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超声波:车联网前传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910

  时间:2014年6月26日

  地点:搜狐媒体大厦

 人物:杨子超,李明顺、吕子睿,王新宇,王吉伟,王可,何凯,王晓雁, 张红彬等。

  主题:O2O和区域互联网

  关键词:O2O、车联网、区域互联网、汽车后市场。

6月26日下午,由自媒体人杨子超主持的小型沙龙“无穷超声波”在搜狐媒体大厦举办了第二期,主题为O2O和区域互联网。到场观嘉宾11位。本文为O2O车市场部分的现场实录。

  超声波第二期第2辑:车联网前传

  杨子超:昨天的Google开发者大会出来车载系统,这个大家有什么看法?比如语音的重构或者信息的连续打通,这个会不会出现新型O2O环境?之前因为咱们智能手机的出现才开启了O2O的话题,以后即便开的车不是特斯拉也是可以顺畅车联网,是不是所有车可以物联网这种感觉?

  王新宇:这个是一个技术上的革新,我并不认为所有技术革新一定跟某种模式发生关系。尤其跟商业模式,包括刚 才有嘉宾聊到O2O这个概念,很多人把O2O狭隘地去理解成一种支付或者是一种电商的模式,其实并不是这样,这里面还有一些服务包括一些大宗类的消费,包 括你说的车载硬件形式,可能是一种新的技术。新的技术会重构我们的生活方式或者说把我们的生活可以变得更加便捷,可以进行商业化,商业化不一定是O2O, 可能是双向的购买或者说大家可以在互联网上有其它一种体现的作用,并不一定入口就是O2O。

  杨子超:未来的汽车是一个小入口吗?

  李明顺:我觉得还是算的,汽车工业到现在为止这么多年了,其实在硬件方面的革新很多,但是软件方面的革新其 实还是蛮少的。在这方面尤其像新一代的车联网技术会重新定义汽车,特斯拉可以远程对车进行控制,这个在以前的汽车行业不可想象。未来就像之前提到智能家 居,你在家里面可以监控家庭的很多东西,随着物联网技术越来越OK,很多东西可以通过软件系统通过移动互联网掌控,不用带钥匙,每天一打开APP把车开 了,完全可以做到。你进入车里面可能有很多智能设备比如刚才讲的Google操作系统,以后汽车的操作系统也用安卓系统,跟你的手机其实都是可以打通的。 很多的数据、很多的习惯都可以,比如很多人跑步,喜欢戴一个手环记录你的轨迹,发展到汽车上也可以记录轨迹,可以记录一切,未来可以想像。包括你坐在椅子 上,马上把体重给你测量出来,然后马上传给你,包括车上的温度高低都是可以人工智能解决的。因为车和人,城市里面每个家庭都有车,车应该是接触频率比较高 的场景,可能除了上班和睡觉在路上都需要车载,以后车载软件系统足够强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接触用户的一个界面,我觉得在这个里面应该有创业的机会,首先 是有很强大的操作系统要稳定,比如像Google的操作系统渗透到每个汽车里面去,但是对厂商的影响需要时间。

  杨子超:有点像银行间的地方保护的感觉。

  李明顺:它可能去转变,比如银行也要去IOE(IBM是服务器提供商,Oracle是数据库软件提供 商,EMC则是存储设备提供商,三者构成了一个从软件到硬件的企业数据库系统。由这三驾马车构成的数据库系统几乎占领了全球大部分商用数据库系统市场份 额,银行也也需要这些系统)化,要有新的东西来替代,不光光是软件系统,而且要保证它的流程数据不会丢失,等等这些东西可能整个影响一个工业时代很多年, 但是今天所有的创新从边缘地带开始一样,影响你的车载电话系统,影响你的导航系统,比如你今天还会用高德导航仪吗,还用路路通吗?不会用的,用 Google地图或者百度地图基本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这个东西如果和车载结合起来可以做得更好,机会很多。

