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说不好”

4 评论 8170 浏览 8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语:刚开始是QQ音乐、酷狗音乐,到后来居上的网易云音乐,音乐类APP比较火爆的就是这几个;网易云刚开始好评如潮,不少人弃了QQ音乐转战网易云音乐,但近几年网易云音乐却因为版权、广告等问题被推上另一个方向。

大概没有一款产品的用户评价,会像网易云音乐一样割裂。

在知乎有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人认为网易云音乐是业界良心?”截止到 2020 年 8 月 11 日,浏览量已经接近 350 万,有多达 688 个回答,和 6728 个关注者。

在高赞的回答中,清一色都是带着满满骄傲的安利;但这些“自来水”几乎尽数来自于五六年以前;如果将回答按时间排序,则是另一番景象。

有人因为钟意的歌手被侵权而不平,有人因为歌单成片的“变灰”而出走,有人因为忍受塞满各个角落的广告而愤怒,有人不满歌词上线拖沓,有人难忍评论区过于煽情……

这种割裂也像极了网易财报中的网易云音乐,有着骄傲满满的描述——网易云音乐保持强劲势头,会员和实时流媒体的净收入均实现强劲增长;也有着无可奈何的空白:按照惯例,具体数字依然没有公布。

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这句话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最合适不过。

一、注水的“版权年”

新闻往往需要配合起来看才更有意思。

8月11日,网易云音乐官宣了与环球音乐的版权合作;时间点相当微妙,因为隔壁的 TME 在发布 Q2 财报后的几乎同时,也宣布了与环球音乐的多年战略合作。

外界不难嗅到其中的火药味,不少媒体甚至打出了诸如“版权竞争再升级”一类标题,凸显出了一贯在版权上吃了不少亏的网易云音乐,颇有些“虎口夺食”的意味。

但细究下来,“大战”没看到,宣传上的注水倒是有几分。

此次环球分别于两家达成合作,本质上只是环球音乐采取了非独家的开放式授权,网易云不再通过腾讯音乐拿环球版权;也就是说——版权确实拿到了,但网易云音乐的曲库并没有增加,该灰的歌还是点不亮。

而实际上,这类在版权合作宣传上“注水”,已经不是网易云音乐的第一次了。

进入 2020 年以来,“网易云音乐进入版权年”的说法总是时不时引起关注:从 2 月到 5 月,网易云音乐相继宣布了和吉卜力工作室、少城时代达成版权合作,和滚石唱片、华纳达成战略合作,以及将音乐综艺《歌手·当打之年》等版权收入囊中。

曲库的质量仁者见仁不做评价;这其中,有的之前就已通过转授权拿到了版权;有的则是“打擦边球”,比如华纳,其实只是词曲的版权合作,录音版权是通过 TME 转授权获得。

能听的继续听,听不到的还是听不到。

又比如此次与环球音乐的合作,早在 8 月初就已经有不少媒体以小道消息、不置可否的形式爆出;依然是搭配上了充满“大战一触即发”意味的标题,但如今看来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毕竟,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在之前官宣与环球音乐达成合作的通稿中,网易云音乐明确表示“达成数年期全新战略合作”;但在财报电话会议中,丁磊却在面对“与环球合作会改变利润率或者商业变现模式吗?”的提问时,亲口表示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与环球的合约只有一年。

而更尴尬的是,营造了一番“剑拔弩张”的气氛,网易云音乐的这仅仅一年的版权费最后还是交到了 TME 手里——今年 3 月 31 日,TME 参与的由腾讯控股牵头的财团已完成对环球音乐 10% 股权的收购交易。

也就是说,在同行已经开始通过与上游绑定,进入到音乐生态共建的新阶段的当下,网易云音乐这边依然还是局限在通过版权合作的“捷报频传”,营造一种“补齐最后一块短板”的假象。

二、被“情怀”反噬的云村

“情怀”从来都不是一个贬义词,但它不能成为产品缺陷的遮羞布。

早在 2013 年上线之时,丁磊就为网易云音乐定义了“移动音乐社区”的新形态;社交,由此成为网易云音乐最重要的标签。

一方面是情怀,一方面也是落后于 2004 年推出音乐网站的酷狗音乐,2005 年创立的 QQ音乐和酷我音乐进场后,不得不为之的差异化突围路线。

都市夜归人在忙碌一天后,在深夜里从他人的故事中汲取温暖;小众音乐爱好者发现同好,甚至直接与音乐人本身交流;乃至因为歌曲解读引发共鸣,结识陪伴终身的另一半,都是好事一桩。

靠着只此一家的社区文化,熬过了多米、百度先后退场,虾米因为增长不及预期被边缘化,网易云音乐一直在伺机而动。

什么叫做突围?

