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向左,护垫侠向右:超级产品是怎样炼成的?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超级产品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想象力、执行力、感召力。本文将通过两部电影来解答这一问题:“超级产品”是怎样炼成的?

2018,不管是对于创业者还是从业者,似乎都不太友好;它把太多人赶下了神坛,也砸碎了不少人的饭碗。

但2018对于电影从业者,尤其是国产电影,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气息,一种叫做“市井气息”的东西正在觉醒。

当然,以前王宝强的《盲井》《Hello!树先生》还有贾导都有过类似的主题,但是2018年这种中国式的“市井”不仅因为胡波导演的剧情片《大象席地而坐》在柏林获奖驰名海外;徐峥主演的《我不是药神》、饶晓志导演的《无名之辈》以及10月份口碑爆棚的《无双》都有不错的票房表现力。

《无名之辈》是一群市井贫民最后的“挣扎”。

《我不是药神》是一个市井老板最后的“救赎”。

《无双》是一个市井文青和痴情姑娘最后的“圈套”。

不要觉得《无名之辈》有多荒诞,它映射的就是现实;不要觉得《我不是药神》有多绝望,现实中的我们就是这样;更不要觉得《无双》有多虚假,只不过有人在为我们捍卫边疆。

当然,我们今天的主题不是国产电影,也不准备大谈电影工业设计;今天我们还是继续剖析“超级产品”,比如《无名之辈》中的“超级憨货”、《我不是药神》中的“超级药品”,以及《无双》中的“超级美元”;这个时代造就了它们,那么它们又是怎么炼成的?

鉴于《无名之辈》一开始就让我们“啼笑皆非”、《我不是药神》也不打算打开“药研”这个黑匣子,我们不妨从《无双》入手,毕竟作为“画家”的发哥可是在手把手教我们如何制作“超级美元”。

也许,无数人是为了周润发去看的这一部片子,但是郭富城的演技却是吸引我们继续看下去的最大动力。

毕竟,发哥的气场在那里,让他当一个替身、当一个杂兵、当一个坏人未免有些“格格不入”,很难让用户产生代入感;虽然“无双”也在尽量避免这一种状况,小马哥上身的那一场枪战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就算是酒店那一场让人“眼花缭乱”的“盲射”用的也是一种“戏谑”的手法,用“团灭”冲淡了我们对于“袭警”的罪恶感。

而且,最后李问、阮文、秀清连续三个反转也一瞬间把剧情推到了高潮,我们曾经熟悉的“港片”似乎又回来了。

不过,作为一个工业设计从业者,也许我看到的《无双》和你们看到的不一样;虽然我并不否认《无双》的主线逻辑和《非常嫌疑犯》非常相似,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否定了《无双》的“港片式处理”;尤其是发哥和郭富城飙戏、“无双”这个片名和整个电影的契合是“The Usual Suspects”也比不上的。

但在这里说到类比,我其实更想把《无双》和《护垫侠》放在一起,因为郭富城的“超级美元”和阿克谢的“超级护垫”故事内核上两者迷之相似。

同样都是2018年上映、同样都是为了女人、同样都是仿制,同样都在一步步攻克难关、同样都有自己的“超级合伙(女)人”、同样都是一个关于“三角恋”的爱情故事、同样在“超级产品”成功之后“励志故事”突然就变成了“道德伦理陷阱”……但其核心都是为了制造更加廉价几乎能够“取而代之”的“超级产品”。

两者最后之所以南辕北辙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无双》只想让假钞更像真钞,但Pali护垫却只想在功能上和其他护垫别无二致。

OK,接下来我们就通过两部电影一起来看看“超级产品”是怎样炼成的?

一、想象力(说服力、原动力)

对于一款“超级产品”而言,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想象力!

