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抢人记:毕业三年可开出百万年薪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互联网公司抢人记:毕业三年可开出百万年薪

从2008年以来,互联网公司就陷入剧情越来越狗血的人才争夺大战。人才大战中,有人抢到金子,也有人只是推高了泡沫。

可以想象,一个行业发展有多快,就有多缺人。从2008年以来,互联网公司就陷入剧情越来越狗血的抢人大战难以自拔。尤其是2010年后,移动时代到来,电商、团购、社交、手游等等蓬勃发展,人真的不够用了,极品挖人手段层出不穷。

虽然一直有专家苦口婆心:互联网人才泡沫终将破灭。但市场上“百万年薪”、“三倍工资”的传闻从来有增无减。今年,手游和O2O兴起,上点儿规模沾点边儿的互联网公司必须从中圈一块地,才好意思说已经为未来做好了布局。这两类人才现在炙手可热。一个总监级别以上的人物,多会开出百万元以上年薪,是其他行业的2-3倍。

所以,以下某些故事听起来可能有些夸张,但我们保证,基本都是事实。

挖与被挖都是BAT

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三大巨头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对自己的人才流动守口如瓶,不过我们总是有一些办法看到端倪。

2010年起,淘宝网在北京成立“研发中心”。据知情者说,阿里巴巴设立的这个研发中心更像是“挖角中心”,直接目标就是百度。而研发中心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游说接洽百度等公司的技术骨干,进而再设法调至淘宝总部所在地杭州。

一位曾参与向淘宝推荐百度技术员工的猎头透露,如今淘宝对于引进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每一次推荐的20个人中,通过初试的人通常不会超过5个。由于引入标准提高了,“内部推荐奖金也水涨船高,由2010年的不到8000元升至万元以上”。

由于公司员工经常成为被挖对象,百度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里人才流动最频繁的一家公司。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称,自己在一年多前加入百度时,其工号排在40000以后,而最近听另一位加入百度的原工称,自己的员工号接近70000,实际上百度的员工数只有2000左右,这意味着,百度在2年的时间里员工基本上更新了一次(百度的工号是唯一的,不会因为有人离职就由新人接手)。因此,百度内部有一个自我调侃的段子:百度的员工平均年龄永远不超过30岁。

百度在被挖墙角的时候,也没闲着。

2011年,一家已经与百度合作了3年的猎头公司成功为百度完成了移动互联网部门的建制。2010年这家猎头供应给百度的人才中,七成是传统互联网领域,三成是移动互联网领域,而2011年变成了5比5。移动部门的员工总数这一年迅速膨胀壮大。

这类人的来源,首选腾讯、阿里这些大公司的对应部门,“这类人是百度最喜欢的,因为拿过来就能用”,占整体来源的60%;另外一大来源则是专业类的中小公司,比如小米、UCweb、3G门户。

移动互联网人才争夺2010年就陆续上演了。

据一位猎头回忆,2010年底腾讯曾开出了这样的条件:如果有人拿着UCweb的Offer直接到腾讯上班,薪资将翻倍;据说这家公司对网龙——这家中国最早进入手机游戏领域的公司之一的员工情有独钟,开出的价格最高达到了原薪酬的4倍。

后来腾讯曾对此作出回应,称腾讯的用人制度已经制定了严格的标准,绝不会有让另一家企业录用的人来报到之类的儿戏。但一位2011年离开360的人士称,在2010年的最后几个月,“3Q大战”爆发的前夕,“腾讯的确曾经针对UCweb、360这些公司在挖人。”

缺什么补什么

每当一个公司需要开展新业务、或者现有业务发展不太满意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挖人。挖到已经有过相对成功经验的团队,不但会给公司业务带来巨大的帮助,而且也会给自己在资本市场加码,同时获得投资人的认可。

所谓缺什么补什么。

2010年,大部分流入阿里巴巴的百度员工,集中进入淘宝和阿里云,说得具体点儿,是搜索和数据库部门。2011年6月,淘宝内部分拆成为三家公司:主营C2C平台的淘宝集市、主营B2C平台的淘宝商城,以及专注于搜索技术的一淘网。

2010年5月,前淘宝首席科学家阳振坤加入淘宝,主持设计和开发淘宝网信息存储与实时检索系统。他的研究方向是海量信息处理和算法设计,这一年3月淘宝网宣布向商家、企业及消费者开放来自淘宝全网的原始交易数据。

而腾讯此前为了做好电商,也一直在淘宝、一号店等电商平台定向挖人。当时,腾讯对于电子商务的图谋显而易见。它先后投资了包括易迅、好乐买、柯蓝钻石在内的多家B2C购物网站,并且从2010年底开始,重新打造了QQ商城。在电子商务市场上挖人,腾讯瞄准的第一个目标自然是淘宝,并且比其他的公司都大方。中高级管理层中,具备淘宝或者其他B2C电商领域经验的,通常一进入公司就会有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期权。当然,前提是,他们工作必须满3年,期权才能变成实际的股权。