  杨子超:感谢明顺哥,从O2O一下子让我们豁然开朗,感到了物联网的马上到来了。

咱们正好聊到汽车,王可你觉得刚才那个话题你有什么要发言的?王可是汽车领域和后汽车市场的权威,咱们不是专家也是非常专的家。

  王可:车联网,我现在在车云网做专栏,每个月固定投稿,研究这个事情。实际上BAT都在做车联网,我作为垂 直行业一个咨询专家跟百度去聊这个事,腾讯这边的路宝产品也参与他们的策划,PR公司跟我们合作一些东西。我们把身份说明大家觉得可以一块儿做,这是很难 得的一件事。实际上车联网这个东西是非常有前途的,是介于电脑屏幕、手机屏幕之外的第三块屏幕,但是这个屏幕现在的形式感觉非常不好,不适合驾驶习惯,看 着外面的景观再盯着屏幕是很危险的。现在的瓶颈在于语音。现在百度一直在做人工智能这一块,很大的一块,下工夫,可能几千人据说做这个语音交互。现在车联 网的语音交互没有做到人工智能之前做了一个云端或者后台有小美女给你接电话,前装市场奥迪、宝马这些高端车都有这个东西,给你一个联通的卡集成之后有人后 面接电话,这个成本会很高的。而且这个东西只能小众,大众累死你,你得建多少个呼叫中心。这种是体验好了但是强运营成本太高,普及不出去。大家说腾讯路 宝,还有百度专门成立一个部门很庞大叫百度Inside百度硬件部,想提前深入这个市场。这个市场在我看来凡是后装市场的东西全是人的东西,不应该叫车的 穿戴设备,是人的穿戴设备来解决车的问题,但是大家觉得是一个车的穿戴设备。

  王新宇:昨天百度请尼葛洛庞帝,他当时讲一个观点跟你的观点非常接近,以后的智能设备并不是我戴一个手环什么的,而是我把一只鸡放到微波炉里面,微波炉会根据主人的口味习惯自己分辨怎么把这个菜做出来,或者你坐到车里面根据人体的数据喜好、驾驶习惯自动去识别。

  王可:这叫人工智能,可是现在反过来了,我有一个OBD产品插进去把车的一些东西反映出来,你自己会不会解读?不会解读,我给你写一个软件给你解读,结果开车变成打游戏的感觉,大家觉得这是好的体验。

  杨子超:我的2007年的研究生论文手机电脑和汽车的三位一体,王可刚才说这套东西,那时候这个东西叫智能 汽车系统,咱们说丰田、宝马提高智能汽车是为了提高安全不让人受伤害,我那时候提出来要建这么一套系统让人可以在车里更好的做他想做的互联网系列服务,可 能就像王可现在说的玩游戏这个。刚才听新宇说的尼大爷的这套东西我还是很惭愧的,那时候悟的东西很低端很LOW。

  王可:不是低端,实际上是现在发展反了,现在大家都在炒概念。边缘创新切入刚进来的东西不一定正确,但是它 一定是开启了一个口让你能去革新。现在实际上我觉得车联网真正能够实现的那一天不取决于网络取决于汽车硬件,什么时候电动车满大街都是这个就解决了。我是 修车出身,我很明白,凡是以化学能转变的机械,人在驾驶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机一体的问题,驾驶感觉的问题,你要操作机器的问题,这个东西不能智能化。不能智 能化为什么?因为智能化是一个回路里面,比如有多重电子,多重芯片解决的。你要是两个回路他是机械的,内燃机是化学能转化的,这个很不稳定的,机械的东西 很危险,机器很凶猛,驾车是很危险的行为,只要你开的是有发动机有内燃机转换的,你就认为它是很危险的东西就对了,每年死于车祸的比空难的比坐船的都大。 只要你用的汽油发动机,化学能转化机械能系统太复杂了,除了动力有危险性,传动,而且你的所有的反映基于过来,它这个东西本身是汽车绑架人的。你能说人工 智能是人来驾驭汽车?汽车给人服务的,只要车还是个内燃机体系就很难实现。

  王吉伟:车联网内燃机得去掉?

  王可:必须得去掉,别看变成电动机,很多微小的程序就能控制。现在最好的车载电脑所谓OBD是什么,OBD不是一个接口,OBD是一个汽车检测口,大家用这个接口去读它的数据说是能加个智能应用,本身这个不靠谱。

 王吉伟:前几年看新闻做智能汽车,用的系统是微软的系统,这是三四年前的事情,结果那个系统死机了,车就停不下了。

  王可:那是很危险的,真的很危险,只要是内燃机做不到,如果是电动车就能做到,里面接电器很简单就能做到,内燃机不可能做到。

  王吉伟:Google现在也在搞无人驾驶汽车,据说行驶了多少万公里了。

  王可:是,其实在交通体系里面大家都能解决,大家忽视了两个回路的东西解决不了,只要汽油发动机不管多环保不管烧什么东西就存在这种风险,程序控制不了,一定是人去控制。你不可能造出一个机器人所有的感知去操作机器,能不能?能。那个东西比人还大,这个车都装不下,这就很麻烦。

