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入医疗O2O 支付宝“未来医院”计划靠谱吗?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5月27日,支付宝在小范围内宣布将启动“未来医院计划”,预计近期将正式召开发布会。继涉足零售、餐饮、金融、物流、出租车等传统行业后,阿里正式进军医疗医药这个近几年备受诟病的行业。

马云之前就曾表示,未来十年阿里要做医疗和医药。2011年6月,天猫医药馆上线。随后因政策、资质等问题陆续遭到质疑,今年年初,阿里宣布斥10亿元投资医药电商中信21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拥有药品第三方交易平台资质的95095。

但即将启动的“未来医院计划”目标绝不仅仅是“卖药”,而是要改造传统的医院就医流程甚至整个生态。此计划由支付宝主导,借助支付宝钱包,以服务窗为载体,打通线上线下形成O2O闭环。

按照目前的规划,分拆传统患者就诊的核心路径,支付宝钱包将形成一个线上挂号、候诊——线下问诊——线上检查缴费——线下检验——线上取报告——线下诊断——线上药品缴费——线下取药治疗——线上医患互动的O2O流程。

在支付宝的构想中,“未来医院”的最终运用场景将更加智能化,通过支付宝钱包服务窗实现实名注册、诊卡绑定/申领(医保绑定)、在线挂号、智能预约提醒、智能分诊、在线缴费、充值退款、远程候诊、智能就诊提醒、诊间支付、智能检查预约、查看报告、智能报告提醒、在线医患互动、智能复诊提醒、建立个人健康档案、在线理赔乃至大数据预警。

进军传统行业,是阿里开放平台战略的题中之义。支付宝O2O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建钢表示,做开放平台战略思路是赋能,把阿里最基础的支付能力、账户体系能力、数据能力、云计算能力输出到各行各业。而对于支付宝钱包来说,拥有1亿多移动互联网用户是一个切入传统行业的最佳入口。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入侵”大规模启动,但阿里的“未来医院”计划是否会像余额宝引发传统金融机构强烈反弹一样受到阻击呢?张建钢表示,这不是颠覆和革命,阿里是帮助医院,协同相关厂商,共同去做这个事情。

就诊信息化

据了解,支付宝自春节以后到4月份,一直在进行产品的内部研讨。目前,支付宝已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与10家以上的三甲医院达成了合作意向,其中2家已经开发完成,在联调测试中。同时,在多个一线城市与近30家3级以下医院和社区医院达成合作意向。关于具体涉及哪些医院,支付宝方面没有透露。

在选择医院方面,张建钢表示,前期主要针对手机用户,所以选择一些年轻人集中的医院,比如儿童医院,一般父母带着儿童去。

与医院沟通的同时,支付宝也在紧密锣鼓的开发产品。即将发布的第一期产品首先解决医院缴费支付和排队叫号的问题。支付宝医疗行业产品经理赵连升解释说,挂号、支付都在手机上完成,会自动通知患者,比如患者是60号,当前才叫到40号,患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测算出大概什么时候到医院。

和快旳打车、餐饮类似,支付宝的“未来医院”计划同样由支付环节切人。  据赵连升介绍,患者可通过验证登记在医院系统中的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将诊疗卡与支付宝进行绑定,当涉及缴费环节时,便可直接使用支付宝缴纳就诊费用。

他还介绍,二期、三期产品将实现更多功能,比如患者到了医院,可以通过高德地图导航自助找到就诊地点,“高德地图的团队已经在开发产品了。”如果医生开单检查,患者可以直接在去往检查室的路上通过支付宝缴费,不用再排队;当检查报告出来后,将直接推送到患者手机上,“不用一趟一趟地跑去看结果”;未来也可能实现远程诊断,即检查报告出来后,患者即使不在医院,医生也可以做出诊断。

后期,支付宝钱包还将打通在线完成电子处方,附近的药物配送、医保实时报销、保险实时申请赔等其它环节,甚至患者可以通过支付宝钱包服务窗对医院和医生的评价。最终建立个人健康档案,形成健康管理平台,进行大数据分析,能够对患者健康提出预警。

药物配送的环节,支付宝未来也会与天猫医药馆打通。同时,计划和8万家连锁药房打通,由药房提供配送。

冲破现有规则

显然,这是一个完美的构想,一旦实现将大大提升医疗资源的效率。但互联网进入医疗医药行业,必然需要整个产业链同步改变以实现协同,这个难度可想而知。从支付宝公布的时间表中也可见一斑。

在当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张建钢介绍,“未来医院”计划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计划用1—2年的时间,利用支付宝钱包这个平台,包括PC端的用户群优势,帮助医院建立移动医疗服务体系。第二个阶段,用3—5年时间激活医疗服务全生态。第三阶段则基于大数据健康管理平台,覆盖从治疗到预防整个过程。

阿里的作用在于制定数据标准,搭建一个统一的平台以提供统一的接口,利用其支付能力、账户体系能力、数据能力、云计算能力提供服务。而从医院团队的操作习惯、IT系统服务商,到社保、商保的政策和运作,都并非阿里一家能够主导。

目前国内医院的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张建钢也表示,大多数医院的信息化水平相对比较落后、比较分散,没有统一的标准。从他调研的结果看,甚至同一家医院的不同科室都使用不同的挂号系统,而且系统服务商也不同。如果要打通支付宝钱包和这些挂号系统,牵涉的服务商数量也很大,并且各家的系统语言也不同,改造起来非常复杂。

另一方面,改造成本也是医院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张建钢表示,成本并不会太高。目前厂商与医院的合作模式是系统提供商,而非运营提供商,因此厂商改造一个代码可能也就几天,但接下来的评估耗时长,收费高。这是一种封闭式,利益短期化的商业模式。目前系统服务商也希望走向开放、互联网化,向系统运营商转型。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级别越高的医院如三甲医院,对信息化的需求越高,改变的意愿越大。而在目前医院依然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大多数中小医院并非有太强烈的需求。

张建钢表示,部分大型系统服务商也推出了所服务的医院APP,但粘性和使用频次不高。而支付宝钱包则提供了一个统一的入口。据了解,目前支付宝已与近40家大、中型系统商和健康服务提供商达成合作框架,已签约5家。

医保、商保是支付宝需要攻克的另一个障碍。按照“未来医院”计划,患者通过支付宝钱包缴费时,只需要缴纳自费部分,医保部分自动扣除。

目前使用的医保方式,患者必须刷物理卡才能报销。这似乎与支付宝构想的线上方式有冲突。张建钢表示,团队正在安排和政府医保部门沟通。支付宝的实名信息是经过公安部门核实确认的,因此,实名比物理卡更标准。通过确认支付宝账号、银行卡账号、实名信息,与医保匹配、绑定,就可以完成支付。

但他同时也表示,这一步要打破医保的规则,可能需要很长的过程。

文章来源:wetech21.com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