。也就是软硬件结合的产品,要达到的目的是信息的流转。

信息流转中有四个步骤:第一个是信息获取,有传感器技术,有信息传输;后面就是信息的再度挖掘,从传感器拿到的数据可能是原始的,从里发掘出更多有用的信息,就是信息的挖掘;最后就是信息呈现,我们有网络、APP,界面等等。

有哪些核心技术?就是解决获取、传输、挖掘和呈现这四个方面。

王川:最近这个话题比较热,但是我觉得软硬件结合一开始就有,惠普其实就是软硬件公司,之后的苹果也是软硬件结合的——既做硬件也做软件。到了微软和英特尔这个时候,才划一条线,这条线以下是芯片、整机,这条线以上是操作系统和应用。

到今天又发展回来,可以看成是一个复古,又回到了从前。一方面是因为苹果公司的成功——从操作系统到硬件都是自己做。国内小米公司在过去三年有很快速的成长,也对这种趋势起到一些影响。所以软硬件结合这个话题又热起来了。

每个环节上可能都有技术,但是现在没有哪个技术叫核心技术是你做不了的,或者别人做不了的。

我以前跟微软的朋友聊天,他们认为以微软的能力,没有任何一个核心技术的壁垒。你做的任何技术我都能做。所以我看硬件、软件都很重要,比如操作系统还有现在的互联网服务,这些各个环节都很重要。

很难找到一个核心技术。

创业公司如何做软硬件结合?

蔡钰:你刚才说到微软,谁做的东西微软想做都能做。这是基于微软是一个大公司。那么软硬件这样的一个市场,适不适合一些创业公司来做?小米是一个创业公司,和诺亦腾相比做软硬件结合更有底气。创业公司做软硬件结合有什么优劣势呢?

王川:戴总做的公司很好,我十几年就做软硬件公司,也是小公司,挺好的。核心点是在哪儿呢?微软也是从两个人开始做的,大家都经历过小公司,这是第一。

第二点,我们做互联网的,去融资的时候,投资人问我,你这个项目、这个方向微软可不可能做?这个问题特别难回答,我说微软不可能做,投资人说这个项目太小了。我说微软会做,人家说微软都做你有戏吗?现在互联网大家的问题变成了腾讯会不会做?所以这个问题,到现在都存在。

你做一个创业方向的时候,那些巨头会不会做?如果巨头马上会做,我觉得成功的胜算会低。因为软硬件结合我不认为有核心技术,大公司在资金实力和供应链整合能力以及人才方面,都是有优势的。所以如果你在做的一个方向大公司马上就会做,我觉得会比较困难。

举一个我们自己的例子:米聊,当时我们做的时候,我们其实就知道腾讯只要一做我们肯定输,所以腾讯一做我们就认输了。以小米的能力,不可能在IM这个方向跟腾讯竞争。腾讯做我们就放弃了。所以在巨头马上投的方向上,创业公司好像不太合适。

适合什么呢?第一,巨头根本不会做的方向,像戴总做的方向和我以前做的方向都是属于大公司看不上的,你自己做一个小而美公司,盈利,过的很好都没任何问题。还有一个可能性,你现在做的方向大家看不懂。给你几年时间发展,你发展相当成熟的时候,有了很高的壁垒的时候,大公司即使做也需要一半的时间来追你,那时候你可能已经高速发展了,他可能就追不上了。当微软知道搜索很挣钱的时候,其实已经追不上谷歌了,Facebook在社交上很强的时候Google已经追不上了。

我觉得小公司要么就是找一个专业市场做到第一,比如世界上就有很多隐性的冠军公司,日子过的也很舒服;要么就是卧薪尝胆,默默干几年,巨头了解的时候你已经很有很高的壁垒。

我建议小公司要么做小市场,偷偷做,别大张旗鼓宣传。小米创业的时候我们是严格保密的,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公司是雷军在做的,直到手机发布的时候,雷军才亮相。为什么我们会在之前一年半时间里严格保密?我想只要雷军一做别人都会关注,那时候你很小,大公司很容易把你超过去。

所以我的建议就是这样,我不认为小公司不能做,小公司有小公司的优势。关键是有创业精神、有创新精神。这些都是大公司不具备的。有速度、有调整方向的灵活性,这些都是大公司不具备的。

低调,选方向

蔡钰:戴总你们做诺亦腾的时候也是经过了川总讲的深谋远虑吗?