  杨子超:插一句,能不能通过大量的数据计算来链接网络的话,比如4G网络我服务你王可,车可以搜集你的所有数据,在过程中我不断的云计算给你反馈。

  王可:可以啊,反馈需要人过脑子,不可能用车里的电脑去提供,为什么车自动驾驶能驾驶到什么样?定速,但是你脚还得放到油门上,能不能解决不放油门上按照程序来操作这个机器,能不能解决?能。但是反应非常得慢,绝对不如人快。

  杨子超:特斯拉踩油门吗?

  王可:没有,特斯拉的油门是用电的,特斯拉本身是电动机,电动机也就是西瓜那么大,里面的发动机我们看了都傻了。这个东西没法修,特斯拉上市了很多维修工就失业了。

  杨子超:有点像芯片的感觉,我们一直造不出来。

  王可:它不是造不出来,全世界都造不出来,全是用电的,因为电脑所有我们做的硅片出来的东西全是电流控制,里面没有机械的东西,再回来反映出机械的东西反映速度比人慢的多。没有哪个电脑能控制,电脑可以控制自动生产线,只是简单的动作,但是开车是非常复杂的。这个问题解决不了。

  杨子超:宝马i8那些东西呢?

  王可:其实汽车电器这边有动力系统、悬挂系统,现在越来越重的是汽车的电路系统,以前说修发动机的最牛,现 在能够读懂汽车电路的人最牛,这种技师在行业内最贵的,可是他也是没有地方找工作的。为什么?他只能修一种车,他是宝马的职能在宝马4S店里面,他很有价 值4S店给他发两千工资他得忍着,跳不出去,他没有市场,跳不了槽。修发动机修20年之后有价值,什么车都能看懂,实际上市面上跑100种车可能就10种 发动机。现在的中国的汽车进入一种用消费品去包装实际是不严谨的,也就是说中国实际总车型拿到维修中心,打开一看都是一样的发动机,就能够上路边大修厂 4S店去修。大家以为汽车跟手机一样看起来很集成,实际汽车后面的产业链相当于攒电脑,你到那个村旁边的一个厂很可能生产宝马配件,甚至它生产的还是正品 件直接送到宝马线上去组装的,你在外面永远看不见。这种产业特别特别深,这种深的结果就是任何想改变汽车行业哪怕改变汽车后市场的一个服务都很困难,后市 场在这个产业里面占多大比例可以算一下。一辆车卖十万块钱的话,他卖一块钱的价值它的前面的产业链的产业价值去年算的是8.6块,钢铁什么东西全部加上 8.6块。一个国家里面经常把汽车工业作为革新的标志,汽车工业不是一个传统工业,其实从二三十年代到现在,互联网没有出现之前汽车工业是最先进的工业体 系,它带动了很多东西,很多营销从它来的,链条很长很长。后面的市场占多少?0.65元,也不小了,按理说万亿级。这么大的市场我们想做一点点,就这一点 最近我们老在谈风投,很好的一个方法,风投就说了一百万美金行不行?我说不能谈。为什么不能谈,凡是进入我们市场的资金池,现在看了看包括天使包括A轮都 没有低于两千万美金的,非常沉重,这种程度一种让人看了重资产,你开一百家店一个店一百万,一算没开始挣钱就没了,这叫重资产。第二,强运营,靠人来服务 的,线下一定是靠人铺的,这一点随便一算就会发现这点钱不够,这点比美团线下还严重。

  杨子超:美团总是躺着中枪,和汪峰上头条一样。什么是汽车后市场?我一开始不太清楚,我问了王可之后才清 楚,你买了汽车之后干的事就是汽车后市场。实际上我一直想让你分享一下汽车后市场的O2O,比如说快捷的维修和新形式的网络上的结合有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我昨天刚去4S店,有一个哥儿们几个人说我们这儿有一百家快速维修联盟服务部,和网络连接的,要搞一个O2O。我听了之后乐了,今天要说O2O,汽车上面 我在维修站也是O2O。你觉得这个怎么看?

  王可:不管有一千家一万家只要是社会化的不是你的直营体系联盟体系没有价值,我们这个行业里大家看出你点多 就能接受很多人的服务,实际上如果你体验到了的话会发现我们是高度依赖于商圈存在的服务部。也就是说我这个服务半径也就五到十公里,只要你的车经常呆的位 置超出十公里我维护不了。

  王新宇:这些服务能不能跟修车行合作?

