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拍越来越像快手,短视频的下一站在哪?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国民总时间正在进入饱和阶段,那么我们将会逐步进入微观经济学中典型的,供大于需的阶段,时间的战场将会永无止境的继续下去,一切才刚刚开始。

1

最近一段时间又在尝试折腾做一些搞笑短视频的内容,但是发现现实有时候和自己的想象有些差距,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

观察发现,美拍首页画风在很多方面也已经越来越接近快手。

左边是美拍以前的画风,右边是美拍现在的画风,你们自己感受下。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说明美拍的目标用户正在发生下沉,而公司也在迎合这类用户的需求,其中也已经出现了大量快手类内容,除了美拍,大量快手的内容也已经出现了小咖秀、秒拍等所谓主流短视频平台中。

此前快手屡屡被精英们说成是一个被割裂的中国,在主流互联网之外,但实际上这是精英们的一厢情愿,如果中国互联网公司依然以流量为王来衡量公司估值,那么覆盖到更多的人群,那么所有内容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趋于接近。

2

当前短视频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三大门派,我们来看看机会。

  1. 高成本原创派,自己做剧本,团队打造,目前已有诸多成熟团队。诸如“陈翔六点半”、“内涵神评论”。另外也有高成本的视频剪辑拼接型,诸如“毒蛇电影”、“谷阿莫”、“关八”这些,都是不错的案例。这里面的机会当然存在,只不过一定需要高成本投入,以及拥有一定行业经验的“老人”执掌。
  2. 低成本原创派,简单的自拍原创,制作出搞笑视频,一般是个人或者小团队。低成本的拍摄,自然在节目的质量上,拼不过高成本的精良内容,因此,如果要让观众付出同等的时间观看低成本制作的内容,就必须有独一无二的竞争力,拍只吃辣条,或者高难度自虐视频,现在这类视频已经越来越多,进入门槛实在过低,一旦有新的模式出现必然被迅速模仿,出头的几率也在越来越低。
  3. 吸星大法派,依靠搬运各大卫视内容、以及各种电影内容、国外内容的搬运工们,目前各大平台都有这么群搬运工,头条、秒拍、美拍、内涵段子、百思不得姐等等平台上,充斥着各种搬运内容。

先不谈版权问题,这类搬运还是能有效吸引点击的,毕竟所搬运的都是已经火过的内容,例如相亲节目都是背后经过卫视的精心策划,必然有着高点击的概率,而同时,某个平台火过的内容,放到其他平台也会火,而这些搬运工们也会乐此不疲的把这些内容不断的搬运到各个平台中。

所以我们正在看到,各个平台的很多火爆的内容,有太多重复。

但是这也明显有个问题,很难再出现草根大号,利用信息不对称性创造草根大号的机会早就结束了,不会再出现下一个“Youtube精选”。借助机器的力量,一切都在大数据分发,通过机器分发的能力,刷一下到处都是这类内容,也就没必要紧盯着一个账号才能获取优质剪辑内容。

3

这里对三大门派的流量以及价值做一个判断,以及红利的最大收割者。

1)吸星大法派必然占据了整个短视频行业中的最大流量,只要不断有优质内容生产出来,那么搬运派就会持续的将这些内容搬运到各大平台,而这些内容都是经过过滤过的优质内容,因此在其他平台也必然会火爆。例如Youtube一旦出现某个中国文化同样可以接受的火爆视频,不用多久,微博、美拍、秒拍、头条等平台也会立即出现,这点已经成为行业铁律,而这也在给YouTube精选这样早先的草根大号造成冲击,因为他人更新的速度太快。

如果在以前微博时代,这波红利一定是属于草根号的,可能会再次冒出来冷笑话精选这样的超级搬运号。但此前说过,由于算法推荐的原因,用户不再需要关注某个账号就能获取同样的内容,因此,关注机制被全面弱化,再加上竞争比以往更加激烈,我们再也没有看见哪个视频搬运草根的崛起。

这一波的红利,收割的不是草根号,这些草根号顶多只能拿到一些小分成,而平台则可以坐收一切,并且再加上一段反重复算法,再将重复内容筛选过滤出去,又可以很好的保证内容的唯一性,避免给用户重复推荐。

2)低成本原创派,占据了第二波最大的短视频流量,这点从快手的流量仅次于QQ和微信就不难得出这有结论。而快手上面的内容则基本都是原创。

虽然用了低成本这个词,但实际上随着未来各种内容的增增加,低成本也在变成高成本。我打个比方,以前在快手上只有你播放自己吃辣条的视频,会吸引一堆人来看,但现在每天有1000个人都在播放,那么现在为什么要看你?

