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A级人才的自尊心不需要你呵护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导读:我的成功得益于发现了许多才华横溢、不甘平庸的人才。不是B级、C级人才,而是真正的A级人才。他们会不愿再与平庸者合作,只召集一样优秀的人。所以你只要找到几个精英,他们就会自动扩大团队。

t015ed5e1652f71ec16

成功得益于发现了许多才华横溢、不甘平庸的人才。不是B级、C级人才,而是真正的A级人才。而且我发现只要召集到五个这样的人,他们就会喜欢上彼此合作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感觉。他们会不愿再与平庸者合作,只召集一样优秀的人。所以你只要找到几个精英,他们就会自动扩大团队。

这个遗失访谈的来由:

接受访谈时,乔布斯正在经营自己创办的NeXT公司(1995年)。18个月后苹果收购了NeXT,又过了半年乔布斯重新掌管苹果。当年的节目只用了一小段采访,之后采访母带在从伦敦运往美国的途中丢失。多年来我们一直以为再也看不到完整的采访,然而直到乔布斯逝世后不久,导演Paul Sen终于在车库发现了这样一份VHS拷贝。

640.webp

会制造噪音的团队,才会磨出美丽的石头

每次(新产品计划)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有很多很棒的想法,团队对他们的想法深信不疑。这一刻,我总会想起我小时候的一幕。

街上有个独居的男人,他已经八十岁了,我接近他,想让他雇我帮他除草。有一天他说,到我的车库来,我有东西给你看。他拉出老旧的磨石机,架子上只有一个马达、咖啡罐和连接两者的皮带。接着我们到后院检了一些石头,一些很普通、很不起眼的石头。我们把石头丢进罐里,倒点溶剂,加点粗砂粉。之后他盖上盖子,开动电机对我说,“明天再来看看”。第二天回到车库,我们打开罐子,看到了打磨得异常圆润魅力的石头!

本来只是寻常不过的石头,却经由互相摩擦,互相砥砺,发出些许噪音,变成美丽光滑的石头。

在我心里,这个比喻最能代表一个竭尽全力工作的团队。集合一群才华洋溢的伙伴,通过辩论、对抗、争吵、合作、互相打磨,磨砺彼此的想法,最终才能创造出美丽的“石头”。

公司的真正价值在于员工

我十二岁时致电惠普的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惠普创办人)。当时电话簿上没有隐藏号码,所以我打开电话簿可以直接查他的名字。他接电话时我说,“嗨,我叫史帝夫·乔布斯,你不认识我,我今年十二岁,我在制作频率计数器,需要一些零件。”他就这样跟我谈了二十分钟。我永远都记得他不但给了我零件,还邀请我夏天去惠普打工。

当时我才12岁,这件事对我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影响。惠普是我见过的第一家公司,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公司,如何善待员工。

当时人们还不晓得胆固醇。他们每天早上十点会推出满满一车的甜甜圈和咖啡,于是大家停下工作,喝杯咖啡品尝甜甜圈。虽然是些小事,但显然惠普明白公司真正价值在于其员工。

A级人才的自尊心,不需要你呵护

我很早便在生活中观察到一件事:人生中大多数事情,平庸与顶尖的差距通常只有二比一,好比纽约的出租车司机,顶尖司机与普通司机之间开车速度的差距大概是30%。

普通汽车和顶尖汽车的差异有多少?也许20%吧。顶级CD播放机和一般CD播放机的差别?我不知道,可能也是20%吧。这种差距很少超过两倍。但是在软件行业还有硬件行业,这种差距可能超过15倍甚至100倍。这种现象很罕见,能进入这个行业我感到很幸运。

我的成功得益于发现了许多才华横溢、不甘平庸的人才。不是B级、C级人才,而是真正的A级人才。而且我发现只要召集到五个这样的人,他们就会喜欢上彼此合作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感觉。他们会不愿再与平庸者合作,只召集一样优秀的人。所以你只要找到几个精英,他们就会自动扩大团队。

假如你找到真正顶尖的人才,他们会知道自己真的很棒。你不需要悉心呵护他们自尊心。大家的心思全都放在工作上,因为他们都知道工作表现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你能替他们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告诉他们哪里还不够好,而且要说得非常清楚,解释为什么,并清晰明了地提醒他们恢复工作状态,同时不能让对方怀疑你的权威性,要用无可置疑的方式告诉他们,你的工作不合格。这很不容易,所以我总是采取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如果你给和我共事过的人做访谈,那些真正杰出的人,会觉得这个方法对他们有益,不过有些人却很痛恨这种方法。但不管这样的模式让人快乐还是痛苦,所有人都一定会说,这是他们人生中最激烈也最珍贵的经历。

别害怕犯错

我是那种只想着成功不在乎是非的人。所以无论我原来的想法多么顽固,只要反驳的人拿出可信的事实,五分钟内我就会改变观点。我就是这样,不怕犯错。我经常承认错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在乎结果。

真正的魔法:用五千个点子磨出一个产品

我离开后,对苹果最具伤害力的一件事是史考利(苹果前CEO)犯了一个很严重的毛病:认为只要有很棒的想法,事情就有了九成。他以为只要告诉其他人,这里有个好点子,他们就会回到办公室,让想法成真。

问题是,好想法要变成好产品,需要大量的加工。

当你不断改善原来那个“很棒的想法”,概念还会不断成长。 改变,结果通常跟你开始想的不一样:因为你越深入细节,你学得越多。

你也会发现。你必须做出难以两全的取舍,才能达到目标:有些功能就是不适合电子产品做,有些功能就是不适合用塑胶、玻璃材料做,或是工厂就是做不到。

设计一个产品,你脑海中可能要记住超过五千个问题,去把这些组合在一起,使劲让这些想法在一个全新的模式下共同运作,达到你要的效果。 每天你都会发现新东西。这同时代表新的问题和新的机会。让最终的组合融会贯通,这才是真正的“流程”,也是真正的魔法所在。