  王可:现在线上线下遇到的最大问题,表面上看完全合理,但是线上人老感觉线下人在坑他们,线下人觉得老觉得 线上人在利用他们,这种合作不是手握着手而是拳头对着拳头。线上就像团购也好都是吸引来首先是对价格敏感的车主,比如我上面卖的机油便宜个十块钱,他顺带 上去服务店再买一个轮胎再加机油。这种客户就不是线下所要的客户,作为修车来说靠价格策略是不同的,4S店、路边大修厂、快修服务部以及洗车店等等一级一 级靠价格把客户驱逐出去来优选剩下有价值的去服务才能挣到钱,不是流量越多越挣钱,因为这种服务是不可滞留的。一个洗车店如果老是排队修车这个洗车店可能 是赔钱的,如果能聚到人后面有可能是别的服务。

  王新宇:所以一回到本地化或者O2O也会有类似的问题,就是行业的细分行业属性行业规则注定了很多东西要去解决。

  王可:实际上这种规则在我们看来是明规则,在互联网看来是潜规则。你来帮我做营销要熟悉我啊,4S店是用高价客户把它的20万的车主全赶出去,只要你有钱人来服务他才能挣到钱。

  杨子超:我昨天修了七千块钱很滴血,表示要廉价的O2O新模式。听了王可所说的O2O新形式和互联网的新形 式,总结出来如果一个公司是传统的行业,它是独占的或者垄断的,它一直在这儿放着,比如吉伟是个土豪王可是一个屌丝,你们两个都要吃我的糖都要买20块钱 的糖,王可买不起但是必须得买。实际上现在用互联网拿这个卖糖的店划分出来一部分我要卖给屌丝,也就是说可能O2O有点像分化了一部分垂直的市场,本来这 群用户不应该在这儿。现在拿这群用户剥离出归了O2O。

  王可:它没有创造需求,创造了一种伪需求。

  王新宇:大的公司总会说我认为这块是很有市场了,让产品部做产品出来。

  王可:这种闭门造车的事情,做出来还是水土不服。

  王新宇:实际上还是有市场,资本市场是认的。比如某个网站很早之前说他的PPT所有内容讲我是中国最大的分类需求网站,最近两年改口做的事还是,我是中国最大O2O平台。

  张红彬:讲到车这一块,王可是做车维修的,其实车主有很多刚需,现在维修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刚需。说实在的车主跟子超一样,去修车很滴血,进4S店被宰的感觉,去路边小店又不放心,实际上去路边小店可能有好的技师好的产品各方面。

  王可:路边店没这种可能。

  杨子超:我又一次滴血的感觉。

  张红彬:那还是很滴血,互联网其实解决的是信息对称的问题,包括再下面一层是信息层然后服务层再是交易层这 样一个层面。结合到今天的主题是区域互联网这样一个事,像车这个事是很区域的事,能不能有一种互联网解决流量解决服务的一种方式或者套用点评,点评参加导 流过去,好吃不好吃评价各方面实际上用我的流量用我的互联网口碑评价体系向线下的这些店倒逼。一个是导流,再一个倒逼你的服务你的品质提升,有没有这样一 种可能性?

  王新宇:实际有一个概念,如果这个事回到区域那我们会发现比如我们先从大的来看,中国三千多个县城,每个县多大,稍微小一点的县城骑自行车半个小时就一圈,它的数量很少,没有这个需求,而并不需要做一个特定的平台。

