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如何改变叫车服务?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游戏如何改变叫车服务?

作者简·麦格尼格尔在《游戏改变世界》里写道:
未来,游戏继续满足着我们的另一种饥渴:接受更强的挑战和奖励,变得更有创造力、更成功,参与到比自己本身更宏大的事业中去。但我同时也看到,未来我们所玩的游戏调动了我们参与其中的胃口,推动、促使我们建立更强的联系,为周围的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
摇摇招车去年5月从红杉拿到了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次继续与资方洽谈1000万美元B轮,预计三月底到位后开始着手布局上海、广州、深圳等9个城市。它的玩法是,给每个城市的乘客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免费的约车平台,并允许双方自行在平台上交流。目前在北京市场上注册了摇摇招车的出租车司机有2万名,用户量近20万。另一名已经把盘子扩大到全国的竞争对手嘀嘀打车,目前用户量是40万。
摇摇招车王炜建眼中的市场规模要更大:“现在还是圈子里热闹。整个北京市的出租车有6.7万辆,一天的叫车量是270万次,而现在每天用摇摇成交的叫车量在高峰期达10000多次,才占不到1%,移动打车这个市场潜力仍然很大。”
已有不少文章写过出租车叫车类应用的商业模式、市场前景及瓶颈。无论是摇摇还是嘀嘀,当下都还处于烧钱攒用户阶段。两家都曾尝试过向用户收费,但迫于竞争也相继取消。未来可以想象的商业前景,大抵是充分利用LBS和大数据,或把注册出租车变成一个物流网络等等。但其中所可能遭遇的政策壁垒还未知,这货太新了。
虎嗅更感兴趣的,是这类应用对传统产业进行游戏化改造的产品思路。这件事,听上去很有未来感。具体到摇摇招车,它们是这么玩的:
-制造竞争
把司机们的“接活”变为“抢活”,制造参与感、竞争感。对不同任务,系统会配给不同数量的虚拟奖章和物质激励。每天发布当日和当月的抢单最多、在线时间最常的司机排行榜。
-设定积分与等级制度
司机、乘客都有勋章、投诉。根据司机在摇摇平台内积攒的经验值,系统会逐渐给出
-设立激励
A:用户激励:用户叫车时,可以主动按5元一档放出奖金炸弹,吸引司机抢活儿。
B:公司激励:
1 虚拟激励:根据在线时长、完成订单数,系统发给虚拟奖章;并根据司机的经验值不端升级系统内的官衔。
2 物质激励又分两种:定期激励与突发激励。
定期激励是每月在摇摇招车上接够12单生意,公司就有大米等实物奖励;每月抢单数量前三名的司机,公司奖励大米、食用油、超市购物卡。
突发激励。今年2月8日是除夕前一天,摇摇招车系统发消息说,当天接够8单活儿,公司就奖给司机一套毛巾被。除夕当天,又推送消息给所有司机,邀请他们去首都机场的司机餐厅吃饺子,“管饱”。
35岁的海淀个体司机李师傅说:“我现在在摇摇上是副处长了!这东西让我们能降低空驶率,有自己安排时也能挑合适的活儿。这个很简单,小时候玩过游戏的都会用。”
你看,司机们本来也要揽活儿,本来也要挣钱,工作过程被这么一改造,变成实景竞技游戏了!不但能挣到游戏系统内排名,还能挣到真金白银的软妹币奖金,多好玩!
在鬼脚七那篇《我所接触的马云》里,写到马云对淘宝员工说:
你们要想的事情是,做哪些事情能让你们兴奋,让你们快乐,而不是做哪些事情对公司最重要!哪些事情对公司最重要,是我该想的!
听听,员工们需要兴奋感和乐趣。那为什么不直接一点,帮服务方把工作流程改造成游戏呢?阿芙精油、雕爷牛腩的创始人雕爷在2011年写过一篇文章《我这样用“麻将管理法”来收服90后员工》,讲了自己怎么把工作变成“打麻将”式的游戏:
每个人天性中,都是喜欢玩,而不喜欢工作。只不过,七零版人,小时候穷,心重!所以肯压抑自己,去努力工作,默默奋斗。而现在九零后小孩,成长的时候,就相对富裕了,也更会为了自由,而放弃很多物质追求。所以,如果公司能够把工作,设置得天天玩一样,则很多管理问题,迎刃而解。
……
如果九零后小孩们每天的工作,都是这种极强游戏感,赢了固然开心,输了也不怕,只盼着快速开下一局,有赌未必输,能赢就下注!这种浓厚氛围一旦形成,只怕小童鞋们想不投入都难,玩嘛!(虽然,在别人眼中,管这叫“敬业”。)
总结一下——
在互联网界,这两个话题已经无需论证其价值与可行性: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改造;互联网产品对用户体验过程的游戏化改造。但如果把它们捆在一起,用互联网化、游戏化思维来彻底改造一个无敌传统的行业,是个什么路数?