戴若犁:听了川总讲的,我觉得是不是要低调一点了。

我有个想法,在软硬件结合这样一个领域或者说硬件创业这个浪潮,对小公司来说,要稍微选一选。我们曾经分析过,大致分成两种:一种是终端型的,另一种是配件型的,比如手环这样的。

小公司最好做配件型的设备,首先不需要很大的资金体量,第二市场足够细分,比较容易定义需求,对于一个十几个人,甚至只有一个人的小公司也可以做。我觉得这个行业值得做,而且小公司可以大胆的涉足。但选择产品方向和产品定义的时候要注意,不能做大公司做的事情,应该选择把握得住的产品去做。

蔡钰:诺亦腾怎么确定了现在业务方向的呢?

戴若犁:最早的原因特别不专业:就是我们能做别人做不出来,这是很傻的理由。现在我们慢慢摆正自己的姿态:这个领域有钱赚,我们最了解。我们的设备现在已经做到全球动作捕捉技术的前两名,我们的客户主要是好莱坞这样的行业,我们努力把自己变成这个行业的人去了解这个行业。

现在说我们做这个行业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做这个能赚钱。我们只有40个人,这样的匹配能树立起比较高的壁垒。我们在北京才成立一周年,今年已经可以盈利了,而且在好莱坞这么高端的一个市场。

小米不考虑入口

蔡钰:小米是一家软硬件结合很出色的公司,某种程度来说,大家算是广义上的同行,两位有什么可以互相学习的或者互相有什么问题要问?

戴若犁:有盛传小米只做入口级别的产品,手机是入口,电视是入口。你们不会转身做传感器这种吧?

王川:可以肯定的答复你,你选的这个市场不用害怕大公司的竞争,大公司一定要做大市场。我们做产品主要考虑小米能不能给整个行业或者用户带来贡献,如果能我们就会做。

蔡钰:川总的意思就是,凡是小米做的产品都把它做成入口。

王川:那你说移动电源是入口吗?我们做移动电源是因为觉得我们能做出低价格高品质的产品。我们内部从来没讨论过入口不入口的问题。

蔡钰:川总给软硬件市场定了一个调子,要么做诺亦腾这么帅,要么就别做了,台下有可能有人不服,下面有请互动嘉宾申波和张向东。

申波:原则上,我非常同意两位的说法,我们公司在这个行业里面,是国内最早做所谓可穿戴设备的团队,三、四年前就开始做了。如果从赚钱角度来说,做小而美的软硬件创业还是非常有机会的,因为硬件分化性很多,各个领域都有不同的产品。而且在硬件和软件上还有很大的不一样,因为硬件有一种细分的概念。

大家知道在软件行业,比如微信或者互联网,一家独大,基本没有第二、第三的机会了。手机虽然有几十个品牌,但都有机会。软硬件也是一样的,细分市场从赚钱做生意角度讲,非常有机会。现在的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在切入互联网的领域。如果你做一个东西可能是入口的话,风险是比较大的。

蔡钰:张总您自己觉得更喜欢大公司为你生产全套的生态型产品,还是会愿意尝试类似咕咚网或者新创办的小公司单独做的配件型产品,你觉得哪种东西会愿意投入自己的体验呢?

张向东:川总上次见面的时候就很想问他一个问题,我原来喜欢登山,我们比较喜欢几个老品牌,这些品牌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真的是非常垄断性了,公司都挺大的,但是我在想这些公司如果做到互联网领域,你觉得这些公司有没有机会?或者说,在你关注的领域里面,哪些传统做硬件的公司,有哪些做法对大家比较有启发性?

