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数字营销大环境又有什么新的变故

产品经理就业班,12周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200+名企内推,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不管是产品、内容还是超级用户,怎么整合线上线下资源,打通场景限制,更高效的链接到用户才是未来企业的重中之重。

新年伊始,虽然ICO被彻底打入冷宫,比特币还在时不时的“回光返照”,区块链似乎已经撇清关系开始“作威作福”;但对于我们营销人来说:我们只要随时保持敏感之外,这都不是事。

我们需要关心的,依旧还得回到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2018年,数字营销大环境又有什么新的变故?

君不见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国家机构”也逐渐开始注重其品牌多元化形象的塑造;从2015年的“135之歌”开始,“国家机构”就给广大人民反差萌的惊喜,而这种惊喜在2017年也迎来了高峰。

2017两会期间推出的群聊H5,到人民日报客户端的八一军装照H5、再到国务院客户端嘻哈风H5以及“十九大”开幕期间推出了一支细数中国共产党发展史的H5,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新闻联播段子手朱广权以及共青团中央和央视综艺开始占领B站……

当“国家机构”开始撕开自己高冷低调的外衣,开始用大众喜欢的社交媒体用大众喜欢的传播方式以及传播载体深入民间,它们正在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在互联网原生居民眼中“重生”。

君不见新媒体兴起之后,草根网红终于有了足够的立身之本和明星分庭抗礼,为自己聚焦大量拥趸;但是随着新媒体的燎然之势,不仅传统媒体式微,更多具有认知偏差的“网络暴民”涌入互联网。

可以说人类史上不曾有过任何一个时代可以媲美今时今日的“言论自由”,但也正是因为这种野蛮生长的“言论自由”酿成了一系列悲剧,它们甚至能够左右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去年6月份新浪等社交媒体封杀卓伟的大规模封号事件,中间头条、微信等也有若干次的“座谈”。

而开年之后我们也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媒体广告要被纳入监管”,工商总局今年要监测1000个公众号。

有没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感觉?

其实,对于大多数“永无出头之日”的自媒体来说,是自媒体广告被监管,还是区块链这种区中心化的互联网生态也需要中心审查?这都与我们没多大关系。

只是对于应该有的“恐慌”,我们也大可不必吓唬自己;比如Facebook也一直与美国政府之间的猫腻不断,奥巴马甚至警告Facebook和谷歌要进行“自我审查”……

由此看来,国家机器把自己触角延伸到网络空间,规范网络空间丰富自己的“生命形态”原本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而这也是现阶段ICO的致命弱点、比特币的最大软肋、区块链的天花板。

在人类文明没有进入地球社会主义之前,不管是言论自由,还是区块链,不管它们体内的基因有多狂野,它们也只能被驯服。

“国家机器”插上翅膀弘扬正能量,各大自媒体戴着镣铐在刀尖起舞;一方面是“国家机器”开始“入彀”,另一方面是自媒体开始“从良”;这必然会带来一种新的网络秩序;

当然,对于国家机器来说,他们“请君入瓮”必然是蓄谋已久,才会有自媒体一次又一次被戴上“紧箍咒”的“措手不及”。

一想到如今的自媒体陷入当下的局面,就有些迷之思考。

当然,不管是国家机构的新媒体化还是自媒体的头部监管都是一种阳谋,而2018带给我们的改变,也远不止于此。

第一:新媒体不再新,自媒体也不再自由

自从2009年微博上线,到2014年微信后来居上进入双寡头局面,直到2017年今日头条另避蹊径人人喊打依旧收获了“抖音”这一爆款神器。

至此,新媒体的四大天王已经完全入局,而用户也经过一年的熏陶对于后来者抖音开始不那么感冒。

再加上快手的屌丝逆袭、一直播的财大气粗、映客的引狼入室以及微视的安乐死……当然这其中还有各种各样的社交模式以及用户集群,比如简书、片刻、知乎、云音乐和即刻,智能手机上的APP生态似乎已经被极尽透支。

而用户也再难找到像是微博微信这些社交方式刚刚出现时的心动了。

将近十年,仿佛一整个时代的落幕:新媒体已经不再新了。

一组公开数据表明:微博蓝V账号突破140万,微信公众号数量突破2000万。

而这组数据的背后却是年后新媒体的“当头棒喝”: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近日联合约谈新浪微博、新浪视频、凤凰网、秒拍、百思不得姐、水木社区等6家网站,依法查处上述网站未持有《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涉嫌传播违反《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的节目,责令上述6家网站限期整改。

