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微信,你还是半死不活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运营老司机带路,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优秀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用了微信,你还是半死不活

概要:“一个东西什么都是,必然什么都不是。做产品,运营产品,首先要尊重逻辑”
标题党的最大对手果然是标题党。
 
昨日,浙江大雪,在回来老家路上,从微信公众平台看到爱范儿推送的文章《想放弃微信?找死!》,正是对我《我们想放弃微信了》一文的热乎乎回应。
 
说实话,凡是看完两篇文章的童鞋都会明白,两篇都是标题党,前者是给广大细分媒体的鼓气文和对自己产品的推广文,后者是传统媒体人的自抽文和告诫大家不要沿用微博模式的反思文。
 
文章发出后我得到近千条回复中。粗略计算,七成“倒微”派,认为是微信做资讯骚扰到用户了;3成“挺微”派,认为微信是好工具,缺的是好内容。
 
比较不美的是,约有30条疑似水军的内容参入倒微派,请知微的于霄,用他的微博数据分析大法一算,得出结论,这是水军找寻网络热点进行烘托的日常训练动作,并无幕后黑手,松一口气,没被人当枪使,大家对微信的讨论还是理性冷静的。
 
所有回复中,同为标题党的爱范儿文章最为犀利,那我隔空再回句话,沿用你我都擅长的标题党模式——“用了微信,你还是半死不活”。
 
我喜欢虎嗅、雷锋、爱范儿、云科技、小道消息、贝塔朋友的公共微信
但我打赌,30万个“我”般屁民就是诸位的天花板了
 
作为钱江晚报报道新媒体动态、寻求新媒体机遇的一枚小记者,自然和所有互联网爱好者一样,喜欢虎嗅的深度、雷锋网的戏谑、爱范儿带来的国外动态、云科技的那种世外高人范、小道消息的韩寒式犀利以及贝塔朋友的接地气劲。
 
这种喜爱感,可在杭州几个相熟朋友在朋友圈对文章讨论时看出:
 
白鸦:经历过微博浓浓的泡沫,经历过刷粉丝弹流量的眼球爆发。突然,大家度不适应实事求是,踏踏实实的过日子……问:微博十万粉丝,微信1万粉丝,水的到达率强?亲,拿越南盾和欧元比数字绝对值有意义么?
 
许维:微信其实是一个非常棒的媒体渠道,你应该再好好用一阵子再说。我还是那句话,很多时候不是模式错了,而是产品本身有问题。
 
老贼:同是杭州媒体,918电台15万,930电台10万,最差的5万。宁波东南商报总粉丝过5万,问题不在微信,在媒体。微信是适合电台做互动工具,适合纸媒做垂直内容服务,浙江媒体一向很强势,浙江媒体一向很强势,喜欢微博,主要是新浪帮他们加了几百万粉丝,领导那里好看,但是做微信是SB了。
 
潘越飞:我看好垂直媒体,受众精准,与营销账号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对于综合性媒体来说,是不是天生由于信息杂乱不适合这个平台呢?
 
 
各位童鞋瞅瞅,垂直媒体,爱范儿一类,用上微信的确如虎添翼:
 
“8 月 28 日,AppSolution 正式启用了消息推送,四个月后,AppSolution 突破 5 万粉丝。这意味着什么?每天,我们推荐的有趣的 App,都可以到达约 5 万手机用户。这个数字,超过任何国内做 App 推荐的网站 UV 的数量。”
 
 
Stop!!!各位垂直媒体们别停留在现有的优越感上了,有名叫“下毒”的网友在对爱范儿的文章评论中道破天机:
 
“这种争论的根本是来源于小众媒体与大众媒体信息模式的不同。小众媒体强调主观甚至偏颇的观点去迎合小部分读者的需求,微信这种几无受众间交互的载体当然适合。而大众媒体更需要受众间的交互,是谓舆论引导。小众媒体从博客时代开始用户群就是3-5万,不要觉得自己成功;倒是这几万的数字应该就是你们的天花板了。不要一下子就说别人不懂新媒体。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无知。”
 
