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在线短租“三国杀”:寂寞的青旅,焦虑的酒店和进击的民宿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市场如潮,瞬息万变。但是,胜利或许会迟到,却从来不会缺席。

2017在线短租市场,百家争鸣,热闹非凡。

青旅、酒店、民宿,上演了一场精彩纷呈的“三国杀”大戏。

寂寞的青旅

关键词:老态龙钟

战斗指数:★★★

综艺节目《青春旅社》热播,青年旅舍却风光不再。

1998年,在世界风靡86年的青年旅舍传入中国,从此青旅在国内发展一发不可收拾。

青年旅舍,顾名思义,消费群体以青年学生、背包客为主,与酒店的商务用户群体完美错开,毫无发展束缚的青旅在国内放肆生长,迅速蹿红,带动了国内旅游业发展。

彼时,用户住的是青旅,更是一种情怀。

遍布全国,住宿成本低,为用户解决旅行的后顾之忧;结交朋友,了解文化差异,其自带的社交属性得以被用户独宠。

青旅一出现,凭借自身压倒性优势,成为当时住宿业的一股清流,直到国内民宿的出现才势头略减。

现如今,旅游消费升级,住宿经济发展日趋成熟,高性价比的民宿和经济型酒店的出现,成为压在青旅身上的两座大山,严重阻碍其发展。

Airbnb打开中国市场,国外背包客来国内旅游也不再只有青旅可选,反而是民宿更能体验当地生活,这或许是压倒青旅的“最后一根稻草”。

近几年,国内青旅数量骤然下降,发展情况并不乐观。

寂寞的青旅少有人问津。

青旅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和经济型酒店、个性化民宿形成鲜明对比,略显老态龙钟的青旅几乎无立足之地,青旅进入要么改要么死的尴尬境地。

与时俱进是青旅的转型原则。通过新增服务来招揽顾客,增加盈利,例如增开酒吧、茶舍、台球等娱乐休闲项目,引入迷你KTV、娃娃机等新型消费场景;或者大动干戈,不惜花重金打造类民宿青旅,以求重回巅峰。

另外,根据不同顾客的需求特征,采取混合经营的方式,比如将接待背包客的青年旅舍与接待商务人士的商务酒店混在一起。青旅可尝试与周围饭店展开深度合作,形成一种全新且独居特色的“青年饭店”模式,目前这种形式在瑞典比较常见。

焦虑的酒店

关键词:中年危机

战斗指数:★★★★

在中国,酒店发展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饭店的国家之一。殷商时代的驿站,唐朝的客栈,近代的饭店、招待所,现代的酒店,包括星级酒店、经济型酒店、连锁酒店和2012年出现的主题酒店。时至今日,酒店在国内住宿市场依然肩挑大梁、屹立不倒。

国际酒店集团颇有远见,早早进入中国,开始跑马圈地。1984年,假日集团登陆中国,第二年,雅高进驻。今天,为数众多的国际酒店集团争先分羹中国市场,为国内住宿市场不断注入新活力。

目光转回国内,出门住酒店已成共识,这让锦江之星、华住、如家、铂涛、格林豪泰等本土酒店集团发展顺风顺水,各家赚的盆满钵盈,喜笑颜开。

民宿的出现,让酒店的安逸日子大不如前,中年危机的焦虑感日益强烈。

全民旅游时代到来,消费升级让用户对住宿提出了更高要求,高性价比和个性化的民宿冲击着酒店业的发展,抢走酒店大部分旅游用户和小部分商旅用户,一家独大的酒店首次尝到了被人“嘴边夺食”的滋味。

欲求生,则求变。

为了应对来自民宿的冲击,酒店变革势在必行。

高端酒店投资高、平均入住率低;不少经济型酒店的投资回报周期过长,均已超过5年;而中端酒店房客收益却出乎意料地翻倍。从投资回报角度综合来看,中端酒店不仅收益高且回报周期短。所以,变革就从高端酒店和经济型酒店向个性化和性价比高的中端酒店靠近,铂涛、华住向中档品牌靠拢就是最好的例子。

亚朵酒店创始人王海军坦言,未来85后和90后将是主力客源,具有文艺范儿且价格适中的中端酒店特别适合抓住这类客户,这更要求业者要加强发掘中端酒店市场。

可见,中端酒店是块“香饽饽”,面对高要求的年轻住宿群体,酒店自身也必须从功能型向体验型转变,科技发展带来的新“智慧型酒店”或许是抓住年轻用户之心的良方。当然,依然忠实于酒店的商务出差用户,也是需重点把握的对象,守护好最后一道坚固城墙。

进击的民宿

关键词:后生可畏

战斗指数:★★★★★

在中国,民宿雏形最早出现于1981年的台湾垦丁国家公园,只提供住宿。

而后,扩散到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处在发展初级阶段的民宿行业以农家乐为主,提供简单的餐饮娱乐和住宿服务。

2012年,中国旅游度假需求迅速增长,个人出游增多,民宿需求旺盛,市场召唤新住宿形式。

彼时,国短租鼻祖Airbnb已发展4年,国内版Airbnb木鸟短租刚刚成立,同一年,国内出现几家在线短租平台,共同建设国内短租市场。

起步晚、起点高的在线短租平台,经过深入调研,结合时下国情,对国内短租市场有更深刻的理解,对于用户需求了然于胸。

说干就干。第一步就是培育市场教育用户,让尚未开化的国民欣然接受民宿,并非易事,任重道远。2017年,借共享经济的风靡迎来一个新高潮。

不同的国情,使得中国的短租平台的硬伤一直都在。

对于安全和卫生问题,国内短租平台不敢掉以轻心。以木鸟短租为例,与公安系统联网,实现房东和房客的实名认证,赠送入住保险,推广智能门锁,上线芝麻信用和小白信用,太平保险和房东保障计划、千万赔付计划等多重举措保障房东和房客的权益。

然而,作为旅游消费升级的产物、共享经济最早扎根国内的领域,民宿被赋予更高期望。

作为国内领先的在线短租平台木鸟短租不负众望,在产品和服务上的创新有目共睹,无形中推动整个短租行业向前发展。

地主之谊服务,从食住行游娱购,将房东服务开发到极致,让用户通过住民宿融入当地生活,体验一场不同以往的旅行。四木房源,对标四星级酒店的服务和设施,本意为提升平台房源品质,却对行业标准的树立起到标杆作用。首家开通的中长租,解决了1-6个月用户租住的尴尬境地,直击用户心坎,深受用户青睐。

今天,在线短租发展如日中天。

民宿凭借房源数量多、覆盖城市广、性价比高等无可比拟的优势,迅速抢占酒店和青旅的市场,成为短租市场的一匹黑马,进击的民宿也让竞争对手看到了后生可畏。

未来,民宿的发展将以品牌化为主,自品牌民宿终将以集群方式聚合,通过增加新消费场景,形成多业态群落生态圈,自成发展闭环。

2018已至,这场“三国杀”并没有任何结束的征兆。

市场如潮,瞬息万变。

但是,胜利或许会迟到,却从来不会缺席。

 

本文由 @晨希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赞赏是对原创者的最大认可
4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
  1. 对于国内,大可不必过于担心酒店业不景气。因为只要财团推动国家机器,出台关于“民宿存在不合理收费、安全隐患、隐私泄漏,需加强管制”的行政命令,就万事大吉了。

    回复
  2. 不应该是: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么???而且这种经济体系发展怎么会用明确的胜利字眼呢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