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向善:互联网人的认知,责任,使命

1 评论 2085 浏览 1 收藏 25 分钟

2021年7月21日~8月1日,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举办的【2021产品经理大会-北京站】完美落幕 ,贝壳新房增长产品责任人,前首汽高级总监周路璐为我们分享了《科技向善:互联网人的认知,责任,使命》,本文为内容演讲实录 。

本次分享的内容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科技中立论?

第二,为什么是互联网?

第三,如何“向”善?

一、科技中立论

1. 道德与德善

关于科技是不是中立的,实际上是“善恶”问题,这个话题需要追溯到公元前。

公元前330年:《尼各马可伦理学》标志着道德哲学的诞生,在这些先贤的基础上,发展出各种各样的伦理流派,截止目前仍然没有一个流派是绝对主流的。

为什么大家对于伦理这个问题没有形成一个全球统一的认知?

因为道德有三个特点:

第一个是主观,哲学上所有的问题分为实然的问题和应然的问题。

对于道德这个话题来说,他是一个应然的问题。如果所有的人都相信某一种伦理的话,他自然而然就会成为这个人群的主流伦理。所以这个自我实现的过程,是一个主观的事情。

第二个是群体,绝大多数的伦理流派是为了群体的利益最大化,他的目标和手段都是群体的

第三个是变化,受到“主观”与“群体”的影响,流派的观念会不断地发生变化,演化。

因为这三个特点,也许我们永远难以找到一种伦理标准去衡量所有的问题。

但是不代表说我们做产品设计的时候,就没有一种符合价值观的标准。

2. 各伦理流派的差异-电车难题

这是一个经典的思维实验出现于上个世纪60年代末,英国学家提出来的,是否杀一换五的故事。

实验最原始版本:左边图A扳动道岔,当一个有轨的电车在轨道上行驶的时候,他前面有两个分岔,往左走会撞到五个人,往右走会撞到一个人,现在变车的轨道是往左走的。

那么如果你的面前有一个道岔,你要不要把它搬到右边去,让这个电车牺牲一个人去拯救五个人?

实验衍生版本:右边图B推胖子下桥,这个版本中,只有一条轨道上没有分叉,并且轨道上面有五个人。在列车前方有一个天桥,就天桥上有一个胖子。

若旁边一个人去推这个胖子,下桥的时候可以正好阻挡这个列车前进,使得这个列车在撞到这五个人之前停下来,但是这个胖子肯定是死掉了。

面对在这种情况下,该不该把胖子推下桥呢?

在不同的伦理学派上,对于这个问题就有截然不同的解答。

功利主义认为:每个人的快乐就是善,每个人的痛苦就是负向的善,而这个快乐和痛苦是可以相加汇总的。所以,从一个上帝视角来说,他总是在最大化所有人的福利。

所以,无论是A 和B,对于上帝来说,用一个人的生命换五个人的生命,这是最好的结果。

自由主义者认为:我们绝不应该把任何一个人的生存当作另外一个目标的手段而存在。这样我们就没有尊重人性,没有尊重这个人的自由。所以这个流派的观点是两边都不应该。

情感主义者认为:每个人的伦理最终都来源于我们自己的情感。而这个情感追根究底是移情于他人。

若我的情感接近度与五个人一样,那么我更加容易站在上帝视角去思考这个问题,则拯救五个人,扳动道岔。

若我情感链接对象是胖子本人。当我移情到这个胖子的情况下,正在天桥上观看着风景。我是个非常无辜的人,忽然有一个人把自己推下去,然后死了。

这个无疑是一个非常大的作恶。

所以在情感主义看来,在B这种场景下,他要推下这个人产生的罪恶程度足以抵消拯救那五个人带来的上。

这个研究印证了东方和西方的文化对于同样一件事情的见解有非常大的不同,西方文化更愿意去杀一换五,而东方文化,比如说中国人,我们更愿意去尊重的一个个体的自由。也侧面印证道德是很难全球统一的。

所以在这样一个场背景下,我们去看科技,他在结果上是否能够满足各个流派的最终善呢?