对的,垂直媒体,特别是科技网站的爆发式增长很奇怪么,博客时代,微博时代、微信时代,最早用这一批新产品的用户必然是科技控,科技控来关注科技垂直媒体在自然不过了。各位现身说法以自己的现阶段成功为例,判断微信这个新载体势必成功,未免武断。
 
当新产品普及了,成熟了,假设微信公共账号被大众接受了,你觉得受众面最广的是科技账号么。瞅瞅微博的前车之鉴,玩政治的人民日报一夜爆红,大嘴娱乐偶像姚晨稳坐微博女王位,社会、民生、娱乐、八卦、购物、时尚才是普罗大众的心头爱,科技只是高端精英们的yy对象。
 
 要让科技网站变成高估值的媒体,广告主也好,投资人也罢,恐怕是俗气点的“太平洋电脑网”之流,而不是爱范儿这样的高精尖网站。爱范儿要想规模再扩3倍的话,估计得找个恶俗的新路子,要是满足现状,仍可坚持本心。
 
我相信,科技媒体携带与新产品的天热贴近性,起初必然顺风顺水,我等喜爱YY下“科技改变生活的”的屁民一流,无论是网站收藏夹、RSS阅读器、微信、微博上都会摆上科技媒体的位置,只是我等不懂事的屁民数量实在不多,窃以为找到30万粉丝已算不错,而这就是您的天花板,对此,我敢赌五毛越南盾。
 
而传统都市类媒体所要探索的新媒体之路,估计对于30万的量是无法满足的。
 
微信是聊天工具,是约炮神器
微信不是全能平台,不是app杀手
 
有大众影响力的新媒体是怎样的?网易新闻客户端算一个。
 
网易新媒体中心总监吴茂林在传媒梦工场举办新媒体领袖班上讲过这样一个案例:伦敦奥运会上,刘翔退赛是一个焦点事件,在刘翔摔倒十秒钟之内,网易新闻客户端就推送了出去,把这个消息发布给用户,他们比各家对手快了将近1分钟,同时摘要内容也更加完整。刘翔退赛,当天总新闻点击量4529万;主稿PV超24万;跟帖4万多条,客户端投票参与数达到5万多人次。而奥运会期间的总视频播放量达到2000万。

这才是传统媒体真正眼红的,媒体的外壳,媒体的内核,媒体的影响力。
 
微信,不让我们眼红。
 
诚然,微信真的很棒。我自己是深度微信控,每天发短信最多3条,微信消息要发100条左右,朋友圈每天打开50次以上,所有熟识好友都在微信好友里,潜意识认为,不进我微信通讯录的,其实和我没那么熟。除非被人@,我已经基本已经不打开微博客户端。微信让我的短信费和通话费大大减少,真赞。我回老家,第一件事就是教他怎么玩微信,怎么在朋友圈关注我,怎么视频通话——这应该也是各位回老家会做的事情。
 
一位“酱油瓶_D调的疯狂”说,微信的玩法就“局限”在这里了:
 
“有人把微信和微博相提并论,实为炒作……大家说说拿起微信开都干嘛,是找陌生人聊天得居多,语音聊天其实很鸡肋,熟人之间也就开始耍耍玩,而且公共账号能互动么,扯淡,就是在宣传,没交流,在有微博qq的年代 微信存在得意义只有他那个绰号‘约炮’。”
 
 
在4寸屏幕上,一款产品的功能总是简单明了的,新闻是一款app,聊天是一款app,美化图片是一款app,美食是一款app,微信,做好它的本分工作就够了。
 
不做本分工作会怎样呢?以订餐为例,我关注一个订餐微信账号,发送我的地理位置,然后对话框跳出附近10家餐馆,文字列表式,回复5看看5号餐馆的外卖单,回复53看看5号餐馆的今日特价菜,不满意,往上拉回文字列表,回复3看3号餐馆的外卖单,跳转到一个wap页面,还可以,点击3号餐馆的微信头像,生成一个新的微信对话框,让它给我送个菜来——老子累不累啊,还不如用个原生的APP,首页自动定位到附近餐馆,图文并茂选好餐馆,第二页进入详单,点击电话号码直接吼份饭来。
 
