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打车软件生存状况调查启示录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新加坡、美国、英国三地出租车市场调查启示录

城市越来越堵,打车越来越难,或许这是生活在一线城市市民面临的亘古不变的问题。这一年多来,打车软件纷纷诞生,成为推动出租汽车市场的“新增运力”。在打车软件的帮助下,乘客叫车方便了,司机油费节省了,况且双方都还有补贴拿。这种对司乘双方都有利的事情,似乎本应受到推崇才是,现在却恰恰相反,在北京、上海等打车软件最火热的城市,都出现了“叫停”的声音,监管部门的担心是,这些新兴事物扰乱了出租汽车的市场秩序。其实,打车软件原本是“舶来品”,国外也有不少打车软件,有的甚至已经漂洋过海来到中国。那些国家出租车市场因此变化了吗?不妨去新加坡、英国、美国看看,打车软件在那里怎么“活”。

◆  关于服务

“出生”一年多,但打车软件声名大噪,还是最近几个月的事,阿里巴巴和腾讯成了这个行业的“干爹”后,大手笔补贴,让司机和乘客迅速成了打车软件的拥趸。然而,在国外,极少有打车软件用补贴招徕客户,他们更看重的是,怎样利用服务赚取利润。

美国Uber:

司机配iPhone    租车是奔驰

“某天早上7点,在美国的第二大城市旧金山,彼得使用Uber预订了去机场的轿车。3分钟后,一辆奔驰350停在彼得家门口,45分钟后,彼得达到了目的地。‘到了,您可以下车了。’司机热情周到,由于注册Uber时已经绑定了信用卡,彼得可以不用现金付款。下车后,彼得收到了一封来自Uber的邮件,邮件里写明了里程数和收费明细,并附上行驶线路图。”这是Uber上海区总经理Davis向记者描述的使用Uber时的场景。

Uber起源于美国旧金山,是美国最大的打车软件,也是这一行业的鼻祖。去年底,Uber低调入华,目标覆盖范围仅有上海、深圳等个别一线城市。3月13日,《IT时报》记者用Uber叫了一辆车,司机接单后,Uber的电子地图上显示出司机所在的位置,并且随着位置变化移动。三四分钟后,记者等到了一辆奔驰车,车里提供水、免费Wi-Fi和手机充电服务。司机侍师傅告诉记者,Uber给每个司机都提供了一个iPhone,但只装了Uber一个软件,会计算公里数、等候时间、计价等。“和一般打车软件要抢单不同的是,Uber通过系统派单,会找到距离乘客最近的空载车辆,然后指派给司机。”侍师傅告诉记者。

Uber的车费比出租车高出1~1.5倍,或许这就是使用这些服务所付出的代价。“司机的服务作为其赚钱的标准,如果对线路图和司机的服务不满,乘客可以直接致电Uber投诉,一旦被投诉多了,Uber就会屏蔽这个司机。”Davis告诉记者。

目前在中国,Uber和租车公司合作,帮助租车公司减少车辆的空置率,Uber从车费中抽取两成左右的费用。目前只提供奥迪、奔驰等高端车,用户以老外居多。但在美国,Uber的系统里除了高端车以外,还纳入了出租车、私家车等各种档次的车型,价格也不等。

新加坡DialACab:

加价会被政府关闭

马先生在新加坡工作已经十几年了,今年春节回到上海探亲,也用了几款常用的打车软件。“我看到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盯着手机看跳出的订单,觉得很危险,在新加坡,我用过一款名为DialACab的打车软件,通过软件接到单的司机,在这单没有结束前不会显示出新的订单信息,契约精神非常普遍,让乘客很安心。”马先生告诉《IT时报》记者,在新加坡,除了里程表上的金额,没有任何额外费用,而中国的一些打车软件提供加价功能,可能加了价叫车的成功率会高一点。