功利主义:所谓的善就是要增加人类整体福利?

A.沉迷Feed流,长时间刷抖音,刷头条,从长远来看,这是对工作,生活,家庭都是不利

B.负外部性,教育内卷:当满足一个人的福利就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福利,这就会产生内卷,产生一种囚徒困境的局面。

自由主义:科技增加了人类自由吗?

A.信息茧房,现在的推荐算法越来越短,推荐更多人们喜欢的信息,但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我去探索新的知识可能性。所以他并不一定是增加人类自由。

B.数字鸿沟:科技部创造了一些不公平,这些不公平导致一些人的自由得到增加。而另外一些人的自由会受到影响。

比如说:当今老人在街上拦不到车,对他们来讲,他们其实损失了自由。

德性论:科技有利于建立美德吗?

A.虚拟暴力:科技并不是在所有场景下都符合人的德性的。我们有一些虚拟的暴力游戏,让大家得到不好的体验,其实不见得是对德性有帮助的。

B.匿名社会:这种社交其实纵容了一些犯罪的存在。

所以无论哪一种流派,看上去科技在结果上都产生道德问题。

那么,从过程上看,应不应该由科技背锅?

我们可以看看人的一个行动过程——“权杖”模型

当他产生一个动机的时候,然后才会去产生一个行动。这个行动最终会产生一个效果。

效果有两类,一种是客观的,这世界发生了某些变化。另一种是主观的,就是人产生了某些主观的感受。在这个行动的过程中呢,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就是环境和工具,也就是产品的支持。

这个行为模型是符合著名心理学家福格的行为模型:B=MAT,其实是有动机,还有工具提供的能力,以及环境提供了触发这三次决定的。

根据这个模型去看,道德是怎样被传递的呢?这个我们要提到这个道德的染色原理。

每一个伦理学都是在寻找一个终极的道德对象,这个终极的对象是我们去评判道德的标准,不同的伦理观有不同的对象。

举个例子,在二战屠杀犹太人的事件当中

若归因为人,我们会认为是希特勒或者纳粹党,因为人产生了恶;

若归因到环境,我们可以认为是法西斯或者独裁才导致了这种恶的现象;

若归因到产品,我们认为是屠宰人们的集中营或者化学武器,因为非人道主义的工具使用产生恶。

所以这三种归因方式都是存在,那么什么情况下行动会被归因于产品呢?

产品设计本身会产生行动的倾向性,也暗示了产品怎么被使用

图片是唐纳德·诺曼著名门的案例

左边门上有一个竖形的长条的把手,暗示这个门是被拉动的。而右边门上有一个金属的板子,暗示这个门是被推开的。右边是deep fake的一个案例。我们可以把视频当做一个人,去模拟任何一个人的角色

因此得出:我们所设计的产品应当存在暗示的意图,引导用户去使用产品,实际上这个原理是广泛存在的,我们在做产品设计中会使用,同时技术和产品本身存在这种倾向。

所以这个就是行动被染色的原理:当产品被行动染色以后,他从上往下去染色到这个产品支撑的技术,以及该技术下面的一个科学

右边是一个这个层次传递模型。我们以原子能这项技术为例,最底下为科学原理,假设他支出了两个产品,一个是原子弹,一个是核电站。

原子弹支撑了战争,而战争又产生了两个恶的结果,人的死亡,物质的毁灭以及正义的伸张胜利。其实染色的原理是至上而下进行的。

如果按照功利主义的观点来说,最上面是道德最终的评价对象,那么战争产生的结果,相对来说恶的成分大一些,所以他就是一个偏灰色的,偏弱的产品。只有在极端场景下使用,支撑战争的原子弹则被认为是一个恶的产品。

