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需求才是可穿戴设备的市场所在!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今日嗅评:性情需求才是可穿戴设备的市场所在!

@快刀青衣 :最早也最有名气的那款可穿戴设备,无线接收服务器命令,根据命令调整自身大小,只认一人的密匙。当年第一个用户见证了此装备后,忍不住大声哀求:“师傅别念了,悟空知错了!”
陪酒小姐修长的手指划过你手腕上的手环,嗲嗲地说:“帅哥,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先进。”你激动的大喊,“妈咪,关灯。”美女脸色一变低声说:“帅哥你不要这样,我只卖艺不卖身。要不我们换个地方也行。”你仿佛没听到她的苦苦哀求,在漆黑的包厢里,霸气地指着手环说:“你看!夜光的!”
laura:本文的内容和配图无疑暴露了人类真正的需求,这也是可穿戴设备的市场所在。如果可穿戴设备只能接收个文件,测量个体温,那对我们的生活又有什么指导意义呢?它应该更深入,更敏感,更贴心服务于人类~~
当你遇上一个心仪的美眉,却担心她已有高大威武的男友会瞬间秒杀你的时候,你的“智能耳钉”提示你,她已经以每分钟30次的频率关注你,并且显示她已长时间没如此不淡定了,这时,你就鼓足了200倍的勇气,解决个人问题。
其实,可穿戴设备如何避开与智能手机的竞争?如何与只能手机更好的集合?不要只做一些重叠的事情,这才是可穿戴设备需要思考的问题,同时也指引了可穿戴设备的研发方向。
这就是中国第一大自动售货机运营商——友宝的商业模式
@新浪科技 :曾将公司以1.2亿美金卖给新浪的王滨,这几年又与银泰沈国军联手创建自动售货机公司友宝,现已占市场份额25%。精明的王滨打的是什么算盘?友宝要玩的是什么生意
木木木木木:公司当初租的办公楼里面,一层放了四台友宝,厉害吧,因为我们一层有两千人办公。 友宝也购买过几次,因为我们的地方比较封闭,购物不太方便,所以友宝变成相对唯一的选择。一般有些热门的东西经常缺货,比如泡椒凤爪之类。有个大屏幕确实会更容易吸引人。至少精彩的广告,路过会看下。
有过几次钱吞了,东西没出来的情况,好在打了电话后,下次会通知过来领取。机器上的抽奖游戏,就算中奖了,有的奖品机器里面也没有,这种体验就很不好。
友宝的玩法还是很多的,只要找到用户的痛点,市场肯定会有的。想想日本的自动贩卖机的市场,这块市场还是很巨大的。
没用完的手机流量该清零吗?及其他
@奥卡姆剃刀 :①相对廉价的包月模式可以有效地保证用户量及流量的平稳性,这是全世界的电信运营商普遍采用的做法。用户购买是“限时优惠服务”,跟健身年卡是一样的。②中国有三家全国性运营商,分别运营三个3G国际标准,坦白讲,垄断程度并不高
cw1104:如果说国企中有能让我们觉得靠谱点的,中国移动真的是要算一个了。在美国用iphone,你必须交流量费30美元/月。你要不买短信包,你连收短息都别想。在纽约这种地方,大马路上经常没信号。要不然就是这个街区ATT有信号,那个街区Verizon有信号。在地下室,高楼里没信号是正常情况。就这样的服务一个月最少也要交50美元(300RMB)
当然,我不是说一跟国际接轨了,移动公司的错误就能够原谅了。文中举的酒店的例子并不完全靠谱。因为广大群众是天天用手机,但不天天住酒店。但有一个问题是可以这两者可以拿来对比的,就是收费方式。住酒店,明码标价,xxx元一晚,屋内的商品也是有明码标价。而移动公司的收费方式经常让人有被骗的感觉。本来交了50元的月租,然后月底结账结果是100元。简化收费的条目,让人一目了然,不搞或者少搞超出加价的项目,一次性收齐。
老司机:速度确实慢,但价格似乎不贵啊。日本LTE包月确实是无限量,不过月费要5600多日元,然后所有手机都还有个980日元的基础月租费,想发彩信、语音留言等业务再加钱。打电话半分钟21日元,打个十分钟就420日元了。我和熟人打电话都用line的免费通话的,就这样一个月话费要8,9千日元。
报刊亭,一个即将消失的行业?
@李光斗 :2013年以来,北京各报刊亭营业额均再创新低,日均营业额100元左右,即便是位置甚佳的核心地区,日营业额也不过300元左右。报刊亭比较稳定的消费群体是老年人和中小学生,但他们消费能力有限,甚至连购买4元的《读者》都要讨价还价
王新宇V:报亭的失踪,并不是受到网络的冲击,或者仅仅是一部分而已。近期最火的新闻莫过于某地城管半夜暴拆报亭,很多地方的报亭消失往往伴随的是冠以“城市面貌优化革新”的外皮,对于一座有文化底蕴的城市而言,报刊亭和书店一样,已经是一个城市的标准符号。而在报亭不断减少的同时,依托报亭的发行渠道的众多传统媒体,也只能成为帮凶,因为喉舌的作用受到体制限制,敢怒不敢言。最终的结果,是不断被阉割。报刊亭是报纸市场好坏的晴雨表,一个重要发行途径,也是最终与读者接触的终端。没有了终端帮传播,再漂亮的文字都写不出传统媒体骨子里的忧伤。报亭的消失,非网络之祸,就是人祸,是当代中国发展进程中的耻辱!
阿里盒子,未遂的“客厅教育”野心
梅初九投稿:本以为阿里OS能依靠打通三屏(电视、电脑、移动)为在线教育带来破局新契机,不料在阿里刚宣布智能TV生态系统成立,就爆出传统电视企业“不参与”。如果阿里玩儿的好,本该利用互联网基因,整合三屏,满足随时随地的碎片化学习需求……
大傻:阿里或许应该学习一下智能电视购物和点播系统,将自己的教育产品打包做成节目,可在收到频道信号的数字电视中付费播放。播放后可以选择评价,定期更新节目并撤换评价低的节目,又可以在电视里播放教育产品的广告,等等。
哦,这样看来我是不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如果阿里把整个生态圈从网络搬到这个节目上,会怎么样呢? 打开电视,像操作电脑一样进入阿里频道选择对应的阿里服务,付费使用或免费观看,似乎跟10年前的动画片里的感觉一模一样了呢。如果阿里做一个电视频道成为现实的话,互联网会在彻底的进入电视生态圈的同时与电视企业和广电总局不产生矛盾。
2014年3月8日的下午,9岁孩子的年轻母亲张女士回到家里,打开60寸的智能电视机,在阿里天猫频道订购了下个月的卫生巾,又调到阿里支付宝频道把她丈夫的工资划到自己帐户上,最后调到阿里教育频道选择了曾经购买过1的瑜伽课开始进行锻炼。

#专栏作家#

快刀青衣,5岁小魔女西西她爹,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CTO,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曼联死忠,健身嘴炮党,朋友圈招聘小能手,死处女座。还是自媒体联盟WeMedia的一员。专业恶搞自嘲,擅长都市情感,兼修校园和短篇小说的文艺青年。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