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长视频对B站的“冲击 ”——来谈谈短视频平台的长视频

0 评论 1.1万 浏览 20 收藏 16 分钟

编辑导语:抖音刚开始是十几秒的视频居多,打造的快速娱乐的一个平台;B站的长视频占主要,是一个打造内容生态的平台;两者都是短视频平台,为了招揽用户也开始利用长短视频结合的方式;本文作者对视频平台做了分析,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短视频平台可以延伸长视频吗?长视频能否在短视频生态发展?

根据易观的报道,2020年底,我国新型泛娱乐视频行业规模将达10亿人,视频平台正在变的越来越全,平台的战争也已经演变成对用户注意力的争夺。

看似不同赛道竞争的长视频和短视频,最终的目的都一样;无论是抖音布局长视频,还是B站短视频变多,本质上都是想要吸纳更多的用户群体,争夺用户时间;长短视频结合,也成为了各大平台的发展策略。

你有没有在抖音上刷到B站的视频?有没有在B站看到抖音的视频?

本文想从几个方面聊一聊短视频平台抖音的长视频对B站的影响。

  • Z时代的覆盖率
  • B站分区发展历史
  • 在抖音的B站UP主
  • 用户访谈
  • 总结

先说结论:B站目前的内容生态地位抖音无法撼动,但是B站的发展空间会受到抖音的遏制。

一、Z时代的覆盖率

B站已经成长为“中国Z世代”最具代表性的社区,但Z时代的覆盖率究竟达到多少?

根据克劳锐发布《 2020 上半年短视频内容发展盘点》,今年6月抖音的MAU为4.44亿人,B站为1.06亿人,是B站的四倍;且抖音仍在增长,B站的增速已有放缓的迹象。

B站的Z时代可以代表Z时代吗?

五四青年节,B站发布的《后浪》在朋友圈广泛传播,但是在知乎却翻车了,用户自发延伸出不同的版本;网友调侃,看了《非浪》,终于找准了自己的位置;甚至在B站官方评论区下面,用户也评论“不配作为后浪”。

B站用户:@Alpeta、@deity0000

“后浪”更准确的是B站的UP主,而不是B站的用户。

为了了解B站和抖音的Z时代覆盖率,笔者在不同年轻人圈层做了简单的调查(样本数量有限,仅供参考)。

数据来源分别是一线某硕士朋友圈,省会大专班级群,笔者初中班级群(乡镇),乡高中班级群再读高三学生,有效数量均为40人,统计数据如下:

从数据统计我们可以看到,B站独占率最高的圈层为一线研究生的朋友圈,只用B站的比例达到了62%,B站的覆盖率为81%,B站在大专的覆盖率为45%,乡高三班级的覆盖率为58%,在笔者初中微信群的覆盖率为41%。

在笔者18线小城的初中微信群里(所在地区升高中的比例为70%),其实还有人甚至不知道B站是什么。

抖音的独占率最高在笔者初中微信群为54%,覆盖率为92%,在大专生群体覆盖率为50%;乡高三班级覆盖率为71%,在一线研究生朋友圈独占比例和覆盖比例都最低为9%、28%。

但是从社会各个圈层总体数量划分来看——乡初中生数量>高中生数量>大专生数量>一线研究生。

所以B站的Z时代群体,指的是较发达地区,受过良好教育的学生群体;对于早早踏入社会的农村青年来说,他们看不懂B站,也不看B站。

抖音显然渗透了Z时代更多的用户群体,且认知层次越低,抖音的独占率越高,在认知较高的一线研究生群体,B站的独占率最高——这也是为什么用户觉得抖音内容普世而B站更高级的原因。

B站的强文化圈层,即造就了最牢固的社区生态,也束缚了B站的增长;获得更多用户的前提是让内容拥有更多的受众,这就不可避免的将内容泛化,事实上B站也是这么做的。

二、B站分区发展历史

数据来源:B站 不科学的Up组 7分钟看完加速77万倍的B站发展史

数据来源:知乎 史努比 B站数据分析

从2011-2020年B站分区同期投稿量来看,我们可以看出B站从小众二次元圈子逐渐泛化;自2013年开始B站就开始“破圈”了,游戏类别从2013年至今同期投稿量一直占据首位,同时生活类和其他类从2014年至今都有较大的增长。

尤其是18到19年,生活区呈现爆炸式增长,占据了增长的首位,同时B站也迎来了用户爆炸增长。

但B站仍然保留了浓厚的二次元氛围,破圈的同时,B站与主打生活的抖音重叠内容增加。

对于Z时代的用户,他既可以逛B站,又可以刷抖音,还可以聚众吃鸡;除去极小部分二次元骨灰级忠诚用户,对于普通Up主来说,大概率不会拒绝多一个多金的恰饭平台;对于普通用户,若他可以在抖音看到相同的内容,那B站究竟可以从中抢夺多少注意力呢?

