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5 评论 1447 浏览 9 收藏 26 分钟

编辑导语:现在,弹幕已经被广泛地应用于各视频网站中,用户如果在观看视频时产生感想,便可以将自己的所思所想以弹幕的形式发送出去。那么,你了解弹幕的起源与设计策略吗?本文就弹幕的玩法等方面做了总结,一起来看。

“破防了”“爷青回” “AWSL”是B站最近3年的年度弹幕,人们惊喜地发现,原来有这么一个词可以把情感恰到好处地提炼,准确而超脱地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情绪。每年的年度弹幕,既是对过去一年流行文化趋势的总结,也是对这一年中最具共鸣的社会情绪的呈现。

弹幕作为一种即时性的互动方式,直观地呈现了观众对特定内容的反应,由此衍生了弹幕文化。随着用户及内容的增长,发送弹幕逐渐成为年轻人常用的评论行为,而作为业务方,也在不断探索如何通过弹幕和用户加强互动。

本文梳理弹幕起源、特征和现状,并通过理解不同阶段用户诉求,探索提升互动率的弹幕玩法。

一、弹幕起源

弹幕一词最初来源于一种军事用语,是指用密集的炮弹在短时间内集中攻击敌人,炮弹疾风骤雨般落入敌方阵地,以大规模杀伤敌人。

而应用于传播领域则起源于日本文化。

当时一家日本视频分享网站——Niconico动画在2006年推出了一项视频留言板功能,允许用户为影片留言。观看视频时观众发出的大量留言评论会实时出现在视频画面上,从右至左地飘过。这些加在视频画面上的留言会被网站自动保存,当你经过一段时间后再打开依旧能看到。

样式上,各种评论文字堆叠在一起从屏幕上划过时,甚至会遮蔽视频原本的内容,看上去如同弹幕系射击游戏中需要玩家躲避的低速弹丸,于是日本网络用户把这样的情况称作“弹幕”,“弹幕”这个词在日文的发音就是だんまく(罗马音 danmaku)。

后来弹幕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2007年成立的AcFun弹幕视频网,是国内第一个从日本引入弹幕的视频网站。A站在2008年3月开发出了类似Niconico一样带有弹幕功能的播放器。

2008年6月,A站资深会员徐逸成立了Mikufans,该网站以视频为主,保留了弹幕功能,舍弃了原AcFun中的文章版块;2010年1月24日,Mikufans正式更名为bilibili,也就是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B站。

A站、B站的相继成立,将弹幕这种舶来品完美地融入到国内,并且吸引了我国第一批“弹幕族”,开始孕育具备我国特色的弹幕文化。

二、弹幕特征

1. 超强的即时互动型

传统的评论是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进行互动交流,评论内容按照发布时间顺序排列,具有极大的滞后性,观众很难对某一特定画面进行及时评论,互动程度较低。

而弹幕则是观众在观看视频时,在视频的特定画面将自己的感受或评论通过文字输入的方式,形式呈现在屏幕上。前方弹幕可以被后来观看者看到,观看者可以对之前的弹幕进行反驳或表示赞同,大大加强了交流沟通的时效性和针对性。观看视频的受众还可以看到与自己同时观看视频的人数,甚至可以使用即时弹幕进行交流。

弹幕给人一种“实时共享”的虚拟体验,满足了受众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观看视频的归属感,消除了用户的孤独感,满足了受众的陪伴需求。

2. 低门槛的视频+文字二创传播模式

弹幕是屏幕和文字相结合的展现,通过观众所发的弹幕实际上是利用文本对视频本身进行了二次加工。相较于图片或者视频等屏幕方式传播方式,文字传播方式所依附的“文本”是最容易进行创作与更改的,因此文本也是最容易进行二次加工:门槛低,成本低。

比如弹幕网站的新番动画中最常出现的歌词或者台词空耳,像是马季洗裤袜(マジひくわ,罗马音 majihikuwa,真让人受不了),无路赛(うるさい,罗马音 urusai,啰嗦),阿姨洗铁路(愛してる,罗马音 aishiteru,爱着你)等等,完全由日文发音恶搞音译的空耳弹幕让这些日本动画的台词瞬间就接了中国的地气,这些空耳就是弹幕网站的用户们运用文字传播的方式对于日本动画本身进行的一种二次加工。

弹幕让视频的二次加工变得简单化,不需要去学习视频剪辑也不需要什么高大上的非线性编辑器材,只需要在评论框中打几个汉字,就通过低成本的文字二次加工模式完成了对屏幕传播方式的加工,而且都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视频本身带给受众的感官体验,增强了视频的传播效果。

