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产品设计标准是否能量化?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东拉西扯瞎忽悠,认真,你就赢了!————————

曾经的罗马帝国,两匹马屁股的宽度,决定了美国火箭助推器的最大直径。这是《路径依赖理论》的例证。

用火车运送火箭助推器要经过山洞,山洞略大于铁轨,所以火箭助推器不能大过山洞;

铁轨宽度是原来的马车宽度,因为设计铁路的人原来是做电车的,而最早造电车的人原来是造马车的;

马车宽度是源于罗马战车留下的车辙,因为罗马军队在英国留下的车辙很深,不按他的标准,车很难走稳;(重点)

罗马战车的宽度,则是两匹牵引马的屁股决定的。

《路径依赖理论》本来是说思维固化。但在这个案例中,造马车适应车辙的尺寸、罗马战车根据马屁股的尺寸,这都是产品体验的数。不这么做体验就不会好。

这种案例在很多产品上都找的到。

譬如:桌子和椅子的高度是根据人体来的;钱包内格的尺寸是根据钞票和卡的尺寸来的。

再譬如手机屏幕的边际,大不过裤兜的尺寸。裤兜的尺寸又是手决定的。乔布斯时代的iPhone,一直是可以单手操作的3.5寸。

总结下来,就是给设计找到一把“标尺”。

从产品体验进一步,就是营销的数。

譬如:牙膏口的尺寸是根据牙刷来的,牙刷又是根据牙齿来的,很多人都听过那个经典的营销案例:把牙膏口增加一毫米的创意,可以挽救一个牙膏厂,因为习惯的力量。

你的产品设计标准是否能量化?

譬如说评价一个美女的标准:三围90-60-90、面部三庭五眼、上下身黄金分割。人这种最难模具化生产的产品都可以量化,还有什么是不能量化的?

意淫一种产品:水杯。首先应该底部直径小于顶部,这样水喝到底不用仰头也磕不到鼻子,然后伸得进去手、够的到底——好刷。这是以人为本体的数。

再譬如饮料瓶口,就有很多人,尤其是男学生,晚上喜欢买脉动。很简单,因为晚上懒得去厕所,可以用脉动的瓶子。脉动当时能在瓶装饮料普遍3块钱的时候卖4块,和这个尺寸不无关系。当然这个瓶子的数还体现在了厚度上,在火车上接热水不会变形。

没有数,是产品,有了数,是商品。所以要找到“标尺”,把标准量化。

以上说表象的数,下边说内在的数。

譬如说iPhone正面唯一的一个物理按键——home键。

按一下返回主屏/唤醒主屏;按两下调出最近程序;一直按是SIRI这个在中国失灵的“活百科”。

可以对照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最重要的是一,最难做的也是一。

home键,相当于一个万能的“后悔键”。不管停留在哪个APP的几级页面,只要按一下就回来了。这一个按键是为了设计(美)而设计吗?这是包容的体现。不给第二个选择,谁都会知道怎么做。很多产品的失误就是给了太多选择。

所以很多安卓手机也有一个实体按键。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道德经》

始稷的设计准则:

要做适合最多数人的产品,以最低的智商为标准;以最高的要求为标准;以最大众的诉求为蓝本;以最基本的需求为核心。

以最低的智商为标准:

能适应最低的智商,高智商自然会用,就适应最多数人,即使你的产品是用来炫耀智商的;

以最高的要求为标准:

能符合最高的要求,自然覆盖了最低的要求,你就适合多数人。最高的要求都是最离谱的,如:舒服、好看、快等;

以最大众的诉求为蓝本:

千万不要用户要什么就给什么,要是多数用户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们就失业了。个性也是大众需求,不是什么窄众、小众。譬如小众服装,也是满足大众的漂亮需求,只是有的人敢看、有的人敢买、有的人敢穿;

以最基本的需求为核心:

即使1000项创新,也不要挑战基础。譬如:在电信业格局没有改变之前,手机最重要的还是基本的通话功能,其次才是砸核桃之类。

要做0.5+0.5的产品

需求有时是矛盾的,相悖的,甚至是逆天的。也不必一味去满足需求。

产品和用户(消费者)的关系应该是0.5+0.5=1,或者是0.6+0.4,这都不重要,总之是要合为一体,才能让人离不开,一离开就觉得少了点东西。而不应该是1+1=2,可有可无。(详见:用阴阳做产品)这是大数,大法则。

source:快鲤鱼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产品设计的背后都是有原因的,原则是原则,关键是在设计的时候是否能够考虑到。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