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设计师,我搞糟了四件事情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我们总结成功产品的时候,总会用到诸如:用户体验考虑好,设计精美,找到我们的痛点之类的形容,但失败的产品却有千万种失败的地方。有时候不是学习别人成功的地方,而是避免别人掉过的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就是外国设计师曾经犯过的四个错误,也许你也曾犯过一二。

shejishi

(一)曾经,印度尼西亚人一定很讨厌我

Tinder开创了卡片式交互,卡片下方是显而易见的“是或否”的操作按钮。那些按钮作为一个备份选项,以防人们没有弄清如何滑动页卡进行选择。

1

几年后,Tinder的卡片式交互变得非常普遍,你甚至能够通过挥动刷卡来找工作或进入公寓。

所以,当我在2014年重新设计Paktor(东南亚最大的约会App)的主页时,我决定去掉那些是或否按钮,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刷卡,难道不是吗?

我做了很多没有按钮的版本,我甚至在想错在哪里。

2

我们产品一上线,印度尼西亚人突然就忘记了怎么刷卡,这是在搞什么?我们的AB测试结果显示,我创新出来的极简主义在新加坡和其他高科技产品的市场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印度尼西亚的数量却明显明显下降。印度尼西亚全国在一夜之间忘了怎么刷卡。

为什么只有印度尼西亚受影响?事实证明,不同的市场处于设计演变的不同阶段。这意味着现在加入了互联网或智能手机革命后,市场正在经历熟悉的早期阶段,不能简单地跳进先进的概念,如下拉刷新或滑动取消。它需要更多的指导和明确的指示来进行有效的沟通行动。

当发布一个产品在多个完全不同的市场时,要以最不发达的市场为设计目标。

(二)那一次我创造的是艺术而不是设计

3

我以前很喜欢汉堡菜单,因为它是如此的优雅。它能设法降低整个菜单的存在感并最终用三条线代替。但是汉堡菜单却像马里奥撞上一个“?”,因为它采用了试探性心态“让我看看,我在寻找的东西是否隐藏在这里。”此外,点击它需要你的手指伸到屏幕的最边缘,这听起来很折磨。

4

相反,底部导航栏的使用是这种心态:

很棒,我可以看到我在寻找的东西

6

底部导航栏通常位于最舒适的点击区,所以手指没有必要伸缩。虽然我真的很想继续支持汉堡菜单,但事实却让人难过。在经过广泛的AB测试后我意识到,底部导航栏的优势会一直大于汉堡菜单,尽管其在美观上有些缺陷。

有时候不美观的设计可以更好的表现目的。而这最终证明了设计不仅关乎美观,还应该具有易用性、明确性和可供性。

(三)我试图设计一种字体,但却以26个圈结束了

我是一个混乱的人,我的房间从没整洁过,我不知道我桌面壁纸的样子,因为它总是被填满文件。如果你想通过更换我的壁纸恶作剧,这是行不通的,因为我永远也看不到它。

然而,当涉及到设计,我的脑海就异常的整洁。我一直有套我不能忍受打破的规则。这就像一种奇怪的强迫症,我必须保持一切一致。很多时候,规范很好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7

  • 规则1:使用非常有限的调色板
  • 规则2:创建仅使用一个圆形波纹图案的对象
  • 规则3:30度直切一切

想像一下,如果我还包括三角形和一些更多的颜色,以及所述对象的方向是随机的。它不会一直是有效简单的,反而一直会是凌乱不堪的。因此一味地追求一致性,虽然提供了很好的规则但是却带来了混乱。

所以,这一次我决定创建一个基于圆形形状的几何字体。但在中途“基于圆形形状”的规则变成了“是圆形的形状”的规则。我很快就意识到在印刷术中,一致性几乎是不可能的。你必须在这里或那里偶尔例外,每一个字母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几何体和比例,有些字母甚至没有意义!我的意思是,小写的“l”和大写的“I”基本上是同一行。小写的“r”看起来完全未完成。而大写的“Q”的底部的线也可能是一个实习生犯的错误,但这些细节其实也并无大碍。

按照我的计划,在每一个字母中都有一个圆不起作用。什么是对一个字母起作用,对另一个字母没有起作用?我对于这些是疯狂的,所以为了我的理智我必须停止设计字体。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我怀疑人们会找到一个像这个一样有用的字体:

8

强迫的一致性并不总是最好的方法。有时在某种背景下非一致性是必要的设计原则,即使它破坏了一致性的价值。字体设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四)我变成了地狱般的客户

我们都知道地狱般的客户每秒变十次需求,经常凌晨3点发来一堆的电子邮件。我以为这些人是天生的作息混乱并且他们不在乎。然而这不是真的。

回到我的故事。我开始了我自己的项目。完成设计后我雇佣了一个开发人员,一个很棒的家伙。他工作后过了一会儿开始问我以下这些问题,一些完全有效的问题,比如“嘿妮娜,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处理边缘?”或者“如果应用程序购买失败我们应该展示什么?”这些问题我从来没有真正想过。所以,我最终给出了快速的未成形的决定:

“我们这样展示如何?你知道的,就是一个弹框,或者弹出后自动消失。不,稍等下……如果我们不显示任何东西…..”

3分钟后,“事实上你知道吗,这是最后一次不会再改了,我们还是用弹框吧!”

当我意识到我变成了地狱客户,我变成了每个自由职业者都很讨厌的家伙。我几乎可以听到在地球另一边的开发人员吐槽我的故事,讲述我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客户,我想“哦哇,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地狱客户只不过是没有好的工作流程但却喜欢即兴发挥的普通人。我记得我跳过了设计师通常所做流程的一半,我提早结束了未完工的流程,导致了未经处理的边缘情况,多么愚蠢的做法。

不要跳过过程。用户流量?用户场景?用户故事?用户笑话吗?请给我所有的一切,我不在乎它是否存在,我会学习它,我会找到一种方法来解决它,因为这些过程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作者:大宝(微信公众号:cenferdesign),互联网领域设计师,跨界于广告、创意、工业设计、用户体验等领域,喜欢潮流,本身却很土,定期写文,欢迎提出你感兴趣的设计、艺术、创意等话题,试着做一个书写设计来影响你的人。

本文由@大宝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3人打赏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没写完吧

    回复
  2. 虎头蛇尾,是不是没写完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