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打车app欲通过转型避免成为炮灰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摘要: 此时距在线打车兴起刚刚不到半年时间(目前,约有5家在线打车产品推出市场)。而更让我略带诧异的是,竟然嘟嘟叫车转型做了在线家政服务。我不禁想问,当在线打车遇到在线家政行业的悲剧是否还会重演? …

 

终于,在线打车的行业迎来了一股即将“洗牌”的气息,嘟嘟叫车宣布正式停止其业务并转型进军在线家政。

此时距在线打车兴起刚刚不到半年时间(目前,约有5家在线打车产品推出市场)。而更让我略带诧异的是,竟然嘟嘟叫车转型做了在线家政服务。我不禁想问,当在线打车遇到在线家政行业的悲剧是否还会重演?

带着这个疑问,我首先试用了这款由在线打车变身来的产品——e家洁,简单摆弄后的第一反应是:“我靠,这玩意和在线打车软件也太像了吧!”由此我将这一产品的功能逻辑归纳如下:

1、产品的使用逻辑基于“即时”家政服务。用户可通过地图看到周围“最近”的阿姨。

2、点击地图上不同的阿姨标签,可打开相应页面,其中有该阿姨的评价,并可点击拨通电话。

3、该产品使用过程中没有任何缴费环节,实际交易行为完全在线下。

看完产品后,我尝试进行下单。并拨通了一位高阿姨的电话。当我询问第二天是否有时间进行保洁时,她说最近基本没时间。当我问到最近是否接过e家洁的单子时,高阿姨表示,从入伙至今还没有接到过从这一产品来的单子。

同时她说,当时e家洁找到她是因为她在58同城和赶集网登了个人信息,于是便接到了e家洁的推广电话。最后,高阿姨表示,对于这款产品她只是抱有“试一试”的态度。

基于以上体验,我采访了的原嘟嘟打车团队的两个创始人云涛、孙磊(如今,他们创立了e家洁)。采访前他们刚刚结束一场面对投资人的路演,连个厕所都没上。

云涛表示,在放弃在线打车产品后,他们并没有打算离开O2O领域。而恰巧在那段时间,他们看到了国外一款名为HomeJoy的在线家政产品获得了安德森(Andreessen)的投资,为了跟上这股O2O投资潮流,他们决定进入这个和在线打车模式类似的领域。

听到这里,笔者想说,如今在线打车的模式仍然让人怀疑,过重的推广、政府的阻挠,这些问题是否也会出现在“在线家政”中?而要想不再遭遇在线打车的覆辙,在线家政必须避免在线打车曾出现的问题。

在采访中,我尝试将在线打车与在线家政进行对比。绘表如下,左侧是在线打车当下遇到的问题,右侧是对于同样想颠覆传统领域的在线家政所遇到的难题:

1、能否得到本身行业的认可?

在线打车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正在经历着与监管部门的鏖战。云涛透露,退出在线打车市场正是因为政府的管制。在一笔罚款未能交清的情况下,无奈退出市场。

而对于在线家政,存在的行业问题,用创始人云涛的话讲是:“如何能将行业的标准化服务移至线上”,这样才能不会被行业边缘化,从而得到业内的认可。联合创始人孙磊透露,在这点上,他们希望能对旗下所有的保洁阿姨进行统一的培训,但因规模还小,所以尚未进行。

     事实上,人们对于在线打车的信任本质是基于对出租车公司的信任,因为出租车公司有着标准化的服务。同样对于在线家政产品也是如此,通过标准化的服务才能最终博的消费者的信赖。而对于家政这一行业来说,人们要比“打车”更看重信用问题,就像其实谁也不希望给你收拾屋子的人是你完全无法信任的人。

2、能否克服竞品的同质化问题

如果你用过不止一款在线打车产品,你会发现包括嘀嘀打车、快的打车在内的多款产品,其产品设计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就造成了产品的核心竞争不是线上而是线下,最终导致了模式的加重和寡头的逐渐凸显。

在线家政能否解决这一问题是多款产品能否在统一市场共存的前提。由此,我试用了一款e家洁的竞品——身边家政。不出所料,两款产品有着几乎一样的形态,同样的地图、同样的呼叫页面,甚至同样的价格标准。

      在采访中我发现,比起线上很多O2O的从业者往往更看中线下功夫。但如果我们回头看看在线打车的窘境,从业者是否也应给予线上服务以更多关注呢?

3、线下推广问题如何解决?

此前,曾有分析预计,在线打车将很快出现行业洗牌,而洗牌的要素便是谁能“烧钱”到最后。云涛对此表示,业内现在仅有几家“巨头”的资本情况不错,其它的只能等死了。

在线家政与在线打车同属侵入传统领域的移动互联网产品。“身边家政”创始人郑磊在此前接受采访中表示:”我们在运营上采取了重运营的模式,没有和家政公司合作,而是自己招募家政人员。另外,通过走访小时工的群体,我们发现智能机在这个群体覆盖率极低。鉴于这个情况,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为加入的小时工免费配发手机。”

对此,云涛表示,他们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并正在研究“送手机的问题”,大致方法是从厂家拿到低价智能机,然后直接配发给阿姨。而另据笔者了解,在寻找小时工方面,仅从58同城等其它网站挖人已经不能满足产品的需要,e家洁的地推人员已经走进了很多北京周边的村县,直接对家中的闲散劳动力进行宣传。而吸引小时工的方式,仍逃脱不了要“送礼”。

    事实上,重模式的背后,一方面是行业不良性的竞争造成,另一方面也是进入行业前没有对接好“实体”的结果,正是因为没有和传统行业有良好的对接,传统行业才视其为眼中钉。对此,在线家政能否换种思路,改入侵为合作呢?

4、类Uber模式真的可以套用给国内传统行业吗?

作为一款在美国较为出名的在线打车产品,Uber一词已经被业内人士咀嚼了无数次。而当e家洁、身边家政等产品推出时,业内又开始有人将这两款产品比作家政界的Uber。而云涛团队看好的Homejoy也同属这一模式。

但事实上,Uber和Homejoy在构建O2O平台时,一直推崇“陌生社交”的理念,人们可以将闲置的私家车租给陌生人,家庭主妇在家时也可通过Homejoy去邻家帮忙。在这个过程中,陌生人社交成了吸引用户的一种方法。

在国内,用户事实上缺乏陌生社交的使用习惯,对陌生人一般都加以警惕。业内人士“蚂蚁”告诉笔者称,在线家政的核心并非“即时”服务,消费者在雇佣小时工时更看重的是与小时工之间的信任,与国外较为开放的社交习惯不同,国内更看好“熟人介绍”。

最后

可以说O2O的从业者是流的是IT民工流的血,搬的是传统民工搬的砖。当给传统行业接上互联网的电源,似乎一切就不如想象中那么美了。

    如今,在线打车遇到了在线家政,两者似乎已经擦出了火花,但笔者更希望的是,你们分手吧!最好彼此少有任何联系。谁把谁当成模版都不一定是好事。

     云涛在离开在线打车市场后留下这样一句话:剩下人,好自为之吧,市场很大,但机会不多了。而对于在线家政这一行业,作为敢吃螃蟹的人,经常回溯过去的教训,也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最后的最后,谨以此文祭奠那些逝去的在线打车产品。

来源:APKBUS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