DialACab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打车软件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好过,在新加坡,打车软件需要提供的服务和规范都有标准,比如中途不接单、不加价等,如果不遵守,就会被关闭。

启示

服务是基础

细节决定成败。Davi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服务是最重要的”。无论是新加坡的DialACab 在接单过程中不跳出新单,还是美国的Uber发线路图和收费明细给乘客,这些细节都显示出对服务对象的重视。

◆  关于生存

虽然打车软件在国外起步较早,但说起生存,各自都有一把“辛酸泪”。和中国的嘀嘀打车、快的打车都有“干爹”支撑不同,国外的同行们基本上都是单打独斗,而且受到各种限制,生存有压力,市场说了算。

新加坡:

电调平台投资6000万美元  打车软件市场空间小

新加坡的打车软件不多,但DialACab的日子并不好过,主要竞争对象并非来自同行,而是出租汽车公司的App。“在新加坡,排名前四的出租汽车公司都有自己的手机App,提供叫车服务,此外,还提供电话和短信叫车,并且电话叫车是24小时开通,用户叫车很方便。”DialACab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这些还不是重点,关键在于,第三方App开发者在传统的打车市场并没有太广阔的开发空间。“在新加坡,99%的出租车都安装有自己公司的中控系统和GPS定位,后台可以定位出租车所在位置和附近的订车信息,这套系统由出租汽车公司承担, 因此他们会很有动力来运营这个平台,配对成功率几乎可以达到100%。”上述人士说,因此,DialACab只能和一些小的出租汽车公司合作。

记者了解到,新加坡的第一大出租汽车公司康福德高公司,占了市场份额的70%,为电调系统投资了6000万美元,有自动电调、公平派遣、精确定位、地理导航等功能,而且政府和企业共同推进电调平台的建设。近两年该公司引进了7人座以上的车辆,专做电召,起步费比普通出租车略高。“新加坡的电调费是企业和驾驶员按三七比例分享,提前预定的电调费是5.2新元,司机可以拿到3.6新元,比我们平台高。因为司机能通过自己公司的电调平台增加收入,所以对此很认可。”DialACab人士说道。

英国:

补贴司机和乘客?怎么可能!打车软件会额外收费

在英国,打车App竞争激烈,以伦敦为例,占据较大市场份额的打车App是Hailo,超过10000辆伦敦出租车都在使用这一应用。记者从Hailo了解到,去年2月,Hailo完成了B轮融资3000万美元,投资人包括了著名的美国投资公司Union Square、维珍航空的老板理查德·布兰森以及日本电信运营商KDDI等,还有来自中国香港的投资者。

Hailo公司创始人赞格休博(Zeghibe)向《IT时报》记者介绍,Hailo商业模式是从每次成功完成的打车交易中收费,收费对象分为司机和乘客两种。在Hailo的发源地伦敦,Hailo向司机收费,从打车费中抽成10%。“比如的士费是10英镑,我们会抽成1英镑,乘客不需要支付其它费用。在美国,Hailo会向乘客每单额外收费,每单支付1美元。”Zeghibe说,对于司机和乘客来说,都是通过Hailo成交了生意,理所当然应该支付服务费,这也是他们盈利的主要来源。

Hailo有一条“严苛”的规定:司机如果持续飞单而没有合理原因,这名司机将被Hailo从网络中移除;如果乘客没有在出租车到指定地点后5分钟内上车,而且没和司机联系,将被罚款5英镑。

尽管有那么多看似不合情理的规定,但Hailo在伦敦市场到目前为止还是盈利的。“英国有完善而严格的出租车服务体系与监管体系,司机和乘客都愿意遵循这种支付服务费的模式。”Zeghibe说。

但是,这种模式在伦敦行得通,在其它国家就寸步难行,尤其是在亚非国家。Zeghibe告诉记者,Hailo现在已经进入了亚洲的一些国家,但用户不多,主要原因是这种需支付额外费用的模式难被接受,所以在那些地区Hailo还没实现盈利。