微信要做APP综合平台,痴人说梦,各位整天把用户体验挂在嘴边的大牛们,你们觉得这样一个对话框真心不简陋么。
 
别和我说媒体资讯是轻阅读体验,对界面要求低,微信可以胜任。你看看人家网易新闻客户端,1.0版本经典的大图导览模式,2.0版新增的本地生活模块,3.0版重构后新增的左侧订阅栏目功能。为了有更好的用户体验,界面一次次的修改,不就图各位看官找到乐子么。人家吴茂林说了,他还头疼新改的界面被人说不习惯,考虑要坚持呢还是改回去。
 

 
微信有可能只为了新闻阅读,做出界面调整么?假如为了新闻阅读调整了,是不是也改考虑下美食、电商、导航等各类功能的界面特殊需求呢?假如真改了,微信是不是真成了体重500公斤的美女,再美也没汉子喜欢了呢?
 
网友“i江平”认为:“还是那句话:一个东西什么都是,必然什么都不是。做产品,运营产品,首先要尊重逻辑。”
 
“何劲的围脖”说得更加形象:“微信的一些做法违反了基本的常识。媒体怎么能够同老婆亲友等混为差不多一等呢?就算老婆办的媒体也不行啊。”
 
我们很“笨”,不懂用互联网方法讨好读者
我们很“笨”,爱用最吃力的姿态帮助个体
 
圈中好友告诉我,张小龙表态过,关于微信的媒体属性功能,他放了3成精力。
 
对此,我表示疑问,张大神的3成劲有没有使对地方。
 
爱范儿在文章中说:“我曾经在后台一天回复过接近1000 人,我们的 ifanrQ 微信交互,后期的回复都超过1000。”
 
我想说,兄弟,你在电脑前喝喝咖啡点击键盘就够了,我们都市类媒体的反馈链条是不一样的:有读者来电话,以一口方言讲述小区有人以免费健康检查的名义售卖医疗器械,我们的热线接待员要把内容汇总,放上热线管理平台,然后通知相关记者,记者与读者联系,确认大致情况,到事件发生地核实,暗访,找到受骗者,找到骗子们,找到主管部门,然后回来进行消息汇总,回复读者,采访写稿,这是一个完整的从接受到反馈的流程。
 
都市媒体的大量工作不是对科技爱好者进行简单互动,扔一堆资料库让他自己看去,是要为读者做点实事。微信这样浅层沟通的工具,对我们来说只是流程之中的一步而已。
 
很多童鞋看到了微信带来的自动回复、快速在电台播放、资料库查询等功能,却忘记了,当你碰到房屋拆迁、身份证明搞乌龙、医院出医疗事故、自家孩子的恶性疾病难以筹到治疗款、隔壁邻居家飘出腐烂味道时,你的第一反应不是用微信吼两句完成整个交流过程,你是希望这个反馈链条长到有记者陪着你解决完所有事件。
 
传统媒体很“笨”,5个月才获得1万粉丝,因为我们很笨得在用非互联网模式的方法,一点一滴去用报道推动社会个体解决生活难题,以我们的公信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我们所谓的微信运营小组,其实每个人除了微信的事情还要采访、写稿、管网站、发微薄、接热线、找素材、编辑自己的手机客户端“浙江24小时”,加班到1点早上6点出差采访是常有的事情,我们传统媒体有太多非新媒体的事情需要完成,对新媒体的态度只能是迟钝但坚定的。
 
