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收购:百度向左,腾讯向右,阿里犹豫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2014年,全球互联网行业的热门关键词依旧是“投资并购”。今天,Facebook以190亿美元现金和股票,全资收购移动通讯应用WhatsApp,成为自2001年以来互联网产业最大规模并购交易;而昨天下午,腾讯则宣布以4亿美元投资大众点评,占股20%。

近两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热潮兴起,互联网公司之间开始大规模合纵连横,试图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抢占更多、更高的山头,完善移动互联网布局。几轮令人血脉贲张的投资并购战之后,我们能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全资收购”和“战略投资”。

百度向左:全资收购

国外企业如Facebook、谷歌都倾向于大手笔的全资收购。在上市之前,Facebook就曾以10亿美元收购全资收购美国照片分享应用开发商Instagram;收购狂人谷歌也以全资并购为主,包括YouTube、Andriod操作系统在内的全资并购公司超过50家。而国内巨头中,百度也更倾向于全资收购:去年,百度以先后收购了PPS和91,后者更是以19亿美元的天价成为了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并购案。

前不久,负责百度投资并购业务的汤和松则是这样概括百度的投资理念:“我们的风格不是单纯追逐概念,像撒胡椒粉一样地投资……只有美丽的概念还不够,我们还要关注收购所带来的实际价值。”

但是,全资收购往往也意味着潜在风险的照单全收,倘若成功了,必然是赚得锅满盆满,失败了则四大皆空,因而如果不是有一定身家做支撑的巨头,一般企业很难玩得起,这也是为什么坐拥庞大现金流的Facebook、百度们成为了这一系列收购游戏的主角。

对Facebook、谷歌、百度们来说,花些“小钱”进行战略投资,只能起到防御作用。因为原公司依旧保持着控制权,即使入资了,整合难度也很大,想形成深度协同并做进一步的扩张更不容易。

这一次,很多人质疑Facebook,认为扎克伯格买贵了,甚至调侃说这是要主动作死到非死不可,但其实大家的争议点更多的在于价格。全资收购的方式显然应该是在被收购对象崭露头角的时候,而非等到需要花大价钱补课的被动局面。

谷歌收购YouTube和Andriod操作系统时并没有190亿如此大的代价,但这两者如今已经支撑起了谷歌帝国的半壁江山。而国内的百度收购去哪儿和PPS的思路也基本如此,全资收购,然后全力整合,将资源向这些业务倾斜,从而推动其进一步独立上市;百度全资收购91无线后,第一阶段整合效果显著,截至2013年底,百度91应用平台在移动应用分发市场份额超过40%,稳居第一,日均分发量达9000万,汇聚的优质开发者超过70万,未来百度和91无线也肯定会进一步加速融合,发挥出协同效应;而最明显的体现则是在百度的股价上,半年之间涨幅超过50%。因而从这个角度来看,Facebook倘若整合得力,这笔买卖虽然贵了点,但至少还是能够有所收获的。

腾讯向右:战略投资

简单举个例子,有人问大众点评张涛,腾讯投资后,未来大众点评会不会放弃与高德地图的合作而选择腾讯地图,张涛的回答是:“我们一切都会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不会为了竞争或者是其他的想法而单方面替用户做选择。”言外之意则是腾讯地图如果不好用,就不会替用户做选择——坚持独立发展的大众点评,与腾讯之间的战略协同性有多大,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毕竟大众点评要的是微信那块风水宝地,而腾讯则要的是更好的股价及其支撑其的良好前景,而这也是战略投资所能带来的最大的好处——以小博大。

战略投资带来的是风险均摊和利益均沾,对于投资者来说,成功了则持续加码,照单全收,比如阿里投资高德。失败了,大可拍拍屁股走人,也伤不到筋骨,这样的案例也自不必多说。

而腾讯更多选择战略投资的一大原因就在于腾讯拥有一个足够大的平台,无论是PC端,还是移动端,因而对大众点评和搜狗的投资案中,腾讯均选择的是两到三成的入股,作为平台商,腾讯大可不必事必躬亲,只要微信和QQ牢牢在自己手中,数亿用户市场的诱人蛋糕自然会牢牢地将这些被投资者绑在自己身边。正如前不久有文章分析的那样,大众点评要的不是腾讯的钱,而是微信上的那个位置。

对于腾讯来说,无论是否是全资控制,大家都是绑在一起的利益共同体,最终的结果也都是将整个平台的生态做起来。所以说全资收购的一家独大,反倒不如战略投资的各显其能了。因而虽说腾讯没有绝对控股,但却是掌握了绝对的主导权。

阿里的犹豫:先投再购

说到讲故事,阿里的收购则更是如此,擅长演讲的马云更擅长的是给投资人和市场讲故事,如果说淘宝、支付宝是故事的骨架的话,那么高德们则是决定这个故事能否丰满的血肉。

阿里战略投资的对象并不少,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其淘宝、支付宝这两个核心业务进行的,其中就不乏进来火爆的打车应用——快的打车。

只是故事虽容易讲,商业竞争中却不能有半点虚的,战略投资虽然可以用最小的投入谋求最大的利益,但难就难在业务整合上。阿里搭建的O2O蓝图虽然很好,但要把高德、美团这些投资对象和自家业务整合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被投资方的团队显然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左右。像高德这样缺少拥有绝对魄力和影响力的创始团队的公司尚且需要以全资并购的方式来整合,更何况像王兴的美团呢。

这种整合的阻力同样来自阿里自身,支付宝和手机淘宝的平台属性并不强,相比拥有巨大流量的百度和坐拥数亿用户的腾讯来说,阿里想将这些投资的业务整合在一起并不容易,哪怕是烧了重金的快的打车,在其和支付宝的整合上也远不如微信整合滴滴打车做得好。很多时候,故事最后依旧还是故事,于是就只能不断地寻求新的故事来刺激市场。

或许一切并不难看出,对急于布局移动互联网的巨头们来说,无论是全资收购,还是战略投资,绝对的控制权才有真正的整合与协同,才能发挥双方优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为用户提供颠覆性的产品体验,实现公司整体的战略目标。相比之下,在没有形成绝对的平台向心力的情况下,战略投资显然还是略逊一筹,玩票和试水的意思更多一些。

无论是左的激进,还是右的保守,抑或是徘徊和犹豫,从最初的盗版模仿,到现如今的投资并购,蓬勃发展的中国互联网业正愈发和国际接轨。13年有百度收购91这样的大手笔,而随着中国互联网的BAT寡头化格局加深,未来像Facebook重金收购WhatsApp这样的大戏,或许在2014年也同样会在国内再度上演。

来源:艾瑞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