而另一线是核电站,只产生一个好的结果发电,能源充足,但是他产生核泄漏导致环境污染。所以核电站变成了一个善恶不明显,偏中立的产品。

但是日本的核污水的问题引发了用户大量的关注。这也造成了一个结果:用户更关心恶的一面,导致整个核电站甚至原子能技术在大家心中恶的一面被提升了。

这个就是科技的善恶观,虽然来自于上层的应用,但是在染色原理下,科技的确会被人认为有善恶。

另外,从下至上,越靠近技术和产品越有善恶,而最底下的科学原理,我们可以认为他几乎没有善恶。

所以得出一个推论,科技的善恶观是自上而下决定的,而上面的应用不正是源自于我们这些产品经理设计的一些功能吗?所以他可以被引导,因此他需要改变。科技的善恶观可以因为上层应用的三个引导而被改变,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所以这块的一个结论就是,如果我们秉持中立的一个态度,我觉得是一个错误并天真的想法。

二、为什么是互联网

1.互联网改变了什么

从权杖模型来看,其实互联网一方面,他在产品上变得更加强大了,另一方面,互联网它连接了人与人。他改变了环境本身。另外,因为互联网的强大普及,他改变部分人性。同时因为智能化,互联网能够参与到行动中。

平台模式具有很强的网络效应,比如说微信,我们连接了人与人,每一个用户的加入,都让一个新用户的加入价值变大,这是一种直接网络效应。间接网络效应则是平台模式,比如滴滴是存在司机和乘客之间,它会形成交叉的网络效应,他会使得平台变得强大。

第二种效应是入口效应,在微信上,有许多的微信公众号,小程序,还有视频号。这些都基于微信的入口去建立了更强大的生态,拓展了微信使用的场景。使得一个产品能够带来的功能极大程度的扩张了。

环境效应,生态本身就是一个效应。当一个产品本身在长出子生态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主产品,而它的生态变成一个副产品。

张小龙在2012年微信背后的产品观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人是环境的反应器,产品营造环境决定了用户的反应。

另外,规则即善恶,规则也会影响环境,对于一个to b行业,外卖骑手和网约车司机在这个平台上,他的生存规则是这些平台制定的规则,那这些规则无疑影响他们在平台上的行动,使得他进一步产生了善恶。所以平台会产生强大的善恶观。

人工智能影响人性和行动。在人性上,人工智能是把大量数据喂给AI,然后形成高级智能的AI。但是喂数据的过程中,大量的数据灌进去,这产生的结果除了隐私之外,更可怕的是标签化。其实AI是没有原则的,他是没有善恶观,但是他产生了一个自主行为。所以智能化带来了行动的效应,而数据化带来的人性的抽离。

另外,AI带来更大的一个威胁。持有AI 威胁论的学者,像霍金和马斯克。霍金在2014年讲到“人工智能的成功将会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事件。不幸的是,这也很可能是最后一个大事件”。马斯克持有同样的观念,他认为“我们现在用人类所有的数据去抚养一个嗷嗷待哺的AI婴儿,但是当他长成以后,我们是不是在召唤恶魔呢?”

看到这些的背后,我们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互联网的强大产生了道德威胁,互联网的强大产生了一个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我们头顶。他越长大,这个剑的锋利程度会越高。我们也清楚互联网的强大是难以避免的。所以我们不得不去解决这个伦理的问题。

三、如何践行科技向善

1.如何践行科技向上跟平常的产品设计有什么关系呢?

我认为第一点需要认识到好的产品是拥有灵魂的。把产品设计共分为五个层次:

第一层:零散的设计,虽然想乱拳打师傅,实际上是没有目标去打拳;

第二层:精准的设计,这是一个有目标的设计

第三层:锋利的设计,不仅有目标,还要有一个切中用户痛点和要害的设计

第四层:魂动的设计,不仅基于一个功利角度设计,还要传达出人性,让用户觉得这个产品像人一样充满光怀。

第五层:无形的设计,其实我们说不出来一个产品哪里好,或者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的时候。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产品好。

第四层和第五层都要求一个产品拥有灵魂,所以我们认为产品灵魂本身暗含价值观。

需要注意的是说,我们找到价值观是不是一个普世的。前面也提到在伦理上其实很难去找到一个大家普遍认同的伦理流派。所以如果我们找到这种价值观是在某些场景下是正义的,在其他商业却不正义,那他就可能是很有问题的。