没有自己的产品和渠道
就算微信玩得再好,也是半死不活
 
不知爱范儿的兄弟可记得,微信这一年来一直被曝光,有很多骗子利用“摇一摇”功能,约出了无知少女,然后劫财劫色。
 
如果我没记错,国内最早关于摇一摇案件的报道,是我们同一报业集团的《今日早报》报道的。之后我们自己也报道过很多起。
 
假如我们一直深究这一事件,对微信开发这一功能的社会意义进行持续探讨,不停告诫读者们谨慎使用微信,兄弟你觉得微信会爽么。
 
微信此前已经手起刀落砍掉不少账号,无论这些账号本身做事风格的合理与否,只看微信对于自己规则漏洞的野蛮管理,对于“不听话者”的冷酷无情,作为媒体,就该谨慎一些。
 
“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当我们过于依赖一个平台,微信也好、百度也好、新浪微博也好,我们的附庸地位会不断强化。
 
假设微信有一天因为临时工原因封了爱范儿的账号,百度有一天因为空调原因停止了对你的收录,微博有一天因为*美美看你不顺眼而处以禁言处理,Google Reader有一天因为网络问题无法抓取你更新的内容,电信有一天因为搬家员工问题清空了你的服务器内容,你怎么办呢?放下身段,向垄断者弯腰,苟延残喘么?
 
现在门户网站的科技内容不好看,不就是枪文太多水货太多么,现在科技博客盛行,不就是写稿之人天南地北公关再强也无法一抓一大把么。利益链条一旦太长,太深,对媒体而言,绝非好事。
 
我们媒体作为一只“看门狗”,是时刻要去舆论监督那些可能为恶的大公司的。没有牢牢握在自己手上的铁棍,又怎么敢去捅老虎的屁股呢?
 
对任何新产品报以谨慎心态,而不是巴结态度,正是我们媒体胆敢号称拥有监督报道能力的基本做法。
 
微信真的不是最佳工具
我们一起找找新玩法呗 
 
关于“微信是否适合媒体”的讨论在业内引起反响后,我看到一篇有趣的文章《如果微信是新浪的》(作者jason Ng“无责任的猜想”):
 
可点击的按钮数量将会至少增加10倍。
投放户外广告,广告里包含明星,明星说:我们在微信上见。
做一个公众平台名人排行榜。
用户首次注册微信后,显示被引导导入微博好友,借着被推荐关注50个名人。
取消朋友圈隐私限制,好友图片下的非好友评论也能看到,因为这样可以活跃评论气氛。
用户达到一亿时就会投放广告。
小秘书介入到一对一的通信中。
 
 
妈的,幸好微信不是新浪的,幸好微信目前还安安眈眈在做通讯工具的基础工具,幸好咱们没真把微信当做媒体工具。
 
好吧,微信不适合媒体玩,适合做通讯、话务、O2O、游戏,那咱们就关注点别的呗,别继续热炒这块了。
 
新媒体的机会肯定很多,既是创业者们的,也是传统媒体都想咬一口的。
 
给咱们自己做下广告:
 
咱们《钱江晚报》一直愿意摸索新媒体玩法,和大家玩在一块
咱们佩服并且喜爱雪球财经、虎嗅、36氪这样的新媒体,
咱们敢于把自己的痛楚放在聚光灯下,
咱们清楚明白全媒体竞争必须以全新的思路去运维,
咱们也明白要么卖超高质量的内容要么卖满足用户真实需求的服务,
咱们很了解新渠道带来的便捷性是具有颠覆可能性的,
咱们有耐心在新环境下重塑品牌和口碑,
咱们把用户当“傻子”,让他们能以最舒服的姿态获取资讯,
咱们也把用户当最聪明的人,绝不玩无底线营销的把戏,
咱们的求生意识真的很强,不想没了微信就会“死”,我们要握住自己的救命稻草。
 
要有啥新媒体的好点子,带上咱们一起玩呗——估计这也是被广大IT人说“迟钝”的传统媒体们共同心声。

 

来源:虎嗅网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