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一代登上教育舞台,投资教育产业更待何时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摘要:伴随互联网全盛长大的一代,已经登上讲台身为人师,他们对互联网在线技术的依赖程度将远超八零后,自然会为数字化教育工具摇旗呐喊,并且推而广之,眼下成为海外创投进军教育产业的最佳时机。

注:教育产业的变革势在必行。在新兴网络技术、数字化技术所冲击之下,以软件为主的教育行业已经过时。2012年底,教育软件巨头Blackboard两位创始人的离去,标志着横亘一个年代的教育软件巨头彻底落幕,同时也标志着教育软件时代的终结。

顺势而生的在线教育,也成为创投领域的热门话题。正如专题文章《在线教育冰与火》中的反思,在线交易行业,一面是融资巨热,另一面却难以形成实质性突破。然而,创投的风向则表明,眼下正是投资数字化教育创业的黄金时期,因为伴随互联网的全盛长大的一代人已经登上讲台,成为下一代人的教育者。来自Pandodaily的报道则显示,海外的创投者以及创业孵化器,仍坚信教育产业变革的未来就掌握在互联网一代人的手中,创业导师Paul Graham、雅虎联合创始人David Filo与Angela Filo、LinkedIn首席执行官Jeff Weiner等纷纷加入到教育产业的孵化项目中来。现将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互联网一代变革教育产业
                                      互联网一代变革教育产业

现如今,刚刚入行当教师的年轻人,都是经历了互联网洗礼成长的一代人——这在教育史上尚属首次(当然,按美国最大的网络服务供应商AOL开始提供服务的时间来算,这个历史还可以追溯得更久)。

不管怎样,事实表明,互联网一代步入教育领域的意义重大,对我们产生的影响更是不容忽视。

这就是我与Imagine K12公司的两位创始人Tim Brady和Geoff Ralston交谈后的心得体会。Imagine K12是一个旨在推动美国基础教育技术应用的创业风投项目,由一群硅谷的企业家组织成立,可以说是初创企业的孵化器。

上周,Imagine K12宣布,为加入该项目的39家初创企业募集到新一轮资金。投资来自知名的创业孵化公司Y 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 Graham、雅虎联合创始人David Filo与Angela Filo、LinkedIn首席执行官Jeff Weiner、Chegg首席执行官Dan Rosensweig、NewSchools教育基金以及资产管理公司GSV Asset Management。通过这一项目,共计8万美元的可兑换资金将分配给Imagine K12旗下的每家初创企业。

而不久前,Imagine K12扶持企业已经各自得到了一笔小额融资,规模在1.4~2万美元不等。

谈到受互联网熏陶长大的一代人,创始人Ralston说:“横跨整一代人的变革,已经让教育产业焕然一新”。Ralston认为,新一代教育者更愿意引入新的科技来辅助教育,是教育领域变革的主要因素。

在美国,幼儿园到第12年级这一时间段接受的教育,统称为基础教育。基础教育市场在创业圈中向来是难度极大的投资领域。造成这种局面有多种原因:一方面,市场群雄割据,难以统一,每个学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制度。就连与学区的总监开上一次会,也要花很长时间安排。如果希望让一所学校接受一项技术,都要先进行试点,进行小规模的试验,无一例外。

而如今,新一代教师群体都已经换代成为互联网优势和发展步伐的拥簇,他们自然会为数字化教育工具摇旗呐喊,并且推而广之。而数字化工具的缺席对于他们来说远远超过“工作不便”,简直会让他们产生巨大的挫败感。

Imagine K12的想法,首先在教师群体中收获了热情的回应。不少教师愿意率先试用该项目所投资的创新产品,例如,通过奖励和扣分方式帮助教师管理学生课堂行为的ClassDoJo,还有学生数据分析平台LearnSprout。

当然,互联网使得师生沟通更加便捷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个新问题。理论上说,学生在校始终可以保持在线,但学校需要保证,访问网络不会成为学生的一种负担。Brady说:“因为是一个群体,我们还要设法找到在线教育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新一代教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接受互联网带来的一切,那么就出现了代沟问题。在新生代教师与那些还未将互联网视为第二天性的教师之间,这条鸿沟越来越大。

这其实不算真正的担忧,因为无论长幼,谁都可以掌握基本的技术(Facebook最年长的用户就是一位105岁高龄的老 者)。Ralston认为,即使老一辈人没法像年轻人那样自然而然地接受技术,也不会妨碍他们成为优秀教师。他认为:“大部分教师只是希望知道,对学生来 说什么是最好的。”他曾亲眼目睹,不同年龄层的老师是如何花时间学习自己不熟悉的技术。

另外研究者还发现,即便是年轻教师群体,也远远赶不上“互联网”一代在网络技术上的优势。千禧一代(八零年左右出生的 人)们可以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尽情发帖,畅所欲言。但是,与那些真正成长在互联网时代的新新人类相比,仍不可同日而语。真正的互联网一 代,先天占据着更高的技术领地。

为什么创投越来越青睐针对教育产业的互联网创业?用孵化器创始人Brady的话来说,出生在巨变初期的一代人才真正代表整个行业的未来,“在每一次巨大变革中,只要你生逢其时,你对这种巨变的看法就会截然不同。”

本文转载自钛媒体,转载时有删改。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