突围是突出敌人包围,目的是保存有生力量,以利再战;说白了是求生放在第一位的短期战术,而非长期的战略;在市场逐渐成熟,付费手段与能力完备后,丰富音乐版权,完善提升产品体验,才是真正将用户放在第一位的“情怀”。

抱团取暖也好,互诉衷肠也罢;社交不是空中楼阁,而是基于热爱音乐,对音乐产生共鸣,才衍生出的文化。

但网易云音乐的“情怀” 却逐渐变了味,被套上了一件“对抗资本”的黑客外衣。

侵权周杰伦事件就是一个例子:2018 年 4 月 1 日,在周杰伦音乐版权已经到期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直接将其上百首歌曲以“合集”的形式打包售卖。

那个曾经提醒用户歌词找到了,帮人解决问题的云音乐小秘书竟然直接在私信写到:“为了尽可能减少您收听相关歌曲的影响,现在强烈建议您立刻购买下列歌曲,您将终身可以收听使用。”

网易云,“说不好”

众所周知,会员到期后哪怕是本地音乐也将无法播放,何况平台失去授权,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版权方杰威尔要求 TME 停止向其转授权;2019 年,此案件最终审理判决,网易云音乐等关联公司被判决侵权,并赔偿腾讯音乐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

从某种意义上说,小秘书还是那个帮人解决问题的小秘书;只是如今为了留住用户,开始“慷他人之慨”,将侵权行为包裹在“情怀”的外衣之下;于是,很多事情都变得看似“合理”了起来。

比如,处处留下看似很酷的“侵权彩蛋”,营造一种黑客找到后门的快乐。

暗地里,纵容电台盗版,上传侵权内容到云盘,等各种侵权违法操作;明面上,通过“青春重置计划”等方案,把没有获得音乐版权的歌曲,通过翻唱等形式提供给嗷嗷待哺的用户。

甚至连最能和真正的情怀沾边的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也被扒出用霸王条款——“允许使用、传播、再许可”、“免费的、永久的、不可撤销的”吸血原创音乐人。

网易云,“说不好”

网易云,“说不好”

最近的“网抑云”梗引起热议,本质上便是被“情怀”所反噬;当用户的直抒胸臆,变成平台引流的资本之后,“消费苦难”和“吃人血馒头”这类标签便很难摘掉了。

三、走形的动作与滞后的创新

当赖以起家的“情怀”不好使之后,动作就容易走形;方向错了,一步慢则步步慢。

就以日前环球音乐与两家的达成合作后的对外口径,就不能看出合作层级的差异:曲库授权之外,网易云音乐的合作范围是“音乐产品、服务和宣发层面”——比如社区产品Mlog以及其他音乐使用场景;而 TME 的合作范围则是“成立合资音乐厂牌”,“共同挖掘和培养新兴音乐人”。

区别不可谓不大,前者是版权消费,后者则是版权内容生产与生态构建。前者局限于存量,而后者则是发掘增量——借助唱片巨头成熟的艺人发掘培养包装体系,推动国内音乐产业的发展。

小小一个合作层级的差异,折射出网易云音乐在模式创新与竞争层面几乎已经落后一个维度。

同时,国内正逐步进入音乐流派消费的增长期,“音乐经济”正升级为第二阶段的“耳朵经济”,音乐消费正在进一步衍生出更多元的消费场景和内容形态:线上付费直播、长音频、K歌等,都基于有一个庞大的资源储备,外加布局完整的公司业务线作为支撑;而实现这一路径的必要前提是:足够稳定、庞大的用户池。

反观网易云音乐,却似乎始终下不了决心往前迈步,陷于创新滞后的困局中无法脱身。

网易并不是未曾尝试向上下游试探:今年 8 月 3 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和抖音正式达成合作。内容看上去很美好:“共同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双方将围绕音乐人扶持、音乐宣发、音乐版权、音乐IP等方面进行更多创新探索,建设‘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

但在不过 10 天后的 Q2 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面对“现在合作的短视频平台是否会变成竞争对手”的提问时,又明确表示:假设短视频公司没有音乐做BGM,短视频没有任何价值;离开音乐,短视频没有任何价值。

看起来,网易云音乐并没有想清楚。或者说,经过深思熟虑又放弃了一些想法。

在今年 Q1 财报发布后,丁磊曾明确表示,在音乐方面会有和现在市面上完全不同的创新商业模式,要大家“敬请期待”。

但到了今天的 Q2 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在面对“音乐这里除了月度会员以外,未来可能尝试哪些变现方向?”的提问时,坦言——音乐目前其他的变现模式我们正在探索。

说不好对于还在用“情怀”戏码苦苦挽留用户的网易云音乐而言,这似乎又是一个死结。

 

作者:科技唆麻;公众号:科技唆麻(ID:techsuoma),科技唆麻,不飞不快。

本文由 @科技唆麻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有点东西 但是网易云好像变了

    回复
  2. 网易云挺喜欢的呀,好多创作者的歌可以在网易云上找到,但也很多歌手的歌曲没有。现在苹果和网易混着用。主要用网易来听创作者的歌。

    回复
  3. 写得一般。不过网易云的确也很一般,用不着黑。现在看那些评论都冒酸水了,凡事有个度,过了度就让人觉得膈应。不过无所谓了,我还是用网易云听歌的,因为喜欢那个界面风格,仅此而已了。

    回复
  4. 连写2篇差不多的文章来黑网易云音乐,作者真的用力了。TX的钱香吗,介绍一下,我能写出比这黑的更狠的文章呢。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