比如南京有一个网站极速网,原来做IT,有一个论坛非常本地化。有一个小哥儿们刚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店说我是网友,小弟刚开了一家汽车美容行,希 望各位网友过来捧场价格优惠。下午真的有网友开车去了,最低档次是宝马奔驰,宾利什么的也都有,这种方式,很简单的方式就解决了这种问题,你说的口碑问 题。如果他服务不好,他的口碑一定会在网上会产生不良影响,而它是有生态的,它的生态基于门户的特性在里面,它的网友是本地化生活人群。我再举一个小县城 的例子,镇江下面的一个小县城丹阳,只有二三十万人口,当地有一个网站都不能称是网站,就一个论坛,里面大概有五六万的注册用户,如果按照一家三口人来 算,几乎覆盖当地每个家庭,但是它的产品就是一个论坛,能解决所有在城市里面所有的吃喝玩乐的事情。相对而言,它的区域比较小,它的业态可以比较集中,可 能就一个商品区。如果想在本地做任何相关行业的生意,只要口碑不错就能有生意,而且慢慢做得越来越大,不需要很多靠互联网产品去支撑或者靠所谓的模式去支 撑O2O。我们公司几个创始人都跟House365(南京的一个房地产家具网)有很深的缘份,在里面做过产品。当时06年07年做家居建材的老板实体经济 他们做实体的装修公司快倒闭了,开始做网络,老板打字都不会,他上网发贴子讲故事,他说我是一个小工作室我有多少年的装修经验,但是我不是过来做广告的, 各位如果有装修方面的问题问我。通过这种方式把网友转化成他的客户,他会维护客户。比如一些老客户不是装修完了就没事,比如过端午节给老客户统一发粽子, 老客户带新客户过来一起中午吃个便饭。你想想它的转化率有多高。我说的这个人或者这几家公司现在每年的产值在南京这个区域可能单家公司有几千万,它就没有 去利用很深的互联网产品理念,但是它的东西可复制化。从区域互联网角度会把行业细分,比如现在做房产家居婚嫁包括汽车,对于门户是有相应的产品,它又分运 营部门比如有编辑部门、市场部,里面有相应的产品包,给我的如果王可是我的客户,我会让编辑或者我的销售对他的服务产品又有一个标准化的体系。通过这种方 式去解决告诉他怎么利用我的平台去做,我会给你在我的网站上面提供哪些服务,解决了服务的标准化问题。最终如果说真正去做执行的这些商家他一般都会取得不 错的成绩,因为他们里面又会分很多种。比如家装会分建材、家装公司卖家具的卖场,它的需求它的诉求点都不一样。在这里面要解决标准化,但是这一块不是什么 问题,如果从平台角度去解决的话不是问题,而且不是我们想象当中我们一定要用某一个互联网产品。

  张红彬:我问你一个产品,类似于刚才你讲的地方性这种门户,每一个不管是到婚嫁还是修车还是餐馆精品服务的这种网站现在很多吗?

  王新宇:活得都还可以。

  王可:汽车行业例外,汽车行业都死光了。

  王新宇:可能是地方门户,但是有这些垂直的运营频道,比如现在会选择比较赚钱的频道去做,房产肯定要做,因为会赚土豪的钱。中小商家也会接。

  张红彬:这个又回到王可那边的车这一块了,实际上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车大家用到的更多是家用的经济型轿 车这种,实际上像我们知道在二三线城市销量最好的车往往是小面微面,这种车车主很多是小生意人,他们买这种车型。因为以前跟人交流车联网的东西,大家一起 说到车联网,自动驾驶什么的,OBD,车机改造等等,其实是离的比较远。真正解决刚需,刚需这里面分不同的车主车型,它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既然今天咱们说 到的是区域性,区域性在我来看真正刚需是那些微面的小车主,很多都是生意人,人他可能对这种信息需求各个方面敏感度或者说需要的信息会比较多,这个东西能 跟车有一些结合吗?因为现在讲的那些高大上的车联网东西跟微面怎么结合其实是很难找结合点,但是如果跟我的区域化地方的信息服务这些东西对接其实能够产生 一些落地的实际的需求。

  王可:我们在营销里微面从卖出去之后他得到信息最多的地方还不是互联网,开微面的人以及在二三线城市用手机 短信的概率还高,功能机还在高,很多地方PC没普及好手机先普及好,大量走流量,他们最好的在车里面最好的接受服务信息的地方收音机,还真不是手机。各地 方从7点开始都有一个栏目修车栏目,一个专家在上面喷,凡是点评永远点评不明白,很多人在线上,这个车在你眼前维修工都不一定知道什么毛病,不在你眼前怎 么跟你说?我总结一下所有在电台上修车,我大哥在我们地方上也经常在那儿喷,而且大修厂厂长,车打火有问题,起动有问题,车主报出来车有故障又不懂的情况 下只能报出这种感觉,开的不爽踩油门提速不爽,停了之后再起动有异响,只能说这些方面,剩下的说不出来。打火不好清洗喷油嘴,功率不好到我这儿把发动机清 洗一下就可以。为什么老这么说?这么说很简单。你先来,来了之后我给你推荐的服务是最低成本我能有钱赚的服务,只要信了来了就能交钱。第二个,只要让我打 修了,我是大夫你是病人,车作为病人还好不会说话,信息严重不对等。

