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1 评论 1152 浏览 2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参与式设计,并不是一个非常新鲜的设计方法,但是由于这种设计方法在使用上难度是比较大的,因此在国内很少被设计团队所使用。本文的主要内容讲述了如何在实际中运用参与式设计,并且结合案例,可以让读者对于参与式设计有深度理解。

一、参与式设计

当团队以设计为主导进行创新时,他们可能难以获得以人为本设计的全部价值。

设计团队与用户的交流通常仅限于设计过程的早期研究阶段和后期评估阶段,而中期阶段-想法成型的时候,往往只有内部团队参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错失发现一些最有价值的和以用户为中心的解决方案的机会。

参与式设计是一种将用户带入设计核心过程的设计策略,它也被称为“共同创造”、“共同设计”或“合作式设计”。

它包含的方法不仅对项目的初始探索阶段有效,还能对后续构想阶段产生效果,促使产品、服务或体验的终端用户在这两个阶段为他们共同设计的解决方案发挥积极作用。

了解人们如何解决他们直面的挑战时,他们经历中的机会点会展现出来。这些新信息更好地表达了设计师应当怎样挖掘设计点,以及用户提出的想法是可以作为设计解决方案时有效可行的灵感。

无论是为消费者、员工、服务供应商还是为其他用户而设计时,当我们摆脱为他们设计的想法而开始让他们参与并一起设计时,我们会产出更具创新性,并且以用户为中心的结果。

二、什么是参与式设计?

1. 定义

它是一种邀请所有相关人员(例如用户、员工、合作伙伴、公民、消费者等)参与设计过程,以更好地了解,满足并洞察他们的需求的设计方法。

2. 误解

  • 一种“让用户为您完成工作的方法”
  • 一个单一的格式化式方法或工具
  • 一个被严格定义的过程
  • 一个完美得到产出的设计方法

让我们看一下能让参与式设计产生价值的使用方法。

三、参与式设计的实践

1. 为大型健康保险网络探寻体验中的深层次细微差异

健康保险供应商打算设计一个新的会员门户(网站),以便为所有会员提供高度个性化和符合用户预期的数字体验。参与式设计会议为设计过程提供了支持,并帮助驱使设计师探索更符合用户预期的体验。

1)参与式设计的作用

“情书”和“分手信”活动:

这个方法不是问人们喜欢或者不喜欢某个服务或品牌,而是通过一封假想的情书或者分手信,直接针对服务或者组织进行情感表达,无论是赞赏、沮丧或者反感的情绪,据此来洞悉用户的看法。

当我们在设计潜在的解决方案时,我们可以利用信件的内容和语气,以及成员大声朗读时的肢体语言,建立共鸣,并发现哪些体验最有可能创造、维持或损害用户对品牌的忠诚度。

移情拼图:

视觉的关联会让人们重构他们的观点,并使得他们在产品或服务的体验之间建立潜在的抽象关系。

有时语言所不能描述清楚的经验和需求在这个活动中以另一种方式帮助用户表达出来,参与者始终位于拼图的中心,这使我们能够了解他们在与组织的互动中是如何构想自己的角色的。

魔术屏活动:

人们通常可以通过共同创造的过程来识别隐藏的机会点和潜在的设计价值。

在活动中,为参与者提供能够参与动手“制作”活动的素材。这使我们感受到哪些特性或功能最重要(或最不重要),并且它能揭示出有关用户交互思维模式的特点。

2)结果

在这个案例中,参与式设计带来了个性化的、符合用户构想的体验,其中包括了客户认为比企业管理者和设计师优先级更高的工具和内容。在我们的活动中,用户以熟悉的方式描述了他们想要的。

然而,当我们看到用户在参与式设计会议上所创造的东西时,我们会看到他们实际是如何构建和勾勒出假设的解决方案的,这向我们展示了许多关于他们优先级的假设是错误的。

我们给用户一个机会来设计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要求他们谈论解决方案,提供给我们重要的体验上的细微差别。

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可能设计了一种非常精简直观的体验,但是让用户共同设计体验的好处是:我们不是仅仅专注于一种直观的体验,也不是为常见的有用内容设计一个更普通的方案,而是我们能专注于提供个性化的,能动性的建议。

请参阅照片:案例1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2. 为大型车队管理公司构建同理心地图和理解力

车队管理公司采用了许多不同的方法来发现未满足的需求,并为后续车队管理应用程序的功能提供可行的设计规划图。

1)参与式设计的作用

用户旅行图:

用户绘制出他们当前的经历,包括痛点、挫折感、挑战和机会点,我们有时甚至无法通过大量的人种学研究来做到这一点。

我们发现:比起单一的询问问题的研究方式,在整个体验的上下交互内容中进行提取的方法能让我们获得更丰富的信息。

分镜头脑风暴:

用户经常能在短时间内提出很多很棒的主意。为了激发灵感,我们使用分镜头表达:用代表概念或想法的词语来帮助我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问题或场景。

魔术按钮:

想想订书钉的简易按钮或魔术棒。魔术按钮活动邀请用户想象出他们心中能想到的最佳体验。为了抓住这些想法,我们会问类似这样的问题:“一个魔术按钮会做什么?”

