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匿名聊聊被秒杀,谈开放平台与困“兽”之争

专为互联网人打造的365天成长计划,500门视频课程随便看,构建你的产品、运营知识体系。查看详情

背靠日赚1.6亿人民币的腾讯,不差钱的微信作为开放平台,从来没有给任何创业公司野蛮生长的机会。

大家好,我是松禾远望基金的合伙人田鸿飞,今天跟朋友们聊一聊,为什么开放平台诞生不了独角兽的话题。

上周五微信关停了仅火了一晚上的小程序“匿名聊聊”。对此我想表达的是,背靠日赚1.6亿人民币的腾讯,不差钱的微信作为开放平台,从来没有给任何创业公司野蛮生长的机会。特别这次“匿名聊聊”触碰的还是微信的底线——社交,结果瞬间就被以涉嫌诱导分享给封掉了。

早在2009年,我比较中美两国开放平台创业机会时,得出过一个结论:由于文化差异,美国是假设每个人都是好人,直到你做了坏事被抓到了,才把你归类为坏人;中国是假设每个人都是坏人,直到我验证你之后,才认可你是好人

所以美国开放平台的运营机制非常简便,从注册到应用上线不超过几分钟,和注册邮箱一样容易。如果真有用户举报你,平台会有一个统计数字,直到你的用户举报数量超过了某个设定的阈值,你会收到自动邮件警告。如果后续再超过更高的阈值,你的一些传播渠道比如分享功能会被自动关闭。

中国开放式平台的做法,同样要先注册,但注册时往往要提供繁复的资质证明材料。然后材料提交后,开放平台还要进行审核。这个审核过程看具体应用类型,短则一两周,长则达一两个月,你想哪个创业公司能等这么久?然后还经常等到一个不明说的否定结果,实际是你的应用和平台的广告利益有冲突!

不过不管是在注册简单的美国,还是需耐心审核的国内,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这些开放平台从来都成长不出独角兽。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双方利益关系会冲突!现在微信关停了“匿名聊聊”,历史上Facebook也搞垮过明星公司Zynga和OfferPal。

所以对于开放平台上的创业公司而言,也许前期可以把开放平台作为一个起步的杠杆和跳板,不过最终一定要想好如何脱离开放平台而独立生存。也就是一定要做困“兽”之争,要突破平台的束缚,不然永远没有机会长大成为独角兽。

可能很多人会说“匿名聊聊”还没有做大,不具典型性来说明开放平台与独角兽的关系。那让我们再回顾一下Facebook与Zynga相爱相杀的故事。

最早听说Facebook要推出应用编程接口(API),建立开放平台(Facebook Platform),还是在2006年,硅谷刚刚从互联网泡沫中苏醒过来。我记得那时硅谷的流行话题还是Web2.0,明星公司是Digg,YouTube,Dodgeball等。此时的大背景是,经历了从2004到2006两年的狂奔,Facebook逐渐显露出疲态,特别是缺乏流量变现赚钱的方式。

有一天晚上,在我一个朋友位于山上的豪宅里,他是一个全球顶级富豪的儿子。这哥们看着硅谷的夜景告诉我,Facebook的CEO对他说,他们正在策划开发一个开放平台,计划将用户的数据开放给第三方,并让这些第三方开发一些实验性的产品。这朋友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给Facebook开发一个学生选课的应用(其实那时候还真没有application这个词,对于码农只知道website或者software两种产品形式)。

我当时因为合伙干就要重新申请签证,所以没能参与。结果2007年,Facebook果真推出了开放平台,同年11月上线的好友买卖(Friends For Sale)变成了爆款游戏。

到了2009年,俄罗斯的DST进场投入2亿美元,开始挽救面临融资困难的Facebook于水火。此时虽然Facebook稳定住了局面,用户再度迅猛增长,但面临的问题仍然是缺乏收入,并没有很好的流量变现方式。

因为当时不管好友买卖还是农场类游戏,大家都是靠社交口碑传播,没有人投放广告。Facebook上最初也没有广告平台和支付系统。我记得2009年广告系统刚刚上线时,我充值20美元想实验一下,结果因为服务器不行,人家还把钱给退了。

可对Facebook来说,没收入也不行啊?终于在2009年下半年,救星出现了,那就是Zynga的玩狗大哥们(除了公司Logo外,这家公司还允许带宠物上班)。凭借雄厚的忽悠资金的实力,借助刚刚上线的Facebook广告,Zynga以每月投入500万美金的弹药开始清场竞争者,将众多小开发者赶出了Facebook开放平台,这也包括躺枪的一些中国游戏开发公司(后面聊)。

从此Facebook与Zynga进入了爱恨交加的时期:一方面,社交游戏给Facebook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收入和新地区的用户增长。要知道当时很多台湾地区的用户都是为了偷菜才玩Facebook的;另一方面,硅谷的精英们却整天抱怨,信息流都被社交游戏给搞砸了。扎克伯格自己曾多次说过,不希望Facebook变成一个游戏平台,因为他不喜欢玩游戏!

这时的Zynga已成为了硅谷宠儿,对Facebook也没开始那么客气,两者关系很微妙。从2009年到2012年,Facebook通过不断强化广告系统和丰富广告形式,有了不依托于游戏的稳定收入来源,小扎才强硬起来,开始清理社交游戏的各种推广策略:什么恶意引导分享了,什么欺骗用户了……。早年的基情不复存在,让Zynga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用户增长迅速下降。再加上后来错过移动风口,转型移动游戏不成功,Zynga股价连跌,逐渐成为历史。

这就是在开放平台上为什么诞生不了独角兽的重要原因。在别人家的地盘,都是别人定下的规矩,一旦出现利益纠葛,人家分分钟通过修改规则,就能置你于死地

最后再给大家脑补一下,中国游戏公司躺枪Zynga的故事。伴随社交游戏在Facebook平台上爆发式的增长,到2009年时,中国的博雅互动、Five Minutes(开心农场开发商)以及一票游戏创业公司开始进军Facebook,却未想遭遇了Zynga的强力阻击。

这就是刚才已提到的,Zynga以月500万美金的投放扫荡创业公司,将中国的创业者们赶回了国内,也赶去了日韩、俄罗斯、南美等其他海外市场,这群人成为了第一批出海的中国创业者。与此同时,国内的社交游戏也逐渐兴起,变得非常热闹。开心网通过“偷菜”“抢车位”引爆了中国社交游戏,并引发了校内抄袭kaixin001的SNS大战。

当时国内开放平台状况是,由于产品本身特点,微博是最开放的平台、开心网自己玩不开放、校内网实行合作伙伴制度、国内的MySpace运营比较差、腾讯战略不清晰。还好从2010年开始爆发了3Q大战,让腾讯痛定思痛,终于下决心坚定了要走开放战略,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作者:程浩,微信公众号:haogetalks,迅雷联合创始人。创办迅雷之前曾就职于百度。毕业于南开大学。拥有杜克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学位。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和独到的方法论,愿与各位一同分享关于互联网的思考。

本文由 @程浩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祝给予赞赏的伙伴,2017年发大财!
3人打赏

评论( 1

写下你的想法
  1. :shock:

    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