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我别无选择注定牛逼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罗永浩 锤子手机 锤子科技 SmartisanT1

巴西球星罗马里奥小时候便苦练签名,他知道自己将来必定是个人物。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也有这么一号人,他说:“在我小的时候,我就坚信我是个人物了”,说这话的人也姓“罗”,叫罗永浩。

一路下来,罗永浩由一条散兵游勇发展出一个小规模团体并作为“首领”,还时不时“贩卖”理想主义并叫嚣“改变世界”,也的确是越来越有了“人物”的样子。而现在,这号人物又越发把事儿“搞大了”,他成立了科技公司,就在不久前,发布了他们的首项成果——智能手机Smartisan T1。

◆我一直都拿自己当个人物。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坚信我是个人物了,在我最倒霉最潦倒的时候,我也坚信我是个人物。

◆我们要做这个的时候,软件产品、硬件产品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心里全都有数。实际上没开始做的时候我脑子里这些画面全都已经在了。但是技术实现我们确实没有这些技术背景,原来我是一个英语培训行业的,做过媒体性质的网站,所以前期技术方面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一开始我们没有招到对的人,招人很困难。最后招到钱晨以后才解决了问题。

◆很多我们误以为不在意美感的人,实际上当用过好东西再用差的时候就会不适应。

◆唐岩跟我说过,他之前创业的时候被很多 VC 羞辱过,然后他就记了一本小黑账,就想着这些人我以后要挨个收拾。后来他的创业就成功了,我问他,小黑账的人你准备什么时候收拾?他说,唉,事儿成了你哪有心情收拾那些人啊?

过去的两年多里,我作为一个英语老师转型做智能手机,被全世界嘲笑,除了你们(支持者)。

◆从2002年从互联网上出道走到今天,一共是12年,我作为公众人物的这12年里,基本上我无论是做什么事情,在江湖上都是好评一片,你们可以回顾一下:做牛博网,做汶川赈灾,做英语老师,后来办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我基本上面对公众做的事情几乎都是好评一片。但是邪了门的是,走进手机行业以后,全世界都好像都讨厌我们做手机。我内心无比地强大,把这些当成臭狗屎,但是有的时候——我跟你们讲过,一个月我有那么两天是心理低潮的,这样的时候上网去发现有600个陌生人诅咒我死全家的时候,我真的感觉非常非常地不解和困惑。有的时候,我就没有那么爱这个世界了。但是,我坚持下来了。

◆我从英语培训时代一直走到今天,每次出现公关事件都处理得非常好的原因,他们简单地会理解成我处理公关危机的能力会比较强,其实技巧只是一小部分,一大半就是你没做亏心事。如果你做了亏心事,想骗过几亿的人,这个是不可能的。

◆我想我的性格本来应该是不适合创业的,不过我年纪大了变得越来越能控制自己,再加上责任感也越来越重了,对家庭,对朋友,对相信我的人都是如此。

◆我见过很多我的朋友,价值观比较坚定的,后来做了一些生意以后,就开始产生犬儒主义的念头了。走到今天,让我能坚持下来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跟我的价值观有关系。

◆当我面对普遍存在着的丑恶现实的时候,常常会短暂地感到厌倦,感到人生虚无,但和那些因此“看透了人生”后变得犬儒的笨蛋的区别是,我会因此加倍努力地去尝试改变现实。

我的情绪可以调整得很快,消极情绪对我的影响通常都维持不到24小时。

◆高二退学的原因就是不愿意跟那些弱智的老师和教育体制再纠缠了,当时的心情很平静。本来以为会成为作家,后来沦为了教师。退学之后主要是读书。

◆我在工地干过一个月苦力,在不锈钢金属制品厂的包装车间做过一年工人,其间的所有遭遇基本上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觉得这两个职业对我没有产生什么长期的影响,也谈不上改变或造就了我身上的某些特质。

◆说到确立价值观,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确立了。我信奉和坚守的都是些老生常谈的东西,比如自由、民主、公正、法制等等,没什么新鲜的。

做你想做的,做你该做的,不要为了怕被利用而选择不作为。

◆我瘦的时候教书经常收到女学生的情书,胖的时候几乎完全收不到。

◆李敖的书对我的青春期的影响比较大,我以前特别崇拜他。可他到了五十多岁以后就开始变得莫名其妙了,蛮不讲理,倚老卖老,对共产党和国民党赤裸裸地采用双重标准等等。我后来就很讨厌他了。

◆在爱情方面,我喜欢长久的关系,但在是否要确定一个长久的关系之前,我会非常谨慎,我很怕轻率承诺导致的伤害。在友情方面,我什么都不怕。

◆其实我也很喜欢夸人的,只是夸人的写得没有骂人的好,所以写的就少一些。比如我写过一篇文章无情地赞美崔健,结果夸得崔健都不好意思了。

◆我不认为有什么“早恋”的概念。只要不是太自以为是的父母,就都应该知道孩子如果真要谈恋爱,拦是拦不住的。不管孩子多小,只要他们自己想谈就不是“早恋”。我将来如果有孩子,绝对不会阻止他(她)谈恋爱。如果这时候孩子身体还没发育完,我就会告诉孩子正确的性知识,免得他们由于无知导致身体受到伤害。