王川:我觉得任何公司都有可能做,我刚才只是说了一些大的原则,不是说小公司真的不能做,只是说成功几率小。比如我们做米聊,假如说腾讯给我们12个月的时间我们也能做到相当规模。腾讯老大,我们老二,我们可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但是腾讯在我们发布米聊之后一个月就发布了微信,用这么大的资金,加上他的CDN,迅速在几个月后达到了跟你一样的水平。给你的空间就很小了,其实不是不能,这是第一。

第二,你说的这些公司他们是专业市场,在那个垂直领域是冠军,利润也很丰厚,只是因为大众不知道。向东玩一些极限运动,在那些极限运动里,其实有一些诸如此类的品牌。这些品牌有粉丝,其实挺像小米的,小米也是玩出来的公司,也是我们喜欢玩,给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产品。跟我们的同好一起沟通交流、一起改。只是小米运气好抓住了几个大的机会,特别是抓住了手机从非智能手机向智能手机转换的机会,起来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我相信其他领域,比如随着极限运动在中国老百姓中的普及,这些公司非常有机会像小米一样高速发展,是存在这样机会的。

戴若犁:向东你提到的品牌当中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客户,他们在转型做。

张向东:我个人喜欢玩东西玩得专业点,想问一下戴总你们的方向是往专业走,还是往一个爱好的方向做?我理解你们是ToB的。去年我攀岩,当时很辛苦,找教练他们可能不愿意理,在没有一个互联网的方式以专业方式教你的时候,只能网上查点攻略、技术指导,但是看到文字的东西不够用,我一直想互联网有一个聪明的办法可以帮这些人,你觉得这种类型的市场会大吗?

戴若犁:为什么我们选择了一个ToB且很专有的领域?因为这个专业领域是最苛刻的,如果这个专业领域的人需求满足了,转过来针对攀岩或者汽车这样的一个领域,已经没有问题了。我们的一个想法是,如何从ToB专有的领域转身做一些相对来说更接地气、更贴近终端消费者的应用。所以接下来我们会有一个产品做出来,把产品简化,和游戏、体育这样的一些行业结合,真正做到在座每一个人都可以买我们的产品。

先发的创业公司和巨头相比有什么优势?

蔡钰:申总,您觉得面对后来的技术派,你们的先发优势是什么呢?

申波:可穿戴设备,我认为技术难点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说纯技术派,一些算法、动作识别;还有一个就是工艺难点。这个不是掌握在创业公司,是掌握在工厂里面。这两个东西是相辅相成的。

对技术方面,我觉得可能是我们作为一个软件和服务团队应该需要掌控和控制的地方。这些方面可能是你将来形成核心竞争力的一个重点。现在很多做硬件是第三方的方案,我们的核心点是方案自主研发,自己不断优化的。我们认为不能为了硬件而做硬件,做硬件首先要想到给用户提供一个服务,这个服务是不是用户所需要的?这个服务是不是一定需要硬件?可能研究下来并不需要硬件。

比如说我们用户群最大的是手机软件咕咚运动。现在手机越来越大,必然需要一些更便携的,待机更长,有一定装饰性的促进你更专业、更好玩儿。我们首先给用户提供一个好玩儿有趣的服务,再说需不需要我这个东西,这是我们主要的一个想法和核心点。

小米会做可穿戴设备吗?

顺便问一个问题,请教一下川总,半年以来和投资者交流他们也问到一些问题,以前做互联网创业,会问腾讯做怎么办呢?现在问的是小米做了,我们怎么办。现在小米产业链很全,也行强的营销能力,如果说小米的种类越来越多,会不会以后像当年的微软、现在的腾讯,把所有的做完了,我们创业公司还做什么呢?小米这边有没有什么规划?