2)结果

我们确定了先前研究中没有发现的关键挑战和想法,并将这些发现整合在战略规划图中提供给客户的移动应用软件、在线平台和营销方案。亲眼看到客户的反馈和想法,和管理层之间建立共鸣,并根据用户的心声来帮助指导产品规划图 。

请参阅照片:案例2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3. 通过与 Muskegon Family Care 共同设计来应对艰难的挑战

我们的三位设计师与 Muskegon Family Care(一个联邦级的健康中心),一同合作解决了患者缺席率高和患者参与度低的问题。

我们设想:如果我们能够了解患者在就诊过程中在意的事物,找出阻挠患者就诊的障碍,并改善患者与临床医生的互动体验,那么临床医生和患者都会觉得就诊更有意义,这会反向降低就诊缺席率。

1)参与式设计的作用

用户价值圈:

比起简单地询问人们对他们来说什么是重要的,这种方法能通过重要性排列,用视觉直观地捕获他们的需求和渴望来了解参与者。

以某一参与者为靶心,在最内层的圈子中囊括参与者最重视的事物和关系:在随后的圈子中,参与者对他们而言重要的其他人/事物/关系按降序进行排列。

这种方法能够确定参与者真正在意的事物,从而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渴望,以便与他们一起设计。

角色扮演:

基于研究人员和教育家Vivian Paley的研究,这个练习通过建立对患者和临床医生体验的互通理解来帮助建立对用户的同理心。

这不仅让参与者通过展示出他们的体验故事来说明他们的解决方案,也有助于塑造理想的护理中心体验。

快速原型制作:

快速原型制作是一种快速了解解决方案在现实中如何运作的方法。

通过使用简单的材料(例如纸,橡皮泥,雪尼尔纱,乐高和其他基础材料),通过快速原型化解决方案,参与者和设计人员就能够评价这些想法并快速进行修改,而无需赶在评估之前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力求完美的解决方案。

循环赛:

这个活动旨在让参与者互相传递方案而推进优化方案。

通过合并多重观点,来优化想法并创建出整体的解决方案。在参与者分组创建原型后,他们进行了一系列原型轮换交流,并提示他们向每个原型添加自己的理解和建议。

参与式设计为围绕隐藏在面对面的就诊中未满足的需求打开了交流沟通大门。

通过与临床医生、患者和工作人员的合作研讨会,我们了解了对于此受众而言至关重要的个人关系以及隐私和财务困难在安排就诊中起到的作用。

如果不将各类相关人员聚集在一个能促进他们创造性思考的环境中,就不可能达到这样的了解程度。

在为期两天的合作结束时,患者、临床医生、护理中心工作人员和设计师组成的小组创建了两种解决方案,以应对患者的缺席问题并制定战略性实施计划。

该计划通过几个步骤指导诊所:低风险的试诊,根据评估结果进行后期的迭代 ,促进诊所内的最终方案落地,并最终评估成功。

请参阅照片:案例3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4. 帮助行为健康先行者赋予被剥夺的权利

行为健康先行者(BHI)试图通过与从成瘾中恢复过来的高中生合作,创建一系列合作设计研讨会。

Mad * Pow 与这些学生紧密合作,以了解和记录其滥用药物的根本原因,绘制成瘾和康复过程的体验地图,并协助创建一些可以帮助其他年轻人的干预措施原型。

1)参与式设计的作用

超能力:

这是一项拉近关系的合作活动,邀请参与者分享他们想象中的超能力,来作为自我介绍的一种方式。他们不是简单的说自己是学生或者家长,而是使用超能力卡片来创建自己的自我介绍。

这使得团队可以了解他们的优势,尤其是在考虑如何与团队其他成员合作以及如何应对研讨会以外的观点时。

机会识别:

在此活动中,鼓励参与者使用体验地图来思考机会或他们觉得事情可能已经不同的情况。

参与者可以考虑体验中每个阶段的不同机会,例如从与朋友交谈中受益的情况,或者是一个很了解他们的成年人,本可以提供帮助但没有的人。

2)结果

我们使用协作活动来促进与学生的合作设计。这些活动揭示了意想不到的深度问题, 这是简单的定量分析数据或结构化访谈根本无法揭示的问题。

我们发现人们担心缺乏社会支持,也不相信他们会对自己的未来产生积极影响。在行为干预设计中,这个决定因素称为自我效能。简而言之,我们称之为希望。

通过我们与学生和经验丰富的专家的合作,我们能够了解导致的成瘾之路的更深,更复杂的原因,以及与学生感到触动最深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共同设计的工作坊中创建的原型满足了社会需求,并找到了新的方法来将有成瘾风险或从成瘾中康复的年轻人与其他的青少年或成年人连接起来。

请参阅照片:案例4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参与式设计的运用

四、总结

让设计服务人员作为设计流程的参与者,有助于确保我们的解决方案从整体上解决他们的日常难题。

这样也能确保我们不会将人们与他们的生活,社区,志向或价值结构无关剥离开,而单独讨论其行为。这种方法使我们能够解决问题的根源而不是缓解症状,从而带来更好的体验和结果。

人们通常可以通过共同创造的过程来识别隐藏的机会和潜在的设计价值点,将参与者视为重要的专家(使他们参与共创过程),我们可以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他们的需求,并了解我们的解决方案如何适应他们大的生活环境。

 

原文作者:Olga Elizarova,Jen Briselli,Kimberly Dowd

原文地址:http://uxmag.com/articles/participatory-design-in-practice

译者:鲸鱼,罗切斯特,UX ;公众号:三分设

本文由 @三分设 翻译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让我想起了迪士尼草地跟路的故事,那个应该就属于参与式设计吧,不过放在国内确实基本用不到,也很难出现好的效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