◆我不是很确定我在半个世纪之后会如何面对年轻女人的造成的诱惑。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八十多岁的时候也遇上了一个我的翁帆,肯定不会对公众说什么“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之类的话,虽然杨振宁再肉麻一万倍也不能说他做错了什么。

我希望我老的时候,老伴在身边,不缺钱。同样重要的是,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

◆我演讲的时候常常在下面的听众已经完全亢奋了之后告诉他们我其实是一个很腼腆的人,是一个很害怕当众讲话的人,这时候他们都会笑,但我自己知道这其实是大实话。

◆我通常不会因为一个事物是否时尚、是否流行而改变对它的判断。但有时候还是会受一点影响,比如我讨厌的东西如果很流行我就会更讨厌,因为它无处不在,你躲不开,只要你一上街,它就撞过来了。

◆我小的时候,一个美国青年大骂美国政府、一个苏联青年大骂苏联政府,通常被叫做“愤青”。但是现在一个中国青年大骂美国政府我们也把他叫做“愤青”,我觉得这很滑稽。我自己理解的愤青是永远对现状和旧有体制不满的,充满激情和理想的热血青年。不是那些整天叫嚣用原子弹解决中日问题、中美问题、台湾问题的弱智青年。

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这是你的宿命,你别无选择。你要么把世界变得好一点,要么把世界变得坏一点。有些人不服气,说:“妈的我就不信了,我自杀。”你自杀就把这个世界的自杀率改变了一点点。

◆我年纪越大,就越觉得那些心理阴暗,一肚子心计,满脑子阴谋论的人,是因为智力不够。这和我小时候的认识是大致相反的。尽管存在个体差异,但是整体上,足够聪明的,进化得更好的人群,通常会倾向于选择公平、正义,更容易具有坦诚、善良的品质。

◆如果是全世界都不进步,那我就先赚出足够的钱,然后在我余生中不断移民,每次都换到一个稍好一些的国家去。选择这样做的前提是我的努力不会让社会有任何进步,但这显然不可能。

TA关键词

彪悍: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不是躲枪子来的。如果没被干掉,就继续彪悍嚣张下去;如果被干掉了,老子就认了。

理想主义: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通过改变世界让人相信改变世界是可能的。即使是在中国。

牛博网:我不介意牛博成为一个有思考能力的右派愤青们的集散地,但我肯定不希望牛博成为一个没有思考,没有判断,只有立场的右派粪青们的大本营。这样的右粪和我们熟悉的左粪一样令人厌倦。

英语培训:很少有人知道我本来是一个对着一群人讲话就会汗出如浆的人,直到在新东方教书的第五个年头,我仍然会时不时的在课堂上感到紧张。

锤子:手机行业唯一的聪明人死后,不是我选择了这个行业,是命运选中了我。

朋友:第一次见到老罗后,我就觉得,这个人是我的朋友。能不能和老罗成为朋友,可能都只需要第一眼,因为他的特质太明显,是不是同类,当下立判。(连岳语)

较真: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

工匠:和消费类电子产品行业里最具工匠精神和设计意识的先驱者博朗创办过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兄弟、盛田昭夫、乔布斯一样,我们始终相信更好的技巧和手艺能创造更好的生活。

光明:我年纪越大,就越觉得那些心理阴暗,一肚子心计,满脑子阴谋论的人,是因为智力不够。

改变世界: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这是你的宿命,你别无选择。

the life he likes

最爱干的事: 读书、看电影、上网。

年轻时的偶像:李敖。感激他的书在自由主义方面所带来的启蒙,但是他后来的表现让人感到恶心。

行业偶像:史蒂夫·乔布斯。如果乔布斯还活着,也许我会转行做别的。

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摇滚乐。最喜欢的有Pink Floyd、Dire Straits、Guns N’ Roses等。

跟“对手”较真。不仅是对喜欢的东西较真,对一些其他也是如此,比如西门子、方舟子。

转载自:站长之家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4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罗锤子,以前还不觉得,现在怎么越看你越觉得恶心!…

    回复
  2. 他成功了吗?锤子才会相信,严格意义上说,老罗就是傻逼,把日本的电子吹上了天,市场定价可以和苹果有一拼,知道自己是小企业没名声,上来就和魅族干上了广告,还不是为了抢眼球,我要是魅族都懒得搭理他,你为精英服务,他们要你吗?你傻到家了,要哪自己炒作,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回复
  3. 我看你注定是傻逼

    回复
  4. 我很喜欢老罗,知易行难,他敢做很多人不敢做的,说不敢说的,为40多岁的老男人如此勇气致敬。期待锤子更好。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