你看,不管是拉克希米还是李问,对于市面上已有的护垫和美元,他们一个心怀不满,觉得贵得不合理;另一个当然是眼红美元的商品价值,想要取而代之。

于是他们有了想法,想要制造市面已有“产品”的替代品。

但他们接下来就必须面临一个难题,人们因为传统观念又或者法律风险很难接受他们的“异想天开”。

这个时候就需要“说服力”。

就像拉克希米请求葛雅特莉试用,画家招安李问;很多时候仅仅只有想法是空洞的,我们需要团队、需要试错。

到了这一步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因为前期很大可能不会“一帆风顺”,我们会遭遇很多困难,甚至是冷暴力,而这就需要我们的执念——“原动力”。

拉克希米是因为在医生那里了解到护垫对于女性的重要,李问是不想继续做阮文眼中的失败者,画家有部分原因是想光大家业向“将军”复仇。

于是,一个“超级产品”的“原型金三角”就出来了。

二、执行力(分析力、还原力)

但是,“超级产品”仅仅只是停留在原型、在想象力阶段,是很难获得市场认可的。

就算现在大家普遍接受了“众筹经济”,你也必须拿出真材实料给用户“验验货”。

而这,就牵扯到“执行力”。

简单来说,执行力就是把想象力照进现实的步骤,它是一段可测绘的时间合集。

就像拉克希米为了给葛雅特莉造出更好的护垫不惜远走他乡,即使要在教授家帮佣也不忘初心。

就像李问虽然痴恋阮文,对于“造假”有过觉悟、虽然对于“假钞”讳莫如深,但他还是做出了选择。

但很多时候,把梦想照进现实并不是说你有执行力,有团队,有执念就够了,它往往需要我们深刻了解产品的组织架构,然后千方百计达到甚至超越原有产品的“功效”。

于是在这个过程中,“分析力”,把原产品分解、分析,弄清楚它的工作机能,每一个模块在整个产品框架中存在的意义就至关重要。

这个过程,分解比分析更容易;分解只是暴力拆解,但分析却需要思考每一部分存在的价值。

在拉克希米这里,几千万卢比的大机器被分解成搅拌、压缩、包装、消毒四个步骤,而且每一个步骤都能用更加廉价的小机器完成。

在画家团队,“美钞”看似无懈可击的防伪技术,也被无酸纸、三合一水印、凹版印刷、变色油墨等一一攻克;如果不是鑫叔坏了行规,大概还能再浪一会儿。

这里还有一个能力比较重要,“还原力”。

如果你只有做自己想象中产品的执行力、以及拆解同类产品的分析力,但最后没有还原力,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就很难在“供过于求”的大环境中“脱颖而出”。

执行力、分析力和还原力,就是产品的“品控金三角”。

三、感召力 (抵抗力、自制力)

那么,有了想象力打底,还有分析力和还原力做出了一款真正属于自己,并且还有自我特色的产品,这样就够了么?

当然不够。

要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改革开放初期物质匮乏“供不应求”的时代:80年代的个体户、90年代的股票、2000年的房地产、2008年的移动互联网;从打火机、电风扇,到电脑、手机、汽车、无人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等等等,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类型跟不上消费者需求,而是市场上产品的同质化严重,消费者的选择太多。

所以一款从流水线上走下来的产品只是刚刚开始,我们还需要面临接下来大量竞争对手的“打压”和“攻讦”,当然,如果你足够优秀的话;但是,如果你根本就不具备让竞争对手害怕、让消费者心动的“气质”,在夹缝中求存,自生自灭大概是不少创业者最真实的写照。

于是咯!这就需要创业者有足够的“抵抗力”,因为这个阶段市场的每一点反馈都生死攸关。

拉克希米造出他认为完美的“超级护垫”之后,但市场的反应让他绝望,如果不是帕里的出现,她对女性的洞察,“超级护垫”只会成为村里的“超级笑话”。

李问的“超级美元”则是因为太好,被黑帮觊觎,也因此才有小马哥大杀四方。

但在这里,仅仅只有“抵抗力”还不够,我们还需要有“自制力”。

帕里让拉克希米注册公司,注册专利,但拉克希米没有同意,反倒和帕里一起“深入民间”一个村落接着一个村落的推广“帕里”卫生巾。

鑫叔没有忍住诱惑,用假钞在加拿大买了一件古董钟,暴露之后被画家(其实是李问)“家法”。

那么,有了抵抗力和自制力就够了么!

