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的兴衰史告诉我们:最好的产品不是来自其背后的技术,是用户

产品经理就业特训营,专门为大学生和准备转型做产品的人量身定制,60天线下培训,包就业!了解详情

最好的产品不是来自背后的技术,而是如何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希望你在读完本文后能明白的一点。

国外媒体本周刊文,对谷歌眼镜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复盘。谷歌于2012年发布谷歌眼镜,于2015年宣布放弃消费版谷歌眼镜,并于今年推出重新设计的企业版谷歌眼镜。谷歌眼镜的兴衰史表明了科技产品设计的一项重要原则:技术本身不值得炫耀,重要的是产品能否带来真正的价值。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科技行业,很少有产品会像谷歌眼镜一样遭遇如此多的嘲笑。然而,情况并非一直如此。2012年,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谷歌眼镜的原型产品。

在布林的身后,一块大屏幕直播着布林和飞机上两名谷歌工程师的实时聊天。突然,其中一名工程师背着降落伞跳出飞机,降落在发布会场馆的屋顶上。通过他佩戴的谷歌眼镜,大屏幕完整直播了整个跳伞过程。

在此次会议和随后的媒体报道中,谷歌眼镜获得了令人惊叹的回应,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人们对此非常兴奋。就像最近发布的Apple Watch Series 3一样,谷歌眼镜承诺了一种“后移动时代”全新的通信方式。

在2013年谷歌眼镜开始销售后,市场的风向开始转变。除了谷歌计划好的噱头之外,这款新产品几乎没有任何使用场景,更不要说生态系统。糟糕的公关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媒体的报道中充满了不屑,例如“谷歌眼镜开始把握‘极客美学’”,“布林说,谷歌眼镜让你更有男子气概”,以及“如果你被黑客攻击,那么谷歌眼镜会一直监听你”。知名博客罗伯特·斯考伯(Robert Scoble)曾经在淋浴时佩戴谷歌眼镜。而到2015年,没有人想被看到自己佩戴这款设备。

然而今年,谷歌眼镜即将重新推出,这带来了一些问题:

  • 考虑到技术和潜力,为什么谷歌眼镜在首次出现时未能像许多人期望中一样获得成功?
  • 为何谷歌眼镜遭遇了戏剧性的失败?
  • 是什么让谷歌决定重新推出这个产品,而这次谷歌采取了什么样的不同做法?

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谷歌眼镜的火爆、消亡和重生。

2009 到 2011:谷歌眼镜的开发

谷歌眼镜最初的目标是提供一种令人兴奋的新技术,从而改变世界。

谷歌对谷歌眼镜寄予厚望。该公司希望智能眼镜成为下个重量级硬件平台,就像苹果的iPhone一样带来突破意义。iPhone将计算机放在用户的口袋中,通过简单的点击和滑动操作即可提供重要帮助。而凭借谷歌眼镜,谷歌希望将计算机放在用户的眼前,以更加无缝的方式提供技术。

早在2009年,谷歌眼镜的联合发明者巴拉克·帕尔维兹(Barak Parviz)就曾写道: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未来:不起眼的隐形眼镜变成了真正的平台,就像今天的iPhone一样。许多开发者在平台的基础上贡献他们的想法和发明。就我们所知,可能性已突破了我们双眼所看到的范围。”

帕尔维兹一直在开发智能隐形眼镜。一年后,他把这样的理念带给了谷歌眼镜项目。关于谷歌眼镜开发的理想主义愿景掩盖了巨大的盲点:在实际情况下,人们要如何使用这款产品。

谷歌眼镜背后的团队成功解决了如何开发眼镜式计算机的难题,而他们的失败在于,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人们需要谷歌眼镜。

2009年到2010年: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联系了斯坦福大学教授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希望他协助创立一个实验室,专注于长期技术项目。这被称作谷歌的“登月工厂”,而谷歌眼镜就是这里的首个项目,甚至比无人驾驶汽车还要早。特龙着手组建了一支由研究员、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团队,研究谷歌眼镜的早期原型。

