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方面分析:什么是好产品?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什么是好产品?只有懂用户的产品,给用户带去人文关怀的产品,才能称得上好产品。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好产品?

这个问题一是源于我叠加了一些不好的产品体验,而这些产品之前都能很好的满足我的需求。

二是最近刮起的“道歉风”:从携程CEO孙洁到快手CEO宿华,从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到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他们都是各自行业里的领军者,拥有海量用户和极强的行业话语权。可是,他们却几乎同时为自家产品的错误道歉。

这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什么才是好产品。

01

我有两个不爽的地方:一个源于携程,一个源于微博。而这两种不爽,都不是一次性的不爽,而是一种持续性的情绪累积。

孙洁道歉的事情,不是携程让我“不爽”的地方——我的不爽和八个月前明星韩雪怒斥的“看清楚再走”一样。“被”勾选、“被”选择、“被”消费,让我觉得这款产品似乎帮我决定的太多了,让我丧失了我该有的选择权。

微博让我不爽的是:关注列表的Feed广告,不论我点击不感兴趣,还是内容质量差,太多重复或相似内容,还是我直接举报为垃圾营销,都没有用。对,没有用。你还是会看到大量的、重复的类似广告。好像它只懂得推荐出去,却读不懂用户想要反馈回来的信息——我不想再看到类似的广告了。

这样的产品,看不懂我的决定,也让我丧失了我该有的选择权。

02

本身微博就是用来“刷”的,只有两种情形会让我们停下来进行其他操作:喜欢和不喜欢。

  • 喜欢的情形包括内容让自己感兴趣,想要多了解一点所以停下来仔细看或是产生互动行为;
  • 不喜欢的除了令人反感的言论还有不合时宜的广告,会让人产生负面的互动行为,如:关闭、负面言论、举报等。

除此之外,大部分时间用户都是“无感”的,不会因为内容而去停留。我这么理解我的关闭广告行为:

如果信息没有给用户带来骚扰,用户是不会停下来去点击“关闭广告”或是进行其他的“反馈操作”。

进行这些操作,并没有让我产生不爽的情绪,真正让我不爽的是微博好像没有收到我的“反馈”。我每天“被”看的广告,依旧是写真摄影、婚纱婚庆、美容美发。既不精准、也不调整。

我不知道微博到底有没有做关于广告效果和反馈的统计,还是说所有的“反馈操作”只是一个前端效果。

如果我是微博Feed流广告的产品经理,我看到用户的反馈,开心的跳起来了好嘛!这难道不是一个针对推荐算法精准度的验证机会?不是一个绝佳的调整广告的机会?不是帮广告主爸爸换靶的机会?

天哪。如果我是微博Feed流广告的产品经理,我简直开心死了好嘛!如果有用户每天这样的反馈,我的广告主爸爸们也要乐开怀的好嘛。有错误的推送,才有可能有下一次对的推送啊,针对用户的反馈及时调整推荐策略,这不是优化产品的绝佳机会吗?

哎!携程和微博,一个“帮”用户做决定,一个“无视”用户的决定。从这个层面来讲,我认为它并不是一个好产品,不论它拥有多大的用户体量,它们缺乏了对用户的洞察能力和服务精神。

一个好的产品应该是自下而上,通过满足用户需求“自然生长”出来的,而它的后续生存,也不应该摒弃“为用户服务”的初心。

03

有一家公司叫传音,当年走出国门去非洲闯荡,可以说是白手起家。而传音在非洲的市场份额做到第一的时候,国内智能手机的仗还在打。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公司的对用户需求的洞察和满足。

非洲的人文环境和中国不同,比如:他们喜欢“一言不合”就载歌载舞。好,超长时间的开机音乐、超大声的外放喇叭、内置App+大量音乐。

非洲的气候和中国也不同,当地天气非常热,当地居民手心普遍爱出汗。好,那就用能防油防汗的材料来做手机背壳。

非洲人和中国人也不同,黑人朋友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肤色黑,晚上拍照除了牙齿什么都拍不清,面部识别技术也根本识别不到。好,那就只用眼睛和牙齿定位,加一个前置闪光灯,再把黑色肌肤调和为巧克力色。

这一点点、一步步,才造就了“非洲手机之王”。传音给非洲朋友带去的不仅是一个通讯产品,更是一种人文关怀:我不仅为你们带来好产品,还为你们带来好生活。

产品懂用户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

 

本文由 @烧包鹿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赞赏是对原创者的最大认可
4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
  1. 其实不止微博如此,有些软件也是

    回复
  2. 同款微博广告😂

    回复
  3. 不错

    回复
  4. 大部分产品被骂的原因可不可以归结为,
    只顾产生了商业价值而忽略了与用户价值的平衡?

    最后一句好产品会带来更好的生活感触颇多呀~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