王川:第一点小米真正思考的不是我们做什么,不做什么。小米一定是做很少的产品,大家不用想小米把所有的硬件都做全了,大家没机会,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不会做很多,手机一年只做一款,电视只出一个型号,小米很克制自己的,不用担心这个。

小公司面对的问题是,360做了怎么办,百度做了怎么办。我一直在创业,我这是第四次创业,我确实一直面对大公司如果做该怎么办的问题。

如果我是戴总我会怎么做,第一我绝不着急做ToC的事情,就把好莱坞这个事做透,干上五年,甚至干上十年,把好莱坞做透,真正的把你的技术积累到一个很高的壁垒,然后再转向ToC。

我刚才劝戴总,你们已经盈利了,着什么急呢,就先做一个小市场,做透,做到冠军。积累很多年以后,再做ToC,巨头拿你没办法了,要么收购你要么你融资也很容易,上市也很快,巨头拿你没办法了。传统隐性公司真正转向大众的时候,比如极限运动,开始是小众需求,中国这样的像向东,爱玩极限运动的人先玩起来,随着中国的越来越富裕,慢慢会变成大运动,这时候这个小公司也会变成一个体量非常大的公司,它有很多体量积累,有很多粉丝,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机会。

几年前有朋友找我们,说我们在硅谷发现一个用小米模式做汽车的公司,我和雷军去了,那家公司叫Tesla。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它。在汽车工业这么多巨头情况下异军突起,说实话Tesla忍受了很长时间的寂寞。大家都不看好,这是好事情。

新机会在哪里?

张向东:从需求上来讲,人们到底会产生什么新硬件使用互联网和软件服务呢?这是机会,大家都看到了,这是小公司愿意做,老公司也会往这方面转型。机会点首先在哪里爆破?我认为是小众的需求,专业的需求。

我看到国内很多做可穿戴设备的公司,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无论产品总监还是创始人,没有几个人是有几年跑步经验的人。跑步或者说户外需求,对可运算设备的需要是什么?这不是日常爱好者或者流行一下就能解决的,可能这个产品时髦一阵就会很快过去。这样的产品需求很难成为一个市场。

新型公司做的时候要把一个专业类型的用户需求抓住,尤其在中国,其实是转型的,人们开始有趣味的要求。人们如果能被新型设备满足的话,一定会成为一个创业的机会。

我现在看到很多可穿戴设备或者说新硬件,从专业角度上来讲特别简单,起码对我周围的朋友来讲是如此。我在户外运动领域是很普通的玩家,我周围很多人他们的生活收入在中等水平,但是他们玩户外的那些东西是很深入的,而且这种群体一定是有大把的人存在的。

蔡钰:向东讲到了抓住新的服务需求就能找到新的硬件的机会。之前申波讲的一句话很好,以后可能就不需要硬件了,任何哪怕是软硬件结合的需求,我用一个APP在手机上就能实现。我想问两位,川总和戴总,你们觉得随着软件平台的大爆发,如果把它们看成两个物种的话,硬件会不会逼退成标准化的响应终端,还是硬件会产生自己新的机会和市场空间?

王川:硬件也有很多创新的机会点,从开始计算机这些公司没有划分软件和硬件,公司从IBM到惠普,到苹果,其实都是软硬件都做的,没有这种划分。而且我觉得硬件的发展,一个因素是用户的需求,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摩尔定律。就是每18个月硬件速度会提升一倍,或者价格降低一倍,相应的尺寸也降低一倍,功耗也降低一倍。硬件在以这个速度在发展,只要摩尔定律不停止,硬件创新就会不断的出现很多新的机会。硬件有新的创新,软件相应的就带来更大的可能性,所以软件也有它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戴若犁:刚才蔡钰问硬件会不会变成一个附属,我觉得软件和硬件在人类进步中,仔细回想一下,其实人的需求的爆发和新的产品的爆发,和互联网进步,像软硬件浪潮,最早掀起浪潮导火索都是硬件的可行性。比如我们有了触摸屏3G通信带宽和无限放大的手持设备这个风潮。所有这些浪潮最本原的激发都是硬件的产业革命,它最终可能会沦为一个软件的载体,变成一个工具化、平台化的东西,真正给大家体验的最后那块屏幕出来的东西,软化再给我们传递UI,向我们人传递信息。

但是硬件永远都是下一个爆发点,下一个浪潮和革命都会是硬件带来的。真正的颠覆还是硬件带来的。

蔡钰:今天这场对话,几位嘉宾给大家提振了精神,硬件是有很大的机会的。各位回味的时候有纠结的必须,川总提到有的市场机会不看好,但是他又告诉你,不看好的你才要做,到底做不做呢?需要想一下。

来源:虎嗅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