《4A广告周刊》记者在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督管理司的2018工作要点中发现,2018年总局将对自媒体广告实行有效监测。文件指出:

充分发挥好总局广告监测平台和全国互联网广告监测中心的作用,组织开展对1000家省级以上主要媒体和1000家主要网站的广告抽查监测。推进移动端互联网广告监测能力建设,初步实现对1000个App和1000个公众号互联网广告的监测。

第二:社交场景大势已定,幸存者抱团取暖

上面有提到,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新媒体已经不再新颖,而这不单单只是时间上的“喜新厌旧”。

新媒体不再新,还有另一重含义:在4G智能手机的大背景下,app生态场景已经完全固化,给不了用户更多的“新鲜感”。

而在5G技术的蓄势待发、以及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之前,我们似乎也看不到脱离BAT技术场景之外的“社交模式”。

当然,AR、VR技术以及新的电子设备迭代,还有人工智能交互以及生物科技的突破却是还能带来不少的想象力,但是国内BAT、国外Apple&Facebook&Google的社交壁垒似乎已经难以逾越。

在此境况之下,我们可以看到被微信排挤在外一直进不了主流社交环境的陌陌必须靠收购探探来“振奋人心”,成为熟人社交之外的唯一极地。

虽说探探的7000万用户的确能够解陌陌的燃眉之急,直播政策收紧、短视频被快手&抖音攻陷,去掉“约炮”标签的陌陌真的需要一颗重金打造的“速效救心丸”。

如果说陌陌收购探探只是为自己续一秒,那么阿里巴巴强势收编饿了么就单纯只是一招“马后炮”。

近年来BAT一直在丰富着自己的羽翼带来一片“肃杀”,就连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今日头条”也有了抖音这匹黑马。

而在此之外就是越来越多的“乱入者”妄图借用“区块链”这把钝刀革了BAT的命,纷纷为区块链摇旗呐喊,惊觉它就是“新一代的互联网”。

这种过激而且敏感的反应,明显是害怕BAT的体量,想借众人之力“众口铄金”。

当然,比较好笑的是:等待着被收割的那一群韭菜,居然有了信仰!

第三:互联网加速下沉,新零售重塑消费关系

谈到了新媒体的过去,也谈到了区块链的现在,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互联网的当下和现在。

我们可以预见的是随着Apple的体验店、小米的线下实体店的火爆,越来越多的品牌将会加入这一场“坐地分赃”的战役。

先不说阿里京东的新零售,就连携程都走到了线下。

这不,戴森在上海开了体验店,无印良品在深圳开起了酒店;百事、家乐氏、Chobani、徐福记这些品牌商都开启了线下体验店,甚至就连农夫山泉也开起了自己的线下超市。

而与之相对的就是目前包括Burberry、HugoBoss、Kenzo、Laperla、Rimowa等覆盖服饰、鞋履、内衣、箱包各类奢牌,LVHM集团旗下浮生若梦、海蓝之谜、雅诗兰黛、兰蔻、赫莲娜等一线美妆大牌,Y3为代表的潮牌,以及Coach、Agnesb、Stellaluna等时尚轻奢品牌,均已开设官方的天猫旗舰店。

阿玛尼、施华洛世奇、真力时、谢利源;箱包品牌Rimowa、内衣品牌La Perla、Emporio Armani、Ports 1961、Trussardi、高档音响品牌B&O等都已经入驻京东。

由此可见,像是苹果小米等互联网原生品牌从线上走到线下,像是雅诗兰黛、兰蔻等传统企业(奢侈品)从线下走到线上已经不再是特例,而是大家的共识。

至此,不管是高冷如奢侈品,还是高调如互联网企业,他们都在迫不及待的加入这阵“互联网的浪潮”,从此不分线上线下;哪里有用户,哪里就是家。

总结

讲了这么多,不管是产品、内容还是超级用户,怎么整合线上线下资源,打通场景限制,更高效的链接到用户才是未来企业的重中之重。

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保持对于市场环境的持续敏感;找到符合企业的用户场景,找到用户的消费语境,把最合适的产品带到最合适的用户那里。

 

本文由 @幻梦邪魂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 ,基于 CC0 协议

赞赏是对原创者的最大认可
5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