谷歌眼镜的早期原型就像是一个潜水面具连着一台笔记本,重达8磅(约合3.6千克)。

2011年:谷歌眼镜团队开始对早期设计进行迭代,开发轻便的便携产品。他们将笔记本转移至背包里,开始开发订制的光学显示器件和电路。

谷歌眼镜背后的团队包括资深研究员和工程师,他们在可穿戴计算设备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谷歌眼镜的一名联合发明者阿斯特罗·泰勒(Astro Teller)此前曾开发过一款腕带,能追踪用户的锻炼和睡眠情况。帕尔维兹是另一名联合发明者,他此前曾专注于将数字显示屏集成至隐形眼镜。从技术上来说,这个团队全部都是摇滚明星。

他们关于谷歌眼镜的工作对谷歌的其他员工完全保密。在项目起步之初,他们的重点是弄清楚用户如何与产品交互。他们通过一系列原型设计去分解谷歌眼镜的基本用户体验,并使用连接至笔记本电脑的小型投影仪将画面投影至一张纸上。在解决了界面的问题之后,他们转而关注硬件的优化,使其更加便携。

然而他们没有弄清楚,自己的目标受众是谁。工程师们无法就谷歌眼镜的定位达成一致。一部分人认为,这是种用户日常佩戴的消费级设备,而另一部分人认为,谷歌眼镜应当提供“专业工具功能”。

作为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认为,到谷歌眼镜推出时,这些争论会自动平息,而谷歌将根据用户反馈进行产品迭代。这种方法此前也曾被用于Gmail和谷歌Docs等软件产品,因此谷歌认为,这种方法会再次有效。布林迫切希望公开推出谷歌眼镜。

到2012年,谷歌“登月工厂”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团队已经准备好公开展示原型产品,但他们还是不知道,人们可以用这个产品做什么。

2012 到 2014年:谷歌眼镜最初的发布(和失败)

布林于2012年首次演示了谷歌眼镜。几个月之前,谷歌首次通过一段未来风格的概念视频首次向公众展示了谷歌眼镜。

这段视频带你走进佩戴谷歌眼镜的场景:想象一下从午睡中醒来,你翻翻日历,倒杯咖啡,查看天气,给朋友发短信。这一切都不需要打开电脑或智能手机的屏幕。这就是谷歌在推广视频中,以及I/O开发者大会上所做的宣传。

外界一开始对谷歌眼镜的反应非常积极。《时代》杂志将谷歌眼镜评为2012年最佳创新之一。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在Twitter上表示:“我怀疑,谷歌眼镜可能会是超越iPhone的技术里程碑。”

公众对谷歌眼镜有很高的期待。毕竟,这是一款由谷歌开发的产品。然而,谷歌眼镜并不符合人们所知并热爱的“谷歌之道”。

知名风投a16z合伙人本柰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在一篇名为“谷歌眼镜、家庭和唯我主义”的文章中讨论了这个问题。他表示:“传统的谷歌很高兴让用户尽快离开自己的网站,因为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搜索本身。谷歌眼镜似乎忘记了这点。”

谷歌搜索引擎为用户提供了清晰而实用的工具:帮助他们在网络上查找想要的信息,随后让他们离开谷歌。相比之下,谷歌眼镜的消费级版本希望人们来到一扇大门,并停留在这扇大门前。谷歌眼镜想要取代iPhone,成为所有一切的界面,无论是发短信还是阅读新闻。问题在于,与智能手机相比,谷歌眼镜在所有方面都没有做得更好。

  • 2012年:谷歌眼镜于2012年4月正式发布。谷歌在Google+上发布了一篇博客,展示了一段概念视频。当年6月,布林在谷歌I/O大会的主题演讲上实地展示了谷歌眼镜。9月,谷歌眼镜出现在纽约时装周上。媒体的报道引发了对这款产品的强烈兴趣。
  • 2013年:谷歌启动了“谷歌眼镜探索者”项目。通过该项目,用户可以申请测试谷歌眼镜的早期版本。这一活动通过Twitter进行。
  • 尽管谷歌眼镜仍处于产品原型阶段,但背后的宣传导致所有人都把它当作已经完成的产品。然而,谷歌眼镜并没能吸引他们。很快,公众对谷歌眼镜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 2014年:公众对谷歌眼镜的反感越来越强烈。从《辛普森一家》到《The Daily Show》,到处都是对谷歌眼镜的讽刺。