做出好产品的关键因素,不在于很会管理流程

1984年我们从惠普聘请了一堆人(设计图形界面电脑),我记得和其中一些人大吵一架。他们认为所谓的用户界面,只是在荧幕底部加上软体键盘,他们没有字体大小比例的概念,也没有滑鼠的概念。

他们对我大吼大叫,说鼠标要花五年来设计的,成本高达三百美元。最后我受够了,就去外面找到大卫·凯利(David Kelly)设计,结果九十天内就有了成本十五美元的滑鼠,而且功能可靠。

当时我发现,苹果在某方面缺少这种人才,能多方面掌握一个想法的人才。这需要有一个核心团队,但由惠普的人马组成的团队显然不行。这和专业的黑暗面无关,这是因为人们失去了方向(惠普团队无法进行多方面思考)。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他们便想复制最初的成功。并且许多人认为当初成功的过程,一定有其奇妙之处,于是他们开始尝试把当年的成功经验变成制度。

不久人们便感到困惑,为什么制度本身变成了答案?这大概是为什么IBM会失败的原因。IBM拥有最好的制度管理人员,但他们忘了设计流程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最棒的答案。

苹果也有了这种状况,我们之中很多人很会管理流程,却不知如何寻找答案。顶尖的人会主动寻找最棒的答案,虽然他们是最难管理的人,但我依然乐于同他们一起工作。

我们不羞于窃取伟大的想法

你问我对产品的直觉从哪里来?

这最终得由你的品味来决定。你要熟悉人类在各领域的优秀成果,尝试将之融入你在做的事情里。毕加索曾说过,“拙工抄,巧匠盗”,我从来不觉得借鉴别的好创意可耻。

我觉得麦金塔成功的原因,在于其创造者是音乐家、诗人和艺术家、动物学家甚至历史学家,他们正好也是全球最棒的电脑科学家,所以我们才如此出色。如果没投身电脑科学,他们也能在其他领域创造奇迹。大家各自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麦金塔因此吸收了各个领域的优秀成果,否则的话他很有可能是一款非常狭隘的产品。

我创业从来不是为了钱

公司拥有独占性的市场地位,不可能再成功了之后,能让公司更成功的人,是业务和行销人员,所以最后变成他们经营公司,而产品人员被边缘化,导致公司忘记做出好产品的重要性。当初是对产品的敏锐和创意,让他们独霸市场,后来却因经营人员而消失殆尽。他们对产品好坏没有概念,不懂将好构想变成好产品的工艺,他们也没有真的想帮客户的心。

在业界打滚这么多年,我常问别人你为什么做某些事,得到的答案都是: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做生意没有人会真的深思熟虑,这就是我的体会和认知。因此如果你愿意问问题,仔细思考,认真努力,你很快就能学会做生意,这不是多难的事情。

我身价超过一百万美元时才二十三岁;二十四岁身价超过千万美元;二十五岁就超过亿万美元。但钱没那么重要,因为我创业从来就不是为了钱。当然,有钱是很棒的事请,因为它让你有能力做很多事。你可以投资短期无法回收的创意和想法,但最重要的是公司、是人、是我们制作的产品以及产品对人们带来的好处,所以我不常把钱放在心上。我没卖掉过一张苹果的股票,因为我真的相信公司会有长期发展。

人类是工具的建造者

我小时候在《科学人》杂志读到一篇文章,测量地球上各物种的运动效率,有熊、黑猩猩、浣熊、鸟类和鱼类——它们每公里花多少大卡移动?人类也接受了测定。

结果是兀鹫胜出,它是最有效率的物种,而万物之灵的人类表现得却不怎么起眼,排名只到前三分之一左右。不过人很聪明,懂得制造自行车来加快速度,这让兀鹫甘拜下风,从而称霸整个排行榜。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我谨记人类是工具的建造者,我们所建造的工具可以大幅增强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早年在苹果真的有这样的广告,说个人电脑是心灵的自行车。我由衷相信,在人类所有的发明中,电脑的排名一定高高在上。它是我们发明过的最棒的工具。很幸运的是能躬逢其盛,在硅谷亲眼目睹它的成形。

很显然我是嬉皮士,与我共事的人也都是嬉皮士

如果不得不选择,我的风格很显然是嬉皮士,与我共事的人也都是嬉皮士。 什么叫作嬉皮?这是个含义丰富的古老字眼。

对我而言,嬉皮士运动启发了我。

有些东西是超越日常生活的琐碎的,生活不仅仅是工作、家庭、财产、职业的,它更丰富,就像硬币还有另一面。

虽然我们并不把这挂在嘴上,但在生活的间隙,尤其是在不如意的时候,我们都能感受到某种波动。

许多人想找回生活的意义,有人去流浪,有人在印度神秘仪式里寻找答案,嬉皮士运动大概就是这样,他们想寻找生活的真相,生活不应该是父母过的那样。虽然之后的事态发展有些极端,但他们的出发点是可贵的。

正因为这种精神,有人宁愿当诗人也不愿做银行家,我很欣赏这种精神并想把这种精神融入到产品里。只要用户使用产品,就能感受到这种精神,能够真心喜欢我们的产品。

我觉得优秀的同事都不是为了计算机而工作,是因为计算机是传达某种情感的最佳媒介,他们渴望分享自己的情感。

 

来源:猎云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