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BAT开始成为电影节的主角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当BAT开始成为电影节的主角

除了每年如约而至的国内外明星大腕外,在今年上海电影节的各大场合里,可以看到很多基金、券商和各色自费而来的投资人,还有以“颠覆者”形象示人的互联网大佬们——BAT已成为了主角。

电影产业会不会被颠覆?这不仅是电影公司关心的话题,也是各路投资人心中的疑问。“未来,电影公司就是为BAT打工!”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的一句话引来电影界广泛而热烈的讨论,这几乎是本届上海电影节最大的头条。阿里巴巴、腾讯的高层迅速回应:“我们不做内容,我们为电影嫁接互联网思维,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微妙的关系背后可以确定的是,BAT已经入局,中国电影产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危与机。

BAT成中国电影主角

三大互联网巨头BAT正在或将要颠覆各种各样的内容产业。中国电影在经历了10多年的高速发展后,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诞生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博纳影业等一大批上市公司。如今,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中国电影事实上已经走到了第二个“十字路口”。

在本届上影节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的受关注程度不亚于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国际巨星巩俐。

“我坚定不移地认为,中国电影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我们的电影院、银幕数、观影人次都在快速增加。此外,我们跟美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就是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产业。中国有13亿人口,有近10亿部智能手机,5亿平板电脑,还有5亿家庭电视屏幕,这些屏幕未来都将是我们电影产业持续发展的基础。”

刘春宁解释称,这也是阿里巴巴加速进入数字文化产业的原因。

不过,对于传统电影公司来说,今年最大的变化也是BAT的“搅局”。“一夜之间,拍电影不再是电影公司的专利了,这对电影行业的冲击很明显。未来传统电影企业出路在哪里?面临着怎样的选择和方向?”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略带焦虑地发问。

事实上,互联网对电影的影响已经凸显。行业龙头万达院线用了10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建影院,去年占到了全国电影票房收入的20%,达到31.6亿元。不过,其票房很快会被像格瓦拉这样的在线票务公司超越。成立不到5年的格瓦拉去年电影票销售额近10亿元,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院线。

风靡网络的娱乐宝第一期在今年3月发行,总规模7200万元,有接近30万用户参与抢购,支持了4部电影的融资需求。而6月13日公布的娱乐宝二期,总规模 9200万元,在14日凌晨2时就被抢购一空,接近16万人购买,共支持五部电影的融资需求。这是传统电影公司无法想象的。这两个案例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的“颠覆者”形象。

腾讯公司副总裁兼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孙忠怀却不认为互联网冲击了电影产业。“于冬说未来电影公司要为BAT打工。这个我是特别怕的,尤其害怕好朋友捧杀我们。我觉得电影制片公司是虎,腾讯是帮你们来添上翅膀。假如我们没有为产业增添价值,而仅仅只有攻击性,那腾讯对整个产业的发展就没有帮助。”

传统电影模式被瓦解

尽管互联网大佬们否认颠覆电影产业,但狼还是真的来了!传统电影企业需要做好准备。在上影节上,腾讯视频举行了一场发布会,宣布推出“为虎添翼”电影计划,今年将投资由陈坤主演的《钟馗伏魔:雪妖魔灵》等6部影片。

此外,今年3月,阿里巴巴斥资62.44亿港元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随后文化中国宣布更名为阿里影业。百度CEO李彦宏在今年2月投资了一家洛杉矶电影制作公司,首个项目将打造一部名为《悟空》的3D动画电影,预算达4000万美元。另有业内消息称,百度可能在7月底启动一项面向电影市场的众筹项目。

这确实让传统电影人感到担忧。首先,从整体市场容量来看,每一年市场上能拍的片子有限,BAT都来投资拍电影,显然就挤压了传统电影企业拍片空间。而BAT不缺钱,用钱砸出多部电影很轻松。上市的影视公司每年投拍的电影也没超过10部,何况众多经常为钱发愁的中小电影公司。“马太效应”会让更多中小电影公司出局。

其次,从电影生产方式来看,传统电影从剧本、拍摄和制片都是遵循一百多年来电影生产的流程,需要有编剧、导演、制片人和明星演员。但互联网时代下,有些工种已不需要,比如名导演、明星等。“这在传统电影公司眼里,类似冯小刚、张艺谋、葛优、章子怡等大腕加盟,就会有票房号召力。而互联网时代,《小时代》、《爸爸去哪儿》没有名导演,也没有多少一线明星,但最终的票房收入超过了很多大片。”乐视影业CEO张昭告诉《首席娱乐官》,未来的电影制作方式可能真的不需要大导演、明星,谁在网络上很火就可以用谁。