3. 语言的多样性

用户在使用弹幕时,多为实时感情,没有过多的时间编辑。因此,只要能够间接表达意义丰富的词汇,不管是数字、符号、表情,都可以运用到弹幕里表达自己观点,不会受到传统语言意义上束缚。

例如,我们常在弹幕视频网站中看到“23333”,起源于猫扑论坛表情符号的第233号,是一张捶地大笑的图片,后被广泛运用到弹幕吐槽中,表示“哈哈哈哈”好笑的意思。

2019年的年度弹幕“AWSL”是“啊我死了”的拼字首字母缩写,以及爆火弹幕“我不李姐”,“duck不必”,是利用谐音梗或者中英文掺杂的谐音梗。

或者视频中出现女主角哭的梨花带雨的场面,网民们想要表达对女主的同情,而这种情绪最好在下一个镜头出现之前抒发出来,这时,网民们就会在屏幕上弹出一连串的“55555……”来代替文字“呜呜呜……” 以及各种颜文字 “ψ(°Д°)ψ 麻麻他开挂了!”,“(ಥ_ಥ)是在下输了 ”

弹幕语言的随意性使得弹幕并没有固定的规范和模式,只要开心什么都可以,所以在弹幕文化中语言具有多样性的特征。

三、弹幕使用现状

中青校媒就“Z世代弹幕文化”面向全国1976名大学生展开问卷调查,对“是否观看弹幕”“是否参与弹幕互动”以及“喜欢什么样的弹幕”进行了调研。

超过大半的大学生对弹幕的接受度非常高,观看视频时会打开弹幕。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结果显示,有61.34%的受访者表示会在观看视频的时候打开弹幕,认为弹幕非常有趣,为剧情加入了更多的“好料”,并在看弹幕的过程中能找到和自己喜好相同观点相似的人。而有38.66%不看弹幕,原因是弹幕遮挡画面,影响视觉体验,弹幕内容没有营养。

而在喜欢弹幕的受访者中,有86.43%表示享受互动和集体观看的感觉和气氛,75.13%认为有趣的弹幕能给视频带来新的意义和快乐,67.27%将发弹幕作为一种表达观点的方式,63.05%表示弹幕是视频内容的良好补充,53.19%表示通过弹幕可以穿越空间、时间和世界,找到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在田磊看来,弹幕的即时分享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观众的孤独感,教程视频片尾的一句“谢谢老师”或是片中剧情达到高潮时,满屏飘过的“某某发来贺电”,都能让田磊感觉“我并不孤单”。

“发现有很多人在和自己一起追剧是一种很治愈的感觉。”在田磊眼里,在纷杂的“弹幕世界”里,一句句让他“拍案叫绝”的评论背后,都有一个他在现实世界里可遇不可求的有趣灵魂。

申思怡是电视剧《甄嬛传》的忠实爱好者。在她看来,没有这部“下饭剧”陪伴,吃下的外卖“都是不香的”,而一个个伴随着“名场面”出现的“神弹幕”,更是为本就精彩的剧情“加了一把好料”。

比如剧中沈眉庄与甄嬛悄悄谈论偏方时,弹幕上出现的“有什么悄悄话是我们VIP不能听的”,让申思怡忍俊不禁。在她看来,趣味性的、科普性的弹幕是原剧情的补充,一些经典的评论甚至能起到“画龙点睛”或“锦上添花”的效果。

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赛区的实况让嘉乐印象深刻,满屏的“IG真牛”,让嘉乐第一次感受到了弹幕仪式的狂欢。

身边是沸腾的男生宿舍楼,电脑显示器里是密密麻麻的重复性祝福,“当时看到满屏都是这几个字,觉得特别的自豪。”心仪队伍获胜的那天,嘉乐在网络世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社群,“感觉穿越世界各地的人因为共同的喜好聚在一起”,他通过弹幕的形式完成了自我身份认同,寻求到了网络世界的情感共鸣。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在不同类型的弹幕中,最受欢迎的是功能型弹幕,比如野生字幕、科普解说等,有73.07%的受访者表示喜欢这类弹幕;其次是“吐槽”“造梗”互动型弹幕有57.4%喜欢;然后是评论型和狂欢型弹幕,分别是45.32%和38.59%。

“神奇,但是速度太快了”是南京师范大学的周缘对弹幕的第一印象。她记得自己看悬疑片《致命ID》的时候,有一处细节没看懂,弹幕中有人作出解释,她才理解了导演的用意。“虽然在B站的会员正式考试中不提倡剧透,但有时候看剧很想知道后面究竟怎么样了,适度剧透我还是挺喜欢的。”