所以,产品不应该拥有价值观

2. 沿着价值观,寻找科技的善意应用

  • 传播文化:网易与故宫博物院去合作了一款完全没有商业化的一款游戏——妙笔千山,游戏传播中国绘画艺术,让大家感受到的是艺术中间的美,它就是一种创意的应用。
  • 鼓励合作:腾讯文档——救命文档的二十四个小时。他的灵魂或者说他价值观应该是鼓励合作,鼓励用户与用户之间互相帮助。而这位大学生基于这一点建立共享文档,让需要帮助的人和提供帮助的人互相连接起来,然后产生了善意的效果。

那这些是产品上的应用,我们在功能设计上应该如何践行价值观呢?

这里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如果这个产品有价值观,功能只需要延展产品的价值观就好了。

那举例子来说,以我之前从事的这个共享汽车这个行业,当时找到价值观是自由。

  • 车辆的选择上,我们选择了更为经济的车——电动车。这个目的是为了更大程度的扩展车辆规模以及更低的价格给到用户服务。
  • 城市的运营上,网点选择也是在用户最有需求的地方。
  • 车辆的调度上,最大可能的减少用户打开app 发现周围没有车的概率。
  • 在用户体验上,我们认为拓展自由最大的一个场景,让线上的体验足够简单,让他更快的能够达到它的目的地
  • 用户增长方面,在拉新、留存、召回、提频这几个场景中,我们选择了提频。因为我们认为这个场景其实才是最大程度是扩展用户的自由。因此做会员卡,时长卡这类的产品,去帮助用户高频地使用共享汽车,并且去拓展他的使用场景。

那如果一个产品没有价值观,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1.可以根据功能去寻找价值观。

第一个例子是这个社交裂变

从功利角度思考:助力是为了获得更大程度的社交裂变,获得更大程度的拉新。

那他的公式从中拆解就是:一个助力活动的参与率X完成率X人均裂变数量。

我们应该思考基于社交裂变的本质做一个有价值观的社交裂变。社交的本身对于用户来说并不一定是恶,很可能是善。

因为这件事情的本质是在通过用户的社交关系,社交的互动,去帮助产品获得更大的传播。那他的背后其实隐含着的一个观点,我在跟用户去做一个利益互换。我要获取用户的社交资源,那么我也得提供相应的社交货币才行。

所以我们设计的一个社交活动中,我是否能够提供足够多的资源,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是否让这个分享者处于利他的状态。其实这才是助力需要多少人参与。

2.用短期的利,引导长期的善

3.用利,不意味着没有原则和底线

用利不意味着没有原则和底线,就实际上一个产品的品质,会受到该产品下所有的产品经理中最没有底线的人的影响。所以提高整个行业的底线,对于整个产品的体验是有意义的。不要欺骗用户,不要阻拦用户。

4.不忘初心

我们在这里提出呼吁,科技不应该是服务于资本和数字,更应该服务于社会和人性。

建立正确的认识,科技是不中立的,科技向善是整个时代的历史趋势和鼓手。我们的责任就是引导科技去造福社会。创造更多善的应用去抑制恶的应用,引导人们去认识科技的事,这样才不会从长远上看,阻碍科技对未来可能性的一个提供。

最后我们的使命作为产品经理是科技向善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希望大家能够顺应大势,然后让中国互联网走在世界科技向上的前列。

相关阅读

以用户为中心的增长实践

重构数据根基,打造数据闭环

AB测试驱动业务增长

产品经理的底层思维:理性与感性

洞察产业时差,把握产业变革新机会

2021全年大会排期预告

2021产品经理大会北、上、广、深、杭 5 城巡回进行中!!!与腾讯、阿里等大厂实战专家一起,分享实践案例,探索行业趋势,提升个人能力,解码产品经理未来!

扫描下图二维码进全年大会专属咨询群了解详情!今年最后3场产品经理大会,广州、杭州、深圳站即将开幕!抢票速来!

 

本文为【2021产品经理大会(北京站)】现场分享整理内容,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实习生 @陈楠 整理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谢谢合作

题图来自大会现场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请问会有视频录播对外公布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