还不够。

抵抗力是“超级产品”浴火而生的第一步,你必须经得住打击、扛得住质疑,才有可能给“超级产品”灌注足够的“自信”。

自制力是“超级产品”涅槃重生的第二步,我们必须立足长远,不能屈从于短期获利,就好比腾讯如果早年真的以150万美元卖身新浪,还会有现在的微信么?

于是们这里就出现了第三步,“感召力”!

就像盖茨之于微软、乔布斯之于苹果、马斯克之于特斯拉、扎克伯格之于脸书,马云之于阿里巴巴……“超级产品”不只是纯粹的“商品”,它更是一种信仰,是一种美学,是一种生活方式。

就像《护垫侠》最后拉克希米长达九分钟的即兴演讲,就像《无双》最后李问的惊天逆转;如果不是拉克希米的“身体力行”,“超级护垫”也不可能举世皆知;如果不是李问的神来之笔,《无双》也不会口碑逆袭。

那么到底什么是“感召力”?

感召力是“超级产品”灵肉合一的一种“高感知”境界,它不只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它真正和消费者有了情绪共鸣。

在这里,抵抗力、自制力和感召力或许可以称之为“超感金三角”。

上文我们提到,《无双》和《护垫侠》之所以南辕北辙很大原因是《无双》的主题就是在“造假”,如何让假的东西更逼真;但《护垫侠》的出发点却不同,它不但想在功能上媲美其它产品,还想在价格上碾压它。

固然,这和两部电影中“超级产品”的性质不同有关,“假钞”再怎么“逼真”也是假的,它不可能取代法定货币,它的存在就是在为少数人服务欺骗大多数消费者;但“护垫”只需要在功能上满足或是超越用户需求,甚至无需跟其它品牌对比,以更合理的“性价比”确实有可能取代其它商品。

把这两者引申到中国制造,其实也可见一斑:我们一味去模仿国际知名品牌,最大可能也不过是像“假钞”一样暂时蒙蔽消费者,又或者是像拼多多那样“心照不宣”,但它永远没机会打造一款“超级产品”;但如果我们是在功能、材料和科技方面另辟蹊径,通过想象力又或者是拆解和还原来打造自己的“产品”,剥离了品牌溢价之后价格与价值匹配的产品是真的有可能成为我们自己的超级产品。

而这,就是手机时代,功能机无法打败诺基亚、摩托罗拉;智能机时代华米OV不输于苹果、三星的本质原因。

当然,苹果最初的崛起也是避开了功能机赛道,在智能机战场弯道超车的缘故。

至于华米OV之所以超越苹果,也是在苹果创新乏力,但国产机却在拍照、音乐、性价比不断求索的结果。

说到这里,其实这里的想象力、执行力和感召力和之前推文《2019超级产品,我和未来设计有个约会!》中对超级产品的设定:高颜值、高品质、高感知一一对应;只不过这里关于超级产品“想象力、执行力和感召力”设定是从企业自身出发,但“高颜值、高品质、高感知”却是站在市场和消费者的角度,他们对于超级产品的“预期”;两者并不矛盾,更像是“超级产品”的一体两面。

但理论终究只是理论,只有你自己付诸于实践,真真正正把自己想象中的“超级产品”具现:你可以天马行空,但不能刚愎自用;前人做好的产品虽然给你套上了枷锁,但它们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把它们拆解之后你就能快速获取产品的结构拓扑,在这个基础上的想象力和还原力才更有实现的价值。

不过这些都只是超级产品的基本素质,我们还需要产品本身具有感召力,具有打动用户的气质,“人品合一”,这样才有可能炼成“超级产品”。

END

#专栏作家#

幻梦邪魂,微信公众号:wanyidongxi;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每一次输出至少都有一次有价值的思考。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2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太长不看

    回复
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