上影股份董事长任仲伦也表示,现在看电影的主力是80后、90后,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代表着新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当互联网介入电影制作和拍摄,就意味着传统的电影生产模式将会被迅速瓦解。“我们这批70后、60后不了解年轻人的思维和生活方式,还按电影教科书上的方式拍电影,那肯定会被淘汰。”

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智能手机和移动终端的快速普及,人们可以随时随地的看电影,且时间更加碎片化,电影时长是否还需要100分钟以上,也是一个变量。

第三,从电影的商业模式来看,传统电影靠院线票房收回成本和取得盈利。但BAT未来的目标之一就是发展网络院线,让人们在客厅付费看电影。4K电视和高品质的音响设备能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电影院里的视听感受,而且30元包月看电影也比电影院便宜很多。孙忠怀表示,如果发展1亿在线付费电影用户,那在线电影市场的规模就能达到百亿元以上。

这也许是未来的趋势,高品质的客厅观影享受会逼得电影院投入更大的资金升级技术、改造设备,不断满足人们更极致的视听要求,以免人流下降带来的收入减少。而电影院本来就面临上座率不高、房租和人工成本上升、毛利率低等难题,捉襟见肘的资金难以抗衡BAT的客厅布局。

国盛影业总经理高军认为,“BAT进入电影,我有几个评价,是搅局者!投机人!设想以后,中国电影院没有了售票处,数十万的电影从业人员要下岗,他们改变了原来的游戏规则。”

互联网的新玩法

虽然有担忧,但大部分电影公司和院线还是认为,互联网改变了电影产业的一些规则,但更带来新的机遇,比如融资创新、大数据分析和营销等。

高军承认BAT入局会改变电影的既定规则,但他不认为互联网对电影造成颠覆性灾难。“娱乐宝,额度不太大,但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电影投资的格局。我们经常说一个影片票房过亿元,其实就是说有300万人看了这个电影。如果刘春宁下一次搞个片子的娱乐宝项目,有3000万人参与,他们都去影院看这个电影,那就是10亿元票房。一年搞十个这样的项目,那就更不得了。这对中国电影的贡献实际上是改良、改善和改革旧有的投资、制片和消费的模式。”高军看好娱乐宝这种电影融资的新模式,用前期投资的方式,有效地锁定了后期的电影消费群体。

刘春宁回应称,“电影和互联网真的是完美结合体,完美不是说把谁颠覆、革命了,而不断的优化、改良。我们真正做娱乐宝的初衷是粉丝经济。购买了娱乐宝的人肯定会去看电影,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投资,而且还会发动身边的朋友去看。一部电影有二三十万粉丝,票房会相当可观,而且未来还能顺势开发游戏等多元化的产品。”

此外,互联网的大数据营销对电影产业的积极影响毋庸置疑。“以前,我们拍什么是凭感觉,票房能到多少更是无法预测。现在基于大数据的分析可以告诉制片人拍什么剧本,选什么导演,未来的票房会到多少。”张昭以《小时代》举例,“选择拍这种题材是根据这本小说的阅读人次和受众特点决定的,选郭敬明做导演也是根据受众的要求。在影片营销的时候,也是有针对性的营销,全部都是用数据说话,不是感觉。”

张昭表示,传统电影的商业模式已落后了,未来电影公司的机会是基于IP的用户运营模式。具体来说,电影公司的着眼点首先考虑的是用户,而不是以前的导演、艺术家。用户喜欢看什么,喜欢谁来导、谁来演,你就提供这样的需求。未来的电影市场的战场是互联网,这也是中国电影能抵抗好莱坞的关键所在。

“WTO规定中国电影的进口配额最终一定要放开,现在是广电总局设了一道门,不让好莱坞电影全进来。但一旦门打开了,中国电影怎么跟好莱坞竞争。好莱坞有全世界顶级的技术、顶级的内容团队,代表着传统电影模式的最高水准,中国电影有什么?中国电影未来的打法是不跟好莱坞硬碰硬,而是开辟新的战场——互联网。电影公司要进行互联网改造,以用户为中心。好莱坞进行互联网改造可能相对更困难,因为船大难掉头。此外,美国的互联网市场也没有中国大。”张昭说。

作者: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转载请注明。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这篇真烂!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