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搬家大势难挡互联网 羽翼尚未丰满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7个月,余额宝规模突破2500亿;6个工作日,理财通规模过百亿;6分钟,8.8亿规模的支付宝“元宵理财”售罄……就在市场流动性普遍吃紧的春节前后,互联网金融一次又一次地向大家展现了它强大的吸金能力。

1391997786632

而另一方面,央行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人民币存款减少9402亿元,同比少增2.05万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增加1.81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2.44万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1543亿元。

一时间,受互联网金融冲击,银行存款“搬家”提速的观点再度甚嚣尘上。

昨日,多位受访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受金融脱媒的影响,存款“搬家”的趋势已不可逆转,类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出现的确给银行存款带来了一些冲击,但并非存款减少的主要原因,大额的资金流动还是在银行体系内,如储蓄存款转为银行理财产品等。

互联网金融对存款冲击有限

去年以来,受金融脱媒提速和互联网金融发展等因素影响,银行面临存款“搬家”的压力日渐增大。从刚刚发布2013年业绩快报的浦发银行和招商银行来看,尽管存款规模仍保持了一定的增长,但增速已明显放缓。

浦发银行2013年业绩快报显示,去年末,存款规模增速为13.41%,而2012年这一数据为15.31%。对此,浦发银行方面表示,存款规模增长略低于预期,主要由于去年第四季度存款环比负增长。而在年末流动性偏紧之下,存款增长可能是全行业的难题。

而一直以来在负债端颇有优势的招商银行受到的冲击则更为明显。其业绩快报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招行客户存款总额27754.99亿元,较年初增长9.60%。而2012年,招行的客户存款总额为25324.44亿元,增幅为14.07%。

除了季节性因素,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分流也是存款减少的重要原因。

但方正证券在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尽管相较银行类产品,类余额宝产品从外部环境、收益水平、便捷性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但相比银行百万亿级别的存款规模,目前国内货币基金所占银行存款余额的比例还未超过1%,可见对银行存款的冲击十分有限。

并且方正证券认为,由于存在收益确定性不高;流动性管理有待市场检验;缺乏信用优势及多样化资产业务,对大额资金吸引度不高;以及面临银行类产品的竞争等短板,未来余额宝之类的创新货基对银行存款的分流影响也比较小。

以余额宝为例,余额宝户均余额不足3000元,目前该产品利用“长尾效应”可有效开发这一族群的潜在客户,达到聚沙成塔的效果。但大额资金仍偏向将资金存放至拥有政府隐性担保,且信用信誉较高的银行等物理中介。

长城证券分析师黄飚认为,受金融脱媒的影响,银行存款的流失已是大势所趋,但大额的资金流动还是在银行体系内,比如储蓄存款转为银行理财产品。短期来看,互联网金融产品对于存款的冲击仍十分有限。

在他看来,一方面,互联网平台自身并不具备运营资金的能力,长期来看规模难以做大。另一方面,货币基金的收益率是否对客户有吸引力决定了产品的成败,但这种高收益亦很难维持。

银行设限保卫存款

一位基金公司电商部人士表示,目前国内约100万亿元的储蓄规模,其中有十几万亿元是活期储蓄,而货币基金的规模只有4000亿元到5000亿元。比照美国,如果货币基金和活期存款平起平坐,那应该可到40万亿~50万亿的规模。

尽管短期内类余额宝产品难以撼动银行存款的根基,但面对这些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冲击,商业银行也不得不“拉闸限流”。

目前,各家银行对于用户转出资金购买类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设置了不少防线。以刚刚上线不久的微信理财通为例,目前约有12家银行支持资金转入,但是各家银行均设置了转账上限。例如,农行、中行、建行等规定单笔最高5万元转入,单日50万元封顶,而民生、兴业等银行单日单笔转入要求最多不超过5000元。银行除了有单日转账限额外,单月的转账额度也设定了上限。

尽管货基产品的选择越来越多,但有不少消费者发现,以便捷性、流动性取胜的货币基金开始“卡壳”,如无法绑定银行卡、支付不畅、购买不到等问题频频出现。而究其原因,其中不少也与银行设限有关。

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去年末,某国有大行就曾向各直销的基金公司下发一份通知,要求资金转入转出都要同一张卡。“对方解释,这一规定主要是从确保资金安全的角度考量的。”

他表示,为了方便投资者,继货币基金T+0之后,不少基金公司还增加了多卡归集功能,不仅可以对多张银行卡进行现金管理,还可以免费跨行转账,让投资者省下不菲的转账手续费,但这也引发了银行对于存款外流的不满。

此外,据该人士介绍,受年末揽存款、冲时点的影响,以往每到季末、年末这几天,不少银行渠道都会暂停申购货基。这似乎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规矩”,而大家都会很有默契地以“系统升级”等一些原因来解释。

当然,除了对互联网金融产品设置防线外,不少银行也选择了积极迎战。去年末开始,平安的“平安盈”、广发的“智能金”、交行“实时提现”、工行的“天天益”、招行的T+0货基等现金管理工具陆续出笼。

尽管这些银行系主导的货币基金在产品收益率上稍逊于目前市面上的各种“宝”类产品,但毕竟是“亲生的孩子”,在申购、赎回、取现的额度和速度方面较互联网系的货币基金更有优势。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