虽然互联网创业者们很早就意识到了游戏的力量,但此前的改造基本都是对买单方。类似网易、搜狐、盛大,早早就直奔游戏产业去了。其它非游戏类公司通过流程设计,把用户的使用过程给游戏化也不新鲜:从早年BBS的积分和等级,QQ的太阳月亮红钻蓝钻,再到去年火热的LBS签到积分,9158、YY语音里的互送礼物,都是游戏文化的体现。
这事,却很少人对服务方来做。大众点评做过一点,淘宝做过一些。但就连最有这意识的淘宝,也无非就是设计一套商誉积累法则,店铺攒下的红心、蓝钻、皇冠也只能通过买家为商誉买单,来曲线折现。
在当下O2O的逻辑中,得服务方者,得天下;而将部分正式与传统的工作游戏化,或是得服务方的一个好手段。

—————————————————————-
下面附上那天虎嗅与几位的哥的聊天招录,来看看摇摇、嘀嘀这类应用,怎样搞定自己的“改造对象”,以及的哥师傅使用这类招车应用后的真实感受:
Q:怎么用上的?
戴师傅:我是1月18日装的,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个,最早他们在交通台做过广告,当时我就知道。后来有一天我没事就跟媳妇说,在电脑上帮我搜搜看看。正好我们家附近有叫车的,我装上当天就使了,挺好用的。一直用。
李师傅:我是最早一个哥们推荐给我,我就装了。刚开始我没用,开着看了三五天,琢磨,后来才试着抢了一回。觉得挺好,就用起来了。它们这就是帮着司机与乘客建立了个平台,降低了空驶率的问题。
周师傅:我用得早,去年9、10月份就开始用了。我看到过系统里,用这个叫车的乘客最多有叫了300多次的。
冯师傅:我是新河(公司)的,当时是12月23号,摇摇带着广发、联通去公司给讲解和推荐,广发银行给做担保,联通公司出定制手机、给搭配套餐。司机只要预存话费、承诺两年不下网,就可以领一个智能手机了。当场签字办业务、下载应用。
我第一个月,基本上包月的300M流量没剩,到现在一个月100多M就够了。
李:摇摇还在机场设了一个办公的地方,给那些在机场趴活儿的司机们讲。司机们在那里一等两三个小时也没事,学一学就也给装上了。
Q:有了这类APP,能接多少活儿?
周师傅:这东西活儿是不少,但就不一定合适。不可能乘客都在你附近打车。
李师傅:他以乘客为中心向周边推送。分第一拨第二拨。如果你现在在建国门,能接到一个从中关村出发的活儿,这绝不是第一拨推送了。这说明中关村附近的司机们都没抢这单子。由近到远。
不堵车的话,我的车一天上下乘客是20次左右。我一天从摇摇接到的活儿最高有七八单。
周师傅:我一天最高五六单。能占到起码1/3的活儿了。收入肯定有变化,因为你可以挑活儿了么。
Q:比较摇摇和嘀嘀的产品细节
李:我是海淀个体的,现在用两个手机,一个装摇摇,一个装嘀嘀。不能装在一个手机上,不然系统老是报错,老打架。
冯:不但是司机端呢,乘客端也这样。老有乘客跟我反应呢,说只能装一个。
李:嘀嘀是像微信一样语音播报,播完就完了,没法再找回。摇摇可以随时看见单子,但嘀嘀过了30秒就看不见单子了。比如说我现在这个时间点看见这个单子时,我不在那个位置,但过了20分钟这个单子还在,说明没人抢,没准那会儿我已经开到那附近了。
戴:而且嘀嘀屏幕上的字没有摇摇的大。开车的人如果岁数大的,喜欢字大点的看得清楚。而且开车时是文字加语音播报,你看不清楚可以再点它还给你再播一遍。
嘀嘀是乘客自己发语音,软件里放出的就是乘客自己的声音。这就容易有口音。昨天我用嘀嘀接一个活儿,那个人就有口音,他说去东方饭店,我听成新光饭店了,以为是新光天地。结果上了车才发现搞错了。
周师傅:摇摇、嘀嘀都可以让乘客撇炸弹(放奖金),不过摇摇的奖金是从系统里走账;嘀嘀不存在转账,奖金也是现金支付。
戴:我用嘀嘀,遇见过一个到了不给奖金的。一女的,怨我让她多等了5分钟,怒了,我给她拉到半截她说,今天这奖金不给了。我也没法子。
Q:关于奖金?
李:也有很多客人很好,他到了约定的点儿下不来,就打电话说,你先把表扣了,开始计费。
冯:很多人愿意撇炸弹(奖金),那是你情我愿,花钱买服务。我愿意多给你20块钱让你等着我,不愿意去楼下大风里等车。
戴:我们抓拒载抓得挺厉害的。有时我们好不容易到饭点儿,刚在餐厅门口一停车,拉门上来一主儿,说,走吗。你不走他投诉你拒载;你要一走,午饭基本得跟晚饭一起吃了。所以现在有了这个方便了,你知道他去哪。我该吃饭吃饭。
李:乘客的打车费还是现结,他提供的奖金都单独攒在司机的摇摇账户里。我上个月刚刚提现了一次,提了100块钱,转天银行提示说打到我账上了。
周师傅:我从开始用到现在还没提过奖金,不算春节那个月没怎么干,我这里有560。
戴师傅:我用了一个半月两个月,也没提过。我这里有515块钱,我准备这里面攒够3000块钱买个好手机。大屏幕的、触摸好点儿、快点儿的。
Q:关于惩罚机制?
李:你注册要绑定三个号:名字、手机号、驾照号、身份证号。如果你被投诉,一次停一天,第二次停一礼拜,第三次就不让你用了。司机也可以投诉爽约的乘客,不过我们一般也都理解,等不及提前走,给我们打个电话也行。我抢活儿时也会看,有的乘客也有过三次、两次被投诉记录的,他的活儿我可能就不接了
文章来源:虎嗅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