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与第三者的治理思考

不懂技术怎么做产品?15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再也不被开发忽悠。了解一下>

一次购买轮渡票的经历,运用产品思维进行思考,其中涉及平台与第三者的关系,如何治理第三者问题,是平台需要考虑的问题。

2019年12月的一个周末,我和两个高中同学去厦门旅行,去鼓浪屿的路上,和出租车司机之间发生了一个事故。

这引发了我的较大兴趣,我觉得对于在平台型产品工作的我们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便将此事件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

一、出租车司机的骗术

首先对鼓浪屿的地理位置做一个简单说明,鼓浪屿是厦门岛旁边的一个小岛,需要坐轮渡才能过去,如下图:

我们需要从住处打车到轮渡中心——厦岛轮渡,再从那里乘船过去,我们是在上午10点半打上出租车的,计划坐出租车到轮渡中心现场买票,一上车司机便对我们说了四个信息:

  • 轮渡中心的票已经很紧俏,就剩下午3点以后的了。
  • 发船时间是固定的,一天就那么几班。
  • 轮渡中心买票,晚上回来最晚的一班是5点。
  • 往返的船票价格是100块。

说完四个信息后,就向我们建议:“你们可以不用去轮渡中心买票,去散客中心买,就在去轮渡中心的路上(潜台词:不绕路很近),价格158,还包含鼓浪屿上的一张景点票,有专车送到轮渡中心,回来时24小时都有船可坐。”

老实说,这个价格还是蛮有吸引力的,我们可以获得以下几个收益:

  • 节约时间:外出旅行,时间是最重要的资源之一,与买官方票相比,散客票可以去得更早,并且返程时间不受限制。
  • 价格相差不大:官方票往返100元,散客票158元,并且包括一个岛上一个景点的门票。

作为理性人,应当选择散客票,但我们害怕被骗,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信息不对称。

我们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于出租车司机,选择散客票的前提是否正确,取决于出租车司机是诚实的。

二、面对官方公众号的无奈

我们需要在极短的时间验证出租车司机是否诚实,小红书、穷游等平台查攻略已经来不及、通过百度搜索好像也很难快速帮到我们。

因为小红书、百度等上的内容是由第三方产出的,我们仍需要从海量内容中做搜索和判断,这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

那么,唯一的方法便是去票务官方网站,我们便打开了经过认证的轮渡中心微信公众号,不得不说:这些超级平台真的已经和我们的衣食住行联系太紧密了。

以下是我们在公众号上查到的关键页面:

这些信息和出租车司机说的近乎一致(除了时间,余票显示有更早),于是,我们便跟着出租车司机来到买票点,但在买票过程中出现一些不愉快,所以我们没有买;并非觉得不划算,依旧来到轮渡中心现场,一路上出租车司机仍在喋喋不休地推荐我们买散客票。

三、轮渡中心现场买票的故事

我们在现场买了票,买到票后才得知:

  • 门票50是往返价格,并非单程。
  • 返回时24小时都有船,20分钟一班。
  • 余票充足,并非只有很晚的票。

当时的我们异常庆幸:庆幸三个人节约了300多块钱,可以大吃一顿;庆幸没有被欺骗到的成就感;庆幸我们依旧是智慧的。

四、复盘思考

我们三个都在互联网行业从事产品工作,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很兴奋地进行了复盘讨论,因为我们始终坚信互联网的价值正是解决真实世界中一些有价值的问题。

这个问题中有四个关键角色:消费者、平台方(微信)、商家(轮渡公司)、出租车司机。

问题的起因是信息不对称,由于四方掌握的信息不一致,在利益的激励下,出租车司机对消费者进行了欺骗。处于信息弱势的消费者通过平台向商家求助,得到的信息依旧是不完备的,不完备点有如下几点:

  • 没有披露船票价格包含返程;
  • 没有披露返程的发船时间及码头。

如果上述两个信息披露完整,我想大多数消费者都不会被欺骗到了。

商家之所以披露信息不完整,我们分析有两个原因:

  • 存在利益关系,我们假设这是不存在的。
  • 专业化分工带来的结果,轮渡公司擅长的是运输,而不是互联网的平台运行机理。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在别人那里也许是雾里看花。

对于平台来说,可以要求运输票务品类必须披露往返、登船时间地点等信息,并管理好商家作弊问题来解决这个问题。

但对于目前的微信来说有些困难,因为微信公众号只是一个入口,这个卖票页面是商家自己开发的小程序,所有数据也都存储在商家的服务器。微信不是一个典型的交易平台,很难解决此类问题,希望个人在微信期间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五、结语

在以往的研究和实践中,平台治理关注的主要是商家,但经过这次亲身实践,我发现平台治理面临第三者问题。

第三者在平台生态之外,它是一个外生变量,但会对平台的健康运行产生影响。这种影响主要包含用户对平台的好感度、监管部门对平台的看法等,我们需要关注这些实际问题,并避免他们对平台的网络效应产生负面影响。

滴滴的交通安全治理就面临非常典型的第三者问题,滴滴平台连接着司机和乘客,理论上,滴滴的平台治理策略仅需要考虑司机和乘客即可。但实际上,出现交通事故的起因以及受到伤害的角色大多是“行人、电动车驾驶者”,这些事故往往出现在路口、视线不好的道路处,突然冲出一个横穿马路闯红灯的第三者,导致出现交通事故。

曾经有滴滴的朋友说过:“就算把我们的司机教育地再好,依旧很难解决三者的问题。”

目前来看,解决平台治理的第三者问题,需要和政府部门的联动,毕竟平台治理只是社会治理的一部分。

和2个高中同学在厦门的旅行中,经历了这样一次有趣的经历,进而引发了我们对平台治理的思考,这次经历让我相信:

上帝就像一个调皮的精灵,早就将各种知识藏在了世界的各个角落,等着我们去一一找出来,我们应当在真实世界里找学问、做学问和用学问。

#专栏作家#

平章大人,公众号:『平章大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92年生,东大经济系研究生,原京东-平台生态部,现腾讯-微信事业群普通基层员工,专注平台生态和经济学领域的研究。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