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没落源于:固执内斗+模仿投机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笔者按:人们常因类似的努力而成功,但却因不同的对待而失败。那些迅速崛起且一直保持高姿态的企业总是有着某些相同的基因,而从高峰跌向低谷的企业却总因不同因素衰败。

人人网对很多触互联网较晚的90后来说,似乎只是存在于青涩的记忆中。它曾经在那个抢车位、偷菜的年代中为我们带来喜怒哀乐,但如今大家手中的人人网账号里能联系上曾陪伴自己的好友,想必几乎都已经出于长期离线状态。时隔多年,当我们回首时却发现它已是“绯闻缠身”。不管是投资失败、出售资产、高层不和,还是转型失败、营收/利润暴跌,都不禁让人怀疑这是否还是,当初巅峰时期在纳斯达克市值仅次于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人人。短短几年中,到底是怎么让人人从最巅峰时期的55.3亿美元市值,跌到现在的12.5亿美元市值,想必是很多人都感兴趣的话题。

一切源于无法承受的急转直下

在感叹之前,不妨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今年人人公司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总净营收为249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滑39%,其中,游戏净营收为127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滑52.5%;毛利润为87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滑65.2%;运营亏损为2920万美元……虽然名誉的光环仍存,但现实的残酷,还是让这个曾经的社交巨头越发显的日薄西山。

此次,人人网高层的内斗乱象被公开,始于从战略发展副总裁杜悦的辞职信开始的。在这封简短的英文信中,杜悦以“从领导到为人都非常负面”直接斥责人人网董事长陈一舟,甚至在最后还以“I QUIT”(我辞职)来彰显自己的态度。这在国内高管离职史上来说,也是首次。随后,众多高层内斗的消息不断被曝出——陈一舟与创业元老,分管校园渠道的副总裁杨慕涵(原副总许朝军老公)互掐,指责杨慕涵公权私用,随后杨慕涵也从人人网离职;除了杜悦和杨慕涵,此后还有两名副总裁也将要离职……一个月内将有四位高管离职,这在国内上市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不说绝无仅有,但也绝对是空前绝后。这也使得本就深陷各种负面传闻不断的人人内部员工人心患散。

本文中,笔者无意评判陈一舟的为人,但众多内斗报料都直指陈一舟的情况,还是让人感叹于其辉煌时万人拥护的巨大反差。而这背后——用人不当,似乎逐渐成为外人解读陈一舟让高管心灰意冷的直接原因。甚至有传言说,公司的发展方向和战略都是由陈一舟一手掌控。

在人人发展初期,迅速卷起的巨大财富收益让人几乎忽略了这种“一言堂”的独权可能带来的种种不公。但在遭遇新社交产品——微博以及微信空降给纯SNS模式带来的突然遇冷之后,陈一舟几乎固执的强守政策在很长时间几乎以完全失效所运作着。而这个漫长但却痛苦的失血过程,导致耗费大量的资金和透支了员工的信任感。其雷厉风行的独权政策,这时也俨然成为了加速压垮人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能提供创意的思想,却无法掰过“固执”执权手腕的情况下,内斗矛盾随之暴露。并逐渐演变为更为激烈的磨擦,甚至直面的公开叫板。这也使得深陷内斗中的人人,更像失去方向的快车,快速驶向了没落的深渊。

守株待兔式的贪心 再度加速落幕

不久前笔者还和人人一位负责移动客户合作渠道开发已离职的总监聊起人人的现况,他称人人最扬眉吐气的还是其被称为“校内网”的阶段,虽然有些许模仿Facebook的味道,但其模式在国内起码还是独一份。但在随后的运营中,人人却将模仿做到了极致。看到页游火,就抓紧开发页游,在过去几年的时间中也捞了不少;看到视频网站火,就抓紧收购56视频,到如今56的影响力却越来越弱;看到团购火,就收购糯米,没曾想没过多久,团购就遭遇寒流,行业洗牌之后其运营又不利,结果最终还是将糯米出售给了百度……这也是造成了人人大量员工变动流失,运营成本过高等使其加速没落的重要原因。

之后或许是人人能模仿的太少,最后甚至开始盯上离职元老的动作:人人原来的大将许朝军离职后创办点点网,人人就顺势推出具有相同功能的人人小站;许朝军推啪啪,人人就紧随其后推啵啵;许朝军推匿名社交应用乌鸦,人人就准备推哔哔……追缴般的模仿,让双方备受其害。而人人最近准备模仿“乌鸦”的举动,最终点燃了这位徒弟的怒火。许朝军在微博上几乎直率的公开点名发问陈一舟。虽然言辞温柔,但一个个罗列而出的产品名称,似乎也在发泄着这些年对人人网模仿极度愤慨。

盲目的固执坚持,没底线的抄袭投机,换来越来越多老用户对于人人网的失望,并透支信誉,似乎也更加速着人人没落。

转型失败 最辉煌后是最黯淡

说到这里有谁还记得,在2006年到2010年人人网的高峰发展期中,其并凭借过亿的用户成功于2011年在美上市且市值高达50多亿美金。但在最辉煌之后,人人却如同中魔般瞬间怵然跌入暗淡。2011年以后,面对飞速发展的微博、微信、QQ等社交工具和空间的竞争,人人网并没好的对策依然寄希望于死守固有产品重夺市场,也变得越来越不现实。

当微博、微信一波又一波的产品成功,彻底将用户注意力卷走之时。已经所剩为数不多用户的人人网又开始猛然醒悟,在陈一舟的领导下开始积极转型,将火力集中在游戏、视频等方面。这种策略在短期内,似乎取得一定成功,尤其是游戏业务,在2011到2013年之间分别其营业收入甚至已经占到37.6%、56.1%、54.5%。而至于人人收购的56视频,直到现在,还处于亏损状态。

正当人人网正准备发力网页游戏之时,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又一次改变了人们的注意力和流量的走向。以页游为主的人人网又一次陷入到游戏创新性落后之中,用户再度加速流失。而后虽然人人网也想在移动端发力,但由于杀入较晚,手游市场格局已经明朗之时,人人再度失去翻身的最佳时机。随后一直对外宣称自己以独立开发为主,但其团队一直也未有能拿得出手的作品,甚至也没能代理到市场中叫座的游戏。一系列战略的失误,再度导致其游戏业绩的急剧下滑——从财报上来看,今年一季度其游戏营收相较去年同期下滑52.5%。作为企业业绩重头的游戏表现惨淡,无疑将使人人的前路更加黯淡。

从股价几乎超越百度的辉煌到一跌谷底的失败,笔者恰好经历过人人网这段起伏波澜的历程。和其他曾经辉煌过的互联网企业一样,促跌般的失败让其几乎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推翻自我的重新认识。沿用曾经战略、缺少原创性创新的思维,想固执般的寄希望于现有过气产品,让原本优秀的团队摇摆于虚假的繁荣目标之中。就像是曾经富有的大佬,难回过去不堪回首的稀饭年代,已经拥有行业地位和荣誉的互联网企业,如何能在辉煌时说危机?这不是辜负了那些年一起奋斗的兄弟吗?这能说吗?你说呢?

作者:康斯坦丁,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