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阿里巴巴为什么能活着?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如今阿里已经是市值4580亿美元的商务巨头,18年前马云创办这家企业时一定没想到它可以这样凶猛。一家公司是如何发展壮大的,这是许多人关心的,更何况它是阿里巴巴。野蛮成长,到底凭借哪些因素?马云,有话说。

四年前马云把做企业比喻爬山,达到8000米以上的时候,你才知道空气多稀薄。如今阿里巴巴规模足够大,在积极地转换策略,应对竞争和全球扩张。

不久前,马云又说了类似的话,

「这就像是爬山,当你爬到1000米高时,感觉不错。然而爬到4000米高时,你就感觉到空气真的不够用了,周围的同伴也变少了,你甚至不知道该与谁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担忧。我们目前很可能像是爬到了5000和6000米的高度,因而我们很孤独」。

显然,马云陷入到一种焦虑,高处不胜寒。

太极拳给我的思考

十年前我很关心全世界,结果我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五年前我很关心中国的命运,我也过得很艰难;三年前我开始只关心公司,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现在我只关心自己,越来越好。

我没想过自己能够成为管理大师,也没想过自己能够成为像南怀瑾那样的人。但我得到了一种味道。这个味道能让我乐此不疲地去做。练了太极拳,看了一两章《道德经》,我觉得哎呀其乐无穷,悟出了一些道理,发现它可以用到公司里面。

阴和阳,物极必反,什么时候该收,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该化,什么时候该聚。这些跟企业里面是一模一样的。你去看西方的管理哲学,是从基督教的思想过来的。包括日本的精益管理,也都有自己的哲学思想在里面的。

中国公司的管理,要不就是从西方学一些管理思想过来,要不就是从日本学习一些流程管理的方法,没有一个文化根基。我认为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文化根基,中国的管理才能够进入到世界的管理财富中。

你今天去剽窃了一下GE的六西格玛,明天去学习了—下日本的精益管理,后天再去学习下欧洲的资本运作,但人家的东西是有根基在里面的。你没有根基是不行的。

资本主义,假如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它只是手段而已,可以为我所用。但关键是你自己要明白自己要什么。什么时候该要什么,什么时候该放弃。做企业,前面没钱。到了一定程度,你一定要用资本这个手段,但它是个手段不是你追求的目标。资本主义不是西方特有的,是一个人到了一定年龄的时候,一定要有的。

如果企业到了这个时候,你不用资本的手段,不去想资本主义的东西,现在国家经济发展到了这个状态,可能吗?不可能没有的。只是很多时候你还没到这个阶段、你就死掉了。

一流的人才是不存在的

阿里从08年、09年开始,对年轻人的培养上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那怎么培养人、发现人、训练人呢?

其实,好的年轻人是被发现,然后被训练的。首先,你要发现他有敢于承担责任的素质,他一定要有承担。你不可能找到一个完美的人,你找到的是一个有毛病的人,因为有毛病,所以才需要你帮他嘛。像我们这种人身上都是毛病,从小到大,我爸看我身上都是毛病。喜欢我的人说我这人不错,讨厌我的人怎么看都是讨厌的。我们公司那帮人就觉得马云还可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员工,都会觉得马云啊,还可以。但是肯定,恨我的人……社会上至少一半一半吧。

我们跟谷歌有点不一样,谷歌喜欢世界上一流的人才,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一流的人才。阿里巴巴喜欢平凡的人,愿意学习,这就是我们需要的人才。

我要找的是一个有承担力的,有独特想法的人。有独特想法的人,未必有执行力;有执行力的人,未必有独特想法。所以,你要pick a team。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想法很好,执行能力又很强,这样的人不太会有的。所以,我经常说三流的点子一流的执行,一流的点子……你先把它干出来再说。这两个技能很少配在一起。你要想找一个这样的人,可能你要等十年才找到一个。

所以,我要找各种各样的人,这人有想法,这人有执行力,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你不是找一个接班人,你是要找一个团队,找一群人。没有人是完美的。组织和人的结合,才是perfect的。

永远要找对事情特别感兴趣的人,而不要找最懂的人,尤其是在做一件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时,你要找好这口、愿意学习的人,而不是找最懂这方面的人。

我们都犯过这样的错误,有了钱以后,马上找一些顶尖的、某某大公司出来的人,那样基本上都会完蛋。一台拖拉机,装了个播音747的引擎,拖拉机一启动,整个都会完蛋。

商场不是战场,不需要你死我活

阿里巴巴有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就是一直在思考:我们是为了今天活着,还是为了未来活着?