因此,低成本创作会被抬高。

而最终,收割者依然是平台,平台只需要搭建在那边,让你们自己去竞争,如同淘宝天猫一样,只搭建基础设施,最后靠商家自己去火拼,最后收割各种红利。

另外的收割者则是头部红人,这点不用多说。

3)高成本原创派,占据了第三波短视频流量,但如果放到整个互联网短视频流量上来看,目前依然是比较小的,但质量极高,并且不是平台随意可以收割的对象。其非但不需要平台的广告分成,而是可以自接广告,甚至自建电商。

像“陈翔六点半”的公众号底部栏,就加入了“直播”、“手游”、“电商”三个当前互联网最赚钱的项目,从变现模式来说,其也可以算是整个互联网的巨大标杆。

这类高质量内容依然拥有粉丝关系,其有着巨大的稀缺性,用户唯有关注这类内容,才可以获取独家内容,同时这类内容并不依赖平台,这些都是超级IP。

当然,随着同质内容的出现,这些早期布局者必然面临更多的竞争,同时用户一旦把某种模式记忆进入到大脑,就会产生一种熟悉的模式,进而选择主动忽略这类信息,例如当年顶级IP《万万没想到》的衰落则印证了这一点。

4

再回到内容创作领域来谈,罗振宇曾在跨年演讲上说,一种是帮你浪费时间的内容,一种是帮你节省时间的内容。

但我认为,一切内容都是在节省时间。

既然国民总时间有限,当国民想要将时间耗费在娱乐、放松上,会面对无限的选择,而同时那些能够帮助用户完成在有限时间内激活某些大脑皮层或者神经递质的内容,必然是在帮助用户节省时间的。

因此,如果用户花费了大量时间,都是在那些无法激活神经递质的内容上,那才是真的浪费时间。

目前我们主流过滤的手段也只有两个,机器算法和IP。前者可以保证获取无限信息,但是不保证100%满意,(你所关注的IP)后者能够保证趋于100%满意,但是不能保证随时获取。

再说回视频创作这条路,视频内容在用户体验上有着非常大的区别,我们从文章内容、音频内容、视频内容三方面进行对比。

看文章的时候,自己需要在大脑里反映出各种声音、图像,非常损耗大脑能量,但好处则是能够随时看到任何地方,并且随时退出。

听音频内容的时候,眼睛释放了,大脑里面想象的声音也释放了,但是退出比较困难,因为无法提前预知内容。

看视频的时候,大脑直接停止了各种想象,跟随内容即可,非常放松,但同时退出更是加难上加难。

因此,观从看文章到听音频到看视频,是大脑逐步交出大脑控制权的方式,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交易嘛。

有些事情个人无法完成的时候,就需要借助分工完成,而自己则需要交出一定控制权,小到亚当斯密理论里市场无形的手(金钱交换),大到国家的建立(权力交换)皆是如此。

娱乐内容领域这一交换原则是,同意自己再一定时间内变成不思考的傻子,而要求置换一流的能够刺激到大脑的娱乐内容,而同时每个人的出身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因此可以出现各种层出不穷的内容。

5

最后来说几个结论。

  1. 草根搬运的大机会已经过去了。
  2. 优质的内容正在借助搬运,充满各种短视频平台,而平台是最大赢家。
  3. 低成本原创正在向高成本原创整体转移,平台依然是最大赢家。
  4. 头部IP内容,必须不断推陈出新,我们喜新厌旧,竞争同样也会越来越激烈。
  5. 国民总时间正在进入饱和阶段,那么我们将会逐步进入微观经济学中典型的,供大于需的阶段,时间的战场将会永无止境的继续下去,一切才刚刚开始。

#专栏作家#

承哲,微信公众号:shouxifayanzhe,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关注工具产品和人工智能领域,擅长AXURE,兴趣爱好看书,思考。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4人打赏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