今年疫情期间,彭鑫偶然在B站刷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讲刑法的相关视频,“从下午到晚上我一直在‘刷’罗翔老师的视频,每次老师拿张三举例,大家就会齐刷刷地发‘法外狂徒’,觉得很有意思。”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而在这些功能型的弹幕里面,科普帝以59.66%列为排行榜第一,然后是高能君52.77%,字幕君52%,打码君7.86%。

看恐怖片有贴心的高能预警君,看国家地理的时候有学霸般的科普君,看生肉的时候还有野生字幕君,看动作片还有军事专家君,功能型弹幕简直不要太贴心。

最后,除了看弹幕,调研也了解了大家是否会发弹幕。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有62.4%的受访者表示会偶尔发弹幕,在“名场面”进行打卡。有5.41%的受访者经常发弹幕,是弹幕爱好者。另有32.19%不发布弹幕。

“我会偶尔在与其他弹幕有强烈共鸣的时候发弹幕,类似于动漫、音乐视频的整合,或者一些作品有特定的梗,在视频进入高潮的时候我可能会发。”有时候彭鑫觉得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找到和自己喜好相同或者观点相似的人,但是通过弹幕可以很快找到自己的“同道中人”。

作为弹幕爱好者,黄潇蓓不仅爱看弹幕,也喜欢发弹幕,是资深的“前方高能”弹幕选手。黄潇蓓之所以喜欢发弹幕,是因为以往的弹幕经历让她体会到了一种“我不是一个人的感觉”。大多数时间一个人看视频的黄潇蓓,每当视频中的弹幕“哗啦啦一堆东西飞过去”的时候,她就觉得像是有人和自己一起“嗑瓜子、吃爆米花,看电视”。

常常反复刷剧的田磊偶尔也会充当“高能君”的角色,每当临近精彩桥段或是即将出现惊悚画面时,田磊都会“亲切地”用弹幕提醒:“记住这个细节,圈起来一会儿要考” “前方高能”。

嘉乐坦言,他希望自己发的弹幕能被一同看视频的陌生人点赞,“自己发表的观点被他人认可,这种感觉很好。”在以往的经历里,有人用“前方这位仁兄说的对啊”来表示对嘉乐观点的赞同,听到对方这样的评价,嘉乐打心眼儿里开心,“觉得英雄所见略同。”

这个调研我们发现,弹幕在年轻人中接受度和参与度都非常高,他们乐于分享,并且渴望在分享过程中得到他人,尤其是同龄人的认可,从而获得共情。

作为业务方,各个视频平台也加大了对弹幕的投入,希望通过更多玩法提升弹幕的互动率,提升平台、内容、观看者之间的情感联结。

那我们可以从哪方面来开始入手呢?

四、弹幕互动设计探索

要做提升互动量的设计探索,可以用户分层入手。从用户互动意愿上来看,可以分成三个层级:

  1. 弱:从不发弹幕的沉默用户;
  2. 中:偶尔发的一般弹幕用户;
  3. 强:经常发的弹幕爱好者。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而每一个层级的用户给都有其特定的用户痛点。

通过对一些弹幕视频的使用者进行访谈,我们发现,大多数不发弹幕的用户主要是没有意愿、动力不足。“不知道应该发点啥”“有想法说不出”,或者“看到某一个场景挺有感触的,但是马上就下一个镜头了,还得暂停视频算了算了不发了”。这部分用户,不是完全抵触,而是动力不足,只要给一点推动力就能踏出第一步。所以对于这部分用户要做的是诱发互动意愿,完成从0到1第一步

而对于一般弹幕用户,他们会偶尔发一两条,尤其在“名场面”会从众打卡,而且常用的都是复制+1的方式。这部分用户是有分享和参与意愿的,但大多希望用成本最低的方式参与。所以对于这部分用户来说,需要提升互动效率,让他们有互动意愿时可以更高效地参与发布弹幕,且认为发弹幕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降低互动门槛。

最后是弹幕爱好者,这部分用户有意愿发弹幕,也不嫌麻烦,他们在视频上充当着弹幕领航员,把一条条精彩弹幕发给大家让弹幕中充满欢歌笑语。对于他们来讲,阻碍发送弹幕不是意愿,也不是麻烦,而是产品功能的束缚。如果想弹幕爱好者再提升互动量,则需要开发新的弹幕玩法。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所以提升弹幕互动探索思路:

  • 对于没有意愿的沉默用户——诱发互动意愿;
  • 对于有意愿但嫌麻烦的一般弹幕用户——提升互动效率;
  • 对于有意愿不嫌麻烦但产品功能不满足的弹幕爱好者——增加互动玩法。