原定于2014年的谷歌眼镜公开发售被无限期推迟。

“谷歌眼镜探索者”项目的目的是帮助谷歌根据真实用户的反馈进行产品迭代。尽管这种策略对Gmail、Sheets和Docs等软件产品有效,但似乎无法适用于硬件产品。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媒体对谷歌眼镜的密切关注。

到2013年年中,随着谷歌眼镜进入现实世界,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公众不仅逐渐失去对谷歌眼镜的兴趣,并且对这种技术带来的问题表现出强烈关心。以下是谷歌眼镜面临的一些重大挑战:

  1. 由于售价高达1500美元,因此几乎没有消费者愿意为谷歌眼镜买单。此外,由于预售的限制,某些消费者即使想买也买不到。因此在一开始,只有有钱的技术专家和死忠粉丝会购买谷歌眼镜。
  2. 围绕谷歌眼镜的营销活动,包括I/O大会上的主题演讲,以及在时装周上对谷歌眼镜的展示,导致外界对仍处于原型阶段的一款产品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在发售之后,谷歌在演示视频中展示的许多功能,包括视频会议和语音回复短信仍在开发中,无法使用。此外在使用过程中,谷歌眼镜必须通过蓝牙去连接Android手机,而产品本身常常出现问题或是电量耗尽。唯一有用的功能是相机和视频摄录。
  3. 谷歌眼镜的相机和视频功能被认为侵犯了用户的隐私。当谷歌眼镜的佩戴者看着你时,你会觉得他们是在用iPhone指着你的脸。
  4. 或许最大的问题在于,谷歌没能提供明确的使用场景,证明对大部分人来说,谷歌眼镜可以比智能手机做得更好。谷歌眼镜缺乏像Instagram或《愤怒的小鸟》一样的“杀手级应用”,以展示这一平台对用户的潜力。

媒体的风向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一些报道的标题是“谷歌眼镜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产品”,以及“结论是:没有人喜欢谷歌眼镜”。在一起事故中,一名女子在前往酒吧时,佩戴的谷歌眼镜被另一个人扯了下来,而酒吧里的人都在欢呼。尽管谷歌眼镜开局强劲,但这款产品最终被认为是技术特权和侵犯他人的象征。谷歌眼镜的用户被称作“眼镜恶棍”,遭到公开羞辱。

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谷歌眼镜从原本被认为将挑战智能手机的创新产品变成了一个公开的笑话。由于市场需求不足,或者说市场根本没有兴趣,到2014年11月,16家谷歌眼镜应用开发商中的9家停止了谷歌眼镜项目。谷歌眼镜的联合发明者帕尔维兹从谷歌离职,加入了亚马逊,而团队的其他重要成员也纷纷离开。媒体开始宣告谷歌眼镜的死亡。

尽管谷歌眼镜背后的团队仍然相信这款产品的潜力,但很明显,谷歌眼镜无法在消费市场掀起原本期望的波澜。他们开始探索这款产品其他的使用场景。

泰勒指出:

“在最初开发谷歌眼镜时,我们在技术方面很强。启动‘探索者’项目是正确的行为,这帮助我们了解用户如何使用产品。我们有些偏离方向的一点是过分关注消费类应用。”

2015年1月,谷歌宣布放弃谷歌眼镜的消费级版本。谷歌从过早推出产品、过度营销的做法中吸取了教训。在消费级版本被放弃的同时,谷歌开始开发企业级的谷歌眼镜。

对公众来说,谷歌眼镜是一款没有人想要的失败产品。但对谷歌来说,谷歌眼镜进入了一个新篇章。

2015 到 2017年:重新上路

2014年时,谷歌眼镜看起来注定要失败。不过,这个项目也露出了一线曙光。谷歌眼镜的团队注意到,小型创业公司正在通过“探索者”项目购买谷歌眼镜,并在此基础上开发订制软件。他们将谷歌眼镜用于多种行业,包括制造和医疗。

企业对谷歌眼镜表现出了极大地兴趣,以至于谷歌为企业用户开发了专门的谷歌眼镜版本,推动新的生态系统发展。

今年7月,谷歌重新发布了谷歌眼镜,而这种策略也走到了顶峰。很明显,这次谷歌眼镜被定位为一款企业工具。

消费级的谷歌眼镜登上了杂志封面和时尚秀台,而新款谷歌眼镜的登录页面显示,一名工厂工人佩戴着谷歌眼镜使用电动工具。产品描述中包含了谷歌眼镜的明确应用场景,包括观看培训视频、访问操作手册,以及在工作中激活应用。合作伙伴的反馈也巩固了新谷歌眼镜的定位:“小批量复杂组装工作的时间减少了25%。”