三、在抖音的B站UP主

数据来源:知乎 史努比 B站数据分析

从头部Up主分区可以看出来,生活类UP主与游戏类占据了头部Up主近半成,这与同期投稿量分区相似。

笔者查阅了2019年B站百大Up主榜单,在抖音入驻的B站Up主数量达到了70➕,来看一下具体表现情况。

这张图统计了2020年8月百大UP主在抖音的同期粉丝数量排行榜,我们可以看出:生活类UP主在抖音的接受度更高,更能适应抖音的生态,其他种类别的UP主在抖音表现一般。

分区投稿量第一,头部UP主分区第二的游戏类在抖音表现实惨,再来看看B站粉丝前三十的Up主在抖音的表现。

从这图我们可以看出,B站的前30位头部UP主在抖音的表现非常一般,长视频的B站UP主到短视频的抖音,水土不服症状明显。

除去几个受众范围较广的搞笑类UP主,美食类生活化的UP主取得了两倍于B站的粉丝数,剩下的头部UP主在抖音反响一般;更不要说B站的粉丝具有超高的粘性,一粉顶十粉。

再来看看播放量,选取了两个平台粉丝数相当的“敬汉卿”,以及抖音粉丝近两倍于B站的生活类UP主“爱做饭的芋头SAMA”。

这个对比就更惨烈了,“敬汉卿”在B站最低单条视频的播放量都是抖音最高播放量的5倍左右;“爱做饭的芋头SAMA”尽管在抖音获得了两倍于B站的粉丝数,但单条播方面仍远远无法与B站相比——B站生态完胜。

从B站UP主的数据来看,UP主更多的把抖音当作一个宣传的平台,主战场依然是B站,抖音的单条视频播放量和粉丝数都不及B站,能被两者生态兼容的是生活类UP主。

不愿透漏姓名的B站的Up主也表示:视频制作结束,会在多个平台上传,但是B站是他们的主要阵地。

四、用户访谈

笔者访谈了6位抖音和B站的共同用户(均为内容消费者),想了解下用户使用这两款产品的目的以及抖音长视频的观看体验。

访谈结果如下:

从使用情况来看,抖音的频率基本每天都用,随时随地都可以用,有时几分钟,有时几小时;B站只在需要的时候才打开,单次时长半小时到1小时。

两个产品的用户使用习惯也不同:

  • 用户使用B站是倾向于搜索,或者看排行榜、看关注、推荐视频的受众不大;多数用户表示,推荐的内容没有自己喜欢的,但是是一个很好的扩充知识面的机会,B站的推荐更加强调以人为本,粉丝粘性最高,认准的是UP主这个人。
  • 而用户在使用抖音习惯就是看推荐、看关注,只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搜索;搜索的目的在于快速的获得资讯,而非找到高质量的内容,比如去哪里玩、菜怎么做。

从观看类型来看,用户在抖音没有内容选择的权利,推送什么我看什么,若有明确想看的内容,用户会选择看B站。

绝大部份的用户对于两个两个平台的定位是清晰且明确的,“不知干什么刷抖音”;“有明确目的看B站”;抖音就是娱乐消遣的,B站就是用来学习的。

但是两位已经工作过的用户则表述,抖音跟B站都是消遣的工具,只是B站是更高级的消遣工具。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手机端的B站APP,用户更喜欢网页版,或者用Ipad观看。

用户露娜甚至表示,她选择看B站还是看抖音的关键因素就是电脑在不在旁边,如果电脑在旁边,她的优先选择是B站而不是抖音;这也从两个场景定位了长短视频的不同,短视频侵占碎片划的时间,长视频对时间,观看体验,内容的要求都会高于短视频平台的。

用户对于出现在抖音的B站UP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UP主在抖音粉丝粘性相对B站更弱。

在抖音刷到长视频的时候,耐心不足,感到焦虑;对于一开始不能抓到眼球的视频,几秒就会放弃,但是对于带有故事情节的影视剪辑,接受度较高。

而且用户表示,抖音的长视频还是被剪辑的七零八落的,像是片花,大多先跳着看一遍,或者在收藏夹吃灰;真的看到特别特别感兴趣的优质视频,会选择再去B站搜索一下完整版本。

换句话说,想要在抖音获得良好曝光的长视频要比在B站长视频更吸引人,抖音的流量生态并不适合长视频的内容积累。

五、总结

主打内容的长视频在以流量为生意的短视频平台发展受限,B站的生态地位依然稳固。

虽然现阶段B站的UP主都在抖音有账号,但B站仍然是他们驻扎的老巢,抖音账号的作用更像是UP主在另一平台做的宣传,或者是补全Up主内容形态。

例如很多UP主在抖音发的内容与B站是不同的;生活碎片和长尾预告各占一部分,形式如同电视连续剧的片花。

只要B站长尾内容和UP主生态经营的稳定,抖音就威胁不到B站;但B站依然面领着很多困难,长尾的内容相比Youtube还是太少,内容泛化的生活区与抖音撞车,Z时代渗透率不全,学生群体也始终没有破圈。

除去核心用户,普通用户只在乎能不能找到想要找到的内容,至于这个内容来自B站还是其他平台并没有太在乎,饱受诟病的商业模式令中小UP主依然在纠结恰饭问题。

更不要说西瓜和B站抢人大战如火如荼,字节也在2020年给予西瓜视频更多的资源倾斜,抖音这个巨大的流量池可以为西瓜持续“输血”;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能否打赢B站这头“慢牛”,谁也说不定。

 

本文由 @秦朝燕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