启示

钱不是万能的

中国打车软件最近偃旗息鼓,原因不外乎有二,补贴太高,“干爹”也花不起了;出租车原有秩序被打乱,监管部门要出手,可又有“打击创新”之嫌。

以此对标这两个国家,就看出了有趣之处了:在英国,通过服务收费天经地义,而在中国,任何领域都想靠“免费的互联网思维”成功,可试问一句,补贴花完后,准备什么时候赚钱呢?再看看新加坡,打车软件怎么就挖不了出租车公司的墙角?人家的电调平台,不仅系统功能完善,而且公平派遣,分成大部分给司机,司机当然乐意,中国的出租车公司是该好好学学。

◆  关于未来

上述几家打车软件公司,很多都已经从起源地迈向了世界各地。在国际化版图一步步扩大的过程中,他们的服务模式正在趋向于多样化,除了提供订车最基本的服务之外,还嵌入了其它生活化的内容。

服务多样化:叫车同时叫外卖  坐车同时能网购

Uber现在的经营方式已经超出了最初的租车业务,或许正逐渐成为一个与人们息息相关的生活品牌。“现在Uber已经在美国地区提供了送外卖的服务,用户在Uber应用软件里点击‘披萨外卖’选项,并告诉司机指定的送货地点,几分钟后就可以收到披萨。此外,也已经开始尝试提供送花、送快递、送蛋糕、送冰淇淋、遛狗、洗车等个性化服务。当然,这些服务是收费的。”Davis告诉记者。

Hailo则要把软件做成一个电商平台,Zeghibe告诉记者,Hailo以后可以有购物的功能。“就像一个电商平台,里面有各类商家的优惠精选,用户用Hailo叫到车之后,在车上就可以用这个平台来买东西。而且用户使用Hailo付车费时已经绑定了信用卡,在Hailo上购物时就无需再次绑定了。” Zeghibe介绍说。

整合资源:让闲置的私家车赚点“零花钱”

新加坡还有一家名为icarsclub的租车公司,因为觉得打车软件的市场前景并不明朗,把业务转到租车平台,和一些闲置私家车合作,打造私家车出租模式。“在新加坡,买车成本非常高,如一辆1.6L排量的普通轿车,上路前需缴的系列费用近10万新币,相当于人民币近50万,购一辆车等于车价的3倍多,我们开发的这个租车平台希望让那些买不起车但有用车需要的市民能够用到车。”icarsclub负责人Clifford说。但是,新加坡政府有一个规定,只让私人车主在周末(周五晚上7点~周一早上7点)把车租出去。Clifford告诉记者,这一政策对icarsclub的影响很大,因此正在和政府协商,希望改掉这个政策。Clifford有个梦想,希望能通过租车平台颠覆出租汽车市场。

icarsclub去年8月入华之后叫作PP租车,就是点对点租车,用户可以把闲置的私家车放到PP租车平台上,招租养车,但不提供司机,和新加坡的做法类似,现在每天的成交量70单左右。

Uber平均每周固定客户有41万,每周的收入接近2000万美元。Davis告诉记者,在国外,除了和汽车租赁公司合作外,Uber和出租车公司、甚至私人都签署了合同,让汽车搭载Uber的技术,Uber则从打车服务中获得提成。“很多在美国的留学生会去买一辆二手车,周末不用车的时候,就用Uber招徕生意,赚点零花钱,而对Uber来说,又多了资源。”Davis说。

启示

成为生活与运输方式的交会点

这些打车软件把平台多元化,不禁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很多电商也一直在争着抢着扩大入口。很多平台现在已经不仅仅满足做基本服务,而开始迈向多元化。对于打车软件来说,也不再仅仅满足载人服务,或许以后,打车软件会成为生活方式与运输方式的交会点。不过,在中国,通过平台用私家车作为营运,目前在法律上并不被允许,这或许会限制很多新服务的产生。

via:sina创事记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