新谷歌眼镜的这些具体细节和应用与此前消费级版本推出时完全不同。很明显,谷歌已经吸取了教训。

让我们看看,谷歌是如何走到了这一步:

  • 2015年:谷歌关闭了“探索者”项目,宣布谷歌眼镜从谷歌X实验室毕业,在公司内部成立单独的团队。谷歌眼镜被置于iPod创始人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的领导下。谷歌眼镜团队专注于优化面向企业的产品,并与10家合作伙伴共同开发软件。
  • 2016年:新的企业版实现了谷歌眼镜框架的模块化,电子部件和显示屏可以方便地拆下,夹在护目眼镜之上。团队优化了多方面的硬件功能,包括电池续航时间、处理速度,以及WiFi连接。一家面向医疗行业开发谷歌眼镜应用的创业公司Augmedix完成了1700万美元的融资。
  • 2017年:谷歌公开发布企业版谷歌眼镜。

早在2014年,当消费级谷歌眼镜出现问题时,谷歌就开始与波音和通用电气等公司展开合作,研究谷歌眼镜是否可以帮助它们解决具体问题。

谷歌眼镜企业团队目前的项目负责人杰伊·科萨里(Jay Kothari)表示:“我们与所有的‘探索者’进行过沟通。我们意识到,企业领域有很大的机会。”来自企业客户的兴趣表明,谷歌可以成立一支团队,专门为这些客户服务。

将谷歌眼镜产品置于法戴尔的领导下,并从“登月工厂”中移出,表明谷歌相信这款产品具有竞争力。法戴尔当时表示:“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开发iPod和iPhone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认为这款产品很重要,但需要时间去正确地开发。”谷歌随后展开了一轮招聘,聘请了来自亚马逊的开发者和硬件工程师,组建团队。

新团队很低调。他们与企业伙伴合作,开发谷歌眼镜的实际应用。

在农业设备厂商AGCO,工人在组装复杂机器时使用谷歌眼镜来查看指令和元件清单。AGCO估计,谷歌眼镜协助将生产时间缩短了25%。在DHL,工人使用谷歌眼镜去扫描货架上的快递件,判断应该使用什么包装,而效率估计提高了15%。与此同时,在Dignity Health,医生在患者检查的过程中使用谷歌眼镜。他们不必用计算机去记录信息,谷歌眼镜可以实现这些信息的记录和处理。

消费者不喜欢的谷歌眼镜功能在企业环境中找到了用武之地。在工厂或医生办公室,谷歌眼镜不再是用于拍照的高级玩具。这是一种工具,能帮助用户完成工作。工人使用谷歌眼镜去扫描配件,访问培训视频,记录产品缺陷。

关键在于,通过与企业伙伴的合作,谷歌在这一平台上建立起了健康的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公司在医疗、物流和制造等领域开发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他们直接将这些解决方案分发给企业,推动了谷歌眼镜的应用。在这一过程中,谷歌也在获取客户反馈,进一步优化产品。

企业版谷歌眼镜看起来具备了平台的潜力,而这正是谷歌最初对谷歌眼镜的计划,但不同之处在于场景变到了企业之中。过去7年,谷歌眼镜经历了坎坷的旅程,而目前似乎终于找到了出路。

