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变后的反省:团购在中国还有机会吗?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团购是“庞氏骗局”吗?

直到今天,也沒有多少人能解释清这个问题,然而,比起这样学究而难解的问题来,团购鼻祖Groupon的广大投资者却能给出坚定不移的答案:Groupon是一个资本骗局,自上市以来,这家公司市值缩水近八成。

在中国,团购经过两年前的浮华和畸形的成长之后,最近终于回归理性,那么,如今遭遇重重困境的它在中国究竟是否还有机会呢?它的未来究竟又在哪里呢?

也许立足现实,回溯它的发展过程,可以帮助我们寻找到答案——或者至少答案的一部分。

事情正在起变化

从2010年到2012年,团购鼻祖Groupon它的成交额为7.45亿、40亿和42亿美元,今年的数字则有可能将跌至26亿美元,截至目前为止,这家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去七成,市值缩水超过了130亿美元,尚不及Google在2010年提出的收购要约(60亿美元)的一半。

然而在中国,团购却正以更加让人触目惊心的方式发生着剧变。新的一年,中国的团购网站率先掀起了一场裁员的风波。

千品网被指在大规模裁员之后“各分公司少的只有几人,多的一二十人”,如果员工“完不成自动离职,不给补偿”。国美在线的裁员风暴来得更加猛烈,截至目前为止,三批裁员涉及到了400多人,之前校招大学生中七成以上被请退。

然而现在引起大家关注的这场裁员潮流其实早从去年就已经开始酝酿,在暗流涌动许久之后,这场最初的冷风终于衍变成一场大风暴。

2012年,美团网被曝裁员超过500人,拉手网技术部门裁员超过40%,包括窝窝团、高朋、团宝网在内的团购网站也先后传出裁员消息。

不止是裁员而已,还有更多不一般的事情发生着。

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团购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震动,24券关停、F团和高朋合并,IPO的失败,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矛盾,大公司和小公司之间的博弈,期间点缀着无数的内幕和花边新闻。

一场猛烈的变动以无声无息的方式展开着。

急转,直下

从当初“千团大战”的热闹,到今天被裁员、减薪、关停以及转型包围,团购在中国只不过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

那么在这段时间内,中国的团购到底发生了那些变化?将来又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呢?让我们从三个方面的数据看看它是如何经历这样一个过山车过程的。

增长趋势

国内团购市场规模从20亿元(2010年)暴增至110亿元(2011年),然而2012年的成交额却仅为213.9亿元,同上年相比,增幅仅为93%。去年,参加团购的消费者为4.65亿人次,同比增长45%,客单价为46.9元,同比增长仅有34%。

分析近三年的数据,我们会发现,团购市场的增长已经开始放缓,在经历了前两年的疯狂增长之后,团购行业已经进入了平稳成长期,对于那些之前畸形发展的企业来说,这不啻于最大的噩耗。

竞争环境

2011年8月,全国的团购网站在5000家以上,到2012年底,这一数据锐减至2000家左右,其中还包含了大量指向淘宝的类团购网站。2012年排名前十的团购网站占据了团购市场交易总额的92.8%,这意味着几乎2000家左右的团购必须去争夺剩下的15.5亿元的市场。

可以预见的是,这将是在接下来的1~2年的时间,团购市场的竞争将日趋白热化,市场还会经历若干轮的洗牌。

盈利

一个尴尬的问题是,现在国内没有多少团购网站在真正意义上赚到钱。截至目前为止,仅有满座网、窝窝团和美团网三家团购网站声称盈利,然而仔细分析的话,我们发现所谓的“盈利”或多或少存在着问题。

满座网盈利——尽管只有1元——的方式主要依靠精简人员、减少宣传投入等压缩成本等方式实现的,更主要的是,随着先后进入京东商城和聚划算平台;

去年12月,窝窝网和美团网分别宣布实现了数百万元和千万人民币的盈利,然而数据显示,品牌专卖店为窝窝贡献了七成以上的营收,而后者的途径主要集中在削减硬广和人力成本方面。

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团购网站在中国的日子或许并不好过。也许,团购在中国已经过了那个“最好的年代”,那么离“最坏的年代“到底还有多远呢?

“将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和市场环境下,单纯的团购网站的前路并不明朗,也并不好走。

正如有人说的那样,团购网站存在“长期负债”和“短线特征”的双重风险,这就注定了它是一个需要在长时间内投入大规模资本的事业。

之前,为了追求规模效应、占领市场,靠着资本市场的非理性投资趋势,团购网站以千万级别美元的投资进行着盲目而狂热的高速扩张,在此过程中,拼低价、圈地、招人、揽经销商是大家共同的招数,单纯追求速度和规模,却忽视了提高质量和保证可持续发展。

市场成长起来,数据越来越漂亮,然而隐患也不断暴露。

产品和服务质量不到位、用户体验不佳、毛利率太低、拓展市场成本不断升高,这些问题逐渐暴露出来,让团购网站不断陷入口水和批评之中——一个有趣的数据是,2012年,团购在一二线市场开始出现萎缩,三四线城市团购成交额较去年暴涨超过234%,占据了整个团购市场的46%以上。

现在的情况就是,那些急躁的网站倏忽而逝,死在市场的大潮中,而那些幸存下来的电商网站,则要为生机和未来挣扎——他们采用的手段往往是裁员、减薪以及在“战略转型”名义下的第三方合作。

现在的情况是,中国的团购几乎陷入了死局,它被自己“将军”了。

没有选择的选择

积弊未愈,外患已至。

去年,聚划算平台的成交额高达207.5亿元,和整个团购市场规模相比也并不逊色,那么未来单一的团购平台如何应对这个出自淘宝的庞然大物呢?

跻身阿里巴巴七大事业群之一的聚划算,有着足够的资源、平台和优势在团购市场上长袖善舞,同时,包括腾讯、京东在内的巨头也把目光转移了过来。

战,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合作,又何尝不是与虎谋皮?

团购在烧钱,而且烧钱很快,团购赚钱并不容易,而且赚得很少,那么还有多少投资者加入这个游戏中,还愿意坚持多久来玩这个游戏呢?一旦缺少了投资人的热情和支持,中国的团购事业将死无葬身之地。

在内忧外困之下,对国内的团购网站来说,也许2012年的剧变只是一个开始,“最坏的时代”或许并未到来,但是必须考虑清楚自己的前路究竟在哪里?

不变,不成;不破,不立。

也许,对中国的团购网站来说,这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安慰和箴言了,除此之外,他们再无更多的选择。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