淘宝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不过,淘宝的平均薪酬待遇并非特别突出,也不会动辄开出两三倍的薪水。与其他电子商务公司不同,淘宝更愿意在传统行业中寻找人才,给予其“与传统行业不同的发展空间”。

离开大公司

薪水是很重要的因素,而且通常是第一要素。但对于小公司员工来说,就算薪水无法和BAT比肩,主要的诱惑是红利和股权或者期权。“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没有期权池,谁愿意给你卖命干活?”在陌陌创业早期,唐岩如此说。

更多的人,能在新公司找到与老东家相比更具空间和活力的地方。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些大企业相比,如今那些蓬勃兴起的中小型创业企业更加求贤若渴。

一位与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都曾合作的猎头透露,从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中挖角最多的,实际上是那些中小型科技创业企业。它们拍下两倍甚至三倍的薪水,此外也会分配一定的期权,向被挖之人画一个“假设上市后”的大饼。

为了能从大公司中找到“顶梁柱”。小公司们有时候更大方,大公司的中层到了中小创业公司,不仅薪水上涨,还往往立刻就能成为副总裁。当然,大公司僵化的体制也让许多人不满。

2011年,在网易工作10年的杭州研究中心总监吴云洋离职创业,作为网易研发力量的核心,他曾直接参与了网易《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等网游产品的研发。在辞职信中,吴云洋表达了当时网易研发文化的一些不满:做游戏项目降低需求,复制一个被市场检验过的产品,然后将细节精益求精地做好,这样的道路更为稳妥,不过这已“并非我内心所期待”。

我就是恶意竞争

2011年初,随着竞争加剧,团购网站风头正劲。那些拿到融资的团购网站心里都打着同样的算盘,烧钱、挖人,做大影响,迅速冲击上市。

2011年5月,窝窝团CEO徐茂栋宣布获得2亿美元投资后,开始时大规模并购和四处挖人,拉手、糯米、美团都是他的目标。这时候无论成功挖到哪一个对手的墙脚,都能增强自己的实力,并且打击对方的士气。

美团网外卖项目经理沈鹏回忆徐茂栋试图说服他跳槽的情景:“他约我去直隶会馆见面,一下午就我们俩谈,他的人都在楼下等着,不许上来。”徐茂栋除了强调绝对放权、许以期权,还向沈鹏描绘了一张上市变现、一夜暴富的美好前景。

当徐茂栋得知时任美团上海城市经理王洋的妈妈脚崴了时,便在王洋老家台州当地雇了四个最好的医生去给他妈妈看病。到2011年7月,徐茂栋在微博上高调宣布,原美团网上海大区总经理、城市经理以及全国销售冠军等100多名人员加入窝窝团。

在团购这个疯狂的行业中,多家公司有过为刚毕业不到三年的新人开出百万年薪的创举。

而据一位知情人士称,同程网大规模开展某线下业务时,其一个竞争对手故意在其办公室对面租下另一间办公室,目的并不是开展业务而是专注于挖同程网该地区的总监。

而去哪儿CEO庄辰超也曾自曝,获得百度投资后,专门赴携程去定点挖人。

当行业走下坡路时,这些高调挖人的公司不得不大举裁员。团购网站高朋刚刚经过一年多的大肆挖人,2011年8月份就爆发了全国大裁员,而大量被挖来的人员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为公司带来像样的营收。

小心人才泡沫

跳槽当然有风险。

当叶朋2010年10月加盟淘宝时,被认为在销售、市场及商务运营方面具有丰富经验,可以帮淘宝商城完善商业平台体系。但不到一年,当淘宝内部分拆为三家公司之后,淘宝商城的管理者变成了淘宝商城总裁张勇以及董事长曾鸣。

挖人越来越像一项风险投资,不过成功的概率可能比风投还低,传说中的千里马并不多见。

2010年上半年,为了发展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盛付通的业务,盛大在线开始有计划地从支付宝挖人,有些人不惜开出了相比原公司两倍以上的薪水。不过,一位知情者透露,这些人并没有发挥预想中的作用——单纯的依靠履历,实际能力的考察被忽略了。

浑水摸鱼的故事有很多。尤其是在近两年热起来的团购行业,“大街上随便抓来的人,当月就成为大区经理,很多知识都跟不上。”美团COO干嘉伟说。

实际上,在O2O领域,一些人进入公司,3个月便自以为是老员工,工作6个月就敢吹牛说自己资深,工作一年便自认为是专家。这除了意味着浮躁,同样意味着泡沫。

由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互联网公司纷纷组建起庞大的HR团队,一方面为公司迅速扩大的业务快速补充人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加强对员工的管理和培训。其中,京东HR部门的员工已经近400人。

不过,再强大的HR也挡不住人才的流动。就在我写这篇稿子时,微博上正有人爆料,原搜狐总编辑、凤凰中文台前执行副台长刘春加盟阿里,负责影视业务。

作者:量子投资分析 ;via:微头条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讲点实事求是的人反而没货干,怪不的程序猿说产品要考嘴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