通过对用户分层以及、了解用户互动意愿及诉求,获得设计思路并产出相应玩法方案。

1)诱发互动意愿

诱发互动意愿需要需要引起用户注意、诱发兴趣,并提供更低门槛的操作,方便用户操作。

按照这个原则探索了三种互动玩法。

① 名场面打卡

之前通过调研得知,用户非常喜欢集体观看的感觉以及弹幕营造的“原来大家都想得和我一样的”的情绪气氛,从而乐于参与投入这种狂欢的氛围内,所以在诱发互动意愿上,我们需要告知用户这里是名场面,鼓励用户参与分享和狂欢,并降低参与门槛,只需要点击按钮即可发送弹幕。

② 真情实感一键发送

在正能量视频中,人们往往会被视频内容感动,有很多的情绪想要抒发和分享。但苦于表达能力有限或懒惰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这时候在此类内容中提供便捷的一键发送,并结合用户LBS属性,可以诱发用户参与意愿。

③ 运营PK弹幕

在一些有争议的视频内,运营PK弹幕,通过向观众提问的方式引发用户互动意愿。毕竟很多时候让用户陈述一个内容门槛是很高的,但让用户回答问题门槛较低。且运营的PK问题需要为“没有对错的开放性问题”,这样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不局限于给出的选项,也可以自己发送弹幕。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2)提升互动效率

对于偶尔发弹幕的这部分用户来说,已经有了发弹幕的意愿,也就是说他们会主动点开弹幕对话框。但现在输入内容的效率还比较低,所以这部分我们旨在提升互动效率,优化互动体验。

所以这部分我们也探索了三种提升输入弹幕效率的方式。

① 预置热词

通过智能识别该视频热门弹幕内容,提取弹幕热词提供给用户,如果正好命中用户想说的话,就可以一键输入提升互动效率。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② 输入自动联想补齐

识别已有弹幕内容,结合输入词自动补齐。通过减少输入内容,降低输入成本,提升互动效率。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3)增加互动玩法

最后是弹幕爱好者,这部分用户虽然人数相对较少,但却是弹幕的忠实用户,也为了平台弹幕文化的构建贡献了大部分的力量。

而如何让这部分用户能够持续地保持弹幕互动热度,一方面除了做好视频内容本身让弹幕爱好者能找到更多有趣的内容外,挖掘有趣的弹幕互动玩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① 弹幕回复

通过增加弹幕与弹幕之间的互动,增加可玩性能够让弹幕爱好者除了在内容的基础上诞生神评论,也可以在爆梗弹幕的基础上继续产生更多有趣内容。

产品干货|弹幕现状及玩法探索

② 人脸跟随弹幕

这是一种特殊弹幕,可以跟随在人脸周围挂在头像旁边。通过这种形态可以让用户发送更有针对性的内容,增加弹幕和视频更加细节内容的关联性,增加互动玩法。

③ 守护弹幕君

平时追剧、学习、视频会议时,经常会遇到一些“生肉”视频,由于语言不同,会有很多不便之处。

这时会有一些功能型弹幕出现帮助我们解决看不懂的问题。这时平台可以通过守护弹幕功能,让这些有用的内容更多地停留在视频中而不被刷走,增加用户与弹幕间的互动,也可以让发送这些功能型弹幕的爱好者们感受到平台的善意,让他们能够继续留存在平台中。

以上通过对用户分层进行不同功能的探索,可以扩展出很多有趣的设计方向和思路。

五、总结

弹幕视频作为一种特殊的观看体验在越来越为受众喜爱,它变被动的观众观看为主动的参与,并且产生大量的新的信息。

原作作品在无数新的二次创作中,获得了更加强大的传播力,进而形成原作与众多受众反馈的文本混合,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受众的参与度,彻底颠覆了传统视频传播受众被动接受的角色。

作为一个平台方,需要在用户与内容的参与互动中不断地打磨体验,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创新更多玩法。希望通过本文对弹幕的特征现状梳理和设计探索思路,能够帮助大家更加了解弹幕,做出更有价值的产品。

 

作者:fificheng,腾讯PCG产品体验设计;公众号:腾讯大讲堂

本文由 @腾讯大讲堂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看综艺的时候就会关弹幕,看科普类比较可怕的开弹幕还蛮有一起的,感觉自己不孤单了

    回复
  2. 我个人在追剧的时候挺喜欢开弹幕的,但是悬疑剧剧透的就除外了,感觉有时候弹幕比剧情更加精彩呢

    回复
  3. 有时候看剧没弹幕真心看不下去,看到恐怖的地方弹幕还能挡一挡哈哈

    回复
  4. 弹幕开的久了,屏蔽词就越来越多了,不过善用屏蔽词真的可以获得更多的观影快乐

    回复
  5. 我就只知道中国弹幕的起源是B站,其他的还真的不知道,之前不喜欢看,现在感觉弹幕还真的挺有趣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