谷歌眼镜未来的发展

在重新推出企业版之后,谷歌眼镜终于开始实现外界对其的希望。谷歌不再试图将谷歌眼镜定位为用户日常穿戴的产品,而是采取了相反的做法。谷歌眼镜企业版的设计和营销核心在于,这款产品可以解决具体问题。在这一过程中,谷歌正在解决最初推出谷歌眼镜时引发的灾难,为这款产品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在找到新焦点之后,谷歌眼镜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 加强模块化:最初的消费版谷歌眼镜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提供了同样的使用场景,而企业版谷歌眼镜则针对更大的灵活性来设计。企业版将框架、电子显示屏和摄像头光学元件模块化,使工人可以将谷歌眼镜从框架上取下,夹在护目镜上。未来,谷歌可以继续加强这种策略。他们可以让第三方为谷歌眼镜开发专门的模块,例如提供给医生的红外摄像头,或是外置的存储芯片。这种灵活性意味着,在更广泛的行业中使用谷歌眼镜会更容易。
  • 回归消费市场:Snapchat的眼镜产品已经表明,消费市场可以接受可穿戴智能眼镜,只要这样的产品有着适当的设计。通过将企业版简化为简单的消费版,谷歌可以给用户提供更低的价格。目前,当谷歌眼镜的摄像头被激活时,设备上会亮灯,从而解决隐私问题。最重要的是,谷歌需要找到自己的价值定位,向用户展示,谷歌眼镜可以提供哪些智能手机不具备的功能。
  • 平台潜力:消费版谷歌眼镜对开发者不友好。开发者既无法对应用收费,也无法通过广告获得收入。而对于谷歌眼镜企业版,开发者正在开发的应用。他们可以面向企业销售新的硬件和软件,而这样的生态系统是可盈利的。与此同时,谷歌眼镜团队正在与谷歌云合作,深度开发产品。这似乎是向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谷歌眼镜可以受益于谷歌对云计算和机器学习的专业性。

尽管谷歌眼镜推出已有7年,但从很多方面来看,今年的重新发布标志着全新的开始。谷歌有很多方法去发展产品。实际上,这正是开发谷歌眼镜这类产品中的困难。谷歌系统性的执行能力将决定产品的成败。

来自谷歌眼镜的3点关键经验

开发任何产品都是不断试验、失败和学习的过程。对于谷歌眼镜这种目标远大的产品来说,情况更是如此。

尽管谷歌眼镜已经成功改变了自己,但在产品发展时间轴上的很多节点,团队可以选择不同的路线,避免一些问题,节约时间。如果你现在正在开发一款产品,那么谷歌眼镜的故事带来了一些重要经验。

1. 产品的目标是什么?

当你试图开发一个全新的平台,或是在新的技术平台上开发应用时,这是个关键的问题。你的想法从何而来?你如何验证这个想法?你如何知道,追逐这个想法值得冒险?

如果想要开发人们喜欢的产品,那么你必须首先检验自己的想法。

  • 提出问题和假设,描述你的目标客户,以及你认为他们面临的问题。
  • 建立系统,拉取目标用户,向他们介绍你关于解决问题的想法。对于新的产品或想法,你可以创建模拟登录页面来解释自己的想法。你可以提供注册表格,让感兴趣的访客提供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
  • 最后一步是调查已经注册,希望进一步了解并验证你想法的人。询问他们正在使用什么产品,以及他们对于这些产品的痛点是什么。

2. 在产品开发之前、之中和之后进行用户研究和测试

对于革命性产品来说,产品的逐步推出很重要。你可以从一两个小市场开始。如果你正在开发全新的突破性技术,那么很可能你已经坚信这项技术。因此,你必须要让终端用户以同样的方式去思考和感受这款产品。仅仅只有目标远远不够。

3. 确定价值定位

需要明确,为何你即将推出的产品是用户应该感兴趣的。这款产品与竞品有何不同?如果没有主要的竞争对手,那么可以讨论产品如何解决问题。这款产品最强大的使用场景是什么?人们为什么会关心这款产品?

回到2014年,阿斯特罗·泰勒曾经为CNN写过一篇文章,解释了谷歌眼镜背后的灵感。“当技术变得不可见时,就实现了最终目标:成为我们习惯的一部分,我们和技术之间不需要任何妥协。谷歌眼镜的灵感部分来自于消费类技术产品常常达不到这样的标准。”

确实,技术不应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技术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最终目的是帮助人们以更好的方式去完成现有工作。谷歌眼镜的所有早期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忘记了这个核心原则。谷歌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师,以及几乎无限的资源,该公司过于相信自己的所做所为,而忘记了应该帮助用户去解决问题。

谷歌眼镜在推出时还不成熟,而谷歌进行大规模宣传,导致谷歌眼镜无法“隐身”。这款产品本身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谷歌也从中吸取了教训,并将这些经验用于企业版谷歌眼镜。

如果说,你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只能记得一件事,那么应该是最好的产品不是来自背后的技术,而是如何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编译:昱烨

来源:http://tech.qq.com/a/20171015/003841.htm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