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触到了创新的“天花板”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移动互联网创业的衰竭速度和其兴起速度来得几乎同样迅速,来自硅谷的风险投资人Peter Thiel认为美国的创新已经陷入泥潭,他曾在PC互联网时代创办了PayPal,并在四年时间里创造出了15亿美元的估值并成功出售给eBay,也曾成Facebook的第一位外部投资人,最终得到了超过2万倍的回报神话,而在移动互联网行业,除了Instagram之外,他没有发现任何一起足以震动业界的投资案例。
作为美国科技行业的一面镜子,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即市场上越来越鲜有优秀得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诞生。极客公园的跟踪数据也显示,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热潮已经有所回落——“2012年上半年移动互联网的新生应用数量比去年下滑了30%以上,移动互联网内的投资数字也有了大幅度的缩减”。换句话说,2012年以来,除了微信等少数佼佼者,还有哪一款移动产品真的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或是PC上无法实现的功能?
当一个市场缺乏了百花齐放的格局,我们亦有理由认定,它的创新陷入了缓慢甚至是停滞期,并拉低了好的产品的出生率。
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原因。
一、环境进化停止
就像大气中的含氧比例能够决定昆虫体积大小,作为产品扎根的土壤,移动互联网的整体大环境正在变得稳定而缺乏变革。iOS 6、Android 4.2都是亮点匮乏、更像是在日常进程中过渡换代的平台,Windows Phone也没有超出人们的预期,对于移动互联网的开发者和创业团队而言,系统平台这一环境的资源潜力已经被挖掘殆尽,没有了想象空间。打开App Store等应用商店的分类菜单的下载Top 10就能看到,移动互联网领域已经完成了第一轮圈地运动(除了游戏等特殊种类的产品之外),后入者除了推出同质化的产品,然后在运营和服务上试图提供更优越的体验之外,已经没有太多的竞争办法。
这让移动互联网的新产品一个比一个眼熟,也一个比一个平凡。
二、变现能力不足
美国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今年年初那份著名的的《移动互联网的未来》报告显示,在移动终端上网用户超过桌面终端上网用户的如今,移动互联网的商业化仍然远落后桌面互联网,数字广告对于移动端的投入也少之甚少,这给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团队极大的生存压力。桌面时代讲流量为王,后来演变成为用户为王,但是到了手机和平板电脑上,移动产品的盈利渠道一时骤减,这也导致创业者依赖投资的局面产生,除了游戏产业之外,很少有移动产品能够达到自给自足的理想状态,更别说探索出成熟的商业模式了。
这让移动互联网的新产品大都“穷得只剩用户”了。
三、App孤岛效应凸显
移动互联网产品多以本地App形式存在,而App是典型的“孤岛”,你可以在桌面互联网里从一个网站跳转到另一个网站,但是很难在移动互联网里从一个App移动到另一个App。不同的App相互之间的连结以及共振都具备天然的屏障,这使移动互联网缺少跨公司的合作,而缺少合作,就让创业者容易陷入拍脑袋的困局,扼杀了创新机制。我们还能够从App产品推广方式的乏力上看到孤岛效应带来的恶果——除了“刷榜”之外,App产品几乎没有其他渠道进行推广,“不下载就无法体验”使各个App成为了浮在空中的孤岛,“二维码”也是因此而被拿出来作为中转站的衔接工具,然而始终有种多此一举的味道。
这让移动互联网的新产品往往都在孤军奋战。
四、卡位代替竞争
当桌面互联网的大鳄也开始进入移动互联网,迅速的将蓝海挤成红海,而卡位战略往往成为了大鳄们的首选。所谓卡位,指的是我并不对移动互联网抱怀憧憬和想象,只是因为这块市场将成大器,所以我需要在这里也建立壁垒,转移和保留优势。卡位战略会给创业型团队带来挤压,并且被迫接受一套并不科学的规则——比如新浪官方推出的App微友,就以“像素级的临摹手法”照搬了同类型App陌陌的部分功能,并且迫使后者不得不加快版本更迭的速度来做区隔。Facebook也曾试图收购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不成而索性抄袭了后者的核心功能,十二天之内就复制推出了自家的应用Poke,24小时即登顶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即使遭到媒体炮轰“毫无道德”,Facebook也颇有点“你又奈我如何”的气魄。
这让移动互联网的新产品在面对传统互联网巨头的卡位时多少有点有心无力。
或许,移动互联网还需要更大的颠覆,才能激活创新的生长,Google Glass想象力十足,虚拟现实、NFC、Html 5等技术也都前途远大,有了技术的革新和普及,依附在上面的移动产品才会拥有更加丰富的可能性。移动互联网可能也将迎来传统互联网曾经经历过的泡沫阶段,只有等到泡沫消散,我们才能看到留下来的真正的好产品。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