阿里巴巴在十多年的发展中,有些东西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一直问自己:十年以后,中国会发生什么?世界会发生什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今天做明天就会成功的事情,一定轮不到我们;今年做明年就会发财的事情,也肯定轮不到我们。我们只能做今年做十年以后可能会成功的事情。从这一点出发,今天开始准备,然后努力十年;十年以后,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么你的机会就来了。所以,分析、判断是未来阿里巴巴这家公司和我们这些人要做的事情。

如果你问马化腾,你会不会跟马云竞争?他说不会,那是假话。如果你问阿里巴巴会不会跟腾讯竞争,以前我没想过,但现在我开始想了。

我们之间确实存在竞争,支付宝曾有十年的时间无人能出其右,这对支付宝是好事。微信支付加入竞争的时候,支付宝方面最开始的反应:「哇,我们终于有竞争对手了」。当时我们在想,腾讯或许能做好支付,尤其是在用户使用微信的情况下。但后来我们发现,即使中国人都在用微信,印度人不见得会用,因此腾讯可能会面临一些限制。但如果现在去问大家的态度的话,他们更乐在其中。因为他们知道可以携手合作,以便更好的服务民众,扩大市场规模。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一直在互助互学。所以,如果两家公司可以携手并进,促进整个社会的无现金化,提高整个社会的信用水平,这样市场规模会扩大很多。

商场不是战场,不是你死我活,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一定能活。互联网很快会成为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如何共建共创,如何持久创新是我们感兴趣的。

真正的垄断在互联网时代是做不到的,没有人做得到。今天为止,互联网时代请问哪家公司做到垄断了?百度垄断不了多久,定论放在这里,阿里也一样。阿里假设不把自己定位成扶持和帮助更多人成长的公司,阿里是成长不起来的。

互联网时代,提垄断两个字,为时过早。信息时代,数据必须是贯通的,所以你是做不到垄断的。只要你一想垄断,马上别人就不用你的东西了。

我老是觉得不懂的东西要出事

在公司刚刚成立七八年的时候,我是坚决反对公司有任何研究室、实验室的。前面十年谁都不能跟我谈实验室,绝对不能跟我谈微软研发部门、IBM研发部门,我认为这些研发部门走不长。

当时我们是一个初创公司。尽管我们很强调技术,但是公司在还没有立足之前就考虑研发是大灾难。我发现绝大部分的公司是研而不发,就是Research for fun,不可能走久;Research for profit,更不可能走久。那时候,我去一家国外大公司,工程师跟我讲这个产品怎么赚钱,而不是告诉我将解决客户什么问题,我就觉得这个问题出大了。

此前,我知道阿里巴巴还没有Ready,我只希望通过技术解决很多问题,而不是一下子提升到实验室。而且微软也好、贝尔也好、IBM也好,这些工业时代实验室为主的模式,在当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其实在前十年已经越来越萎缩了,它不是未来。什么是实验室的未来,在没想明白之前以及自己公司没有站稳脚跟之前,不得轻举妄动。

阿里巴巴那时候的利润很低,这点钱说不定搞一次就没了。但是今天的阿里十八岁了,我们要有担当精神;今天的阿里也跟以前不一样了,大家知道阿里是一个电商,其实电商只是阿里巴巴20%的东西,我们以电商出名,以电商作为切入口,但本质上我们不是一家电商公司,九年以前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为一家数据驱动的公司,九年间阿里巴巴成为当今少数几个能够处理丰富数据源的公司。

今天就规模效应来讲阿里巴巴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商,其实亚马逊、eBay,以及后面五个的量全部加起来,没有阿里巴巴大。做到这个,背后是阿里巴巴强大的技术力量支撑。就光一个双11,技术含量之高,也超过很多人的想象。

因此,我很感谢阿里巴巴有一批前赴后继努力的工程师。我是不懂技术的,但是正因为我不懂技术,我比谁都支持技术,我老是觉得不懂的东西要出事。相反BAT里面,腾讯也好、百度也好,都是工程师出身。他们的判断基于这件事情技术能不能完成;我的判断基于这件事情不完成明天会不会死人,如果这件事情我们不这么做下去,明天一定会倒霉,明天我们公司跨不过去,哪怕做不到,也得想办法做到。正因为这样,阿里巴巴九年以前全面进入云计算。

我们是以解决问题来判断,而不是想当然去解决未来,更不以昨天的思路去解决未来。这是阿里巴巴和其他公司不一样的地方。

我们这个实验室定位是什么?我觉得不应该是Research for fun,也不应该Research for profit,而是Research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with profit and fun。二十一世纪的公司,只有解决社会问题才能活下来,不解决问题是活不下来的。

 

本文由 @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 整编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欢迎打赏支持原创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
  1. 我们跟谷歌有点不一样,谷歌喜欢世界上一流的人才,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一流的人才。阿里巴巴喜欢平凡的人,愿意学习,这就是我们需要的人才。 招聘呢,还不是只去名校,歧视还是有的,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

    回复
    1. 兄弟偏激了,哪个公司都希望择优录取!努力做好自己就好,所有人都想当主席,只有几个人实现,那个学生不想上清华 只有少部分实现,他们写的看看就好 何必当真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