  王新宇:这个不是一个复杂的产品去解决问题的。

  杨子超:这个事情我是这样看的,在整个中国我这段说的比较阶层,阶层是有层次的,而且发展不对等的,在各个 地区都有各自的媒体平台或者有一个所谓意识形态的社会存在,这个存在不是说这个是北京那个是县城,这个是高富帅的这个圈那个是小面的圈,有很多的信息不对 等。导致我们现在所说的O2O在各个阶层如何能够让它的信息快速和现实结合到一块儿,至于你的媒体载体是用什么,不一定是用互联网,也可能是用咱们的垂直 地方的网络。

  王新宇: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有一个客户叫鹤鸣亭网,是盐城的本地网,最厉害的做人才,用人才推房产,给房产 做电商服务。我说你有多少招聘企业?算了算大概上千家,因为那边有好多大的工厂区。你覆盖他们要多长时间?五百家以内半天,把信息送达到这些企业有一些落 地的物料去。这个是非常快的,比互联网更快。互联网通过一些宣传方式做未必达到那么快的效果,它就做了。

  何凯:O2O的服务对象是谁,既不是高富帅土豪也不是屌丝,应该服务大众消费,应该服务中产。4S店目前现阶段对于很多的消费者来讲其实做得有点过分,挑客、宰客、垄断,没有人点评它。

  王可:我没法点评,车主不会点评,他没话语权。

  杨子超:只有两家路虎店,我们没法选择。

王可:你跟我说的话,我还不给你修了,我还给你脸色看,你有资格跟我说?

  杨子超:人家给我说我时间长是有原因的,我给你是好好修。

  何凯:我就说这是一个现状,这个现状并不代表它是合理的。需要O2O改革和改良,这个正是4S店现阶段的现状,尤其中国的4S店正是要被革命的对象。

  王可:对对,我们也想革命它。

  王新宇:这块会存在一个问题,互联网人对于行业理解的深度专业。

  何凯:这个深度和专业度应该这么来理解,我们既不是街边店也不是4S店,我们有没有可能存在中间道路?

 王可:我们就是做的中间道路,连锁品牌的快修店。我们做的专修,这个店专注修这个,换机油换就是换机油,换轮胎就是换轮胎的。

  何凯:我觉得怎么找到中间道路?很多种探索方式,我知道答案就去做了。

  (备注:做完这期节目后,子超车的空调坏 了,去4S店检查原因花了600,然后说换氟的管子需要3000,总共下来需要6000多。非常的火大。于是离开了四惠的路虎店,到了望京桥一家奔宝星辉 车行,花了580全部搞定。可见未来,4S店应该会成为下一个被革命的市场,最起码会有一部分市场划分给代表新的生产力的汽车修理公司)

  子超总结:

汽车市场曾经是一个代表新的生产力的行业,如今已经算是传统行业了,而互联网的思想的渗透下,任何传统行业都会发生变化和变革,我们庆幸能够经 历这么一场变革。然而车联网的时代即将到来,也许汽车的O2O和区域互联网会有更好的发展,但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剩者为王,一切概念都要脚踏实地的落地才 能够生存下来,概念,首先需要真真正正的深入传统才能够活着,加油互联网的变革者们,新的世界,大汽车时代的联网。

  ——讨论嘉宾——

  @王可:汽车后市场知名自媒体人。对车联网和汽车后市场O2O有一定的研究。

  @李明顺:Discuz创始人,连续创业者,先后创业聚淘网,招财猫浏览器,现在是好贷网一把手,有超过13年的互联网经验。搜狐自媒体账号:李明顺。

  @王新宇:宁哲网络合伙人,知名互联网评论员。搜狐IT自媒体人。对区域互联网有深刻的见解。搜狐自媒体账号:王新宇。

  @王吉伟:搜狐IT自媒人,搜狐自媒体账号:互联网演义厅。

  @何凯:美团网新产品部,对互联网O2O有独特的见解。

  @张红彬:神州泰岳的投资经理,看早期项目,互联网的研究者。

  @杨子超:搜狐IT自媒体人,爱部落轻日记负责人,无穷超声波沙龙主持人,搜狐自媒体帐号:互联网天帝 微信个人号:yangzichao123123 如果你也想加入超声波沙龙,可以联系子超。

来源:搜狐IT

作者:无穷俱乐部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电商者上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